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0日 星期二

大林蒲的控訴

 大林蒲三面已被污染包圍,舊污染要改善、新污染不要增加。(攝影‧朱淑娟)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 2015.10.20

上周五凌晨4,高雄大林蒲居民起了大早,跳上遊覽車追著夜色一路北上,9 點終於來到經濟部,拉開的抗議布條有好多訴求,其中2個:「調查旗山斷層、中鋼煤灰加蓋」,這種訴求似乎沒什麼新聞艮,果然媒體也幾乎沒報,控訴聲淹没在台北車水馬龍的街頭。不過那天讓村民印象深刻的是:「台北的天空好清澈啊」。

而前一天我就在大林蒲,站在小港區鳳林國小頂樓,秋末的南台灣氣溫依然很高,環繞整個城鎮的天空是一整片厚實的灰,跟在台北看慣的藍天白雲差別很大。而一年中約五個月吹東北季風的季節,大林蒲的天空就是這樣的灰色。

然而大林蒲的天空並不是自始就是灰的。十大建設其中的大造船廠、大鍊鋼廠就位於大林蒲,隨後臨海工業區設立,電力、石化、醫療廢棄物焚化爐等4百多家工廠陸續進駐,大林蒲跟鳳鼻頭外圍三分之二土地遍佈紅白相間的煙囪、白色的油槽,天空的顏色也一點點從藍轉灰,居民告訴我,冬末時節天空還會再更黑一點。


舊污染沒減少,新污染持續增加

不只如此,早年的沙灘已填海造地鋪滿水泥,接下來的開發計畫還有:南星自由港,遊艇專區,一旦蓋成,城鎮唯一調節空污的西南風就變成傳送更多污染。此外還有傳說中因應五輕遷廠,要在這裏填海造島蓋石化專區,未來污染只會往上加。

為了因應持續擴張的開發案,道路建設也持續進行中。配合第二貨櫃中心已開通的南星路,距離住戶只有10公尺,貨車、卡車、拖板車密集穿梭的噪音量大得驚人。平面道路還不夠,高雄市提出在南星路上空做高架的國道七號。

而大林蒲的地下貫穿複雜的管線,台電在臨海工業區內的中油、中鋼廠區施作的345KV地下電纜潛盾工程,918日因潛盾機故障導致地面大面積崩塌,電信、自來水、污水管線都有損壞,崩塌造成的交通中斷明年三年底才能全線恢復。

這次崩塌引發當地居民怒火,外地人也許很難理解,但對於一個長期忍受污染的城鎮來說,空氣污染加上居住不安,居民的怒火完全能夠理解。也因此居民提出旗山斷層可能通過地下電纜工程延線,並向經濟部提出調查旗山斷層。

北季風期間,居民掃到煤礦及鐵礦粉塵,要求中鋼煤灰堆置廠要加蓋。

居民另一個訴求是「要求中鋼煤灰加蓋」,如果不是當地居民很難體會這件事對生活的影響是什麼。在當地生活已60年的黃義英這樣說:「中鋼的煤灰、礦砂都露天堆置,吹東北季風時粉塵揚起,我們曬的白衣服都黑黑的」。他的太太洪秀菊則拿出一個小玻璃罐給我看,裏面裝的是她掃起來的黑色粉塵。

正當中鋼跟高雄市政府對此還在爭辯粉塵不是中鋼造成的,今年八月台中市長林佳龍發出一個新聞稿,要求中鋼位於台中的子公司中龍鋼鐵,投資90億元興建冶金煤室內儲存場,儲存鐵礦與石料等煉鋼原料,避免煤灰揚塵污染空氣。

「林佳龍能、陳菊為什麼不能?」得知這件事後,洪秀菊立刻行動,挨家挨戶去連署,很快就收集三千人連署,在高雄市抗議無效,才會到台北經濟部抗議。黃義英說:「中鋼在這裏污染45年了,居民要求煤灰加蓋很過份嗎?」


遷村是假議題,污染改善才是真

高雄市政府不好好改善污染,卻用遷村的假議題去轉移焦點,民意代表也順勢操作這個議題,但事實是,至今對大林蒲的用地沒有任何規劃、也沒有遷村經費及計畫,如何遷村?不做好污染改善,繼續操作這個假議題是不負責任的。

洪秀菊現在已經做阿嬤了,她回想當年,十大建設時政府徵收大林蒲及鳳鼻頭居民的土地,但居民對新建設是很期待的,高興子孫不必再做務農、捕魚的辛苦工作,可以去工廠吃頭路,但沒想到工業區沒把污染防制做好,在這裏住了大半輩子,她最深的感受是:「建設沒半項,污染一大堆」。她說:「我要讓我的子孫有更好的環境,才會出來抗議,我要告訴政府,我們不要做環境災民!」


1 則留言:

志光補習班 提到...

保護環境,人人有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