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0日 星期二

高牆外的「公民非暴力不服從抗議」


‧朱淑娟 2013.8.20

苗栗縣政府718強拆大埔四戶後,一個月內各地陸續引發「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零星抗議行動。而「818凱道拆政府」晚會、以及接下來搶占內政部所在的中央聯合大樓靜坐,把這一波「公民非暴力不服從抗議」推向最高點,也創下台灣公民運動的另外一種形式。

然而,這種「公民非暴力不服從抗議」成功了嗎?恐怕言之過早。而從各方指責這些所謂「非暴力運動」所呈現的「暴力」,以及從行政院長到內政部長毫不理會,甚至連警方都退到一邊冷處理等等跡向看來,如果真如農村陣線宣布的未來要持續行動,恐怕要拆的牆,只會愈來愈高。

首先,多數人並未質疑這波行動的正當性,因為中央、地方政府連手、假公益之名強拆民宅的確令人髮指,也突顯我國土地徵收的確有讓當權者操弄的空間,非修不可,否則「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我家」的場景絕對會繼續上演。

但讓許多人在意的是,看到有人衝進行政院丟漆、丟水球、向苗栗縣政府丟臭雞蛋、強占中央聯合大樓妨礙進出、彩繪以及貼紙製造髒亂、置換立法院國旗,甚至擦槍走火演出向官員潑水、蛋殼丟中警員眼球等意外事件。

要說這些行動「非暴力」恐怕台灣社會還沒進步到可以如此定義這些行為,就連農村陣線恐怕也無法說服自己,否則不會在819晚間六點的結束記者會中鞠躬向受到干擾的人致歉。

當然這些都是忍無可忍的行動,但在刻意選擇較不具傷害性行為的同時,卻還是出現意外,而這些就更給了對立面的人操作空間。於是透過媒體鏡頭,民眾看到的就只剩下被潑紅的大樓、無法進出的門口、以及被扯下的國旗。至於這些行動背後想要說的話、想爭的公平正義,卻已無人聞問。

於是就在行動進行中,苗栗縣長劉政鴻的聲望卻持續上漲。而農村陣線原本提出四個訴求「道歉賠償、地歸原主、徹查弊案、立即修法」,這些都是行政院層級才能解決的問題,最後卻選擇搶占內政部,把目標集中在最後一點修改土地徵收條例,輕輕放過副總統吳敦義、行政院長江宜樺的言而無信,大大減損了運動的高度與張力。

而更難堪的是,即使已經如此委曲求全,但就在聯合大樓靜坐時,不但內政部長李鴻源避不見面,還回馬槍發了個新聞稿大言不慚指土徵條例非惡法,且謊稱三年前修正過的條例已納入民間意見。而最後向內政部次長蕭家淇潑水這一幕,則讓內政部大獲全勝。

另外,警察這次刻意的冷處理也前所未見,未阻止民眾翻牆、在地上彩繪、未立即扯下被升起的運動旗,甚至除了少數在現場外圍站成一排的警察外,多數都在大廰內說說笑笑,完全沒有如臨大敵的氣息。連過去慣用的陣暴抬人儀式都免了,最後是已累到人仰馬翻的靜坐者,自己宣布結束、就地解散。

而由於資源有限,任何運動都應該緊緊鎖定目標,如果認為土地徵收是一切問題的根源,那這一陣子以來大家全力鎖定苗栗縣長劉政鴻追打,是否過於分散力氣,難道台灣在搞土地徵收的只有劉政鴻一人?

如今民眾面對的是一個可以不理你、對付你,而即使偶爾理你、在談判桌上白紙黑字做的承諾都可以不算數的政府,可謂步步兇險。在這種情況下能翻轉局面的當然只有公民的力量。但如果以為「公民力量」等於「街頭運動」,那就過於狹隘了。

另外也別忘了公民力量的展現要依賴強大的民意支持。而我認為,這也是「公民非暴力不服從抗議」未來要面臨最大的挑戰。

1 則留言:

王禹奇 提到...

象是孩子學走路的弟一步 沒摔的鼻青臉腫已經相當可喜 對這群扛著重大新時代夢想的年輕世代而言 無論是任何微小的改變企圖都比現有的官僚體系的謊言更值得期待和喝彩 這已經是屬於你們的時代 該由你們自己規劃你們自己想要的未來環境 即便是一路跌跌撞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