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1日星期二

環評委員噤聲 中科三期環評大會過關


‧朱淑娟/2010.8.31環保署報導

在環評委員幾乎全面噤聲下,中科三期七星基地環評審查今在環評大會過關。

過關不讓人意外,因為各種跡象顯示結果會是如此。不過最令人錯愕的是,今天有九位學者環評委員與會,除了兩位委員簡單提了一下報告的評估方法,其他委員竟然對中科案沒有任何質疑,甚至多數委員在主席、環保署長沈世宏詢問有沒有意見時,竟然一片靜默。


(環評結論與8月25日的第八次初審會差異不大。除了回應農民王婉盈提出中科浮濫徵收她家的地,中科聯外道路緊她的農地之間的擋土牆過高,影響果樹生長。明早9點中科管理局長楊文科要親自到她家協調。不過這只列附帶決議,沒有強制力)

(今出席的學者專家委員:鄭福田、劉益昌、凌永健、林鎮洋、陳鎮東、吳再益、蔣本基、李育明、陳莉。官派委員7位全到)

環評委員靜悄悄

然後沈世宏很快地宣布請開發單位離席,進入閉門討論。在場媒體原以為委員們會在此時提出意見。結果有一位委員提出問題、中科回答、成大教授李俊璋還從美國透過網路,一再解釋中科健康風險評估已採「最保守情境」。

連投票都免了

媒體原本預期今天一定會表決,在會議前還一再確認今天多少專家委員、多少官派委員到場,結果連投票表決都免了。沈世宏很快念出:「本案綜合環評委員、專家學者討論,開發單位答覆後……本案有條件通過環境影響評估審查」。下面坐著的委員們還是靜悄悄,靜到簡直令人無法置信。

自做結論:本案無對環境有重大影響之虞

還有更令人驚訝的。中科三期環評結論被法院撤銷,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中科三期對環境有重大影響之虞但未進入二階環評,而且法院認為95年6月30日通過環評時,附了許多條件才通過,這些條件條條都很複雜,而既然要附這麼多條件,表示此案對環境有重大影響之虞,為何不進二階環評?

結果,今天「續審」附了9個條件才通過,沈世宏說,未免外界或法院又對這些「條件」做不同解讀,因此直接在審查結論中加進:「本案經環評委員審查後,已無對環境有重大影響之虞,無須依環評法第8條進行第二階段環評。」

做出這種結論,現場媒體都笑出來,這跟把頭埋在沙裏有什麼不同?自己說對環境沒有重大影響之虞,還慎重寫入結論中,那別人就會跟著以為中科三期這個讓后里居民生死相博的案子,真的沒有對環境有重大影響之虞?

環評委員計較:直接做成「通過」

終於有委員說話了,結果是一位委員提出,既然不要讓外界有不同解讀,那何不就直接做成「通過」,而不要「有條件通過」。結果這個議題成為今天環評委員討論最熱烈的項目,還請出法規會解釋。

真正該認真討論的廢水、空汙、健康風險沒意見,卻對如何避免再被法院撤銷環評討論得相當認真。台灣有這些環評委員,環保團體也真要無話可說了。

結果沈世宏算做了一個還不錯的回答,他說依環境影響評估法施行細則第43條,環評審查結論有四個:一是「通過環境影響評估審查」、二是「有條件通過環境影響評估審查」,既然今天附了條件,結論就應該是第二個。

官員好開心

閉門會議結束後,中科管理局長楊文科在門外很緊張問:「有條件通過了嗎?」聽到結果後國科會副主委周景揚笑了:「國科會的立場是非常高興通過環評,不過我要先聲明一下,園區過去在台灣是個優等生,在國際是一個驕傲。」

環保署長沈世宏說:「環評審查是讓事實呈現、尊重專業,審查過程也採取了最公開透明的機制」。不過有關後續假處分、相關訴訟在環評過關後如何進行,官員們都表示還要回去研究。


后里農民千辛萬苦為了什麼?

看到環評大會竟然是這樣「順利」結束,令人無法與會前環保團體在雨中搏鬥、以及在會場中激情發言的場景連結起來。如果中科三期的環評審查,真的好到連環評委員都無話可說,那為何后里居民要千辛萬苦一再計較?

今天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李根政、台北大學副教授廖本全、政治大學副教授杜文苓、前環評委員詹順貴都來了,后里農民更是沒缺席。今天環保署大門前用拒馬把民眾隔離在外,颱風雨一陣又一陣,后里農民、環保團體在雨中舉行記者會。


台灣環境行動網林仁惠、杜文苓、潘翰聲跟警察及環保署官員理論,指環保署大門前是開放空間,警察無權不讓人民通行,更不應讓人民淋雨,結果警察及官員卻手指隔避大樓說:「去那邊就不會淋到雨」。

拒馬圍騎樓 人民雨中抗議

後來因一再抗議,在警力管制下,才讓民眾進入騎樓避雨,結果大家早就全身都濕了,進場發言時還打赤腳。

不過除了已登記發言的人可以進入環保署,其他人只能繼續留在外面。

今天也來了許多支持中科三期開發的業者,包括科學園區的協力廠商、員工,環保署各安排兩方民眾數人進場發言。

你爸爸犯罪,你要不要跟著一起去坐牢?

學生黃裕穎痛批環評委員李俊璋說出「后里的汙染是歷史共業」,不將后里既有風險納入評估時,沈世宏竟然說:「你爸爸犯罪,你要不要跟著一起去坐牢?我回答你背景值的問題,你好好思考你的問題」。

學生張家維拿著今天台大教授詹長權投書文章質疑,健康風險評估專家會議的問題並沒有好好回答,沈世宏說:「我們有啊」。他還不客氣地問:「你拿著報紙在問問題,詹長權是健康風險評估的執行人,今天在報上說這個莫明奇妙,你發言結束了嗎?」

立委田委堇今天提出多項質疑,在質疑官派委員不應由代理人出席時,沈世宏說,過去都可以啊,還指她列席的人不要提出程序問題…。

結果環保署、環保署長在做了、說了這些話後,還一再強調「已做了公開透明的公民參與」。官僚的傲慢表現得淋漓盡致。

鬼環評、終結篇?

環保署副所長蔡玲儀念出四年前環評委員提出應進入二階環評的理由包括:應重新評估中科三期區位、評估面板廠發展、后里現有汙染、廢水排放對灌溉水質影響、VOC空氣汙染評估、台中地區用水衝擊、加強居民溝通等等。她強調,已加強與居民溝通,其他的都在前幾次會議中已納入結論。

四年前大家所在意的,四年後的重新環評,還是一樣的結果,對中科三期而言,彷彿是空白的四年。

環保團體說:「鬼環評、終結篇」。但今天的環評如此審查,人民看在眼裏,這個鬼環評,會真的終結了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