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0日 星期四

台塑告莊秉潔民事第四次審理 台塑還提不出完整檢測數據

(圖為今年五月第一次審理拍攝)

‧朱淑娟/2012.9.20

台塑六輕內兩公司告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案,民事部分今(2012.9.20)在台北地方法院第四度審理,對於台塑提告莊秉潔言論是否具「真實惡意」,雙方認知無焦點。而法官一再要求台塑公司提出「煙道檢測資料」這次還是沒提供,雙方來來往往幾乎沒進展,排定1123日下午四點進行第五次審理

台塑六輕內的台化纖維公司、麥寮汽電公司,20123月依民法第184條、195條(侵權行為損害賠償)對莊秉潔提起民事訴訟,求償4000萬元,並要求在4個平面報紙頭版刊登道歉啟事,另依刑法310條控告加重誹謗罪。(刑事部分201266日已做出不起訴處分)

台塑夾其龐大資源對一位學者的發言近似「肉搜」方式找語病並大陣仗提告,社會觀感已不好。然而從三月至今已半年,尚無法提出讓法院足以判定的「侵權行為明確證據」,被告律師多次指台塑濫告,而且事到如今,想借提告恢復名譽恐怕已經是反其道而行。

上次民事審理(2012.8.9)有三個問題留待今天繼續:

一、關於莊言論應釐清「事實陳述」與「評論」
法官鄭昱仁認為,此案審理重點在莊言論是否屬「惡意、重大輕率」,而這部分舉證責任在台塑。而即使是評論,也要看評論是否合理。

二、關於向中興顧問社聲請調查證據
有關莊秉潔提到是從環保署網站下載中興顧問社的數據做模擬,台塑聲請向中興顧問公司調查證據。

三、關於六輕煙道申報資料
台塑指莊秉潔在專家會議中說「六輕自己煙道資料到現在為止是空的」說法不實,法官要求台塑應舉證的確有申報。

不滿台塑未驗證數據就濫告

今天莊秉潔到場,不滿台塑在未驗證他所提數據前就提告。他表示:六輕四期包括揮發性有機物、鉛、汞、鎘、砷、戴奧辛的排放量佔中部地區排放比例,他的團隊都已算出來。台塑一再說他算的不對,就是不提出自己檢測的數據來驗證,他當庭問台塑及律師:「那你現在可以回答排放比例多少嗎?」

莊秉潔先從環保署委託中興顧問社建置網站資料再做出上列統計,但台塑律師一再表示詢問環保署並未提供相關數據給莊秉潔,要求他應交代數據來源。

莊秉潔認為如要證實他的研究有「真實惡意」,就去證實研究不對,而台塑只要拿自己的排放數據去統計就可以驗證,根本不必去管中興顧問社的數據。

六輕煙道究竟檢測了什麼資料?

台塑指控指莊秉潔說「六輕自己煙道資料到現在為止是空的」說法不實,關於這句話的評論為何雙方認知不同。台塑表示都有依政府規定的內容向雲林縣政府「申報」,依規定不必申報的項目就不必申報,既然如此就不能說「煙道資料是空的,且無需去管申報了什麼「內容」。

莊秉潔回問:你有387根煙囪,而只「依規定」申報了數十根煙囪資料,「這不是空空的嗎?」

而上次審理法官要求台塑釐清莊秉潔言論是「事實陳述」或「評論」。今天台塑律師明確表示:「屬事實陳述」。法官表示,既然是「事實陳述」,就要判定真實與否,所以檢測數據就很重要,不是只有申報就好,還要看申報內容。

最後法官要求台塑三周內提供煙道檢測資料,除了依法該申報的項目,也要提供包括八大重金屬、PCBPAHVOC等相關致癌物的檢測資料。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我也想知道六輕387煙道排放資料,請雲林縣環保局及環保署提供給法官,或請法官行文跟他們要,再等六輕拿出數據,比對一下,看六輕數據對嗎? 而六輕如果拿不出,就是違反環評法,未做煙道排放檢測

JMY 提到...

2012/9/04和9/11兩日,環保署分別召開「六輕相關計畫之特定有害空氣污染物所致健康風險評估報告」專案小組審查會和「環保署環評審查委員會第221次會議」討論「台塑六輕4.7期申述」案,在這兩次會議中,參加的學者、專家、相關團體、當地民眾和行政程序法規定之當事人咸都要求環保署在審查六輕擴廠案時,不應以嚴重低估六輕工業實際空污排放量的核算數值來估算相關健康風險及審議六輕擴廠案。正當彰化和雲嘉南地區的民眾已因長期吸入過量的有毒空氣汙染物而嚴重影響他們生命健康時,行政院環保署和衛生署都應站出來善盡其保護國民健康的職責,快速且積極確認六輕387煙道、製程、燃燒塔、設備元件、揮發性有機液體儲槽、冷卻水塔設備、廢水廠等之實際排放資料,並立刻禁止六輕工業以其緊急燃燒塔多常一年365天,每天24小時燃燒未依法以"最佳可行控制技術"處理之高污染排放物質。

台塑集團早該善盡其企業社會責任並誠實公布其六輕工廠區實際排放汙染數據!

JMY 提到...

或許該由台塑集團的股東出面控告那兩家台塑集團提起告訴中興大學莊秉潔教授的"經營團隊"和董事會、監察人會背信,未善盡其監督公司業務之責,公然浪費股東投資權益去雇用律師團到法院興訟,嚴重傷害公司企業形象及浪費社會和國家資源!明知必將敗訴,還竟敢蠻橫繼續興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