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日 星期二

中科三期七星基地環評被撤銷 司法挑戰民主機制的多數暴力


朱淑娟/台北報導2010.2.1

前言:中部科學園區第三期七星基地開發案(以下簡稱中科三期),2006年6月30日通過環保署環境影響評估審查,事後6位農民不滿環評草率過關,委託律師林三加控告環保署,指環評審查過程不但行政力介入,且關於居民健康風險、地下水汙染及農業用水都未評估,主張環評審查無效(註1)

2008年1月31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環保署敗訴,通過的環評審查無效。法院認為,此案對環境有重大影響,審查時也有一位健康風險專家的環評委員(周晉澄)要求中科應補充健康風險、水資源等資料,但事後並未提供足夠據以判斷的正確資料即通過,顯示環評委員是在錯誤資訊下做出的瑕疵判斷,因此判決環保署敗訴。

當時有法律學者認為,撤銷訴訟與一般民事訴訟不同,無須等到官司最後定讞。撤銷訴訟只要經法院一審判決立即生效,即使環保署再上訴,但直到最高行政法院做出判決前,中科七星開發案的環評審查都處於「無效狀態」。

既然環評審查無效,依環評法第14條規定,「未經完成審查或評估未經認可前,不得開發行為之許可」,環保署須依判決結果要求中科停工。

然而,環保署不願要求中科三期停工,一方面主張應等司法定讞,一方面向最高行政法院提起上訴。中科三期在高等法院判決後,持續運作至今。

中科三期環評被撤銷,堪稱環境史上最重大事件

2010年1月21日,最高行政法院駁回環保署上訴,維持高等法院原判,撤銷中科三期環評審查結論。也就是說,環評結論歸零,等於沒環評這回事。

這是環評法實施以來第一件已通過環評審查的案子被撤銷,勘稱環境史上最重大事件。因為,此案挑戰了基於民主制度下所設計的「多數決」(包括環評審查、區委會審查…等委員制的審查制度)。

事實上,目前相關部會委員會的審查,都被質疑存在「多數暴力」,委員會組成,有學者專家、也有官方代表,官方代表平常極少與會參與審查,一旦面臨表決又全員到齊成為護航的鐵票部隊。

環保署在上訴時即主張,「此案已經多方專家參與,不宜由司法單位作事後審查」。還主張,「周晉澄的意見只是個人意見,違反多數決原理」。

然而,司法最後判決挑戰了「多數決」,站在專業立場替少數意見發聲,等於粉碎了多數決這個民主機制。未來行政機關必需知所節制,如再濫用行政權力,曲解民主制度的多數決本意,將要接受司法考驗。而環保團體這邊也應針對這點善盡監督之責。這也可說是中科三期判決最重要的意義。

另外,目前許多通過環評的案子都跟中科三期一樣,涉及健康風險爭議(例如六輕、中科四期二林園區),中科三期案例一開,後續影響恐勢不可擋。

環評無效,應重作環評、沒有補件再審餘地

中科三期環評既已撤銷,一切歸零,等於環評審查結論並不存在。因此現在還在動工中的中科三期已失去合法的動工資格,即使暫時通融不拆除,至少也應立即停工。如果未來國科會決定還需要中科三期,那就必須重送全新的環境影響說明書到環保署審查,審查通過後才能動工。

然而,環保署在1月31日發的新聞稿中,指稱將依判決意旨請國科會「補齊資料」,於原環評書中「加入」環境品質現況、健康風險評估後重新審議。

事實上這曲解了判決意旨,所謂「補件再審」,指的是環評中的案件(進行式),因資料不足要求補充資料再送環評委員審查。但中科三期環評結論既已被撤銷,連環評案都已不存在,不存在的案子何來補件餘地?

因此,環保署不應誤導(或故意曲解)判決意旨,應要求中科三期立即停工。並要求國科會重送新的環評案審查(如果國科會還需要中科三期的話)。

環評法14條原意是「自始未經環評審查」?  

依環評法第14條規定,「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於環評書未經審查或評估書未經認可前,不得為開發行為之許可,其經許可者,無效。」

環評法14條,堪稱環評法最重要的意旨,意思再淺白不過,就是沒通過環評的案子,就不能許可動工,如果許可就無效。這項認知過去各界從未有異議。

然而,環保署卻解釋為「自始未經完成環評審查」的案子才適用此法條,又指稱中科三期並非自始未經完成環評審查,因此不適用。環保署還表示,這種看法是邀集學者開會後,「與會學者專家及法務部之意見獲致共識結論」。

然而另一方面,環保團體與多位律師卻認為,環保署這種解釋太離譜。既然雙方對此見解差異這麼大,不妨請環保署公佈所謂「與會學者及法務部」究竟是那人士、基於什麼原因持這種有別於常理的看法,以召公信。

另外,環保署引用環評法第14條,導向「許可」,似乎有意把中科三期是否停工的權責交於國科會決定。然而環保署別忘了,環評沒過,何來許可?今天司法判決針對的是「撤銷環評」,環保署對此不容迴避,必須忠實面對中科三期是否停工的決定,不是只推給國科會決定就好。 

誰是中科三期的「許可者」?

事實上,環評法有關「許可者」留下模糊空間。環評法第14條指「未完成環評者不得為開發行為之許可」,以中科三期為例,一般認為許可者是國科會,但據了解,國科會當時只是呈了報告給行政院,最後由行政院簽可而動工。因此國科會可能會主張,許可者是行政院、而非國科會。

未來中科三期如真的停工,基於對廠商的信賴保護原則將涉及國賠,國賠對象即是許可者,因此行政院會不會接下這個爛攤子?有待後續觀察。

也就是說,環保團體在要求環保署、國科會執行司法判決意旨時,別忘了還有行政院,必需要求行政院(甚至一向主張依法行政的馬總統)對此表態。

另外,關於判決所謂的「環評失效」,多數人持的看法是「自始失效」,也就是說,在時間點上,失效的時間應回到發給許可時,許可既已失效就應立即停工。而環保署、國科也會應有此體認,不必等待別人提醒或主張。

然而,另一種所謂失效的看法是「向後失效」,也就是說失效的時間點在最高法院判決結果確認時。推測國科會可能提起確認失效之訴,一方面拖延時間,另一方面爭取「向後失效」。

何謂「公益」?憲法保障生命權大於財產權

環保署表示,請國科會依行政程序法,審慎妥善處理是否撤銷中科三期許可,又列舉依行政程序法第117條中不得撤銷的理由,其中包括「撤銷對公益有重大危害」,一般認為國科會也會以「科學園區屬公益」而主張不撤銷。

然而別忘了,司法判決中科三期環評無效,最主要原因就是基於開發案對當地居民有健康風險之虞,而憲法保障民眾的生命權大於財產權,因此在詮釋「公益」時,理當先考量的是當地居民的生命權,而非誤導為經濟利益。

因此,如以生命權做為考量公益與否的標準,不撤銷中科三期才不符合公益。

當行政不尊重司法,唯有請監察院介入

司法判決是法律的一部份,有確定力、既判力,行政機關基於「依法行政」精神,對判決無討價還價空間,必須忠實執行。

然而諸多跡向看來,環保署或國科會都不打算依最高法院判決意旨,要求國科會重作環評或要求中科三期停工。環保署也公開表示對司法判決「不解」。

如果行政不尊重司法判決,基本上多數法官會遵守「不語」,最後唯有民眾向監察院陳情,要求介入調查,才能還司法公道。

把責任推給前朝,行政官員危機處理能力低落

環保署發出的新聞稿中,一再提醒中科三期是「民進黨」時代的決策,行政體系本為一體,把一個行政事件用政治語言解讀已屬不當。但即便要訴諸政治操作,司法已作球給環保署,而環保署卻不知善用打擊對手,反而任意曲解法令,其可議之處恐怕還不輸給當時違法通過的前朝。

不顧民眾觀感也就罷了,但行政單位危機處理如此左右失據、辯解理由又破綻百出,行政能力之低落才真叫人觸目驚心。

歷史評價,不是個人硬坳就可以

法律是道德的最後防線,政客與政治家的差別也只在道德。部份行政首長或許以為一時硬坳可坳過法律,但千萬別忘了,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會留下什麼歷史評價,就不是個人硬坳就可以的,最後還是得留待社會公評。


(註1)中科七星基地位於台中縣后里鄉台糖七星農場,專供友達科技一家公司生產。行政院為支持此案,環評審查前多次指示環保署必須在2006年4月前通過環評審查,以利基地趕在5月1日動工。

由於開發基地位於斷層帶,開發案用水量龐大,運轉後將造成全鄉一萬多農民面臨休耕,光電業廢水排放也將汙染大甲溪下游農作。當地農民多次為維護生計北上抗議。當時多位環評委員也主張,此案對環境有重大影響,應進入第二階段審查,做更謹慎的評估。

事後環保署曾在1個月內火速連開3次審查會,行政院多次放話指環委是經濟拌腳石,前環委文魯彬公開爆料蔡英文打電話關說他,引起軒然大波。

2006年3月,9位環評委員史無前例聯名發表公開信,抗議行政院干預環評審查,並喊話「請留給環委沒有政治干擾的審查空間。」

2006年6月30日環評大會審查,環保署首度動用表決,結果官派委員護航投票,以10票比8票通過環評審查。包括李根政等多位環委退席抗議,來自台中的農民也怒吼「蘇內閣之恥,中科滾蛋。」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司法判決2008.01.31環保署敗訴時理應比照阻擋反對開發之抗議民眾動用警察權反過來阻擋開發工程之人繼續進行開發為啥不見警察適時阻擋開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