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9日 星期二

有合理的水價,才能體現水的價值

 因應氣候變遷,提高枯旱韌性,必須從合理水價做起。

本文同時刊登刊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21.10.19
 
今年春天歷經大旱之後,水利署上周以「水價值」為題舉行國際研討會,並強調「水價值水價」。價值當然不等同於價格,但在某些事上卻互為表裏,例如水就是。擁有足夠且乾淨的水是普世價值,但要實現這個價值,必須付出興建與管理成本,也就是價格。換句話說,有合理的水價,才能體現水的價值。
 
然而對31年沒調整水價的台灣而言,要人民從偏低的水價體現水的價值,無異緣木求魚。過去每當枯旱,每一任總統、行政院長都會說水價太低了應該調整,但事過境遷又不了了之。
 
與其告訴大家「水價值水價」,為自己開脫應負未負的責任,不如做正確的決定,透過水價調整,讓台灣未來擁有更穩定的水源。

2021年10月12日 星期二

外推案能否實現「藻礁永存」,留待時間證明

針對外推案,環保團體認為將造成更嚴重的突堤效應,
並阻斷海洋生物迴游路徑,無法保護藻礁生態。(/朱淑娟)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21.10.12
 
在觀塘工業區()通過環差審查的三年後,今日(10/12)環保署再度審查經濟部的「外推方案」,這是為今年5月迎戰公投所提方案補正環評程序。不過,環保團體認為外推案無濟於事,唯一完整保護藻礁的方法,就是將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遷離大潭藻礁區。
 
然而外推方案是在原址興建的前提下所做的微調方案,因此環評並不會討論遷址、或其他可行替代方案。預估外推案在行政院意志主導下,也會跟三年前一樣順利通過,經濟部與環團之間的爭議不會有任何進展,只能留待1218日公投由人民決定。

2021年10月5日 星期二

內政部錯了!區段徵收當然是徵收

多少人民因區段徵收流離失所,成為政商土地遊戲最大的犧牲者。
 圖為桃園龜山樂善村牛角坡,因捷運機捷A7站而徵收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21.10.5
 
為了反駁學者(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所說:「蔡總統是任內土地徵收最多的總統」,內政部上周發出新聞稿,大意是「區段徵收」不是徵收,只有「一般徵收」才是徵收,這樣算的話,前兩年的徵收面積反而下降,所以是學者錯了,必須駁斥。
 
不少人看到這句話時心中會浮現「咦」這個字,不論驚訝或讚嘆,總之這應該是內政部首次這樣切割徵收。但不論從《土地徵收條例》的定義、或人民的認知,都不會認為區段徵收不是徵收,不只因為它名之為「徵收」,而且它實質上當然是徵收。

2021年9月28日 星期二

提告蘇偉碩,衛福部要面對言論自由的檢視

醫師蘇偉碩()與妻子王文心博士(),在高雄地檢署前宣布,為了捍衛言論自由,
不會因為被衛福部依《食安法》46-1條提告,而向檢察官說明。(/wen-chin)
 
本文同時列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21.9.28
 
因反對政府開放萊克多巴胺美豬,醫師蘇偉碩多次提出食安風險警示,卻遭衛福部以違反《食安法》第46-1條告發,高雄地檢署並在22日傳喚蘇說明。當天在大批民眾聲援下,他宣布為了爭取100%的言論自由,不會向檢察官說明,因為法院不是審理科學見解歧異的地方,呼籲衛福部應該坦然接受辯論。
 
立法院在2019524日通過《食安法》修正案,增列第46-1條:「散播有關食品安全之謠言或不實訊息,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最重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這是因應「網路假訊息」所生的條文,立法當時未必是針對萊豬,但既然談到「訊息」,是否論罪就要回到「言論自由」範疇,而蘇的言論是基於國人健康、食安等「可受公評之事」發表言論,在憲法保障言論自由的精神下,被起訴的機會並不高。
 
何況所謂「謠言或不實訊息」不是衛福部單方面說了算,自己需要提出反證。衛福部也知道這個道理,但為什麼還要提告?無非就是想製造寒蟬效應,而這反而暴露出自己的心虛與霸權。

2021年9月21日 星期二

對土地徵收來說,程序只是一種裝飾

禁建50年的社子島,卻迎來一場區段徵收。(/徐玉紅)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21.9.22
 
台北市長柯文哲上周在議會談到社子島時說:在主要計畫、時程不變的前提下,什麼都可以談,但區段徵收明年底要公告出去。此話引發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大怒,隔天與居民到市府前抗議。
 
他們之所以生氣,是因為社子島開發案最大的爭議就是主計畫,也就是區段徵收,如果主計畫不能談,就只剩下枝節的安置補償可以談了,但這是邏輯的顛倒,因為沒有徵收就不必安置。
 
此外社子島開發還有許多未走完的程序,如果是實質審查,未來不但主計畫可能被推翻、時程也可能延後或提前。當開發者認為時程都在掌握之中,更可看出程序只是土地徵收的一種裝飾。
 
不只社子島,幾乎所有土地徵收案都有相同的問題,從都市計畫擬定、到都委會審查、環評會審查、協議價購會議、公聽會、土地徵收審查,都可以看出程序的裝飾化已成為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