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7日 星期一

【沉默的黑網】4-2:緊迫關係


‧朱淑娟/2011.6.27

民國35年台電在戰後重建台灣的電力系統,經過60年,包括水力、火力、核能、再生能源等發電系統,台灣電力裝置容量從27萬瓦,成長到現在的4千多萬瓦。

按下開關,立刻送來明亮的燈光、冷氣;接上插頭,啟動電腦、連上網路。穩定的供電,造就台灣經濟發展,人民也得以享受現代化的生活。

目前全國6萬9千伏特以上電塔、鐵製、鋼管杆34949座,全台輸電線路16561回線公里,架空電線13389回線公里,地下電纜3172回線公里。

變電所是電力轉運站,發電廠的電升壓後,經超高壓輸電線,送到超高壓變電所。再分布到一次變電所、配電變電所、二次變電所,再經過變電箱把電送到工廠、商店、以及住家。只要電流通過的地方,周圍就會產生電磁波。

電磁波頻率愈高,能量愈強,當能量高到足以改變物質化學結構,稱為游離輻射。反之,則稱為非游離輻射。

非游離輻射又分為極低頻、射頻電磁波。常見的極低頻電磁波來源,包括輸配電設施,電磁爐、吹風機、微波爐等家電用品。射頻包括無線電視發射台、調幅及調頻廣播電台、行動電話基地台等設施。

台灣地狹人稠,密密麻麻的輸配電設施,緊貼民宅的情況相當普遍,距離愈近電磁波愈強,台電跟民眾的關係愈來愈緊張。加上台電沒做好資訊公開、且充分與民眾溝通,引發的衝突也愈大。

嘉義縣民雄鄉

何居德從77年起就住在嘉義縣民雄鄉,當時這裏還是空曠的農田,過不久附近高壓電塔陸續設立,其中一條6萬9千伏特高壓電纜線從他的屋頂穿過,距離只有10公尺。

民國90年,何太太全身發現不明原因腫瘤、接著洗腎、失明。94年何居德也發現自己得了舌癌。唯一的兒子去年發現轉移性腺腫瘤,不到半年就往生。他強烈懷疑是長期住在高壓電纜線下,才導致家人接連受害。

何居德拿著台電回他的陳情書函說,「電力公司派來的人要我證明找一家得癌跟電有關係,他們都說沒啊,公文來多少毫高斯,我那知道?」

多年來他不斷向台電陳情,要求將電纜線遷移,但他認為台電只是一而再、再三而敷衍他。今年5月21日趁台電停止供電施工時,何居德用吊車在電線上掛三件雨衣,表達強烈抗議。

「今天一個電力公司這麼大沒辦法幫我處理,都給你騙騙枴枴,最激烈的我都準備好了,我一定跟他拼生死的,這半個月沒給我解決,我就跟他沒完沒了。」

一個平凡的鄉下人家,如今家破人亡,全家都生活在電磁波的恐懼中。他只要求將電纜線從住家屋頂稍微移開一點點,這樣的要求很過份嗎?

新北市泰山鄉

位於新北市泰山明志路的泰山變電所,原來是一座屋外型變電所,早期四周都是農田,經過多年四周已蓋起高樓大廈,人口稠密且來往車流相當大。台電在92年改建成屋內型變電所,但民眾質疑在改建過程中居民全被蒙在鼓裏。

泰山反變電所自救會會長張月桃家距離泰山變電所只隔著一條小巷,只要一打開窗戶就會看到變電所。她的家還不是距離最近的,一家水果行的牆壁就緊貼著變電所,距離只有三公尺。

她在家外牆貼滿白布條:「騙騙騙,台電仗勢欺人罔顧人命」。「給我們蓋時也沒有公聽會、說明會,什麼都沒有,跟我們說蓋辦公大樓,大家都給他騙去了啊。」

「以前是露天,晚上都聽到漆漆漆…的聲音,下雨天也很吵耶,已經六、七十年了,對我們的困擾已經很久了。」張月桃的先生三代都住在這裏,早已飽受變電所的干擾之苦,她認為現在環境跟以以前差異很大,已經不適合再增建變電所,強烈反對。「吃我們夠夠,以為我們沒抗爭就表示要給他們蓋」。

「我沒反對你蓋變電所,像家裏也需要廁所,但你要蓋在對的地方。」居民曾建議台電應到山坡地人少的地方蓋,但台電都沒有採納。「泰山山坡地那麼寬,你可以去那邊蓋,我沒有反對你蓋,我只是說你放在這邊不適當。」

居民抗議台電選址不當、又未事前跟民眾溝通。台電卻不明白,為什麼把變電所改建翻新,會遭到反對。

「本來是菜瓜棚(屋外型變電所),現改成美侖美奐變電所,跟景觀調和,為什麼大家會反對?」台電供電處處長李群說,可能當初建時溝通不足,「這是我們台電要加強的方面。」

彰化田尾

五月底稻子已經結穗,金黃色的稻浪迎風招展,到了夏至就可以收割了。70歲的彰化縣北斗鎮農民張三元,日正當中,趕著為稻田除草,他的田正好在兩座高壓電塔之間,抬頭一望黑線畫過豔陽,70年來第一次看不見完整的天空。

為了供應國光石化、中科四期等工業用電,台電興建「南投-彰林超高壓輸電線路」,從南投民間經彰化田中、社頭、北斗、田尾、埤頭等5個鄉鎮,設置75座超高壓電塔。這項工程遭民眾質疑,買地時沒有資訊公開,而且用高價購買零星農地,去突破民眾可能的反彈。

「都撿小塊農地買,價錢很好,像54號塔那支賣700萬,我的這8分地也賣不到那個錢。」張三元說,有些已賣地的農民也後悔,因為沒跟他們說清楚,只說電線杆,「電塔跟電條仔差多了,來測線路時,問他們還不講」。

原本整齊的農地,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座高壓電塔,彎彎曲曲的電纜線在農地上空四處流竄,在這裏工作的農民、以及居民都很擔心電磁波的影響。

中正大學經濟系特聘教授陳文雄說,這條路線沿途300公尺以內的住家超過1000戶以上,100公尺200戶以上,很多住家距離電纜線只有10公尺、30公尺,線還沒拉,居民已經非常恐慌。

彰化縣田尾鄉花農李再興,18年前花了近千萬蓋的房子,庭院種滿九重葛,花木扶疏。如今走出庭院沒幾步就是一座高壓電塔,陽光出現時,電塔的倒影佔據了大半個家。「現在電線要占你的空中24小時,不是飛機飛過就算了,還連送電來汙染,比毒藥跟戰爭還厲害,代代子孫都受害。」

台電供電處處長李群強調,之所以要蓋彰林超高壓變電,是為了補強彰南地區脆弱的供電系統。「除非彰南不發展,否則變電所容量就不夠了」。

公民意識已抬頭、對電磁波的疑慮也加深,電力設施跟民眾健康有關,興建前要做好資訊公開、並取得民眾同意,否則遭遇的抗爭恐怕會愈來愈多。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