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4日 星期二

廢除畸形的自辦市地重劃,黎明幼兒園就不必被迫遷

黎明幼兒園對抗畸形的自辦重劃制度而迫遷,圖為814日各界
在台中高等法院聲援幼兒園。(/台灣土地正義行動聯盟)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8.8.14

台中黎明幼兒園「自辦市地重劃案」,去年6月最高法院以重劃會選舉合法性爭議,發回台中高等法院更審,今天814日將開庭,黎明幼兒園也再度面臨迫遷危機。而他的不幸是由一個畸形且不正義的制度而起,半數地主就可以主導一個重劃案,自己的土地連不想參加重劃都不行,這已經不是「自辦」、而是「強迫」。唯有廢除自辦市地重劃,才能終結黎明幼兒園的悲劇。

100 %地主同意才能稱為「自辦」

所謂市地重劃,依官方的說法是「將一定區域內畸零細碎不整的土地,加以重新整理、交換分合,供建築使用,再分配給原地主。但地主要捐地做區內的公共設施,政府節省公共設施經費、地主獲得土地增值利益,兩蒙其利。」

市地重劃的依據是「平均地權條例」,依此條例58條規定,「得獎勵土地所有權人自行組織重劃會辦理」,也就是說市地重劃除了公辦,還可以地主自辦,內政部另訂獎勵土地所有權人辦理市地重劃辦法」,做為自辦重劃的依據。

2018年8月10日 星期五

馬頭山掩埋場是否有地下水?高雄市地檢署未調查即不起訴引發眾怒

高雄地檢署沒調查就以業者的環說書為依據說沒地下水,自救會4名男子
到監察院前落髮抗議無法無天。

原文刊登於《信傳媒》

文‧朱淑娟 2018.8.10

高雄反馬頭山掩埋場自救會多人,清晨4點搭遊覽車出發,6個小時之後到達台北監察院前,4名男子在艷陽下當眾剃光頭髮、且大聲控訴高雄地檢署「無法無天」。因為之前自救會向高雄地檢署控告掩埋場開發業者富駿公司,違法未開篩地下水觀測井、且在環評書中偽造場址無地下水。

但檢察官未到現場調查、就依業者的環說書直接認定「場址無常態地下水,而既無地下水,就不必考慮地下水對掩埋體穩定的影響」。不過,場址有沒有地下水是此案能否通過環評的關鍵,下周三這個案子將進行第4次環評審查,這分高雄地檢署的不起訴書,將對環評審查起什麼作用?將是這場環評的焦點。

2018年8月7日 星期二

金門不能只想靠大陸引水 要證明自己有自籌水源能力

 水權就是自主權,圖為7月完工的大門門海淡廠,證明金門有自產水源的能力
,不必把命運交給一條高度不確定性的引水管。(/水利署網站)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8.8.7

金門自大陸引水,因兩岸政治敏感引發通水典禮緩辦爭議,雖然兩岸官方都定調這個計畫是「商業行為」,但水是一國的生存命脈,舉世皆然就是政治議題,而不只是單純的民生用水。而如今一開始通水就出現政治角力,以後會發生什麼事還很難說,金門縣政府應該從這次事件得到啟發,盡早提高自籌水源能力,而不是把自己的生存命脈,交付給一條高度不確定性的引水管。

一般對於金門缺水的說法不外乎下列幾項:平均年雨量少、長期超抽地下水、湖庫淺蓄水不足加上水質不好、小三通之後人口增加等等。依經濟部水利署估計,2021年金門每天缺水1.46萬噸,所以目標很清楚,就是如何補足這個缺口。

而要補足這個缺口有很多方法,最後在2013621日兩岸兩會第9次高層會議時達成金門自大陸引水共識。2015720日簽約,期限30年,雙方各自做管線,從引水點到金門田埔水庫的海底管線,13.5億元由我國出資。

2018年7月31日 星期二

水質保護區劃不下去,追求乾淨水源將成空談

劃設水質保護區愈來愈困難,水庫集水區的保育面臨巨大的挑戰。
圖為2018725日環保團體到行政院抗議。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8.7.31

人人都渴望乾淨的水源,但前提是要有乾淨的水庫集水區才可能實現,這就是水庫集水區要劃設「水質水量保護區」的原因。不過一旦劃了水質保護區,開發會受到嚴格限制;再加上被劃水質保護區的區域、通常跟享用水源的地區不一樣,就更引發被劃保護區的民眾反彈,導致保護區劃不下去。這樣的矛盾應該想辦法正面解決,而不是閃閃躲躲,否則水庫集水區保育將成空談。

上周就發生幾起爭議事件。第一件是環保團體向監察委員田秋堇舉發,經濟部水利署要在台南玉峰攔河堰做一條工業用水專管,一旦原本屬家用水庫的玉峰攔河堰做了工業用水專管之後,就不再是家用水庫,而目前劃設的玉峰堰水質保護區就可以解編,原本水庫集水區受限的開發行為就一併解套了。

水質保護區劃不下去,用水安全勘慮

第二件是將在南投縣草屯鎮開發的鳥嘴潭人工湖,在烏溪中游設攔河堰取水,上周人工湖的淨水場環評審查時,環保團體要求應該先劃設鳥嚨潭人工湖水質保護區,否則一旦水庫集區有各種汙染產業,引到淨水場的水也不安全。

2018年7月26日 星期四

蔡總統說大埔重建是土地正義的開始 那其他人的土地正義在哪裏?

 民進黨重建大埔,看在其他迫遷戶眼裏五味雜陳,
他們來到民進黨前要問蔡政府:我們的土地正義在哪裏?

原文刊登於《信傳媒》

文‧朱淑娟  2018.7.26

716日發生在屏東公勇路的拆屋事件,其中78位迫遷戶,25日搭車到台北民進黨部前抗議,警察事先在黨部大樓廣場前布滿鐵籠,把抗議人民跟記者全部趕到側門的狹小空間。遠道而來沒有任何民進黨人下來接受陳情,同處迫遷中的鳳山鐵路地下化反重劃自救會陳美孜很悲憤:「蔡英文總統你在講大埔重建是土地正義的開始,那我們其他人的土地正義在哪裏?」

此案是行政院核定的屏東潮州鐵路高架化建設計畫,2007年改成全線高架化,屏東縣政府修正都市計畫,以拓寬周邊道路為由徵收公勇路附近50多戶民宅。16日當天屏東縣政府突然到現場拆屋,並要求居民簽下兩周內自動拆遷同意書,因屏東縣議員蔣月惠在現場發生咬警事件,此案才受到全國矚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