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7日 星期二

柯文哲的偉大城市,竟是在消滅雙連攤商?

雙連捷運站旁的民生西路45巷市集,已經跟文昌宮形成雙連的特色文化,
但市政府卻要攤商715日淨空,偉大的城市是在抹平老記憶?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20.7.7

從台北捷運雙連站2號出口到錦西街,有綠草如茵的公園、香火鼎盛的文昌宮、以及綿延兩側的露天市集,讓這條民生西路45巷成為繁忙都會中難得的文化角落。但市政府以公園架設圍籬以及消防為由,要求西側攤商在715日淨空。柯文哲的偉大城市,竟是在疫情期間消滅攤商、抹平台北的老記憶?

民生西路45巷的攤商有東西兩側,沿著公園的西側共100多攤,賣菜、水果、玉米、香蕉、蛋、醃製品、花生、麵包等等,多數是品項單純的小攤位。很多人在這已賣了120年了,有夫妻檔、有一家三代、有自食其力的老人家,市集從上午7點到下午2點,結束後他們將攤位移走,巷道淨空。這裏不但提供居民一個便利的採買場所,也跟大稻埕連成一線,成為象徵台北的觀光場所。

2020年6月30日 星期二

突襲中火2號機,台電將更陷司法泥淖

台中市議員靜坐抗議中火重啟2號機。(/風傳媒)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20.6.30

台電以因應夏季用電高峰為由,24日啟動台中電廠2號機,隨後台中市政府3度稽查,開出200萬罰單,並撂話本周將再開出最高2千萬罰款、並移送負責人。台電在中火23號機撤銷風波未了的情況下突襲開2號機,再怎麼自認有理,如此把台中市政府的立場當空氣,未來司法泥淖只會愈陷愈深。

台電自認開機有理又合法,合理的部分是預估今年夏季尖峰會達到3791萬瓩,加上中火1機正歲修,需要重啟2號機才能補足。至於合法,台電認為雖然23機去年被台中市政府撤銷許可證,但事後環保署也撤銷台中市的處分,所以目前這兩部機組已回到申請展延狀態,台電依法可繼續操作。

2020年6月23日 星期二

柯文哲的綠色廊道,是把綠地變水泥?

 說要做綠色廊道,結果台北中山捷運站的綠地卻消失變成水泥地。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20.6.23

201752日,台北市長柯文哲在臉書說,要將捷運中山站、雙連站的線型公園,改造成綠色廊道。但去年底完工的中山站4號出口到雙連站之間,原來的公園草地卻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大片水泥地以及一些奇怪的水泥設計,已經熱到地面發燙的台北,走在這裏感覺氣溫又上升個幾度。

接下來從雙連站2號出口,經文昌宮到錦西街這段擁有大片草地的公園,已預告71日將圍起施工,擔心複製中山站的水泥噩夢,居民緊急發起搶救綠地行動,捷運公司也在很短的時間內更改設計,並承諾綠地全保留。

不過在19日的說明會中,捷運公司以整頓文昌宮前的攤販為由,要做一條長達275公尺、高1.8公尺的樹圍籬,卻引發爭議,因為這不但違反公園開放精神,也會出現安全漏洞。另外居民也反對犧牲綠地做不必要的兒童遊具。

通往目的方法不會只有一種,何況連目的本身都有討論空間,既然捷運公司都已經展現誠意,不如再往前走一步,重新思考居民的想法,或許有機會成為一種社區改造的典範,打破官方習以為常、且獨斷獨行的工程思維。

2020年6月16日 星期二

即使進二階,永侒開礦也難逃被否決

永侒宜蘭採礦案位在水源地及多重環境敏感區,宜蘭縣國土計畫已將此區列入國保一。
但審查結果並未否決,400多位宜蘭縣民到場抗議。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20.6.16

永侒公司申請在宜蘭縣員山鄉中華村開採瓷土礦,因位在多重環境敏感區,610日環評結論需要再做第二階段審查。但其實這個案子就算進二階也難逃被否決,原因是除了開發造成的環境影響已經很明確,主要關鍵是宜蘭縣政府今年3月已將採礦區列入「宜蘭縣國土計畫『國土保育第一類(以下稱國保一)』」。

國保一在國土計畫的土地使用原則是:「維護自然環境狀態,並禁止或限制其他使用」。雖然宜蘭縣國土計畫還在內政部審查中,但原則上中央會尊重地方政府,也就是說,這個區位列入國保一已經很確定,再加上縣市國土計畫明年430日前就要公告實施,一定會比永侒案的二階環評時程還要快。

在這種情況下,讓一個與預期確定法令相違的開發案進二階環評,對業者及居民來說,都是一種無謂的折磨。而此案不應開發還有以下幾個理由:

2020年6月9日 星期二

誰還敢捐地給學校?

昔日先人捐地2.6公頃蓋屏東高工,今日連最後一塊地都要搶去。
陳王孟淑(左一)、兒子陳鵬弘(右一)控訴屏東高工沒天理。(/蕭農瑀提供)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20.6.9

「先謝謝先人捐地造福屏東高工,到現在為止有4萬多個孩子受益,但我們依法行政無權緩拆。」屏東高工校長鄒春選說這段話時,對面是跪在地上70多歲的陳王孟淑,她公公昔日捐地2.6公頃給學校,如今僅存的祖厝卻面臨屏東高工徵收。如果行善的結果是遭到以怨報德,以後還有誰敢捐地給政府?

而鄒春選說「依法行政」更是不倫不類。這件事是屏東高工跟陳家之間,屬於民事的土地糾紛,並不是行政案件,何來依法行政?而就民事案件而言,判決後還有和解或協調餘地,陳家先人既然對建校有恩,一面感謝陳家先人捐地,另一方面卻連陳家最後祖厝也要搶去,就違背了民法公序良俗的衡平法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