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5日 星期四

國光石化二階環評 (2-2) 300多項調查不足,退回補件

‧朱淑娟/環保署報導2010.4.14

國光石化二階環評初審會今天進入第二天,包括用水來源、健康風險評估、保育措施、空氣汙染等,環評委員及環保團體舉出300項開發單位評估不足之處,最後環評專案小組決議退回,國光石化可再補充資料再送審查。

雖然環評委員認為有多達300多項問題須補充資料,都不是一時三刻做的出來的,建議給國光石化較長時間好好準備,但國光石化董事長陳寶郎當場表示,將日夜趕工補件,最後決議國光可於5月31日前補件再審。陳寶郎立刻又說,「我們會提早」。

(記者註:300多項問題不只是要求說明,而是實實在在的調查不足,如何能在一個月內完成?到時候會不會又流於文字辯解,然後再開會同樣的問題又要再問一次,沒完沒了。

就像小組召集人跟國光說的,好好做調查,希望你們一次就成功。所以開發單位老是說環評拖太久並不公平,要先問自己調查報告究竟做的是否令人滿意。建議環保署在收到補件時應先檢視開發單位是否依環委要求已做了新的調查,這才是節省審查時間的最好辦法。)

 
(註1:審查結論)

用水來源不確定性高,應提替代方案

國光石化未來用水量相當大,長期用水106年以後每日用水40萬噸,計畫由大度攔河堰(尚未通過環評,屬不確定性開發)。

短期用水從99年到100年,每日用水0.001萬噸;中期用水101年到105年,每日8.84萬噸,彰化農田水利會同意移撥每日3萬噸,不足則由自來水供應,以及使用濁水溪的「剩水源」,每天約5.5萬噸。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陳章波指出,用水這樣搬來搬去,原來用水的邊際效用已很低,台灣水已經不足,建議國光石化自己用海水淡化,掌握在自己手上,就不會有問題。

調用濁水溪的水恐加劇沙塵

國光提出的用水計畫,不是水源不確定、就是要移撥農業、民生用水。而最讓環評委及民眾火大的是,國光還提議要用濁水溪的水。濁水溪長年已因工業用水過度導致河床乾枯,當地民眾飽受沙塵之苦。如果水再給國光石化,維持河川生態的水就更少了,沙塵問題將更加嚴重。

而當顧問公司回答濁水溪的沙塵是歷史因素時,環評委員劉(文史專家)痛批 :開發單位不懂的話不要亂講。 

這位委員表示,他有一次開車回台中,車子接近雲林縣時什麼都看不到,「整個彰化縣天空是黑的」,火力發電廠等開發的汙染物已相當嚴重。他愈說愈火大,「如果未來在大會要我投票,希望我能本著良心來投票。」

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表示,大度堰環評未過,不能列入國光的水源方案。而農田水利會要調度農田用水給國光用,並未辦地方說明會。

另外她指出,大度攔河堰也進入二階環評,範籌界定會議時,水利署曾提出替代方案,要求業者做海水淡化,但國光本身的環評書卻未提替代方案。

台大大氣系教授徐光蓉表示,國光用水計畫兩期總計每日40萬噸,開發規模相當的六輕用水每日用水34萬噸,看不出國光有節約,反而更浪費。

國光提到用水計畫水利署會提供,但她指出,依過去經驗,水利署評估都過於樂觀,例如集集攔河堰現供水就不到當年評估的一半。如果未來也發生不足要怎麼辦?再蓋水庫呢,還是把民生用水給工業用。

她表示,氣候變遷,水資源是人類面臨的重大挑戰,開發案剝奪人民的用水,社會成本要算進去。

總想移撥弱勢的水,是世代不正義的公司

淨竹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林聖崇表示,水資源政策環評要先做,彰化90%用地下水,中科四期審查時,自來水公司也說要提供自來水餘裕量,可否保證不抽任何地下水?如果用水都要「移撥」農業、民生等弱勢人民的用水,「國光就變成是個世代不正義的公司。」

芳苑鄉汙染自救會總幹事林連宗表示,國光用水量超大,二林地區每日民生用水只要4千噸,國光一天就要40萬噸,如果再抽地下水,地層下陷會很嚴重,在水源沒有確實掌握前,不應該通過此案。

環評委員李指出,用水來源應納入氣後變遷下可能的缺水問題。他提議下次會議請水利署列席,說明用水狀況。

健康風險評估被批:不知道在評估什麼

環評委員詹(健康風險評估專家)要求,風險評估要重作,因為環評書汙染排放不明,生產製程是什麼、下游相關產業都要說清楚,因為這些都會影響到建康風險與空氣品質。

另外環評書中的健康風險評估資料引用美國資料庫,「這又不是在美國蓋,是在台灣」,也未交代處理過程的原生物質。「非常虛的評估,不知在評估什麼」。

這位委員當場問國光董事長陳寶郎,國光為何選在這裏?這地點一定有其特色,健康風險計算不能用全台灣平均的參數,一定要用當地的曝露評估參數,如果不這樣做,「這個評估是假的。」

此外他質疑,沒有講清楚擴散模式用的氣象資料從那來,沒在當地設氣象塔就不對,「顧問公司到底對當地知道多少」。空氣應有一整年的實測資料,但並沒有。

他也批健康衝擊做的非常粗慥,通通不引用台灣背景資料,連資訊搜集都不足。為何是計算61年到90年死亡率平均,30年小孩都長大了,全世界沒人這麼做的。

健康風險評估太籠統

環評委員李(健康風險評估專家)要求,應依已公告的健康風險評估技術規範來做,但看不出有依這個來做。健康風險評估首要之務要做「危害性鑑定」,化學物質清單,原物料產品中間體等等所有物質要列出來。

另外,健康風險評估計算要交代是用使用量或排用量計算,用了什麼控制措施等等,但環評晝完全沒看到排放量資料。這位環評委員指出,一個報告應可查證、可回溯,如果寫不清楚,真的不了解數字如何出來。

健康風險曝露只用25年的平均,環委質疑,合理性是什麼?是工廠只做25年嗎?如果用25年表示時間到工廠要關掉。這是真實的開發案,不要用假設案例,要用工廠實際運作時間,否則一個住在這裏超過25年的人風險值就會超過。

健康風險評估一定要用區域別分別計算,不要只籠統計算,如果沒做那就忽略某些地區的風險。風險值要與其他開發案加乘計算,然後最後要加總,但要注意不同物質曝露會不會「一加一等於三」,那要用一加一等於三去加總計算。

另外現在的健康風險只看「慢性風險」,但以中油的經驗會有意外發生,但環評書完全沒有放入「急性風險」,不符合已公告的評估技術規範。

廢水排放未評估水產品

彰化淺海養值協會理事長林濟明,設在外海填海造陸,開發擾動泥土及海水,水產品沒評估,工業區開發是否對水產品會不會吸附重金數,報告都未評估水產品,只評估農作物。

另外他質疑,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的廢水排放,環評結論廢水排放有三個方案,國光石化也要排入相同的海域,「但都沒去評估,這樣對嗎?」

空汙量爆增,未提因應措施

地球公民協會副執行長王敏玲表示,行政院長吳敦義指示台灣要非常努力減排,「不知道說帖要如何寫?」因為我們同時在開發大排放的案子。環評書說不會用媒,用燃油、燃氣,請交代用什麼油,不能直接說「乾淨」能源。

徐光蓉表示,空氣汙染事件不是每天發生,不能只做平均值,要做個別的量。國光案沒有做任何減能措施,汙染只有增量,沒有減少。另外她質疑,國光案與六輕規模不相上下,但二氧化碳排放卻只有1200噸,為何能比六輕少三分之一?

環保署空保處也認為,國光空氣汙染增量很顯著,增量在更南端的台南縣,但環評書只在做「文獻回顧」式的說明,流於文字,並沒有提出改進作為,沒有看到因應對策,要求補充改進。

保育措施,環保團體下戰帖

陳章波表示,有關潮間帶生態,國光的答覆等於零,完全錯誤,他當場向顧問公司下戰帖,要求公開辯論。另外,有關白海豚保育,開發單位提議「嘗試透過行為訓練引導動物穿越彰化海域」。陳章波痛批,「要訓練牠這樣走、那樣走,這簡直是天方夜談。」

顧問公司表示,並沒說開發對白海豚沒影響,未來會補充保育措施。

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也要下戰帖。他表示,在國光的範籌會議時,要求應評估當地各開發案汙染的加乘效應,但報告書都沒加進來。「應針對總量管制,而不只是減量,三級(空品區)再如何減還是三級。」

石化是夕陽產業,全球沒有任何國家會在國際級重要濕地蓋石化產業,而且國光所有產能都要外銷,「非常荒唐」,真相只一個,愈辯愈明。

景觀評估是怎麼做的?

環評委員劉(文史專家)表示,彰化縣政府的文化資產證明只到第一期,但第二期去年已做完了,為何只願提供給你第一期?請他們提供給你第二期的文化資產證明,證明開發案對文化資產沒有影響。

委員表示,顧問公司坦承,水下文化資產調查,因時間的限制,調查都小於15公分,所以得到的答案影響都是零。另外,景觀評估有沒有一個石化廠評估結果都一樣。「蓋工廠與不蓋工廠景觀品質一樣?這種評估是怎麼做的?」


註1:(審查結論)

一、請專案小組再討論項目:

1、目前討論議題是否要增刪或修改議題,請委員一周內提出。
2、有關海岸地型相關議題為求周延,是否另外獨立一個議題討論

二、再開發單位補充下列資料送專案小組審查:

1、生態工業區及綠色生態港之詳細規畫
2、地層下陷及基地沉陷等影響
3、社經影響,其中尤以就業人口部分請分別說明直接及外部效應
4、對漁業以及中華白海豚、沿海濕地的影響
5、說明水源供給規畫之水權申請流程,並考量或規畫水源供給替代方案
6、無形文化資產影響
7、考量六輕、中科四期及台中電廠空汙量,進行加乘評估
8、健康風險評估應依技術規範進行,引用開發場址與衝擊區域之在地資料
9、有關其他委員、專家學者及相關機關所提其他意見

三、附帶建議:

1、建議開發單位將環評晝件、簡報資料、建議事項答覆說明等資訊公開於開  
     發單位網站,並於網站建立與居民、團體溝通之互動機制。 

2、 建議經濟部工業局,於下次會議說明石化政策環評辦理之時程。
     (討論此項時多數委員希望工業局不只提出時程,而是至少有草案。有委
      員表示,總統一直說政策環保、環保政策,如果沒有一個政策環評是無法
      交代的,但工業局不願接受。)

3 則留言:

地球公民 提到...

謝謝淑娟
辛苦你了

我知道開發單位為什麼那麼趕
他們知道石油快用完了

我還會留在地球 提到...

國光不是普通案子,環評書這樣做太過分了

匿名 提到...

這些開發單位現在的策略都是先將委託評估報告整合後送審一部份(大都是只有對他們有利的篇幅),等環委提出後,再將委託報告有提到的部份提出去,當然如果環委沒提出,就中獎囉!
現在這種制度根本就是把被委託評估單位直接列為跟開發單位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