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0日 星期三

上百客家人 連署反對虐養神豬祭拜義民爺

用虐養方式強迫灌食神豬 是合適的祭祀文化嗎?
(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提供)


‧ 朱淑娟/2011.8.10

當豬長到400~500斤,就開始被關在動彈不得的空間中強迫灌食,每天兩次,每次30~40台斤,實在吃不下時,就被敲打口鼻,繼續灌食,一直撐到上千斤為止,最後被帶到公眾場所當眾屠殺變成祭品。很多人想問,用這麼殘酷的方式養豬,讓豬在極度痛苦中過了一生、且含恨而死,這樣的祭品還算是珍貴、純淨、且適合用來敬天祭神嗎?

每年農曆七月客家義民祭典即將展開,台灣動物研究會調查全國56個義民廟,有8家還在進行神豬「重量」比賽。過去每當動保團體抗議這種虐待動物行為,部份廟宇都以「不懂客家文化、請尊重地方信仰」反擊,今天上百位客家人連署指出,神豬比賽絕非客家傳統文化與習俗,義民祭典以此標榜為客家文化,是對客家人的嚴重羞辱。

研究會今天舉行記者會,包括台灣客家公共事務理事張世賢、多位客家籍教授、民間團體共同呼籲立即停止神豬重量比賽。他們強調,並非反對用神豬祭祀(只要是祭神的豬都可稱為神豬,是一般飼養的豬),但反對神豬「重量」比賽。

祭祀義民爺 不一定要神豬重量比賽

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表示,56個義民廟中,只有8家有神豬比賽,而且有13家甚至沒有用全豬祭祀。而清水祖師爺是素食者,但位於新北市的三峽祖師廟卻年年辦神豬比賽。而研究會於2007年調查66家祖師廟,一半的寺廟已不再用全豬祭祀。這表示神豬用「重量」來比賽並非祭拜義民爺不可或缺的項目。

而在不斷反思下,有些過去舉辦神豬重量比賽的寺廟,現在已經不辦了,也有曾經養過神豬參賽的老農,看到最後豬的慘狀後,反思自己究竟做了什麼而不再養神豬。信眾也可向寺廟反映,要求停止神豬重量比賽。

而據了解如今還在舉辦神豬重量比賽的,多半是地方頭人、民代、商人,只為了展現面子。然而文化、習俗、宗教都是人類生命觀、價值觀、世界觀的一種表現,聯合大學客家學院助理教授涂金榮表示,文化發展本來就要改變,現代人已沒有養豬的生活經驗,再用神豬比賽祭祀早就不合時宜。

台灣客家公共事務協會理事長張世賢說,義民爺為了保護鄉土而犧牲自己,所以才要祭拜,因此這個祭拜是莊嚴的,用神豬重量比賽是在破壞這個莊嚴,反而對義民爺不敬。

聯合大學經濟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林本炫說,要用豬祭祀,不等於要比賽,就算要比賽也不一定要用虐養的方式來比重、比大,這已經不是信仰自由。

法令縱容虐待動物 要求改善

朱增宏表示,強迫灌食已違反動物保護法,但並未見農委會依法執法。而動保法子法之一的「畜禽屠宰人道管理準則」將「未經人道致昏前,不得放血」的規定排除宗教、民俗,導致神豬被當眾非人道屠宰。他強調這種不合理的法令必須修正。

(註1)線上連署網址:http://www.east.org.tw/petition_online.php

(註2)還在辦神豬比賽的廟宇:
義民廟:
桃園縣平鎮義民廟(褒忠祀)、新竹縣新埔枋寮義民廟(本廟)、新竹縣關西金錦山義民廟、苗栗縣獅潭義民廟、南投縣國姓鄉褒雄宮、嘉義市褒忠亭、高雄市義民廟、花蓮縣富里鄉竹田義民亭。

祖師廟:三峽祖師廟。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文化是生活的一種表現,如果敲打鼻口再強灌食物養大的豬,一點都沒有神奇的感覺了,牠成了滿足人類貪婪的祭品而已,這只是一種自以為是的文化。
我不贊成這種沒有人性的方式來飼養動物,我本身是客家媳婦,我的夫家也沒有這種對待動物如此不友善的文化,何況很多客家廟宇也都從善如流,不再虐養豬隻,這些堅持「養神豬」的人,讓客家文化受了污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