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8日 星期二

何日滿月再照大埔


註:大埔部分勝訴、但無法返還土地的4戶堅持返還土地、原地重建,於1月29日提起上訴。另外敗訴的19戶也一併提起上訴。

‧朱淑娟 2014.1.28

午後在台北車站剛結束一個訪談,就收到內政部下午四點四十分的記者會簡訊。緊急取消下一個採訪,轉搭捷運到台大醫院下車,在穿過台大醫院旁茄冬林蔭的人行道,走向徐州路內政部途中,覺得今天天氣真好,只要穿一件長袖襯衫、有陽光、空氣中透著舒適氣息、我最喜歡的日子。

其實早就預料內政部針對大埔案不會上訴,因為台中高等行政法院一月三日更審判決,內政部其實有輸、有贏,而且如果要用人頭來算的話,還贏了十九戶,輸的只是張藥房等四戶,贏大於輸。

而即使是這輸的四戶又有輸、有贏,輸的是撤銷四戶的土地及房屋徵收,贏的是屈於現況,指這四戶的土地不是已變成馬路,就是已因抵價地分配歸其他人所有,「客觀上已無法返還」。因此對內政部來說,不上訴反而是對自己最有利、又可以表示誠意、四平八穩立於不敗之地的決定。

然而對不上訴之後的處理,心中還是有一點期待,因為只要內政部不上訴,等於承認這個徵收存在違法性,除了應追究行政責任,還應該回復因這個違法徵收對人民造成的損害。所謂回復當然是把地還給人民,就算要用法院「地不用返還」為理由拒絕還地,最起碼口袋裏也應該有易地重建、國賠等等其他方案,畢竟從三日判決至今已經25天了,如果沒方案開記者會是要說什麼?

###

記者會開始了,內政部次長蕭家淇逐字唸新聞稿,先強調不上訴是為了「主動釋出善意,弭平民眾傷痛,早日讓當事人回歸安定生活」。但接著又說了至少四次「法院判決這四戶的土地『客觀上已無法返還』,因此要尊重法院判決」。

按理說徵收被撤銷,整個大埔都市計畫就要變更重審,但蕭家淇接著說:「因為土地無需返還,所以沒有變更都市計畫的情勢;內政部雖不上訴,但不影響整個徵收作業」。最後強調:「區段徵收符合公平正義,不宜輕言廢除」。

好,那如前文所說,既然不上訴,就是承認徵收存在違法性,應追究行政責任。蕭家淇回答,中高行判撤銷四戶的理由是未進行實質協議價購有違正當程序,以及未落實徵收的公益性及必要性。話鋒一轉,指大埔徵收案是2012年底修正《土地徵收條例》前的案子,從修正後的土徵條例觀點來看,的確有欠嚴謹。也就是說,很抱歉那是修法前的事,但修過的法已經都沒這些問題了。

好,那總該談談要如何回復這四戶的權益吧。結果蕭家淇再強調一次「土地不必返還」,還請記者仔細看新聞稿後附的中高行判決主文。至於後續如何處理,他說還要跟苗栗縣政府及四戶協調。在記者追問下他才說:「不外金錢補償、或配地等等方案,會尊重四戶的意願」。

而當初四戶拒絕參與區段徵收,就是不要金錢或配地等其他談判條件,房子拆之前都無法尊重四戶意願了,如今房子拆了,中高行也判地無需返還,內政部、苗栗縣政府可說是穩操勝算,這要如何才能「尊重四戶的意願」?

也就是說,到今天為止,內政部除了決定不上訴,至於針對這個違法徵收又被中高行撤銷的區段徵收案,不會原地返還居民,如何回復損失不知道(拜託這是政府違法,請不要說補償),沒有行政疏失的問題,因為是修法以前的案子。最後還補一槍,區段徵收符合社會公平正義,不宜輕言廢除。

看完內政部這番說明,你還會覺得這是「主動釋出善意」,可以「化解社會重大分歧」、「弭平民眾傷痛」嗎?

###   

反過來說,內政部應該做什麼才能達到以上目的。首先既然不上訴,就沒有不原屋原地還給人民的道理,否則一個「有損害、無救濟」的制度就沒有存在的正當性。如果要這樣的話,再談區段徵收不宜廢除這種話,就過於巧言強辯。

此外針對中高行撤銷徵收的兩點理由應深刻檢討並提出具體做法,而要落實徵收的公益性、必要性、實質協議價購,最直接的做法就是在《土地徵收條例》中增加聽證會的規定,透過公開的程序讓人民參與認定所謂徵收的公益性、必要性。而不只是口頭說說「會提醒需用土地人更審慎、充分與民溝通」這種無拘束力的說詞。

再則請內政部不要再說2012年修過的《土地徵收條例》已符合社會期待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話,事實是根本沒有回應人民對這個法最主要的疑慮,包括應落實聽證會程序、嚴禁徵收優良農地、以及廢除全世界僅台灣有的區段徵收。

另外未來針對地方政府提出來的都市計畫案,應該建立一些審查指標,要用多少地就徵多少地,不能多徵。不能縱容像大埔案這樣先是掛羊頭賣狗肉,假借竹科竹南基地飽和徵地,而只要28公頃,卻徵收100多公頃,還是在苗栗縣都市計畫早就供過於求的情況下還同意徵收,不檢討這個,人民將永無寧日。

因此,應該上訴的,是大埔居民。

###

走出聯合辦公大樓,走向二二八公園的方向,天色已漸漸變暗,路上行人匆匆,大包小包,已經有一點過年的氣氛了。

手機傳來「張藥房」張森文公子的簡訊:「若是要補償或異地重建,那我父母親何必這麼拼。若是要這樣的話,我父親也不會變成這樣子…」

一種說不出來的悲傷,我只好安慰他:「無論如何你們贏了」
他回:「這個贏的代價太大了」
我說:「那你過年好好休息一下」
他說:「會的,後面還有很多硬仗,謝謝大家的幫忙….

###

深夜寫這個稿時,忽然想起2013722日我最後一次看到張森文,那天是他在藥房被拆後第一次回到大埔,剛好是農曆615日,滿月照大埔。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今天路過大埔,看到滿路邊都是賣房子賣地的廣告,就知道既得利益有多大,台灣被財團霸佔的有多嚴重;厲害的商人與政治人物鑽法律漏洞,逼迫人民就犯,可憐的大埔人,那一整片地徵收起來幾乎都是變建案,農地變建地,價差數倍,真正拿來當園區開發的少之又少,不知道要如何促進經濟繁榮,或許說是促進政客與奸商的經濟繁榮較貼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