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5日 星期二

氣候改變,停灌休耕可能變常態

端午過後從南到北已開始灌溉,但全國還有7縣市在水情橘燈,
考量去年11月停灌農民到行政院抗議,今年二期作決策陷入兩難。(/朱淑娟)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21.6.15
 
從去年六月到今年五月,西半部創下百年來下雨最少紀錄,停灌休耕、乾旱災損也創新高。六月中旬起,二期稻作從南到北開始灌溉,但除了高雄、屏東因為高屏溪川流水增加已宣布正常供灌外,其餘靠水庫灌溉的地區則陷入兩難。
 
尤其去年11月桃竹苗1.9萬公頃的二期作,在灌溉末期遭無預警休耕,引發農民不滿到行政院抗議。加上目前還有七個縣市的水情燈號在二階限水的橘燈,颱風消息又不明,也讓今年二期作的供灌政策更加謹慎。
 
如果從去年七月水利署啟動抗旱算起,至今已持續整整一年,氣候改變可能讓停灌休耕變常態,需要更靈活的措施才能因應。

2021年6月8日 星期二

78.8毫米不一定是淹水界限

 
 氣候變遷的下雨特性改變,超過100毫米的強降雨增加,
圖為6/4台北市多處淹水。(/台北市政府)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21.6.8
 
64日台北午後的強降雨,造成多個地區積淹水,總計有9個行政區,一小時雨量超過78.8毫米(雨水下水道保護標準)。台北市長柯文哲說:「如果降雨在78.8毫米以下,淹水市政府負責,因為當時的設計就是這樣。如果超過78.8也要誠實跟市民講,還是有可能淹水。」
 
其實,以雨水下水道保護標準做為淹水與否的界限,在氣候變遷年代早已不合時宜,何況目前只有少數都會區才有78.8毫米這麼高的保護標準,非都會區通常只有4050毫米左右。
 
台北市政府預計十年後,將保護標準提高到88.8毫米,但有這樣的想法至少超過20年了,但就如柯文哲說的要花很多錢、且要更改很多設計,不容易。而相較於20年前,現在這麼做的意義已經不大。

2021年6月1日 星期二

梅雨來得正是時候

期待梅雨兩樣情,緩解了枯旱,卻也引發淹水風險。(/風傳媒)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21.6.1
 
原訂從今天起新竹水情進入紅燈、並實施分區供水,已經在分區供水的台中、苗栗、彰北,停水時間再延長8小時,所幸因為來得正是時候的梅雨而取消。不過梅雨來得快又急,南投縣仁愛鄉一度發出淹水警戒。旱象與洪澇共存,正是我們現在的處境。
 
水利署統計,這波梅雨為水庫集水區帶進8,920萬噸,其中石門水庫佔2成、1,800萬噸最多。其次台中德基水庫1,550萬噸、苗栗鯉魚潭水庫1千萬噸。新竹2座水庫、苗栗永和山都接近300萬噸。
 
而且幸運的是,多數雨量下在枯旱最嚴重的中部地區,且超過原本估計100毫米以上就要分區供水的警戒值,新竹才能躲過這次。

2021年5月25日 星期二

枯旱的最後一哩路

連續八個月的枯旱竟推移到6月,桃園到高雄全數在黃燈以上。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21.5.25
 
如果從去年916桃、竹、苗、台中水情燈號轉綠(水情稍緊)算起,我們至今已經歷八個月枯旱。目前台中、苗栗、彰北還在紅燈區,分區供水已整整50天。桃園及林口、新竹、嘉義、台南、高雄則在橘燈區。西半部地區從桃園到高雄,全數都在黃燈(一階限水)以上,創下五月底少見的枯旱紀錄。

2021年5月18日 星期二

缺水風險下,海淡廠不可忽視的備援功能

久旱不雨、工業用水又增加,海淡廠是不可或缺的備援。(/風傳媒)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21.5.18
 
五月已過中旬,依然久旱不雨,各地水庫的蓄水率持續往下掉,觸目驚心,這時特別感受到科技造水的重要。日前水利署已提出5個本島海水淡化廠計畫,其中日產20萬噸的「台南海淡廠」是規模最大的一個。
 
原訂昨天在台南舉行環評前的說明會,因為疫情而取消,推動時程勢必往後延。而海淡廠需要的能源多,上周興達電廠跳電導致分區供電,海淡廠的高用電也將引發一波討論,可見社會存在多重風險、且環環相扣。
 
今年316日水利署長賴建信在「水情與水資源長期策略」記者會中,首度提出未來完整的海淡水計畫,包括桃園、新竹、嘉義、台南、高雄等五個縣市都要興建海淡廠(另有台塑自建的麥寮海淡廠),其中台南海淡廠日產20萬噸是規模最大的一座,其他地區的海淡廠都是日產10萬噸的規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