2013年10月3日 星期四

立法院趁亂要求編列特別預算 加碼800億治水

經濟部次長杜紫軍(右)、水利署長楊偉甫(左)
表示 三周內將提出治水預算後續計畫送審

‧朱淑娟 2013.10.3

政局一片「混水」,下頭就趁機「摸魚」。今天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在行政機關版本缺乏下,徑自審查六個朝野立委所提「水患治理特別條例修正案」,擬延長治水年限8年、追加800840億,其間立委陳明文、高志鵬等委員還要求「今天一定要出委員會」,完成審查徑付二讀。

最後主席楊瓊瓔堅持應等行政院版本才作罷。但最後做出「共識」,要求經濟部須以「特別預算」編列,並在三周內送行政院版本併立委提案審查。

今天這場審查可謂荒腔走板,一個原本該為人民把關預算的立法院,卻反其道而行,打著八月底康芮颱風南台灣淹水的治水大旗,一再表示「我們很急、這會期一定要通過」。而且主要提出修正2條:一個延長年限、一個加碼預算,外加立委張嘉郡要求讓鄉鎮市公所也可以執行預算。試問條例如真要修,還有預算執行標的、分配的問題,會只需要修這幾條嗎?

2006年經濟部以特別預算編列81160億「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計畫」,立法院並通過「水患治理特別條例」,執行期限從2006127日到2014127日總計八年,今年底就即將結束。

八月底康芮颱風造成南台灣淹大水,當時南部五縣長提出續編治水預算,行政院在九月二日發新聞稿,請副院長毛治國組專案小組,於三個月內澈底檢討八年水患治理成效後提出總體性治水計畫。行政院還強調:「政府預算每一分每一毫都是納稅人的血汗錢,一定要用在刀口上,不容許浮濫編列」。

當然立委有權提案也有權自行審查通過,但為什麼需要等行政院版本,因為行政院承諾檢討的科學評估報告還沒做出來,過去八年1160億治水成效如何、做法有沒有問題、未來國家的治水目標是什麼通通都還沒個影子,反倒是立法院先關起門來討論要再延多少年、編多少億、還指點錢要從哪裏編列。

然而國家編列「特別預算」必須是國防緊急設施或戰爭、國家經濟重大變故、或重大災變等「緊急重大情事」才能編列。如今治水預算已執行八年,已屬「常態預算」,難道會因為康芮颱風淹水就升級成「重大災變」?

當然立委要求編列「特別預算」的態度昭然若揭,如從「公務預算」編列會遇到預算排擠問題,就算能編列,額度恐怕不會如預期。但特別預算是飲鴆止血,預支下一個世代的財產,這是世代正義的問題,豈能任意編列?

而其間主計處人員也提醒:「 現在政府債務狀況不佳,今年六月公債法修正,中央債信已經減少,如果特別預算再編下去」話還沒說完就被立委林岱樺等人嗆回去而停住,一副「管你有錢沒錢,給我拿來就對了」的心態,請問這是為人民把關預算的立委該做的事嗎?

只要國家領導人忙著搞鬥爭,像今天這種荒腔走板的審查就會繼續出現。經濟部次長杜紫軍、水利署長楊偉甫雖承諾依共識辦理,但我們要提醒,這個共識還未經立法院會通過,不具拘束力。請行政院記得「一定要用在刀口上,不容許浮濫編列」的承諾,如果最後淪為分贓式審查,該如何給人民交代?

2 則留言:

Masao Liou 提到...

受日本教育的已故父親在40年前就對當時讀國中的「績優生」的我這樣「洗腦」、「抹黑」中華民國的政務官、公務員:「如果沒有建設,哪來的貪污機會?」。

當時,我深深以父親的「不愛國」、「憤世嫉俗」、「無知」感到羞恥、不齒,和他爭得面紅耳赤。
現在,我終於驗證:(1)父親的話絲毫不假、中肯,而且,(2)中華民國的政務官、公務員40年來完全沒變得更善良。

最難過的是:現在因為自己當時的無知、不孝而深感愧疚,但是,一切都太遲了!

父親,不孝子知錯了!

gerrylin 提到...

雖然這篇報導有些時日了,但看到這幾天南部又再淹水了,免不了想來說上幾句話,

是立委的問題?還是政務官的問題?政務官若不同意,立委會善罷干休嗎?

還有一點,就是預算通過後,治水經費也是撥給地方政府使用,整個執行過程包括工程發包都是地方政府在執行,能上下其手的也只有地方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