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9日 星期六

公民參與的SOP:專業、認真、堅持、信仰

 左起:何宗勳、朱淑娟、許立民(攝影/謝明海)

 ‧朱淑娟 2014.8.9

89日夜晚,父親節隔天、次日就是中元普渡,在兩個重要節日之間,許多朋友還到台北復興南路的後門咖啡參加「捍衛正義烏山頭水庫保衛戰」簽書會,原本預計2個小時,因討論非常熱烈直到10點多才結束。今天令大家感觸最深的是:公民參與的SOP就是:「專業、認真、堅持、信仰」

關懷生命協會執行長何宗勳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治醫師許立民,分享他們參與這場戰役的種種,我也以「永揚案的證據力」談公民運動專業參與的重要,一個所有條件都不利於環保團體及嶺南村民的戰役, 經過十年能夠成功,其間最重要的就是環保團體所展現證據力的力量。

後龍灣寶農民洪箱、竹南大埔彭秀春及柯智傳、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陳文瑾、反桃園航空城陳秋華、草山文史聯盟文海珍,還有多位公民記者謝明海、朱水文、好奇寶寶等,以及多位支持環境運動及獨立記者的公務員參與這場難得的聚會。

唯有專業化,才有成功機會

何宗勳在永揚案過程中一度擔任台灣環保聯盟秘書長,而當時的環盟總會會長是陳椒華,她是永揚案這場公民行動最後能成功的關鍵人物,永揚案成功後她體認到保護水資源的重要,於是成立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持續關注。

何宗勳談到,台南一直都是民進黨執政的縣市,民進黨與環境運動又有較深的淵源,當時的對抗對象是民進黨的明日之星蘇煥智,連反核教父張國龍,居民給他下跪時都說:「你們不要玩這套」,可想而知這場戰役有多困難。

何宗勳說,民進黨很清楚社運界在玩什麼,現在連國民黨也很清楚。他從太陽花運動看到公民運動的瓶頸,傳統那套抗爭方式如今口味愈來愈重,但無效很有限,如果沒有專業在後面支撐,還是一個很虛的東西。

唯有專業化,把真相揭露出來,才能逼對方妥協。而在這這過程中要有很多專業者協助。另外他觀察,台灣公民運動會成功都有很瘋狂跟執著的人,例如陳椒華之於永揚案、洪箱之於後龍灣寶案、洪輝祥之於阿塱壹古道。另外要尋求媒體的協助,媒體願意報導,就會有更多機會。

不專業
就無法參與

許立民在永揚案過程中在台南任職,因緣際會參與永揚案,是其中關鍵人物之一。他認為,永揚案的成功讓社會看到另一種抗爭方式。

他提到專業參與的重要,而所謂「專業」不是侷限在你懂什麼、不懂什麼,例如唸大學,除了知識以外, 最重要是去學如何解決未知的問題。

他提到自己的經驗,他是一個醫生,對斷層、地下水、環評法、行政訴訟這些知識完全不懂,一本又一本環評書及差異分析,每個字都認識,但就是看不懂,一看到斷層滲透係數就卡住,不知道 地下水K值是怎麼算出來,什麼是裂帶、為什麼下雨地下水會上來完全看不懂。

但如果你參與運動連這些都看不懂,去環評大會就被電假的。業者有錢請專業的顧問公司,他在環評會中會說 「K10-3很小,不會滲漏,你們不要擔心」,但你如果懂就知道,K值如果是10-3表示已經很嚴重了。

為了打這場仗,許立民才一點一點去學這些知識,找老師上課,跑法院,環評法從第一條開始看, 慢慢可以在會中挑戰顧問公司。

讓公務員變成你的助力

何宗勳強調,大家不要把政府當敵人,其實有很多公務員願意幫忙,但你要感動他,他會告訴你竅門。未來環境運動的分工要更細,而且要360度全方位監督,而當你要求自己專業參與,對方也會尊重你。

許立民也說,不是所有政府都是壞人,不是每個公務員都拿錢、沒良心,相反旳,大部份的人就跟我們一樣,他們可能偶爾跟廠商吃個飯,那真的不會怎樣,不要輕易把貪贓、枉法就扣到公務員頭上。

面對公務機關,公民這邊要找到很強的理由讓公務員去駁回,如果你證據都很齊全,像永揚案,我們把斷層、地下水、偽造道路等證據都準備很齊全,包括 行政程序中關於偽造文書沒有不受信賴保護都提出,行政官員就很難躲。

除了專業,還要認真、堅持、相信自己

為什麼要堅持?許立民說,因為在過程中你會遇到很多困難。他回想當年村民一千小時靜坐、全縣31鄉鎮苦行,天氣很冷又下雨,很苦但還要繼續做下去。「那種感覺就像你走在一個很長的隧道 ,非常暗、看不到遠方、一再撞到牆, 你不知道你能不能走出來、不知道要走到什麼時候。」

所以:「找得到明星幫你當然很好,但相信他、不如相信自己,別人要不要幫忙在於他,我們要不要幫我們自己在於我們自己。」

何宗勳說,那個年代沒有臉書、部落格才剛開始,要做社運相當困難。嶺南村又很偏不受重視,只好頻出奇招引起注意,例如趁阿扁總統每年除夕到家鄉官田發紅包時,也假裝要去領紅包當面跟總統陳情。

何宗勳認為,公民一定覺醒,因為很多議題到最後都會跟你的家鄉有關。就像嶺南村的老農到了七、八十歲還在學做公民抗爭。而所謂公民就是所有議題都要關注,如果公民行動不能內化成生活的一部分,未來類似永揚事件還會層出不窮,而事實上大家看到許多類似的個案一直在發生。

為家鄉努力而站出來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主任粘麗玉回國後,發現家鄉要蓋變電所站出來反對,因此認識陳椒華並參與後期永揚運動。

打仗要知己知彼,她於是上網搜尋顧問公司負責人資料,無意中看到這個人的文章不斷謝謝上帝,知道這人是基督徒,連他在那個教會都找出來。

當然不知道這些能做什麼,但在最後一場永揚專家會議時,對方一直說模擬的水不會往南汙染,她臨機一動向對方說:「請你摸著良心對上帝說,你的模擬是真的還是假的?」對方才說:「對這複雜只能做為參考」,她接著向會議主席提出,要求不能將模擬做為正式記錄。

草山文史聯盟文海珍說,很多女性在關心環境運動,像她們一群媽媽關心陽明山的非法山坡地開發,從2001年跟台北市打仗,一群完全不懂的媽媽們把市府搞死了 ,很多案子最後都擋下來。

她說,公民要抬頭,不是為個人,是為社區,如果在地的人不為家鄉 、不為自己土地努力,靠誰都沒有用。

陳文瑾說,台南鐵路東移案的爭議是,公共建設應先用公有地先用,不夠才用私有地,但現是用私有地做鐵軌,公有地卻自己先留下來。這案子現只剩台南市政府最後一次都委會,通過後就要送內政部,請大家多給她們協助。


洪箱分享,土地本來就是我們的東西,但到政府眼中卻變成抗爭 只要是愛台灣這塊土地,關心台灣的未來跟環境,對的事大家都要站出來。

1 則留言:

公民記者好奇寶寶 提到...

反求諸己很好也不能放過不作為及故意的他方 捍衛正義─烏山頭水庫保衛戰 新聞獎三冠王朱淑娟新書發表會 影音記錄https://www.peopo.org/news/251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