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31日 星期二

亂丟的產品,終究還是廢棄物

無法處理的廢棄物,業者到處亂倒,是土壤與地下水汙染的一大隱憂。
圖為中鋼轉爐石被倒在旗山大林。(/地球公民基金會)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20.3.31

中鋼產出的100萬噸轉爐石,七年前被回填在高雄旗山大林一處被盜採砂石的坑洞,終於下個月要開始清除了。高雄市環保局上周通過違法業者的清理計畫,預計三年內將這批轉爐石清走,這是許多人的努力所促成的環境正義。

要避免這類假產品之名、行廢棄之實的事件再發生,環保單位有兩件事要做,一是要求生產者必須提出廢棄物(或產品)清除計畫,否則就不應該生產。第二要重新檢討廢棄物的認定,不是業者說它是產品並主張不適用廢清法,環保單位就放棄自己的職責。不管它是什麼,丟棄就是垃圾,當然要用廢清法處置。

2020年3月24日 星期二

拖了四年才宣告生煤自治條例無效,爭議更大

拖了4年才宣告自治條例無效,行政院看人看黨辦事衍生出更多爭議。(/風傳媒)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20.3.24

行政院為何拖了四年才宣告台中生煤自治條例部份條文無效?在上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後已趨明朗。理由就是經濟部次長曾文生說的:「經濟部一向願意follow自治條例精神,但遇到很多困難無法執行。」行政院副秘書長何佩珊則說:「這是兼顧環保與經濟、困難且不得不的決定。」

而說到底,行政院是因為台中生煤自治條例對能源政策出現難以掌控的變數,才會出手。但拖了四年才宣告部份條文無效,已經晚了、而且也失去正當性。

有一句法律用語是「預見可能性」,指的是當政府宣布一個行政命令後,民間會因應這個命令而調整自己的行為。就這件事來說,當台中生煤自治條例宣布並實施後,包括台電等相關業者都會依其內容做減煤計畫、或編列預算蓋室內煤倉。但經過四年後突然自治條例被宣告無效,就會衍生出很多問題,包括台中市政府依自治條例發的許可、做的處分可能失效、也可能出現國賠爭議。

2020年3月17日 星期二

行政院為什麼會失敗?

行政院函告台中自治條例部分無效,不但沒有解決問題,還把戰線擴大。
(/台中市政府開放資料)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20.3.17

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教授戴倫‧艾塞默魯在「國家為什麼會失敗」這本書中講了一個故事。1589年一位平民發明了織襪機,可以大大提升織襪產能,當他要求女王授與專利時卻遭拒,因為女王擔心這將帶來創造性破壞,危及王室權力。

430年後看到這個故事覺得荒謬,但上周行政院就做了相同的事,將台中市在2016年訂的「管制生煤及禁用石油焦自治條例」函告部份條文無效,理由是它牴觸了空汙法,即使這個自治條例對防制空汙更有效,包括管制生煤、禁用石油焦、生煤堆置場應密閉貯存等。而這些管制不只是民之所趨,其實也是行政院這幾年來的推動方向。

2020年3月10日 星期二

環保署沒報院就撤銷中火處分,這樣還有效嗎?

環保署幫經濟部解套撤銷中火,卻誤入程序風暴。(圖/台中市政府公開資料)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20.3.10

225日環保署依行政程序法第117條,撤銷台中市環保局,去年底撤銷台中火力電廠2部機組許可證的處分。立委蔣萬安昨天在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問環保署長張子敬:「有沒有先報行政院?」張子敬回答:「沒有」,他等於承認自己對台中市環保局的處分,已有違反正當行政程序的疑慮。

如此一來環保署的處分還有效嗎?事情恐怕不會像經濟部期待的「法律爭議會過去」,不願開大門、走大路尋求正當救濟程序,而是「協調」環保署介入撤銷,結果是害環保署也捲入程序之爭,當然爭議也不會到此為止。

2020年3月3日 星期二

土地公是理解缺水的正確方式嗎?

石門水庫土地公現身時,蓄水率約58%,在枯水期是不錯的情況。
(/水利署公開訊息)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20.3.3

每到春季枯水期,就會看到一些缺水的報導,例如石門水庫土地公現身、日月潭九蛙全露等等。這些物體在滿庫時沒入水中,水位降低時露出水面,的確是一種觀察水位變化的簡明方式。但他們浮出水面是否代表缺水?就不一定,還要參考其他數據,才能理解真相、並做出合宜的因應行動。


土地公、九蛙露出,未必等於缺水

石門水庫的土地公廟位於高灘地,當他的頭露出水面時,蓄水率大約70%,看到全身是58%。而日月潭九蛙全露,蓄水率約八成。這些數據代表什麼意思?一時很難判斷,也可能因為詮釋方式不同,而得出全然不同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