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日 星期四

蔡政府重建大埔張藥房 是實現土地正義還是一人一黨說了算?

 苗栗大埔張藥房即將蓋回來,其他正面臨迫遷的居民,也能得到相同的正義嗎?


原文刊登於《信傳媒》

文‧朱淑娟 2017.6.1

苗栗竹南大埔張藥房被強拆近4年後,內政部長葉俊榮表示,已跟當事人和解,將重建六坪小屋,這對張家來說是一個莫大的慰藉。但另一方面,內政部此舉也等於承認當年強拆張藥房是錯的,應追究失職人員,並檢討都市計畫過程出了什麼錯。否則,張藥房重建對回復社會整體的土地正義,就沒有實質意義。

而最遺憾的是,這個重建決議跟過去國民黨一樣,一黨一人說了算,當年,前苗栗縣長劉政鴻說要拆,內政部立刻配合通過都市計畫,把私有地變道路用地。如今則是先有蔡英文總統的承諾,內政部再私下協議蓋回房子,連重建費200萬誰出都說好了,然後再指示內政部更改都市計畫,把道路再變回私有地。

這是在告訴社會,內政部的都市計畫並不是專業審查,一切早就私下喬好了,不過是配合跑程序的工具而已,這對民進黨政府的形像絕對不會好事。而民進黨想藉由重建張藥房,來彰顯自己重視土地正義的企圖,也將落空。
當年的依法行政、如今變成違法,應追究責任

回顧張藥房的強拆過程充滿荒謬,一間原本不必拆的房子,卻在內政部、苗栗縣政府的失職下,導致張藥房拆除、屋主張森文含恨而亡。

大埔徵收案來自「竹科竹南基地特定區計畫」,而這根本是一個掛羊頭賣狗肉的開發案,因為竹南園區沒有飽和,並不需要擴建。而即便有需要,苗栗縣只要22.5公頃蓋事業專區,但卻透過區段徵收的魔法,擴大徵收了136公頃,其他85%用地用於住宅、商業、公共設施。

最荒謬的是,當爭議擴大時,科技部在2013年發出新聞稿聲明:該地(大埔徵收地)雖鄰近竹科管理局所轄竹南科學園區,但並非竹南科學園區範圍,亦非竹科管理局所開發,實為苗栗縣政府之開發計劃,與科學園區無涉,本會亦無將大埔納為竹南科學園區擴廠之規畫。」直接戳破苗栗縣政府謊言。

但這樣一個假的開發案,卻可以在內政部連闖三關,通過區域計畫委員會、都市計畫委員會、土地徵收審議委員會,沒有半個人指出其中的荒謬。而且拆屋過程中,劉政鴻句句「依法行政」,對張家形同黑道追殺,動員千人舉行公開說明會,強調少數抗議者的房子不拆,多數同意拆除者就要到中央抗議。

某一天還開著大型聯結車繞行張家,撞壞屋角,隨後在四大報刊廣告公審,指張家所在地有潛在交通危險,如果不拆,未來發生嚴重交通事故誰來承擔?接著苗栗縣政府在2013718日,趁張家夫妻都在台北時突襲拆屋。

全面檢討都市計畫正當性,才能實現土地正義

20094月內政部核准苗栗縣政府大埔區段徵收案,28位居民不服向行政院提訴願,隔年5月遭駁回後向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訴訟又遭駁回,接著再上訴最高行政法院,2012年發回更審,201413判決撤銷大埔徵收案。

其中兩個撤銷的理由是:未實質進行協議價購,未實質審查公益性、必要性,但強調,包括張藥房等四戶的土地,已經變成馬路,客觀上已無法返還。

按理說大埔徵收被撤銷,整個都市計畫應變更重審,但當天主持記者會的內政部次長蕭家淇說:「因為土地無需返還,所以沒有變更都市計畫的情勢。」內政部從未承認審查過程的缺失,也一再錯失檢討土地徵收必要性的機會。

而打著土地正義上台的民進黨政府,上台後並沒有實現土地正義,反而尋著當年劉政鴻的足跡繼續濫徵土地。而內政部依然是地方政府的劊子手,配合通過一個又一個不合理的都市計畫案,導致迫遷更變本加厲。

如今蔡政府既然促成張藥房重建,就應該面對土地濫徵的嚴重性,未來在審查其他開發案時,能更謹慎評估徵收的正當性、必要性,否則未來前瞻軌道建設一做下去,土地徵收的爭議勢必更慘烈。「沒有拆除,就不必重建」,也不必浪費國家及民間的資源,這是張藥房重建應該有的不凡意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