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高雄空污總量做假帳,就會讓空氣變好嗎?

 高雄空汙總量如果玩假帳,並無法洗刷空汙名產的惡名。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7.9.19

九月是個讓人又愛又擔心的季節,一方面終於擺脫夏天的黏膩,但另一方面空污季節也隨之而來。尤其是高雄,擁有全國獨一無二的空污紀錄,至今還有兩項空氣污染物不合格(懸浮微粒、臭氧)。為了去除港都的空污惡名,2015年實施「高屏空污總量管制計畫」,如今兩年過去了,環保署跟高雄市不面對實質減量,反而玩一些假減量的數字遊戲,這樣恐怕沒辦法達到空污實質減量的目的。

減少空污的方法很多,「總量管制」最大的意義是,如果不採取總量管制,而採個別管理,很可能每一根煙囪都符合排放標準,但煙囪一再增加的後果,就是區域的總污染量還會一直往上加。歷任環保署長都很努力要改善高雄空污,但效果有限,這就是為什麼要排除萬難推動「空污總量管制」的原因。

而努力的方向、目的都很清楚,就是讓懸浮微粒、臭氧這兩個不合格的污染物變成合格。但這必須透過「實質減量」,而不是「帳面減量」才能達成,民眾也不會因為空污帳面數字漂亮了,就覺得空氣變好。但很遺憾現在玩的就是假帳。

一、許可排放量,竟是實際排放量的2倍!

空污想減量,一定要用「實際排放量」當做基準線再往下減,這就像減重,60公斤的人如果想減到55公斤,一定要實實在在減5公斤才行。而不是另外再給一個許可量70公斤,減了5公斤變65公斤,還比原來重5公斤。

而現在的計算方法就是這樣,用「許可排放量」的六到八成做為基準線,而不是用「實際排放量」,算下來,高屏總量管制所列管的616家工廠,其中455家合計的「認可排放量」竟然是實際排放量的2倍。總量管制的前三年明定要減5%,如果用認可量來減,真的減量嗎?這是自己在騙自己。

高屏地區616家廠商,實際排放量與認可量的差異(單位:噸)
污染物
(a)2016
實際排放量
(b)空污總量認可量
(b)-(a)
相差
粒狀物
8,970
16,110
+7,140
硫氧化物
21,684
49,384
+27,700
氮氧化物
34,575
59,491
+24,916
揮發性有機物
12,857
22,081
+9,224


二、用沒列管的汽機車來抵換工廠污染,工廠污染只會愈減愈多

此外,環保署又發布「高屏地區空氣污染物總量管制計畫移動污染源減量抵換處理原則」,允許工廠排放的污染,可以用汽機車的減量來抵,方法不只收購舊車,還包括共乘、減少車子怠速這種非常奇怪、又難以計算的減量法。

理論上空氣品質是整體的,不論減工廠、減汽車、或其他有效的減量法,都有助於降低整體區域污染。但拿汽機車的減量來讓工廠增量,第一個不合理,總量管制的用意是為了讓工廠污染減量,如今又加又減,工廠污染會減量嗎?

第二個不合理,如果工廠、汽機車要互相抵減,前提是一開始總量管制這個制度就應該同時列管工廠、汽機車。但事實是只列管616家工廠,並沒有列管汽機車。而總量管制的減量必須經過精算,沒有列管,污染量就無法稽核。

另外不合理的還有,允許工廠關廠後的污染量,可以賣給其他業者擴廠,而且可以抵換的量是用許可量計算,高於實際排放量,這真是匪夷所思。一家工廠所擁有的污染排放量並不是他的資產,關廠後就應該歸零。而讓關廠後的工廠可以再拿去增量,也無法達到工廠污染減量的目的。

高屏空污總量實施兩年了,爭議愈來愈大,環保署、高雄市政府在辯解之餘,何不回到最初,想一下當初為什麼要推動空污總量管制?而如今兩年過去了,眼看第一期的三年目標未如預期實質減量5%,又打算如何交代?

其實,空污總量管制是給高雄一個動力去做產業轉型,讓工廠改用乾淨能源、較佳設備、最佳技術來達到空污減量的目的。如今不面對事實,反而找一堆名目來做抵換,空污總量管制成、敗是一回事,但最後產業轉型、空污減量都兩頭落空,就枉費了當年這麼多人努力推動總量管制的初衷了。


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馬頭山掩埋場有沒有斷層、地下水?豈能朦混?

  高雄旗山、內門近半居民反對馬頭山設掩埋場,各地團體聲援,
2011年國光石化之後,反汙染運動人數最多的一次集結。

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7.9.12

2011年反國光石化運動結束後,829日在高雄市環保局前的「反馬頭山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行動,是反汙染人數最多的一次集結。當天環評大會,不但掩埋場附近的高雄旗山區、內門區居民浩浩蕩蕩搭了18部遊覽車來,北中南多個團體也來聲援,久違的「一方有難、八方來援」重現高雄。

77歲的戴雪阿嬤,左手拿鋤頭、右手拿麥克風,不顧汗水沿著臉頰滴下,中氣十足對著現場上千人說:「我們過去拿鋤頭打拼,現在80歲了還要走出來,不要看不起小民,為了後代子孫,反對掩埋場汙染我們的農作!」

旗山、內門兩區住了約5萬人,內門區內南里里長沈芳昌拖著一只旅行箱,蓋子打開,裏面是一捆捆排列整齊的A4紙張,他說:「這是26,000多張里民的反對連署書,其中最靠近掩埋場的三協里,九成民眾都反對。」一旁的自救會會長高淑慧翻開一個檔案夾:「高雄市現任27位議員也連署反對。」

烈日下,村民從中午1點到下午6點半會議結束前都沒有離開。得知會議只開了一半就結束,又依序排隊,懷抱著不安的心情,等著回家的車到來。而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掩埋場?為什麼這麼多村民要出來反對?

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賴清德上任 場外抗議「迫遷內閣」


文‧朱淑娟 2017.9.8

行政院長賴清德上任第一天的行政院,四周都是警察、門外大批人群來「迎戰迫遷內閣」,抗議的聲音站在交接典禮大禮堂外都聽得到。典禮前,賴清德站在外面等候副總統陳建仁,結束後出門送走卸任的林全,場外的抗議聲音,他應該都聽到了。

民間團體之所以稱為「迫遷內閣」,因為賴清德在台南市長任內的台南鐵路東移案,多位留任的內閣成員都是幫手,包括國發會主委陳美伶、交通部長賀陳旦、內政部長葉俊榮。全體獲贈民間團體頒發的「功在迫遷」匾額。

反南鐵東移自救會會長陳致曉說,蔡英文總統說賴清德是「有執行力的內閣」,這根本是一個笑話。從2010年賴清德開始在台南競選,提出包括影視重鎮、台灣文化大學、四大目標、五大文化園區等建設,但競選支票的兌現率極低,唯一的效果,就是為建商提供炒地題材,勘稱「最注重土地開發商民意的市長」。

2017年9月5日 星期二

賴清德要如何突破「傾聽民意、程序正義」兩大罩門?

賴清德在台南市長任內引發爭議的南鐵案,將持續到行政院。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17.9.5

台南市長賴清德將接任行政院長,他任內最大的敗筆就是「台南鐵路地下化」,而此案爭議不斷、甚至重創他的形象,也是他自己造成的。先是一意孤行,不願傾聽民意,又一再違反程序正義,更嚴重低估居民的抗爭力道,導致工程延宕,直到他離開市府都無法完成,也讓自己的執行力大打折扣。

「台南鐵路地下化」從台南市中華路永康橋到生產路以南,全長8.23公里,貫穿台南市中心的精華區。本來這個案子可以順利推動,因為包括要被徵收的這300多戶居民都贊成鐵路地下化,之所以演變成抗爭,是因為更改了路線。

最早交通部在1996年提出的版本,是在現有地面鐵軌下方直接做地下軌,這樣徵收面積就很少。但2008年修正路線,將地下軌移到東側,這一變更導致東側300多戶要被徵收。而賴清德一再強調「此案沒有東移」則並非事實。

2017年8月30日 星期三

從雞蛋芬普尼事件 看食安的三個問題

基於人道、食安,養雞環境都應該積極改善,廢除格子籠。
(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17.8.29

今年7月荷蘭、比利時、韓國陸續爆發雞蛋含殺蟲劑芬普尼(fipronil)殘留事件,事後農委會主動普檢全國雞場,並盡可能回收問題雞蛋,態度值得肯定。不過這件事也曝露出食安管理的三大問題,如果不深切檢討改進,食安將永遠難安。

首當其衝就是農藥管理不當。還有,未及時停售雞蛋,導致問題雞蛋流入各大通路,一句「市面上的雞蛋都是安全的」立刻破功。而且在未提出健康風險評估前,就說「即使吃到芬普尼雞蛋風險也不高」,對食安的風險教育也過於馬虎。

另外蔡政府為了把關食安,在環保署成立的化學局,在這次芬普尼事件中卻沒有角色,因為這次的禍首是農藥,而農藥又不歸化學局管,當初期待從源頭控管食安的關切物質,從這件事看來也沒有達到設立化學局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