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南鐵地下化 讓民主跟空污一樣灰濛濛

 5年來,陳蔡信美跟先生南北陳情,只想問:不用徵收我家也能做,為什麼非徵收不可?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7.11.21

台南鐵路地下化土地徵收案,五年來居民不斷陳情,但內政部還是在上周通過仁德區土地徵收案。這個案子雖然切成三個計畫,實質是一條不可切割的地下化鐵軌,一旦仁德區通過,北區、東區這兩個計畫等於也預告通過了。反對居民已提起急停止執行處分,接下來內政部又將面臨一連串的土地徵收訴訟。

南鐵案如果能給人民什麼啟示,那就是只要政府看中你的財產,你想反對簡直難上加難,即便你提出再有理的事證,最後只會一步步掉進政府設好的局裏不得脫身。幸運的話只會失去財產,不幸的可能連尊嚴、生命都會失去。

「台南鐵路地下化」從台南市中華路永康橋到生產路以南,全長8.23公里,貫穿台南市中心的精華區。這個案子的爭議點是,最早交通部在1996年提出的版本,是在現有地面鐵軌下方直接做地下軌,這樣徵收面積就很少。但2008年修正路線,將地下軌移到東側,這一變更導致東側300多戶要被徵收。

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全國國土計畫是保護水源、還是破壞水源?

 水庫集水區一再鬆綁,水源安全將不保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7.10.31

被視為國土開發利用最高指導原則的「全國國土計畫(草案),內政部從上周起陸續舉辦公聽會,未來國土將分為四區,各區再依保護程度分為幾類。其中,環境敏感程度較高、且亟需保護的地區,屬於「國土保育區」第一類,原則上除非基於保育用途,得限制、或禁止利用,以防止破壞生態。

隨著氣候變遷,台灣水資源挑戰愈來愈高,為了保護水源安全,「家用水庫集水區」(與水資源保育直接相關),就被劃為「國土保育區」第一類。本來應該好好保護,但卻開了後門,排除「山坡地坡度30%以下者」,也就是說,本來全區不能開發,現在放寬為只要山坡地坡度30%以下就可以開發。

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誰說開徵空汙費就一定要漲電價?

 開徵空汙費就要漲電價?擺爛不面對才可能發生的事。(/風傳媒)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7.10.24

環保署打算針對固定汙染源排放細懸浮微粒PM2.5開徵空汙費,排放大戶台電隨即回應「漲電價的理由又多一個」,這是誤解了開徵空汙費的用意。因為開徵空汙費並不是為了增加財源,而是希望業者在符合管制標準之外,汙染量能再往下減的一種手段,只要更新設備降低汙染,空汙費就會少繳。反之什麼都不做,空汙費當然變多,再把費用轉嫁給消費者,並不是開徵空汙費的目的。

經濟部工業局希望能再給業者一點緩衝時間,但其實固定汙染源早就應該開徵懸浮微粒空汙費了,遲到現在才談才是奇怪。而且營建工地早在1998年就已經開徵,固定源卻晚了整整20年。尤其現在PM2.5已是台灣最主要的空氣汙染物,我國也從5年前開始列管,現在才談開徵,就跟PM2.5管制一樣慢半拍。

環保署從1995年開徵空汙費,21年來每次新開增一項汙染物,都有當時的背景及目的。一開始開徵硫氧化物,沒有特別理由,只因為硫氧化物的計算最容易,開徵方式從油料的源頭徵收,後來有環保團體認為隨油徵收的方法違憲,申請大法官釋憲。大法官426號釋憲文中指出雖不違憲,但可檢討改成依排放量徵收。後來就改成依排放量徵收,同時開徵項目多一個氮氧化物。

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加速投資台灣,萬萬不可以犧牲良田做代價

  農地破壞嚴重,搶救農地才是最重要的投資工程。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7.10.17

國發會主委陳美伶在行政院「加速投資台灣」會議中,建議台糖農地轉做工廠使用,應放寬到10公頃才需要環評(現預公告為1公頃)。她以非都市土地10公頃才要環評做對照,指台糖農地規定較嚴,這是牛頭不對馬嘴。而所謂投資台灣,應該兼顧各種發展,以犧牲良田做為投資工廠的手段,偏狹且不負責任。

而就在月初,農委會才公布「農地資源盤查」結果,我們都以為台灣實際耕種的農地還有80萬公頃,這次盤查卻發現,實際耕種的農地只剩下57萬公頃,三成耕地被非法工廠、農舍等占用。這樣算下來,台灣的糧食自給率並不是官方說的三成,而是只有兩成左右,全世界大概沒有一個國家像我們這麼低。

2017年10月3日 星期二

三成耕地被占用,該如何保有台灣的糧食安全?

  農地遭占用,排放的汙染也危及周遭農地。(/吳仁邦)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7.10.3

2015年農委會公布台灣農耕地有80萬公頃,但農試所最近完成的「農地資源盤查」卻發現,真正用於生產的耕地只剩57萬公頃,三成耕地被占用,並衍生出農地污染問題。這份報告不只曝露農地危機,而且過去以耕地面積所計算的種植面積、產量、糧食自給率也變得不可信。所謂農地保護已淪為空談。

資料顯示,全國法定農地有277萬公頃,其中平地62萬公頃、山坡地215萬公頃,農耕地80萬公頃,但實際供糧食生產的農地只有57.6萬公頃,包括:農糧作物 52.1萬公頃、養殖魚塭 4.4萬公頃、畜牧使用 1.1萬公頃。

而目前沒被占用、但長期廢耕的耕地有10.5萬公頃,未來如果能調整灌排設施,農民也有種植意願,有機會恢復生產,這部分視為「潛在耕地」。

這份農地盤查是由農委會農試所組長郭鴻裕團隊,投入龐大的人力,近一年時間才完成,揭露農地的使用狀況。有別於過去的現地統計,這次盤查結合空照圖、現勘、並將各種資訊交互比對,更精準呈現以下的農地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