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4日 星期三

高雄小黨拼空汙票 要捍衛市民的空氣權、居住權

藍綠共治20年無法改善高雄空汙,小黨出線看到希望。

原文刊登於《信傳媒》

文‧朱淑娟 2018.11.14

11日在高雄舉行的反空汙大遊行,國、民兩黨市長參選人都到場,但對於未來如何改善高雄空汙並未具體承諾。反而真正走完全程且提出明確承諾的,是多個小黨的議員參選人。20年來藍綠共治下的高雄,始終無法擺脫空汙第一的惡名,期待高雄的冬日能看見藍天,未來小黨大聯盟的監督絕對是關鍵少數。

2014年細懸浮微粒PM2.5指標實施前,是用PSI(空氣汙染指標)呈現空氣品質,全國七個空氣品質區,從1994年起高高屏空品區的空氣品質不良率都是最高的。2014年實施PM2.5指標後,從2015年到今年9月,高雄市紅害次數(PM2.5日平均值>54微克/立方公尺),年年都是全國最高,減少紅害日數,也是歷任行政院長的承諾,從毛治國、林全到賴清德,都提出自己的空汙改善版本。但高雄市政府的改善決心不足,無法滿足市民的期待。

這次多個團體提出的空汙改善訴求可說是對症下藥,但藥下得太猛,國、民兩黨的回應就含糊其詞。包括:要求興達及大林兩座燃煤電廠提前改天然氣、要求中鋼兩座老舊濕式煉焦爐改乾式、鐵礦砂改室內堆置、要求位於大林蒲、距離小學才100公尺的曄揚石化不得設廠,此外要求重新檢討空汙法、高屏空汙總量管制計畫,刪除汽機車空汙減量可移給工廠增量條款。

對於這些訴求,高雄市環保局及環保署雖都發出新聞稿,都表示空汙已改善,也已加嚴管制國營事業,但對於中鋼汰換兩座汙染量大的濕式煉焦爐,只說已在規劃,並未承諾時程。至於在汙染量大的臨海工業區、且距離小學才100公尺的曄揚石化,也只說尚在審查中。其他訴求幾乎都沒有正面回應。

2018年11月13日 星期二

治水三要,首重提高城市滯洪功能

823熱帶低壓造成大範圍淹水,治水再度面臨挑戰。(/風傳媒)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18.11.13

今年823日一場熱帶性低氣壓造成全國大淹水,行政院長賴清德請水利署在適當時間舉行治水會議,重新檢討未來治水方向。而上周水利署連續三天舉行的國際研討會,則提前為治水會議定調,那就是過去的治水方法已不足以因應氣候變遷,未來的治水重點有三個:提高城市滯洪功能、讓建築物負起阻礙水流責任、提高預警及應變能力,三管齊下才可能將淹水災害降到最低。 

水災已經讓各國如臨大敵,今年光是亞洲地區,包括台灣、菲律賓、緬甸、寮國、越南、日本、中國、馬來西亞都曾發生嚴重水患。其中最嚴重的是7月巴比侖颱風引發的「西日本豪雨」,依日本氣象廳最新統計有219人死亡、10人失蹤。除此之外也造成上千萬人撤離,台灣823水災撤離人數就高達7千多人。

而過去發生的重大水災,在美國有2005年紐奧良的卡崔娜颶風、2017年休士頓的哈維颶風。在台灣最具代表性的是2004年艾利颱風、2009年莫拉克風災,除了人員傷亡,也造成石門、曾文兩座水庫容量大減,形成另一種枯旱問題。

2018年11月6日 星期二

當空汙變成政治事件 唯有反獨裁才能救空汙

「反獨裁、救民主」,是30年前環境運動的主軸,
賴清德至少讓環境運動倒退30年。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8.11.6

11月在台北、高雄、台中有三場反空汙遊行,上周六的台北首場出現幾個突兀的標語:「反獨裁、救民主」、「鄭文燦信守承諾」、還有一張行政院長賴清德大頭照下寫著「環評黑手,台灣獨裁」。這些標語看似跟空汙沒什麼關係,但卻明示台灣空汙治理的困境,那就是空汙不只是科學議題、而是政治議題,而這對於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空汙科學辯論,無疑是一種巨大的傷害。

這些標語如果再加上另一個「藻礁永存、核煤退散」,這場遊行要表達的就全說清楚了,直指賴清德在深澳電廠、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這兩個環評案的獨裁行為。這兩個案子在環評時有很多關於能源、空汙、生態的科學辯論,但最後這些辯論都化為烏有,賴清德要他過,環評就不敢不過,讓原本應該是科學辯證場域的環評審查,變成只為政治服務的醜劇。

而當深澳電廠變成新北市長選舉爭議,為了不讓民進黨參選人蘇貞昌一旦落選,民進黨怪罪賴清德,他下令撤銷深澳電廠環評,經濟部立刻改口沒有深澳也沒不會缺電,環保署更是火速撤了環評結論。這就是為什麼在反空汙遊行中會出現「反獨裁、救民主」的原因。而環境跟獨裁、民主綁在一起,是30年前環境運動的主軸,就這一點賴清德至少讓環境運動倒退30年。

2018年11月1日 星期四

大林蒲遷村原來要徵收,陳菊的一坪換一坪瞬間崩毀

陳菊、林全承諾的遷村一坪換一坪,結果變成徵收,實在騙很大。

原文刊登於《信傳媒》

文.朱淑娟 2018.11.1

經濟部次長曾文生周二到高雄大林蒲與居民座談,過去民進黨一直閃避不談清楚的遷村方式終於真相大白,那就是政府要用「徵收」取得大林蒲土地,跟前高雄市長陳菊、行政院長林全承諾的「一坪換一坪」並不一樣。因為真要做到一坪換一坪,並不需要動用徵收程序,可以採取「專案讓售」、「以地易地」等方式。曾文生過去是高雄市經發局局長,曾經參與大林蒲遷村規劃,如今貴為中央副首長,到現在還在騙大林蒲居民實在很不應該。

此外曾文生的到訪還證實了另一個謊言,20161119日林全跟陳菊突然帶著文武百官齊聚大林蒲,對於政府疏失造成當地空氣汙染跟居民道歉,也是合演了一場假戲。因為大林蒲之所以要遷村,不是陳菊說的苦民所苦,而是蔡英文總統的新材料循環園區早就相中這塊地,才需要遷村。

依照正當程序,政府執行一個重大計畫要先有事業計畫、環保計畫、土地使用計畫、再來才是土地徵收計畫。但高雄市政府的程序卻倒過來,一開始只談遷村、接著民調、查估,過程中並未告知居民遷村是為了蓋園區。一直到計畫送進行政院,曾文生也到大林蒲了還不拿出計畫書、也不公開舉行說明會,只私下在立委賴瑞隆服務處跟居民溝通,整個過程已違反正當程序原則。

2018年10月30日 星期二

20年了,高雄為何還是全國空氣最糟城市?

早期高雄發展重工業,付出空氣代價,但城市發展方向已經不同。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8.10.30

空汙已成為年底選戰焦點,民間發起的反空汙大遊行本周即將登場,受到深澳電廠及觀塘三接案影響,大部分的空汙改善訴求都跟燃煤電廠有關。但空汙不只是燃煤而已,去年底行政院承諾改善的「空汙行動方案」,其中多項都已大轉彎,包括鍋爐改燒天然氣、老舊柴油車及二行程機車汰換。另外國營事業改善、港區管制的進展不多,今年空汙能不能如預期改善還很難說。

而高雄的空汙改善成效更是觀察重點,20年來歷任環保署長也將改善高雄空氣列為重點工作,但依然無法讓高雄擺脫空汙最嚴重城市的命運。

2014年細懸浮微粒PM2.5指標實施前,是用PSI(空氣汙染指標)呈現空氣品質,全國七個空氣品質區,從1994年起高高屏空品區的空氣品質不良率都是最高的。2014年實施PM2.5指標後,從2015年到今年9月,高雄市紅害次數(PM2.5日平均值>54微克/立方公尺),年年都是全國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