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全國國土計畫只供參考?

農業是執政者心中的落後象徵,政策也朝向消滅農地前進。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9.11.19

地球公民基金會上周發表一份數據,目前已提出國土計畫的15個縣市,大量將都市計畫的農業區劃為住宅、商業用地,估計8萬公頃農地將消失。看到這個數據覺得很諷刺,原本為了保護土地資源發布的全國國土計畫,最後連只供參考都談不上,變成一部各地瘋狂圈地的計畫。

不只地方,中央更是如此,在執政者心中,農地是最沒有產值的土地。但它卻是餵飽人民最重要的土地,熟輕熟重該是好好衡量的時候了。


農地不斷流失,未來如何餵飽自己?

全國國土計畫在「農地資源發展現況」中提到,依民國105年農業統計,10年來農地已流失 3.4萬公頃。主要原因是相較於蓋大樓、商場等其他土地利用,農地產值是最低的,也因此各縣市政府都喜愛變更都市邊陲農地。

2019年11月16日 星期六

獨立記者十年紀(3) ---獨立記者的報導兩難



本文同時刊登於《卓越新聞電子報》

文‧朱淑娟 2019.11

要常將你的讀者放在心上,如果沒有忠實讀者,你不過是個無名小卒。
---史蒂芬‧金


在前兩篇「獨立記者的生存之術」、「獨立記者的寫作策略」中,我談到獨立記者起步之後,要找到一個想專攻的報導領域。但有了領域之後不可劃地自限,需要不斷延伸議題才能持續學習。獨立記者不受版面限制,可以為讀者提供更完整的訊息,「細節」正是一篇文章的靈魂所在。


資訊取得容易,更要提高警覺

網路時代,資訊取得容易,但也讓記者陷入兩難。

現在我們很容易可從搜尋引擎、社群媒體找到訊息、或某人發言,並直接引用到文章中,但這麼做其實風險蠻大的。因為網路訊息真假難辯,即使對方寫在平台上的訊息,文字表述也因不嚴謹、簡略,看者未必真能明白他的意思。

獨立記者十年紀(2) ---獨立記者的寫作策略



本文同時刊登於《卓越新聞電子報》

文‧朱淑娟 2019.11

能夠舉起某種旗幟為目標而努力,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村上春樹


在上一篇「獨立記者的生存之術」中,我提到獨立記者的幾個起步式,包括印一張名片、設立部落格、培養效率的工作習慣、找到一種收入模式等等。接下來再選擇一個你想持續經營的報導領域,獨立記者生涯就開始了。


記者不可能什麼都會寫

曾經評價記者的優點之一是「什麼都能寫」,於是每隔一陣子媒體就會給記者換線,我猜這麼做的原意,是為了開拓記者的視野。

不過很可惜,多數媒體對記者的換線沒有邏輯可言。體育版裁掉了,就把記者換到環保線;環保線跑沒多久又被換去勞工線。以至於對記者來說,換線不是視野的延伸,而是知識跟人脈的斷裂,這真是記者專業養成的一大浪費。

獨立記者十年紀(1) ---獨立記者的生存之術

  

本文同時刊登於《卓越新聞電子報》

文‧朱淑娟 2019.11

人總是高估自己一年內可完成的事,卻低估了十年內可完成的事。

---比爾·蓋茲

前言

一年365天、一天24小時,一天再切成幾個小時一段,每一段時間所做的事看起來都很平常,但如果把這些片斷累積十年,就足以達成一項目標。今年是我做獨立記者的第十年,回頭看比爾蓋茲這句話,更覺得此言不假。

2009年我成立「環境報導」部落格,開啟獨立記者生涯,拜網路之賜,不必在組織就可以做記者。從第1篇報導開始,十年後已累積到1500篇,平均一年150篇、一個月12篇、每隔2~3天一篇報導。

這些單篇報導逐漸被歸類到60多個主題類別,為某些事件留下第一手歷史記錄,許多文章在多年後不斷被重新閱讀,某種程度也達到我當初希望這些記錄能成為歷史見證(或資料庫)的初衷。

而這些報導從十年前的第1個點閱,十年後累積到218萬個點閱。十年、120個月、3,650天,一點一滴的累積,對我個人來說,實現了我成為獨立記者的小小目標。對台灣媒體環境而言,獨立記者也成為重要且不可或缺的存在。

以部落格文章獲得卓越新聞獎,即使是個人的部落格,只要定位清楚
,也可以成為專業新聞網站。


獨立記者:報導的自由!

在做獨立記者之前,我在媒體公司有十年記者經歷,兩份工作各十年,成為我檢視兩者環境的對照組。不用說,從各個面向來看,做獨立記者當然優於在媒體公司,其中最主要的差別就是「報導的自由」,這個自由在如今媒體各擁政治立場、即時新聞導致報導斷裂、點閱為王的年代,更顯得可貴。

2019年11月12日 星期二

大社工業區降乙編,才能創造經濟與環境雙贏

高雄市都發局今年3月已通過大社工業區降乙編,
但內政部審查2次依然無法做出決定(/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9.11.12

想像一下,台北市大安森林公園變成一座化工廠,裏面有煉油、化工製造廠、還有易爆物儲存桶,24小時排放高汙染物質,四周居民、甚至延伸到羅斯福路的台大學生能不能忍受?如果不行,高雄大社工業區附近居民為什麼就可以?而事實就是如此,大社工業區還是大安森林公園的四倍大。

在北高雄楠梓、大社間設立40多年的大社工業區,屬於都市計畫區內的「特種工業區」,緊臨社區及學校,多次工安事故後,1993年居民圍廠抗議,當時經濟部長江丙坤承諾,區內廠商應配合五輕遷廠計畫一併遷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