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8日 星期二

學者風骨當如是--向五位觀塘案退席環評委員致敬

 抗議專業審查淪為政治表決,5位環評委員退席抗議。
(右起)王价巨、王文誠、李克聰。(圖/風傳媒)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19.9.18

台灣環評史上出現兩次環委集體抗議行政介入環評,第一次是2006327日中科三期,9位環委發聲名抗議。第二次是912日觀塘工業港()5位環委退席抗議。兩次的抗議對象,一是總統蔡英文、二是行政院長賴清德,聲稱改革的民進黨卻接力演出黑手介入環評戲碼。如果這五位委員當天不退席抗議,可能重演深澳電廠的投票醜聞,他們的退席抗議已經史上留名。

2006年中部科學園區三期審查時,蔡英文是行政院副院長,環評還在審,行政院就不斷對外表示中科三期要在當年51日動工。環保署為了配合政策趕進度,一個月內緊鑼密鼓連開三次環評會,把環委惹火。不只如此,蔡英文還親自打電話關說環評委員,最後9位委員火大聯名發出抗議書。

而即使這麼多委員抗議,最後還是以118表決通過。由此可見官派委員存在的荒謬。環評委員有21位,只要掌握7票官方鐵票,再遊說幾名專家委員,通過幾乎十拿九穩。只要官派委員還存在,專評就沒有專業審查的空間。

2018年9月11日 星期二

當農地不斷流失、農業用水再減一成,如何保障永續農業?

 沒有明確目標的農業會議,將為農業帶往那個方向?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8.9.11

「全國農業會議」上周六落幕時,正好迎上台北一場暴雨,似乎在回應整場會議的討論焦點,氣候變遷下台灣農業永續的挑戰。會中,農委會主委林聰賢說了一段非常好的話:「台灣農業永續一定是先有土安、環安、農安、才有食安。」然而對照七年前舉辦的「全國糧食安全會議」,許多指標不進反退,而且在農地不斷流失、灌溉用水不足及汙染下,要維持農業永續已經愈來愈困難。

首先是會議的定位,農委會說距離上次農業會議已經過15年,也就是民進黨執政的2003年。這個說法非常奇怪,因為2011年就舉辦過「全國糧食安全會議」,總統、行政院長都到場做重要宣示,當然是一次重要的農業會議。就連現任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都是當年與會的重要學者,不能因為是國民黨辦的所以不算,反而應將上次會議結論拿出來檢討,才能看出這七年之間台灣農業的進退。

2018年9月4日 星期二

治水檢討不必急於兩周 應該做一次跨部會的完整調查

易淹水地區有八成是嚴重地層下陷區,
治水要從減緩地層下陷做起。(/風傳媒)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8.9.4

造成八個縣市大淹水的823熱帶低壓,隨著九月秋日登場,大地又回復平靜。每一次天災都是吸取經驗、修正方向的好機會,行政院要求水利署兩周內提檢討報告,但這件事需要更完整的調查,況且治水也非水利署一個單位可以檢討周全,相關部會應共同面對,否則急就章流於表面的檢討就可惜了。

上周四行政院會中水利署已提出初步報告,這次共有高雄、台南、屏東、雲林、嘉義縣市、南投縣等八個縣市、104個鄉鎮、1250個地方積淹水。總淹水面積42000公頃,淹水深度從0.3公尺到2.1公尺,積淹水範圍相當廣泛。

其中多數地區在短時間內陸續退水,唯獨嘉義縣東石、布袋、義竹等地區淹水多日未退,最後一個布袋鎮考試里情況更複雜,附近沒有排水路,抽水機也沒辦法成功退水,最後在搭配滯洪池降水位、接力抽水五公里後終於退水。

2018年8月28日 星期二

不必麻煩上帝 人類就可以做的四個治水方案

下雨會不會淹水,跟那塊地的使用方式有很大的關係,減少水患的第一步
就是不要在易淹水地區做大開發。(/風傳媒)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8.8.28

一場熱帶性低氣壓,讓中南部七縣市、1200多個地區積淹水,行政院長賴清德說這種雨下在哪裏都會淹,還要批評他的人去當上帝,最後自覺失言道歉收場。這次雨很大當然沒錯,但這種短延時強降雨這些年來也發生很多次,莫拉克風災都過9年了,再說什麼罕見豪雨、且怪氣候變遷無能為力就說不過去。

何況包括去年編列的前瞻基礎建設在內,18年來除了公務預算,已編列5300億元特別治水預算(附表1),這些錢都是舉債編列,編列時朝野合作胡亂加碼,大雨一來卻照淹不誤、甚至淹得更慘,能怪百姓質疑錢都用到哪了嗎?

這次強降雨多個測站時雨量破百,經濟部第一時間就拿雲林口湖宜梧的雨量,跟七月日本關西水災對比,強調台灣的韌性比日本強。這種比法真是不倫不類,因為關於日本的洪水事件很多細節我們不清楚,不能單單比較兩地下了多少雨、死傷多少人就說誰比誰會治水。更何況事實擺在眼前,這次台灣淹得這麼嚴重,光統計的淹水點就上千個,此時再說自己多有韌性就很奇怪。

其實雨下在一個地方會不會淹,跟那塊地的使用方式有很大的關係。換句話說如果使用不當,都在做增加洪水的事,區域排水容量再大都很難排掉。所以重點是洪水從源頭就要管理並減量,而立刻就能做的就有以下四點。

2018年8月21日 星期二

不誠實面對選址爭議 馬頭山掩埋場一階環評敗陣

 居民努力3年,揭發馬頭山掩埋場造假場址無地下水,環評進二階。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8.8.21

爭議三年的「馬頭山事業廢棄物掩埋場」,815日高雄市環評大會終於做出決議,應繼續二階環評。其實以此案對環境的重大影響、以及四個月前被高雄市環保局證實地下水井未開篩,有造假地下水資料之嫌,就可以直接否決或退件。而即使最後未否決,而採取較保守及中性的決議,但以這個案子對環境的重大影響看來,未來業者即使真想進行二階審查,要過關也不容易。

此案從一開始業者夾著龐大資源一路占上風、花大錢買廣告、最後關頭還展現政商實力,請來包括環保署前副署長、知名環工學者、民代站台背書,最後卻敗下陣來,也值得業者深切反省。時代已經不同,與其花力氣搞政商關係,還不如老老實實做調查、寫環說書、不該開發的地方不要開發,才能獲得認同。

地下水井證實未開篩,造假爭議未解

「馬頭山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由富駿公司開發,場址在高雄市旗山區、內門區交界的腳帛寮段,面積28公頃。業者在15日的環評中找來多位學者背書,他們大致上的說法是,掩埋場設施有其必要性,姑且不提廢清法早就規定事業廢棄物應在工業區內處理,但說「零汙染的掩埋場絕對做得到」就昧於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