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0日 星期二

偽造環評書判刑首例,永揚案點出環評真正的問題

永揚案抗爭10年,原因就出在一開始未把關環說書內容偽造。
因此,改變環評制度,就從把關環說書做起。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17.6.20

經濟做不好,環評又成眾矢之的,環保署也配合行政院指示鬆綁環評規定。但造成環評效率不彰的問題很多,其中之一是環評書不實記載。因為顧問公司與業者有委託關係,往往把對環境有影響說成沒影響、甚至偽造。永揚案更創下偽造環說書被判刑首例,可見要改變環評效率,就應從改變環說書做起。

永揚案全名是:「永揚環保事業有限公司第一類乙級廢棄物處理場」,位在台南市東山區前大埔段,屬山坡地保育區林業用地,天然凹地形,基地總面積9.2659公頃,預計掩埋一般事業廢棄物或一般廢棄物,每天最大處理量1千公噸。

這個地方300年來農民以種植龍眼、柳丁為生,成為東山龍眼乾盛產之地。2001年在居民不知情下,只經過3環評審查就有條件通過,之後又陸續通過同意設置許可、水土保持計畫,掩埋場也接近完工,最後只要再拿到試運轉許可證,垃圾就可以進場掩埋了。村民為了保護家鄉,在環保團體及社會各界協助下,展開10年抗爭行動,最後於2011年成功撤銷環評結論。

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健康與經濟發展如何抉擇 高屏空污減量難道又將落得一場空?

高雄是唯一2項污染物超標的縣市,期待空污減量的心願會不會再次落空?
  
原文刊登於《信傳媒》

文‧朱淑娟2017.6.16

「高屏空污總量管制」已實施兩年,原本期望政策推動後,高雄的空污能實質減量,但又捨不得高雄不再發展,在之後的行政設計上搖擺不定。現在就可斷言,原本明年六月第一期程結束,可實質減量5%的目標,已確定落空。

首先,想要空污「實質減量」,總量管制的基準線(認可量)就一定要用「實際排放量」,減量的計算方式亦同。一開始本來也打算這麼做,讓業者從過去七年的排放量中,選擇最高的那一年做為總量管制的基準線。其實這已經是較為寬鬆的算法,因為過去七年的最高排放量,一定比現況的排放量低。

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

前瞻計畫不是萬能 即早預警才能減災

6月初的梅雨造成基隆基金路大淹水,6天後多數店家還無法正常營業。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7.6.13

68日,距離六月初強勁梅雨帶來的大淹水已經過了6天,但基隆市基金路上的一樓店面,多數還無法正常營業。蔡總統、行政院長林全都來勘過災了,也提出許多防止未來淹水的工程想法,當然也趁機推銷前瞻水建設。

但我訪問受災民眾之後,發現居民最困惑的是「我要如何得到正確且即時的訊息?」如果能事先掌握訊息,就可以盡量做好準備,即使無法阻止淹水,至少可以將損害降到最小。相關單位在談工程防洪之外,更需要檢討的是如何提升梅雨的雨量預報能力、如何提早預警、並建立政府與民眾的防災意識。

這場梅雨,讓基隆在幾個小時內就下了300多毫米的雨量,雖然比不上三芝、金山的56百毫米,但因為地理位置以及社區環境的關係,基隆基金路上的淹水災情卻特別慘重。基隆是一個山城,基金路的地勢又比較低,大武崙溪則緊貼著這條路,公車亭設在近河的路邊,距離4個車道就是整排的商店及住宅。

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國土已經破碎 環評不該再任意鬆綁

台灣國土嚴重破碎,林全政府的經濟發展不應以犧牲環境做為手段
  
原文刊登於《信傳媒》

文‧朱淑娟 2017.6.12

行政院長林全一聲令下簡化環評,環保署即匆匆端出多項子法修正,有的取消環評、有的則放寬。然而當前國土已經破碎,前瞻基礎建設又將大興土木,對環境勢必造成更大衝擊。而目前能為環境把關的,唯有環評這個機制,反而應該更加嚴把關才對。呼籲林全政府,經濟發展不應以犧牲環境做為手段。

都計、環評任務不同,無法相互取代

在這波修正中,最應三思的是「應實施環評認定標準」中,將蓋集合住宅、都更的環評規定排除「都市土地」。也就是說,未來在都市計畫區蓋集合住宅、都更,不管蓋在那裏都不用環評。依內政部2015年統計,目前編定的都市土地有435處,總面積482,940公頃,散佈在國家公園、水源保護區、山坡地等敏感區。

這些都市計畫區多是早年編定,當時並無開發計畫,未來要開發時,只要規模符合應做環評的就要送環評審查。而過去編定時,台灣的天災並沒有這麼頻繁、環境破壞也沒有這麼嚴重,如今情況已然不同,要求開發時應做環評,並不是要刁難業者,而是透過環評來預防未來的災害,反而是對業者有利的。

2017年6月9日 星期五

暴雨淹都市 亂花錢不如增加滯洪池、綠地

這場梅雨造成都市大淹水,基隆基金路上淹水後店家災情慘重。

原文刊登於《商業周刊》

文‧朱淑娟2017.6.8

六月初橫掃台灣的強勁梅雨,造成台北、新北、基隆等都會區、以及雲林古坑大淹水。一條條原本人車密集的道路變成水路,還淹進緊鄰路旁的幼兒園、安養院、商店,甚至發生小女童等公車險被沖走的驚險事件。這場雨讓人見識氣候的捉摸難測,同時也暴露出都會防洪的脆弱。

最關鍵的一波雨勢發生在六月二日上午,新北市三芝、金山、石門、淡水、台北市內湖、基隆等多個地點,超大豪雨連下一個上午,導致雨量快速累積到五、六百毫米。隔天梅雨鋒面南移到雲林、南投、嘉義,威力依然不減,雲林古坑的時雨量達一百三十毫米,農田也變成汪洋一片。

「二○○一年我當規劃科長時,很少測到時雨量超過一百的,但近年來這種雨卻很常見,氣候變遷已經改變台灣的下雨型態。」經濟部水利署長賴建信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