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加速投資台灣,萬萬不可以犧牲良田做代價

  農地破壞嚴重,搶救農地才是最重要的投資工程。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7.10.17

國發會主委陳美伶在行政院「加速投資台灣」會議中,建議台糖農地轉做工廠使用,應放寬到10公頃才需要環評(現預公告為1公頃)。她以非都市土地10公頃才要環評做對照,指台糖農地規定較嚴,這是牛頭不對馬嘴。而所謂投資台灣,應該兼顧各種發展,以犧牲良田做為投資工廠的手段,偏狹且不負責任。

而就在月初,農委會才公布「農地資源盤查」結果,我們都以為台灣實際耕種的農地還有80萬公頃,這次盤查卻發現,實際耕種的農地只剩下57萬公頃,三成耕地被非法工廠、農舍等占用。這樣算下來,台灣的糧食自給率並不是官方說的三成,而是只有兩成左右,全世界大概沒有一個國家像我們這麼低。

2017年10月3日 星期二

三成耕地被占用,該如何保有台灣的糧食安全?

  農地遭占用,排放的汙染也危及周遭農地。(/吳仁邦)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7.10.3

2015年農委會公布台灣農耕地有80萬公頃,但農試所最近完成的「農地資源盤查」卻發現,真正用於生產的耕地只剩57萬公頃,三成耕地被占用,並衍生出農地污染問題。這份報告不只曝露農地危機,而且過去以耕地面積所計算的種植面積、產量、糧食自給率也變得不可信。所謂農地保護已淪為空談。

資料顯示,全國法定農地有277萬公頃,其中平地62萬公頃、山坡地215萬公頃,農耕地80萬公頃,但實際供糧食生產的農地只有57.6萬公頃,包括:農糧作物 52.1萬公頃、養殖魚塭 4.4萬公頃、畜牧使用 1.1萬公頃。

而目前沒被占用、但長期廢耕的耕地有10.5萬公頃,未來如果能調整灌排設施,農民也有種植意願,有機會恢復生產,這部分視為「潛在耕地」。

這份農地盤查是由農委會農試所組長郭鴻裕團隊,投入龐大的人力,近一年時間才完成,揭露農地的使用狀況。有別於過去的現地統計,這次盤查結合空照圖、現勘、並將各種資訊交互比對,更精準呈現以下的農地問題。

2017年9月26日 星期二

非法工廠就地合法 民進黨豈能縱容魏明谷

 農地上非法工廠造成的汙染,讓全民付出食安代價。(/吳仁邦)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7.9.26

農委會盤點去年520至今,農地上多出200多棟疑似非法工廠,日前確認其中17家列為首波拆除對象,其中以彰化縣8家最多。彰化縣長魏明谷則在同一天另提「五不一絕對」政策拒絕配合拆除。然而,上一波農地違建合法化的爭議未了,民進黨好不容易有切斷歷史共業的決心,將因魏明谷的抗命而化為烏有。

彰化縣可說是農地非法工廠的故鄉,地方政府長期不處理,導致這些非法工廠逐漸形成產業聚落,有的還變成地方重要產業。但後果就是,彰化縣的農地汙染約佔全國總數一半,環保署過去投入13億元整治,多數就用於彰化縣。

但農地上的汙染源不除,整治完成後的農地還是反覆出現汙染,形成資源浪費。而彰化的作物、稻米不斷驗出重金屬汙染,最後也由全民付出代價。

魏明谷說,非法工廠只要符合「五不」,也就是:不汙染農地、不汙染河川、不汙染空氣、不影響公安、不逃漏稅就會就地輔導。但至少要做到前三項,以實際情況來説就絕無可能。因為工廠的廢棄物、廢水、燃燒產生的排煙及落塵,都會汙染土壤,工廠廢水排入灌溉渠道也是農地遭重金屬污染的主因。

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高雄空污總量虛帳,就會讓空氣變好嗎?

 高雄空汙總量如果玩假帳,並無法洗刷空汙名產的惡名。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7.9.19

九月是個讓人又愛又擔心的季節,一方面終於擺脫夏天的黏膩,但另一方面空污季節也隨之而來。尤其是高雄,擁有全國獨一無二的空污紀錄,至今還有兩項空氣污染物不合格(懸浮微粒、臭氧)。為了去除港都的空污惡名,2015年實施「高屏空污總量管制計畫」,如今兩年過去了,環保署跟高雄市不面對實質減量,反而玩一些假減量的數字遊戲,這樣恐怕沒辦法達到空污實質減量的目的。

減少空污的方法很多,「總量管制」最大的意義是,如果不採取總量管制,而採個別管理,很可能每一根煙囪都符合排放標準,但煙囪一再增加的後果,就是區域的總污染量還會一直往上加。歷任環保署長都很努力要改善高雄空污,但效果有限,這就是為什麼要排除萬難推動「空污總量管制」的原因。

而努力的方向、目的都很清楚,就是讓懸浮微粒、臭氧這兩個不合格的污染物變成合格。但這必須透過「實質減量」,而不是「帳面減量」才能達成,民眾也不會因為空污帳面數字漂亮了,就覺得空氣變好。但很遺憾現在玩的就是假帳。

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馬頭山掩埋場有沒有斷層、地下水?豈能朦混?

  高雄旗山、內門近半居民反對馬頭山設掩埋場,各地團體聲援,
2011年國光石化之後,反汙染運動人數最多的一次集結。

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7.9.12

2011年反國光石化運動結束後,829日在高雄市環保局前的「反馬頭山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行動,是反汙染人數最多的一次集結。當天環評大會,不但掩埋場附近的高雄旗山區、內門區居民浩浩蕩蕩搭了18部遊覽車來,北中南多個團體也來聲援,久違的「一方有難、八方來援」重現高雄。

77歲的戴雪阿嬤,左手拿鋤頭、右手拿麥克風,不顧汗水沿著臉頰滴下,中氣十足對著現場上千人說:「我們過去拿鋤頭打拼,現在80歲了還要走出來,不要看不起小民,為了後代子孫,反對掩埋場汙染我們的農作!」

旗山、內門兩區住了約5萬人,內門區內南里里長沈芳昌拖著一只旅行箱,蓋子打開,裏面是一捆捆排列整齊的A4紙張,他說:「這是26,000多張里民的反對連署書,其中最靠近掩埋場的三協里,九成民眾都反對。」一旁的自救會會長高淑慧翻開一個檔案夾:「高雄市現任27位議員也連署反對。」

烈日下,村民從中午1點到下午6點半會議結束前都沒有離開。得知會議只開了一半就結束,又依序排隊,懷抱著不安的心情,等著回家的車到來。而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掩埋場?為什麼這麼多村民要出來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