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9日 星期三

大埔案第二?新竹米鄉恐變建地


 原文刊登於2014.10.30出刊的《商業周刊》

‧朱淑娟

今年十月,新竹縣竹北市田守喜等三位農民以稻米「桃園三號」,奪下農委會「第一屆全國名米產地冠軍賽」的冠軍獎。去年,竹北農民陳發生也以桃園三號贏得農委會「十大經典好米」大獎。

「我們這裏是特定農業區,土質好、灌溉水源豐沛,加上用自然農法種植,種出來的米粒粒香Q飽滿。」世居竹北的田守喜說,十多年前桃園區農業改良場育成桃園三號時,他被米中淡淡的芋頭香深深吸引,是最早種植這個品種的農民,隨後愈來愈多農民跟進,如今竹北桃園三號已是台灣有名的在地稻米品牌。

號稱國家重大計畫
擴大徵收,只是炒作開始

諷刺的是,田守喜、陳發生的農地都已被新竹縣政府納入「新訂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特定區計畫」(簡稱台知園區計畫),面臨被徵收的危機。想到可能無田可種,田守喜感嘆:「我一直很努力種出好的米,這麼好的農地為什麼不保留下來?」
                               
新竹縣政府以推動IC設計產業為由,兩千年提出台知園區計畫(前身為「璞玉計畫」),位於中山高竹北交流道、北二高芎林交流道之間,並在二○○四年經行政院核定為「國家重大計畫」。新竹縣政府強調,這個計畫與交大建立產官學合作機制,串連新竹科學園區與新竹生醫園區,預估可創造兩千億以上的年產值、三萬五千個就業機會,帶動新竹產業升級。

不過當時行政院核定的面積只有一百四十二公頃,扣除交大研究校區三十三公頃、住商用途的國際示範村二十公頃及公共用地,真正用於產業專區的只有六十一公頃。隨後新竹縣政府以此擬定台知園區特定區計畫,徵收面積擴大到四百四十七公頃及公共用地,增加的三百公頃並不是產業所需,而是為了住商建築用途。

這種先把農地變更成科學園區、學校,找到「公共利益」名目後,接著再推動更大面積「特定區計畫」的手法,就跟苗栗縣大埔區段徵收一模一樣。大埔區段徵收產業用地只要二十八公頃,卻劃了一百三十六公頃。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表示,這種手法一再被複製,是帶動近年來台灣土地炒作風潮的主因。 

由於此案爭議過大,經過十年未開發,到了二一一年出現重大變數。當時許多優良農地面臨開發壓力,當年五月馬總統親臨農委會主辦的「糧食安全會議」,宣示二○二○年糧食自給率將從現在的三十二%提高到四十%

為了保護特定農業區,二一一年底立法院三讀通過《土地徵收條例》修正案,明訂「特定農業區農牧用地不得徵收」,但在政治壓力下又保留一些排除條款:公用事業、或經行政院核定之重大建設所需者除外。

九成地是特定農業區
問題是產業還有需求嗎?

台知園區計畫超過九成是特定農業區,必須是國家重大計畫才能徵收,經濟部工業局科長陳建堂說,雖然該計畫行政院十年前已核定,但一來新竹縣政府提出的徵收面積比核定版多三百公頃,二來適用新法,必須重新核定是否屬國家重大計畫。

審查重點包括:政策方向、總量管制、合理性及使用特定農業區農牧用地之無可替代性等事項。

為此,經濟部工業局邀請新竹縣政府、以及地主開了兩次會後,在十月十七日報請行政院重新核定。行政院表示,目前已轉交國家發展委員會審核中。

當地居民有贊成、有反對。竹北璞玉自救會副會長陳義旭表示,這根本是一個土地炒作的計畫,不同意土地被不明不白徵收。璞玉促進會發言人江順裕則說,這個計畫可以促進地方發展,絕對支持。新竹縣長辦公室主任楊文科則強調,此案十年來並無重大變更,仍屬國家重大計畫。

不過,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系副教授廖本全認為,這個案子經過十年,社會、經濟、產業都已有重大改變,應重新檢討IC產業的需求以及競爭力。

周邊園區閒置六百多公頃
為何還需要再徵收農地?

另外要檢討用地的供給有沒有替代性。廖本全舉例,距離台知園區不遠處就有台元科技園區,經營十年才蓋了六公頃,還閒置三十四公頃。鄰近地區還有科技部的生醫園區三十八公頃都空著,此外,二林園區空地六百多公頃,都足夠台知園區使用,為何還需要新增徵收農地?

更重要的是,依農委會估算,要達到馬總統的糧食自給率宣示,需要保留七十四到八十一萬公頃農地,目前台灣的特定農業區農牧用地只有二十七萬公頃,遠遠不足,廖本全認為,特定農業區連一公頃都不應該開後門。

廖本全建議,國家重大計畫的認定程序,應該被重新審視,不應僅由政府機關單方決定。依照行政程序法應該舉行聽證會,廣邀各界參與,藉由公開的聽證程序,檢視政府重大計畫的審核標準,才能避免引發後續不必要的衝突與爭議。


大埔案徵地手法,被新竹「複製」
 ----台知園區與大埔區段徵收案對照
計畫名稱
台知園區
大埔區段徵收
推動縣市
新竹縣
苗栗縣
徵收方式
相同
先提出產業園區計畫,再擴大周邊特定區計畫
(同左)
產業所需
面積
142公頃
28公頃
實際提出區段徵收面積
447公頃 (多徵2倍)
136公頃 (多徵4倍)
徵收進度
經濟部工業局1017日送行政院審核此案是否為國家重大計畫,國發會審核中。
已完成徵收。2013724日科技部聲明,此案與科技部沒有關係。


 

1 則留言:

彭義德 提到...

新竹縣台知園區所謂的特定農業區農地, 農民們經常噴灑劇烈農葯, 以致長期污染農作物, 非常嚴重. 地下水早已是變成毒水, 幾十年來没人敢喝, 連拿來洗澡洗衣服都會產生皮膚病. 此禍害絕不亞於頂新的毒油事件!請問這種農地可以叫做是"良田"嗎?
由於土地常年累積各種化學肥料, 除草剂, 以及強烈殺虫護稻之農药, 土質已接近強酸, 幾乎可說是接近死土了. 長年用葯勉强生產農作物, 可說是危害大自然及破壞大地的罪魁禍首. 若要在此區域生產有機米, 是絕對不可能的, 因土質早已被破壞殆盡. 由此可知所謂種植"冠軍米"的田守喜先生是否騙很大!且若完全不靠药物, 每公頃稻穀收成產量絕不會超過3000台斤, 以目前低廉的稻米收購價, 一般農民根本就無法單純依靠"務農"來取得一家的溫飽. 政大的徐世榮教授還要求本地農民要"永續務農", 請問他本人為何不來新竹縣台知園區農地 Long stay, 示範一下以現狀如何來"永續務農"?
敬請環保人士, 農陣組織, 或其它所謂"愛台灣"這塊土地的先生淑女們, 請深思熟慮, 適度調整"地盡其利"的原意, 别千篇一律, 以農業為唯一選項. 這不叫做"愛台湾", 而是誤民誤國! 若真愛台湾這塊土地, 就要全面推動恢復良質土地的再生法則, 亦即, 全面禁用化學肥料及嚴禁使用農葯等……請問您們做得到嗎?
再說與大埔事件的不當連結吧. 新竹縣台知園區早在民國93年4月8日即已經行政院核定為國家重大計畫, 其面積自始即為 447公頃. 政大的徐世榮教授無視於此核備函文之存在, 硬是要予以切割為兩段論, 然後拿來跟大埔區段徵收做比較, 可謂是危言聳聽, 惟恐天下不亂. 台知園區還有公辦協力造屋計畫, 秉持"先建後拆"之原則, 從根本上就消除了產生"張藥房事件"的可能. 難道還有人想再導演一齣悲劇嗎? 此悲劇事件肇因於苗栗縣長劉政鴻的處置失當, 實不因歸責於區段徵收, 一桿子打落一船的人.
所謂的2011年底立法院通過的土地徵收條例修正案, 雖明定"特定農業區農牧用地不得徵收", 但根據"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則, 此修正案並不影響行政院原先早已核定的國家重大計畫. 若由廖本全教授一人建議即行推翻國家體制, 我們還算是個法治國家嗎? 本案14年來公聽會不知道開了幾次, 翻來覆去, 公聽再公聽, 只要當年我沒聽到, 我現在就要求政府再公聽, 國家如何來治理?
廖本全教授檢討用地供給, 其所舉例的台元科技園區土地原是裕隆集團的台元紡織廠. 該廠外移後廠房長期閒置, 後拆除舊廠房改建為新型廠房, 已有許多高科技廠商進駐. 此園區為私人土地, 且已經幾乎蓋滿廠房, 不知廖本全教授的數據由何而來? 科技部的生醫園區土地已經被生技廠商預定一空, 只是尚未動工, 不能僅用目視來判斷土地是否無人問津. 二林園區雖面積廣闊, 但距離台知園區如此遙遠, 新竹的高科技人才願意遠走他鄉嗎? 總不能用"喬太守亂點鴛鴦譜"的手法, 來決定科技人才的去留吧?
再論竹北璞玉自救會原會長陳義旭. 陳義旭先生本人在台知園區特定農業區的農地上違規開設機械工廠多年, 成本最低, 利潤最高, 其收入遠勝農民. 其工業廢水還涉嫌排入灌溉溝渠, 污染農田, 竟然還夥同農陣組織高喊要拯救璞玉良田, 要永續務農, 要種植冠軍米? 由於利潤豐厚, 在此區域內開設機械工廠者眾, 農地一塊一塊的流失, 所謂的特定農業區, 早就變成了"農業工商住宅混合區", 亂成一團. 究竟是誰在"滅農"?
最重要的一點, 本區地主九成以上贊成區段徵收. 農地除了傳統的"耕種權"以外, 還有所謂的"發展權", 不能不尊重大多數人的意見. 少數服從多數是最基本的民主法則, 不能用極其少數人的意見來綁架大多數人的意見. 更何況贊成者正在努力與反對者意見溝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