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1日 星期三

捨鐵飯碗投身政治叢林「小公務員」林于凱用實際行動為改革點火


辭去公職轉身投入政治,林于凱希望扮演「為改革點火」的角色。(/林于凱提供)

原文刊登於《信傳媒》

文‧朱淑娟2018.2.21

20168月,當時在農委會漁業署任職的年輕公務員林于凱,將他六年公務生涯的理想、無奈、改革建言,寫成一本書「公門菜鳥飛」,出版後掀起社會對公務改革的討論,隔年更獲得金鼎獎、台北國際書展等重要獎項。

而這本書更改變了林于凱的人生,事後他成立「台灣公務革新力量聯盟」,建立公務革新討論平台。去年當年金改革掀起社會論戰時,他以公務員身分挺身支持,成為年輕世代公務員的代言人,也飽受黑函困擾。之後他辭去公職加入時代力量高雄黨部,年初在他的出生地高雄市三民區,宣布參選高雄市議員。

自此,昔日在體制內實踐改革的菜鳥公務員,轉身飛進政治圈,變成一個在體制外監督的角色。「像我這樣的人去做政治,再怎麼說都代表民主可以往前走的可能性。」未來他要如何將改革的熱誠,轉變成改變高雄的力量?

立志不參加聯考的高雄小孩,決定人生要跟著理想走

1981年林于凱出生在高雄市三民區,他原是苗栗頭份客家人,當年祖父遷移高雄,自此落地生根。從小他就很有主見,當同學都跟著體制參加高中聯考時,他卻怎麼都不想參加,因為數理很強,甄選進新竹科學園區實驗高中。

畢業後他回到高雄唸中山大學機械系,發現自己對生態保育很有興趣,研究所改唸生物科學所,畢業後留在學校當研究助理。而他之所以當公務員,不是想要一個穩定的工作,而是2010年看到內政部國家公園開出缺額,因為想進國家公園推動保育工作,才去考高普考,順利考上後分發到玉山國家公園。

在這裏他推動兩件有意義的事。一是推動玉山國家公園參與新世界七大自然景觀」網路票選活動。二是協助園區外農田轉型有機耕作,但從用農藥到不用農藥的三年轉型期內產量會少一半,如果沒有支持,很難說服農友加入。他跟主管主動媒合玉山銀行收購轉型期的米,促成一個政府、企業、農民合作的成功案例。接著他轉任高雄市環保局、農委會漁業署。短短七年公務生涯中,他轉換過三個不同單位、不同地點、不同性質的工作。


林于凱的《公門菜鳥飛》掀起公務革新討論,也獲得多項大獎肯定。

菜鳥公務員出書,人生意外轉向

就在公務員生涯進入第六年後,林于凱對公務體系的慢效率逐漸感到不耐,「我實在無法說服自己,花時間去做一件明知道做了也沒用的事。」他也開始思索改變的可能,這也促成他最後寫出「公門菜鳥飛」這本書。

「我覺得公務系統有很多需要改變的地方,但有太多不能說的事情,大家都覺得那裏不太對,但礙於輩份跟倫理,這些事很難浮上台面。我最早是想,改變的前提是要先知道問題在哪裏,所以我想寫出來把真相告訴大家。」林于凱說。

至於出書後造成的巨大迴響卻是他始料未及的。「我後來發現原來公部門有一群人跟我的想法一樣,但在體制內很難出聲,於是我們就想要有一個發聲管道,公務員也有言論自由啊,台灣公務革新力量聯盟,就是這樣誕生的。」

不久年金改革議題發燒,也成為公革力聯盟的重點討論項目,那時經常看到林于凱上電視節目、寫文章支持年改。做為被改革對象的一員,林于凱支持年金改革的立場也受到矚目,但另一方面也遭受很多黑函攻擊。

「過去我一直相信,政府要來自內部自發性改革才改得動,外面的力量很難造成實質影響,如果能在公部門好好做,我還是會想留下來。」但這波黑函之火燒得太過猛烈,連林于凱都招架不住。他開始思考,留在體制內改革、還是在體制外改革更有用?最後他選擇離開,想試試另一個改革路徑是否更快速且有效。

想為高雄找出路

林于凱今年36歲,算一算大約有30年的時間都在高雄,2017年中他帶著妻子、未滿一歲的女兒回到高雄,加入時代力量高雄黨部,今年1月宣布參選市議員。

重新回到自己的土地上,林于凱想為家鄉做些什麼?

「你想一下,那個城市,從市區到海邊只要15分鐘、從海到山上只要40分鐘車程?只有高雄。這裏有漁村,有美濃、旗山、那瑪夏等特色農業區,這些都是產業的資源,未來我希望能拉幾條山海線觀光景點。」

林于凱也說:「南部薪資一向比北部低,希望能協助業者改善管理與技術,提升附加價值且拉抬薪資,讓高雄子弟回鄉有更多的就業選擇。」

改變的力量,不在於你擁有多少才能,而是你能集結多少堅定信念的人共同為改變而努力。林于凱相信,政治具有點火的力量,可以加速公務體系及社會改變,此時此刻他也要結合各界力量,一起來改寫高雄的未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