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0日 星期二

不只缺水, 根本是無水危機

認清台灣缺水的事實,還是年年抗旱年年忘?

本文同步刊登於《風傳媒》

‧朱淑娟2015.3.10

38日桃園石門水庫蓄水量降到4859萬立方公尺,以每天用水130萬噸計算,這個供給桃園、新北市林口及板新地區的水庫,只夠再供水37天,算算日子四月中旬可能就沒水了。另一方面中央氣象局已提醒春雨不可期,穩定雨量要等到五月中旬梅雨到來。因此現在石門水庫的狀況,不只缺水、根本無水,政府要拿出什麼策略渡過四月中到五月中這整整一個月的「無水危機」?

上周六馬總統來到石門水庫,再兩天前行政院長毛治國也來了,再前一天旱災中央災害應變中心首度登場。看得出來從上到下都很緊張,因為就像馬總統說的「缺水會有國安問題」。但有水、沒水一翻兩瞪眼,光是關心不足以解決問題,沒有準確的精算、紮實的管理、鋼鐵的決心,如何因應危機?關於這個,我覺得到目前為止很多政策、做法還有商榷的餘地。

管理做紮實,才能有效抗旱

首先來看目前的限水政策。226日起全國九個縣市已實施二階限水,但各地水庫情況不同,用的卻是無差別的管理方式,也就是每月用水一千度以上的用水大戶,工業減供用水5%、非工業減供20%。雖然因應石門水庫情勢,從313日起要進一步減供到7.5%,但減少的水量還是非常有限。

而我想問的是,減5%或減7.5%的意義是什麼?能減少多少用水、這樣就能達到行政院所訂五月底前不三階限水的目標?而抗旱都已經提升到行政院層級,但各部會在34日應變會議中提出的說明,並未盤點限水政策的效果,如果水情已到了滴水必較,這樣要如何因應未來情勢?

而且石門水庫供水區有上百萬用戶,但目前的管理對象只集中在每月用水一千度以上的1300多個大戶(另外桃園水利會一期稻作22,677公頃已全數休耕),總計節水成效約只有5%。節水人人有責,如果能調降限水門檻,例如每月用水800度或500度的用戶也減供水量,節水效果應該會更明顯。

或許調降門檻會導致管理對象大增,人力無法負擔。但管理方式有很多種,並不是非要到每個用戶家去關水表才叫做管理。還有,每個工廠都有歲修期,能不能協調在對業者影響最小的情況下,安排在這段期間歲修?

此外對於讓廣大的家戶節水有什麼想法?水利署提到延長夜間減壓供水時間,但這對家戶影響不大,同樣無助於提升缺水的危機感。有沒有更具創意的宣導方式,而不是每次宣導活動都搞一些唱唱跳跳、自我感覺良好的餘興節目?

清淤無助於解決眼前的問題

另外,馬總統到石門水庫時談到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清淤,他說:「清淤是延長水庫壽命最重要的工作」,這樣說有對、有不對,但無論如何無法解決眼前的問題。簡單的道理,清淤是為了讓水庫空出更多空間來蓄水,但問題是都已經沒下雨了,空間再大也蓄不了水。何況就算下雨,以現在的低水位,空間綽綽有餘,所以清淤並不是用來解決燃眉之急的政策。

這樣講並不是說清淤不重要,但減少水庫的淤積並不是等到淤了再來清,何況清淤有其極限,以石門水庫為例,每年水庫增加342萬噸砂,但只能清135萬噸,每年的淤砂愈來愈多。不想辦法預防淤積,清淤永遠事倍功半。

不要再拿水價當藉口

自從2009年八八風災後台灣幾乎年年都在抗旱,而不論是水利署、自來水公司都把大部份無法節水的原因歸咎於水價太低,連帶一些有效節水的策略,包括再生水、海水淡化、提高廢水回收率,通通都指是因為水價太低而不可行。

不過請注意,上周六馬總統在桃園時已說雖然水價這麼便宜,沒人想到要節水,但如果要漲水價,一定有人罵他無能。他說得夠明白了,就是任內沒有調漲水價的可能。而當水價跟民生政策綁在一起變成政治問題,明年就算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當選總統,她也不可能調漲水價。

所以水官最好趁早對水價死心,況且水的問題錯綜複雜,把所有問題歸咎水價也太不負責任。政府有太多行政管理手段,跟水價高低並沒有必然關係。

大家要認清台灣雨量愈來愈少的事實,2000年到2009年那十年的平均統計,台灣年雨量還有950億噸,但八八風災後年雨量愈來愈少,去年就只有600億噸,但反觀我們的用水量並沒有減少,預測未來還年年增加。如果不認清現況,年年抗旱年年忘,只怕未來乾旱就會變成台灣的關鍵字。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