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李應元為敗選下台,觀塘案是不是該重新談談了

爭議不會因為某人下台而停止,除了找到原因並檢討改正。(/風傳媒)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18.12.11

民進黨敗選,前環保署長李應元成為三位下台閣員之一,行政院說他下台的理由是空汙政策惹議,但這應該只是隨便找個藉口,因為他去年宣示紅害減半大作戰的目標(109年比104),今年11月已超越,空汙改善成績應該可以交代過去。而選前民間舉辦的北中南三場反空汙大遊行,訴求的主軸是反燃煤電廠,如果因為燃煤電廠太多導致空汙改善不利的話,該下台的應該是經濟部長。

其實環保署真正引發信任危機且影響選情的,是深澳電廠及觀塘案的環評審查,雙雙創下環評史上最荒謬投票。事後深澳電廠案持續引發質疑,行政院長賴清德宣布撤銷環評結論,但已經來不及了。何況「用深澳換觀塘」反而造成反效果,證明電廠之間存在互補關係,如果深澳可以廢止,那表示觀塘也可以。

而觀塘案對民進黨的衝擊更大,因為已經不只是能源政策或空汙的討論,而是關乎珍貴藻礁生態系的存亡、以及蔡總統個人的誠信、還有賴清德的行政獨裁。民間發出用選票救藻礁,雖然還不足以動搖桃園市長鄭文燦的選情,但整體而言對民進黨的選情已造成一定的影響,這才是李應元該下台負責的主要原因。而選後許多關於能源政策的情勢已改變,重新檢討觀塘案也勢在必行。

2018年12月4日 星期二

經濟部要對造成中石化安順廠汙染道歉

中石化安順廠,一個被汙染的土地,透著不幸的氣息。(/風傳媒)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8.12.4

台灣最知名的戴奧辛汙染事件台南中石化安順廠,居民對經濟部及中石化公司提起國賠及侵權損害賠償,在纏訟10年後,最高法院1128日三審判決中石化應賠償400多位居民共1.8億元,但駁回對經濟部的請求。判決出來後,最早揭發中石化汙染的學者黃煥彰表示:「這是一個沒有公理真相的判決」。

黃煥彰會這麼說,是因為經濟部才是中石化實質的汙染行為人,雖然中石化在合併原台鹼公司後,依公司法須概括承受台鹼公司的權利義務,但這指的是產權移轉,不能抹滅經濟部才是汙染行為人這件事。最高法院判經濟部免國賠存在相當大的爭議,還有待日後釋憲,但無論如何經濟部還欠居民一個道歉。

1942年日本在台南興建鹼氯工廠,國民政府接收後改名為台鹼安順廠,1964年增設五氯酚廠。產權方面,1946~1966年由經濟部及省政府擁有,1967~1982年由經濟部國營事業中油公司擁有。1982年台鹼關廠,1983年台鹼併入同屬經濟部國營事業的中石化公司,1994年中石化公司民營化。

也就是說,在台鹼公司併入中石化之前,工廠營運者都是經濟部,因為製造而產生的土壤及地下水汙染,責任當然是經濟部。而中石化併入台鹼後雖然沒有生產行為,但也要負善良管理人的責任,因此兩者理當共負賠償之責。

2018年11月27日 星期二

值得驕傲的台南人,11萬7千票訴求月世界不要做掩埋場

牛埔里里長參與人陳永和參選台南市長,拿到117千多票,
廣大民意拒絕月世界變掩埋場。(/陳永和提供)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8.11.27

這次選舉最值得驕傲的無疑是台南人,有117179(得票率12.12%),擺脫藍綠,把票投給一位訴求拒絕龍崎月世界做掩埋場的台南市長參選人陳永和,展現他們對自己城市的願景。賴清德、黃偉哲這兩位前後任台南市長,都該看看這民意並有所反省,重新檢討龍崎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的設置必要。

49年次、160公分、43公斤的陳永和是現任台南市龍崎區牛埔里的里長,上一次他轟轟烈烈登上新聞版面,是今年1月他拿著一張手寫的「賊仔政府」海報,跑到台南市政府前靜坐,抗議市府把龍崎月世界白堊泥岩地景當垃圾場。隔天他結束24小時徹夜靜坐後說:「我這次是跟賴清德直球對決」,究竟要如何直球對決?八個月後答案揭曉,他宣布參選台南市長。

里長參選市長創下選舉史上的第一次,沒有人在意他,因為覺得他一定選不上,票數最多應該也只有數千。不過等到票開出來大家都傻眼,在台南市6名參選人中陳永和名列第3,而且得票率達12%,當選人黃偉哲也不過38%。而且他反掩埋場的戰友許又仁成功當選市議員,這樣的成績讓人刮目相看。

2018年11月26日 星期一

「800根煙囪的家」得獎感言


文‧朱淑娟2018.11.26

去年11月我跟商業周刊團隊合作的報導「大林蒲800根煙囪的家」,很幸運獲得「2018台達氣候及能源特別獎」,這是到目前為止國內最重要的環境報導獎項。竹科廣播電台IC之音節目「氣候戰役在台灣」,1128(周三)14:00~15:00邀我在節目中分享報導心得,請大家有空來作伙收聽。(Fm97.5、或網站

現在就搶先來分享我的報導心得。

挑戰一群品味不同的讀者

大林蒲這樣一個極弱勢、極區域性的環境議題,能刊在極商業、極都會的商業周刊,本身就是一個突破。這些突破包括:如何吸引讀者看大林蒲的故事感同身受那裏發生的事情感覺那些事跟自己的關聯性最後願意拿錢買一本雜誌。簡單講我們在挑戰一群完全不同品味的讀者,用意是擴大議題的關心範圍。

你也許會問:如果為了賣雜誌,找一個讀者喜歡的題目不就好了,例如商周讀者最感興趣的成功或賺錢的故事,為什麼非要寫大林蒲不可?也可能有人會想商周有時也要拋開主流思維,做一些可以報獎的題目。其實不是這樣,對商周來說,讀者永遠是最重要的,不可能為了得獎去做一個讀者不埋單的題目。這個專題是很多緣份促成的。

20154月商周曾過一個封面故事「要命的空氣」,當時攝影記者程思迪到大林蒲,看到那裏的情景受到很大的震撼,一直想找機會做更深入的報導。之後他多次跟商周提案,但光要跟商周主管說大林蒲在哪裏就很困難。但商周副總劉佩修一直記得這件事,希望有適當時機可以讓思迪實現他的夢想。

2018年11月20日 星期二

台中的空氣何時追上第二大城市的水準?

台中反空汙遊行訴「無煤中台灣」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18.11.20

18日在台中的反空汙大遊行結束後,本月在北中南的三場遊行也劃下句點。隨著人民對空氣要求愈來愈高,執政者也愈來愈不敢輕忽,只是太多妥協、決心不足,導致改善速度依然很慢。今年七月台中已是全國人口第二大都市,但空氣品質卻只是六都的第四名(2017pm2.5年平均值),只贏台南跟高雄。未來空氣品質能不能進一步改善,也成為下任市長的重大挑戰。

全國前十大固定汙染源就有兩個在台中,包括第一名的台中火力發電廠、第十名的中龍鋼鐵。海線則是台中空汙最嚴重的地區,左上方位於梧棲的台中港務局,下方龍井的台中火力發電廠、中龍鋼鐵、往東位於西屯的中部科學園區、這個區域的粒狀汙染物幾乎占台中一半。位於這些區域下方的烏日高鐵站,承受上方的汙染,冬日經常性出現霧霾。空汙變成旅客對台中的第一印象。

一位家住台北、在靜宜大學任教的老師說,12年前她剛來台中時站在大肚山上還能看到海,但當台中火力電廠加到10個機組後就漸漸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