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6日 星期二

中科三期汙染未加計背景值 風險評估被低估

朱淑娟/2010.7.5環保署報導

5月27日環保署舉行中科三期七星基地「第六次環評的第二次延續會議」時,決議針對七星基地營運後對后里居民的「健康風險」另舉行專家會議。

今舉行第一次會議,委員認為這份報告只評估空氣汙染的健康風險,未評估廢水健康風險。另外,七星基地進駐廠商旭能、友達使用原物料也未完整評估,要求中科管理局應補充資料,擇日再開「延續會議」。(註:審查結論)

專家會議合法性有待釐清

專家會議是環評法中位階不明的會議,專家委員由各方推派,只能針對開發單位的報告,提出方法上的「建議」,沒有否決權。專家提出的「建議」將納入環評專案小組中,原則上專案小組不再討論,只納入結論。

因此專家會議是否如環保署說的,「可以釐清事實及真相」,或如環保團體說的,是「切割環評問題的工具」,還有待檢視。

最高行政法院撤銷七星基地環評結論後,后里農民以及環保團體主張,司法已撤銷中科三期環評結論,環保署或國科會應立即命中科三期停工,然後重新進行環評程序(從最早的第一次,不是接續的第六次)。但環保署認為,法院是要求就健康風險部分「補作」環評,因此接續舉行環評小組會議。 

后里農民推薦的專家被環保署拒絕

今天后里農民又來到台北,包括后里農業環境保護協會理事長廖明田、公館村長馮詠淮、后里農民陳金進、許金水。馮詠淮指出,原本環保團體推薦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擔任專家委員,但環保署以莊並非健康風險專家而拒絕,馮認為環保署先是無理排拒莊參與、且未事先告知。

另一位專家委員、台大獸醫系教授周晉澄也當場指出,莊秉潔是空汙專家,空氣汙染模擬跟健康風險評估可以結合,「他是不是這方面專家?I think so。他可能比我還有資格當今天的專家委員」,他對環保署拒絕莊與會表示遺憾。

環保署綜計處簡任技正蔡玲儀表示,莊秉潔的專長是空汙模擬,不符合健康風險專家推派標準,因此程序上未接受。她強調,各方代表都只有兩位,環保團體推派的代表另有周晉澄、台大公衛所教授王榮德,名額並未減少。

中科報告:后里多數地區健康風險低

七星農場健康風險評估由中部科學園區管理局,委托中國醫藥大學健康風險管理系助理教授許惠悰調查。許惠悰的報告主要評估空氣汙染的健康風險。報告綜合評估煙道檢測數據、當地居民暴露參數、綜合兩基地(后里、七星)所有廠商汙染排放物質的健康風險,模擬1萬個網格點的風險機率分布。

依許惠悰評估結論,七星、后里兩基地綜合的致癌風險,1萬個網格中有94.78%終身致癌風險低於7.11x10(-8)。非致癌風險評估,在1萬個網格中有86.94%小於4.35x10(-2)。換句話說,他認為后里多數地區健康風險相當低。


健康風險未加計現有汙染源

不過居民關心的是:廠商應提供完整化學物質清單以及毒化物、廢水排放對居民健康影響、現有汙染源(后里焚化爐、正隆紙廠、豐興鋼鐵)應加計等等。

立委田秋堇辦公室助理陳秉亨表示,后里三分之一居民血液戴奧辛濃度偏高。另依台北大學學生調查后里18村,從93年到96年死亡人口1408人,其中因腫瘤、癌症死亡人數366人,佔25.99%,其中六個村還超過30%,顯示后里地區現有汙染已相當嚴重。中科健康風險評估理應加計現有的汙染源。

不過主席、成大環醫所教授李俊璋表示,依環保署今年四月公告的「健康風險評估技術規範」,「廠商不需要考慮背景值,背景值是政府機關的問題」。

未評估廢水健康風險

另外,目前中科三期在后里的兩個園區(后里基地、七星基地)都暫時將廢水排入牛稠坑溝,200多公頃農田引牛稠坑溝水灌溉,然而目前測到廢水的導電度高達5000,遠超過灌溉水質標準750,后里農民要求,應針對農產品安全進行健康風險評估。

后里花農陳欽泉表示,當地有一片稻田,稻子長得異常高、顏色也不同,而且已經倒下,質疑是灌溉水質氨氮太高。

蠻野生態協會律師蔡雅瀅重申,七星基地開發對環境有重大影響之虞,依環評法規定應進入二階環評。她強調,放流水必需做健康風險評估,因為當地居民多數使用地下水,此外牛稠坑溝有農民引水灌溉,應納入健康風險評估。

依「健康風險評估技術規範」第4點規定,健康風險評估範圍,包括「放流水排放至承受水體者」,因此放流水依法應納入健康風險評估範圍。

應評估大安溪放流管對地下水風險

大安鄉公所王柏森表示,健康風險媒介包括空氣、水、食物,但中科只針對空氣汙染評估,忽略其他媒介。如果不評估廢水的健康風險,無助於平息爭議。

中科環安組組長張秀美表示,后里、七星兩基地的放流水專管,預計100年3月完工,牛稠坑溝的影響是短暫的。王柏森則要求,放流水初期排放大甲溪,中期排放大安溪,專管穿過大安鄉境內,還通過兩個斷層,無法保證汙水不會洩漏,應針對放流管經過地區做做建康風險評估。

中科副局長陳銘煌強調,廢水專管埋在地下七、八公尺以下,萬一真的管子破
,水會往裏滲,應該可以放心。中科目前有1700公頃,去年營業額是2400億,七星基地才100多公頃,去年營業額只1億,影響很小。他承諾會盡力做好。

應做居民的健康風險管理

台大公衛所教授王榮德指出,台灣的健康風險評估是落後的,韓國已立「環境衛生法」,正式把健康風險評估寫到母法裏,「我們需要更多的努力、更多的提升,到目前的情形,是做一步算一步」。

王榮德表示,放流水種類、汙染物、放流點,會隨不同製程而不同。只用現有資料做評估並不夠,要把未來進駐工廠考慮進來。

王榮德指出,目前只評估既存的健康風險,新增或即將進駐廠商的加乘作用、以及兩、三種物質共同作用則無法做。他建議,要對當地居民做健康風險管理,因為整個健康風險評估技術還在發展中,汙染物如不拿掉,每年新案會再出來,健康風險會低估,所以居民的健康風險管理相當重要。

台大獸醫系教授周晉澄表示,科技廠用了很多新興化學物質,用一般方法可以測出來嗎?例如霄裡溪汙染事件後,從業者放流水中測到銦、鎵,尤其是砷化鎵,這些過去都測不出來。另外他提醒,有些化學物質濃度很低,但毒性可能比濃度高的物質還更毒,千萬不能忽略濃度低的物質。

周晉澄指出,到目前為止都未放入背景值去計算健康風險,后里居民關心的是「我已經這麼苦,你會何還要讓我更苦?」把背景風險放進去才是總風險。

原物料清單應有評估機制

台大公衛所教授郭育良表示,放流水沿岸土壤檢測應考慮長期放流的累積,而不是只呈現目前的資料而已。很多廠商使用化學物品都說是機密,無法接觸到,但必須要有一個監控機制。他表示,不一定要針對個別業者評估,但整體進了多少量、用什麼形式?都要有評估機制,「否則對居民是不公平的」。

主席、成大環醫所教授李俊璋指出,原物料清單物質不一定都是可檢測物質,但 所有原物料應做到定量分析,即使不能,至少也要做到半定量分析。

(註:結論)

1.危害物清單及危害鑑定,應補充資料,包括原物料清單,應釐清是否有遺漏
   物質。依「健康風險技術規範」規定,未來廠商使用的化學物質如有變更
 (包括規模與製程),都要重做健康風險評估。

2. 牛稠坑溝有短期影響,有兩個前題可同意不納入健康風險評估範圍內:要做
    土壤及地下水監測,且都符合現行管制標準。

    另外,100年3月廢水排放專管完成後,大安溪下游承受水體的健康風險要
    評估。包括廢水入滲到地下水,居民長期飲用地下水的影響。引水灌蓋對農
    產品、居民的影響等。過去放流水只談SS、BOD、COD,無法看到毒性化
    學物質影響。

3.補充以上資料以及委員、民眾關心議題再舉行「延續會議」。(依環保署片
    面規定,「延續會議」民眾不得列席表達意見)

3 則留言:

okita 提到...

您好,我是大安社大環境大聲公的同學,謝謝您詳實報導了中科三期的後續審查。

有兩個小地方給您參考:
1. 周晉澄老師是台大「獸醫系」的老師,不是動物系喔~ (台大現在好像也沒有動物系)
2.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的蔡雅「瀅」律師,不是「瑩」喔~

以上,謝謝:)

我還會留在地球 提到...

啊 謝謝快來改

天安子 提到...

后里月眉鄉是我父親故鄉 去年回去看到鋼鐵廠造成污染 非常嚴重 中科蓋好以後 水質更差 以及農田裡沒有我小時常見的青蛙 清除污染的費用一定大於少數人穫得之利益 拜託
體念蒼生 用投票去反應我們的悲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