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9日 星期四

中科四期廢水排放再專家會議 依然無解


‧ 朱淑娟/2012.2.9

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環評通過2年多,其中關於「放流水排放方案」由於爭議愈來愈大,環保署於今日舉行專家會議,農民及環保團體要求中科做零排放,多數委員質疑所做調查不足、無法保障當地養殖漁業,要求補件並擇日再審。

專家會議前環保團體以及當地農漁民在門口舉行記者會,芳苑反汙染自救會總幹事林連宗表示,二林園區通過環評的附帶條件沒有完全通過,因此環評並未真正通過。立委田秋堇表示,為了保障農漁業,他要求廢水應做到零排放。

彰化區漁會漁民歐福川說,海口人已被六輕汙染,中科廢水下來養殖一定死,他要求中科要慎重考慮廢水對漁民的衝擊,而不是說什麼都沒影響。

漁民陳寶國則抗議:「你們有到地方告訴我們讓我們了解嗎?海口幾10萬人口,你給我回答我們子子孫孫要如何生存,你敢回答水沒毒那我給你做,都沒聽到人民的困苦跟心聲嗎?」

彰化環盟總幹事施月英質疑,泥地會沉積,汙水即使排放也會留在原地。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秘書長甘宸宜則認為生態調查應納入白海豚,二林反汙染自救會會長周明文提醒,不要讓濕地變死地 四期不要變死期。

反中科熱血青年林明樺指出,應先討論中科的用水那裏來,2年過去了,廠商在哪裏,為了一個幽靈園區大興土木意義何在。

廢水方案變變變

廢水排放是中科四期審查過程中引發最多爭議的項目,原提出「舊濁水溪方案」引發彰化漁民抗議後,改濁水溪方案;改排方案引發雲林縣農民抗議,後來吳敦義接受建議,提出相較於原兩方案對漁民衝擊較小的「吳敦義版」。

依原環評結論,舊濁水溪方案」及「濁水溪方案」等2項均屬可接受之方案,開發單位應就環境、技術、經濟、管理等4方面充分檢討後,採行較佳方案。附帶建議,中科承諾依行政院政策指示將廢水排放於河口潮間帶低潮線再向海洋延伸至少3公里之方案(吳敦義版)。

從2010年11月起中科提出廢水改排環境差異分析,但當年的12月24日在彰化大城鄉舉辦說明會遭反對,2011年3月、9月的環評會也沒有結果,於是就有了今天的專家會議,由各方推派專家來討論廢水方案。

今天中科提出四個廢水排放路線(如圖),其中以方案一為主方案,從二林園區延著道路通過二林、大城總計34公里做8.7公里的海放管線,依此規畫在2010年4月、6月總計做兩次海域水質及生態採樣調查,其中除少部分魚肉砷濃度可能超過食用限值,但整體而言認為影響不大。


圖為中科提出的4條廢水排放方案,藍線為主方案,
最右邊紫色線是原環評通過方案

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呂翊齊要求應提供園區內廠商使用什麼化學物質,且交待廠商會排放什麼、以及長期累積對水生生物的影響。他也提到台灣的總毒性有機物TTO只管制30種有機物,都不是科學園區會排放的物質,不要拿TTO合格就說廢水排放合格,他要求中科正面表列使用的化學物質。

元貞律師林昱丞則質疑,海域水質調查只看到99年4月10、99年 6月8日,為何只做2次?那秋冬呢?所有數據都是模擬,台灣有海洋放流管的科學園區應不是第一件,是否可從實際案例去看近域、遠域水質。另外,退潮時汙染物已往南走接近六輕,交互影響也應一併考慮,最後他認為應重新環評而不只做環差。

審查委員、清大化學系教授凌永健表示,應檢討從源頭降低用水量,或減少廢水排放量、降低汙染物排放總量,而不是降低濃度,更不是透過海洋稀釋。他也認為調查資料少之又少,且光電廢水管制法令已改變,調查應該因應。

台大海洋研究所副教授林曉武說,分析光電產業廢水卻去分析根本不會排放的總氮、氨氮、總磷,根本無意義。且採樣頻率只有2次,太低完全沒有科學意義。台灣西海岸黑潮流速非常快,有高潮低潮、春夏秋冬、生物也有季節性,採樣時間不對永遠看不到汙染物,但也沒說為什麼要這時採樣。他認為很難做到零汙染,贊成再往外海排遠一點。

另有委員提到沿岸或許濃度低,但長期累積成果對近海養殖也是一大問題,短期無法驗證長期效果。也有委員擔心,數據已顯示有時牡蠣檢測超標,表示這裏已有某些汙染物存在,如中科水沒處理好,透過食物鏈很容易就會超過標準。

由於已到會議結束時間,針對各界以及委員的質疑,專家會議主席、台北科技大學環工所教授張添晉未給中科說明,請補作擇日再審。

中科管理局副局長郭坤明會後表示,會將這些問題做回覆說明,不過他強調要做到零排放,除非要求園區業者,否則很難做到。至於是否海放管還要再往外海延伸,如果必要會考量,但強調海放廢水已加嚴管制。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龍潭的光電廢水已經嚴重污染了霄裡溪,要改排老街溪也引起沿岸居民反彈抗議。廢水排放問題重重,加上水資源有限,該全面檢討的是國家的政策:要不要把資金、水電等重要能源資源繼續投入發展具有高汙染性的光電產業?

匿名 提到...

提醒一個狀況,霄裏溪的有毒排放水,無色無味水質相當清澈,很多化學物也不在現行法規管制範圍內,可是溪流裏沒有魚蝦,用溪水灌溉的稻米成為毒米!
檢驗規範標準沒有跟上科技進步的變更,有些東西很毒但沒被管理,符合放流標準其實已經沒法保護人民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