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

空品維護區劃設得宜 有助於減少近距離空汙

老車反對排氣標準加嚴,但卻是最近距離的汙染源。(圖/風傳媒)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朱淑娟2018.7.17

上月底立法院三讀通過空污法修正案,授權主管機關可以提高出廠10年以上老舊車輛的排氣標準,以及劃設空氣品質維護區,限制或禁止特定車輛進入。卻因為車主抗議傳出環保署有意退讓。但這兩項是這次空污法修正案中少數被視為進步的立法,實施得宜的確有助於減緩空污,如果最後放棄就太可惜了。

雖然條文寫10年以上的老舊車輛要受管制,但怕爭議太大,目前環保署提出的方案是,16年以上的二行程機車、14年以上的大型柴油車需加嚴到符合四期標準。這個標準很嚴嗎?依環保署統計,二行程機車平均使用18年,規定16年以上的舊車才加嚴,等於也沒改變多少。

至於老舊柴油大貨車,排放的PM2.5是所有污染源最高的,世界衛生組織已將柴油廢氣列為一級致癌物,適當管制也是合理。現在環保署的想法是1~3期的柴油車,進入空氣品質維護區要符合四期標準,而四期標準實施至今已超過10年。

2018年7月14日 星期六

拿前瞻計畫的錢將台南玉峰堰改工業專管 水源保護區將成大災難

 拿前瞻計畫的錢做玉峰堰工業專管,解編水源區,這是對人民的背信。
  
原文刊登於《信傳媒》

文‧朱淑娟 2018.7.13

位於台南市山上區、曾文溪下游的玉峰堰是一座家用水庫,每天供給台南3~5萬噸自來水。但為了保護水質劃設的「玉峰堰自來水保護區」,因擋下許多開發,包括行政院長賴清德在台南市長任內等地方政商,一直積極推動解編保護區,但因種種因素未成功。最近傳出行政院將核定前瞻基礎建設經費25億,將玉峰堰改工業專管,一旦玉峰堰不再是家用水庫,自來水保護區就自然解編了。

依照經濟部水利署的說法,因為玉峰堰旁的山上淨水廠設施不足,必須再送到潭頂淨水廠做二次處理才能納入台南供水系統。如果做一條工業專管專供南科用水、同時更新山上淨水廠,每天會多出10萬噸水源可運用。

但這只是表面的說法,玉峰堰水源現況本來就有供給南科用水,而山上淨水廠要不要更新,也跟是否做工業專管無關。南科用水2026年將從現況每天13萬噸,成長到32.5萬噸,這個水源也早有規劃,24.25萬噸由自來水供水系統供給,不足的8.25萬噸,已計畫興建四座再生水廠,並不需要再從玉峰堰特別拉一條工業專管供水。所以重點還是為了解編玉峰堰自來水保護區。         

2018年7月10日 星期二

社子島限建半世紀,多少人將因區段徵收被迫離家?

 社子島開發案,居民反對全區區段徵收,因為這將導致多數居民
因領回土地變少、或買不起新蓋住宅而被迫離開。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8.7.10

台北市士林社子島限建近半世紀後,台北市政府提出一份以防洪之名、全區240公頃區段徵收的開發案。上月底通過內政部都市計畫,緊接著在周末舉行兩場二階環評前公聽會。台北市政府說這個計畫是為了保護社子島居民的生命財產,但居民卻擔心開發後將導致大部分人被迫離開家鄉。而即使開發是為了防洪,也不一定非採取區段徵收不可,應該提出更能保障居住權的替代方案。

1970年社子島因地勢低窪、排水不易,被台北市政府列為限制發展區,目前有福安、富洲兩個里,設籍戶數約4,200戶、人口11,000人。限建對在地居民的影響很大,住家不能翻修,建設也嚴重落後。居民柯先生說:「我們家本來是一樓,人口愈來愈多後想加蓋2樓,但不行,要蓋的話里幹事、派出所、區公所全都要包紅包。我們家1983年蓋的,現在說不合法。」

2018年7月4日 星期三

蔡總統說好要謙卑 卻把陳情民眾抓起來

台南龍崎區牛埔里居民向蔡總統陳情,反對世界地景蓋事業廢棄物掩埋場
,結果里長陳永和等2人卻收到違反集遊法的傳票。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18.7.3

蔡英文總統當選時承諾要「謙卑謙卑再謙卑」,但執政後卻不是這麼回事,反而對跟她陳情的民眾少有理會,甚至祭出「集會遊行法」對付民眾。今年314日台南市龍崎區一百多位、平均70歲的老人到民進黨中央黨部跟她陳情,反對在世界地景設廢棄物掩埋場。結果沒見到總統,牛埔里長陳永和等兩人卻收到台北地檢署「集會遊行法案件」的傳票,完全讓人民感受不到任何謙卑。

陳永和昨天在台北地檢署前舉行記者會,還原314日當天的現場情況。「314日我們先到經濟部工業局陳情,因為工業局是龍崎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的輔導單位,我們要陳情他選址錯誤。之後會轉進民進黨中央黨部跟蔡總統陳情,是因為當天民進黨開中常會,要提名立委黃偉哲成為下一任台南市長候選人。我們希望黃偉哲也能來牛埔里看一下,這種世界級地景是不是該做掩埋場?」

而當天這一百多位70多歲的阿公阿嬤在現場做了什麼,導致違反集會遊行法?陳永和說:「當天老人家本來坐在黨部對面的公園,中正一分局接受台北市警察局專員建議,請老人過來中央黨部樓下休息,說那裏比較涼。沒想到大家一坐下警察就來了,還拿鐵欄杆把我們圍起來,我們當然會反抗啊,結果我一拿起麥克風說話就收到這張傳票。而且是用民進黨選前說要廢止的集遊法辦我。」

2018年6月29日 星期五

空污法修了什麼?三大爭議都沒詳細討論

空污法修正案終於三讀,事後卻引發不少批評。其中允許空污總量管制區
的移動污染源減量,可用於固定污染源增量這一項,遭外界批評為打蒼蠅不敢打老虎。

原文刊登於《信傳媒》

文‧朱淑娟 2018.6.29

許多環保團體為了空污法修法努力了很多年,空污法修正案也終於在625日立法院臨時會三讀,結果這個經過三讀的空污法修正案不但沒有平息民間對於政府重視空污的疑慮,事後還引發各方在網路持續論戰。

這次三讀的空污法修正案其實有三大爭議,首先引發最大爭議在於,允許空污總量管制區的移動污染源減量,可用於固定污染源增量這一項。第二個爭議是,這次修法史無前例將移動源空污費移撥20%給地方,至於如何監督地方用這筆錢卻未交代,形同縣市長的小金庫。

第三個爭議在於,如果因空氣不好需要燃煤電廠降載的話,增加的燃氣發電可不受核發許可證、環評結論發電量及污染排放量限制。這一加、一減,對空污的減量效果如何?很可惜沒看到任何評估、任何討論就一筆帶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