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6日 星期三

五之一:環評,為何離正義愈來愈遠?

 20175月,環保署依行政院長林全指示,提出多項環評修法
,環保團體抗議,放寬環評讓環保倒退嚕。(攝影/朱淑娟)


文‧朱淑娟 2017.7.26


前言

環評法實施23年來,爭議愈來愈多,當年想藉環評法實現的環境正義,也彷彿愈來愈遙遠。政府、業者、民間都對這部法不滿意,隨著台灣經濟不見起色,環評更被指為「經濟的絆腳石」,欲去之而後快。

開發業者不滿環評審查程序冗長、污染防治要求太嚴苛、審查時不但可以要求變動開發計畫、甚至擁有至高無上的否決權。

環保團體也不滿意,認為政府一再向經濟妥協,導致環境愈來愈惡劣,天災頻傳,國土愈來愈脆弱,環評卻反其道而行一再放寬。

五之二:環評誤了經濟?83%環評過關

 環評原本應專業審查,但經常變成政治決定,中科三期設在
空污嚴重的台中后里,引發長達10年的訴訟。(攝影/朱淑娟)


工業發展較早的美國,從1970年代起為了預防開發破壞環境,已發展出環境影響評估制度,規範開發案許可必須考量環境因素。不過並沒有另設一個專門的環評主管機關審查環評,也沒有審查通過、不通過的制度。

1980年代台灣爆發石化污染、林園廢水等環保公害事件,引發社會抗爭,多位學者建議引進環評法為環境把關,也獲得前、後兩任環保署長趙少康、張隆盛支持。不過當時台灣環保法規還不健全,擔心如果比照美國制度,由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自己審,例如六輕開發案由經濟部審查、科學園區由科技部審查,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基於支持這些開發案,可能球員兼裁判。

最後決定在環保署下成立公正的「環評委員會」,並給予委員會准駁權,為環境雙重把關。19941230「環境影響評估法」公告實施。

五之三:環評法爭議多,應考慮恢復聽證會

 環評該不該審查土地徵收,出現審查不一致的情形。
應考慮恢復聽證會。(攝影/朱淑娟)


環評法才32條,但一半的條文都出現爭議,23年來環評法的母法總共修了三次:1999年一次、2002年兩次,最重要的一次修訂在20021217日,修正第12條,原來二階環評應舉行「聽證會」,被改成「公聽會」。

一字之差,天差地遠,聽證會有法律授權,針對關鍵議題由各方代表充分辯論,並做成記錄,日後行政機關如何裁量這些意見,採納與否都必須有所說明。但公聽會多半只是跑程序,形式重於實質。

五之四:改變環評,先從把關環說書做起

 永場案創下第一、也是唯一,環說書偽造被判有罪的案例
。改變環評,就從把關環說書做起。(照片提供/台南環盟)


造成環評效率不彰的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環評書不實記載。顧問公司與業者有委託關係,往往把開發案對環境的影響避重就輕、甚至偽造。永揚案更創下偽造環說書被判刑的首例,要改變環評,就從改變環說書做起。

永揚案全名是:「永揚環保事業有限公司第一類乙級廢棄物處理場」,位在台南市東山區嶺南村,屬山坡地保育區林業用地,天然凹地形,基地總面積9.2659公頃,預計掩埋一般事業廢棄物,每天最大處理量1千公噸。

五之五:面對既存風險、實際排放量的問題

環評應面對既存風險、實際排放量的問題,只是帳面減量
、不實質減量,無法達到環境保護目的。(攝影/朱淑娟)


林全接受彭博社專訪時,也以六輕為例談到環評審查的不確定性。他說:「六輕的環評做了6年退回重來,這6年在做什麼?」其實六輕的環評問題不能全怪環評,起因是經濟部利用環評差異分析的漏洞切割環評。再加上環評審查未落實「空污實質減量」所造成的,林全只要認真面對這兩件事,環評問題就能解決大半。

這件事要從2010年談起。當年六輕提出五期擴廠計畫,審查認為此案對環境有重大影響之虞,應繼續做二階環評。事後六輕為了化解二階環評的阻力,將五期切割成六輕四期4.64.10等多個小案,並以環差變更的方式送審。切割後的個案,環境及健康風險影響都變小,比較容易通過。

之後4.74.10兩案順利通過,但4.64.84.9三個案子卻因為一再被環保團體發現資料評估不實,才會一拖六年還沒過關。

至於被抓到什麼資料不實?舉一個例子,有一次審查4.8時,被發現用一家六輕廠區內已停產的TDI廠做污染抵減。「污染排放量」是一家工廠營運時政府核給他的,並非私有財產,關廠時這個排放量就自然歸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