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2日 星期二

環保人士陳椒華被襲 譴責黑道暴力!



轉貼自公共電視

‧ 朱淑娟/2011.3.22

前環保聯盟會長陳椒華昨晚遭受兩名黑衣人士棍棒攻擊,手腳受傷緊急送台南奇美醫院。許多關心陳椒華的朋友及環保人士,聽到消息後同聲譴責暴力,關心環境的人不應受黑道威脅,要求警方限時破案。

陳椒華是少數環保人士中具有政經實力者,如果連她都受黑道暴力,對其他環保人士來說,更是籠罩在黑道威脅的陰影下。

縱容黑道橫行令人悲哀

陳椒華左手臂縫了兩針,膝蓋也受傷,昨晚到台南警局做完筆錄後,晚間11點離開。她稍晚表示,對台灣治安如此敗壞、黑道橫行感到悲哀。

昨天七點,陳椒華在台南環盟辦公室開完會離開,到不遠的停車處準備開車回家,才剛打開門坐到駕駛座,後頭就有一個黑衣人跑過來,沒說一句話即用棍棒猛打她,隨後又有一名黑衣人也向前打她,陳椒華大喊並按喇叭,辦公室助理以及居民聞聲跑出來,黑衣人見狀才罷手快閃。

這不是陳椒華第一次受到暴力威脅,自從她開始反對台南永揚垃圾場、電磁波危害、以及水源汙染以來,就頻頻受到威脅。曾有兩次車子高速胎被刺破、半夜接到無聲電話、黑衣人在辦公室門口走來走去。

去年六月台南環盟前會長黃安調也在住家附近被襲;再早之前,反永揚垃圾場自救會會長陳顯茂輪胎也多次被刺,至今警方沒有破案。

2008年她為了反對WiMAX電磁波危害到台北NCC前靜坐抗議,還被中正一分局警察以違反集會遊行法移送。

陳椒華現為嘉南藥理大學副教授,參與環境運動出錢出力,為了證實永揚垃圾場汙染水源、有斷層通過,自費數百萬在現場挖井調查,終於在環保署的專家會議讓委員證實場址內的確有地下水。同時台南高等法院也採證她的報告,判永場垃圾場偽造環評書有罪。是否因此「得罪」黑道人士,警方必須調查。

環保人士受到威脅絕不是小事

當政府無法保護環境,是許多人基於關心環境,以棉薄之力對抗組織細密的財團。而這個社會要不是有這麼多關心環境的微小聲音集結,如何能對抗這些財團的力量?他們做的是平衡社會的事,需要受到尊重跟保護。

黑道這種威脅動作,無非就是要形成恐佈效應,讓其他人因為擔心而不再出聲,果真如此這個社會的平衡就會出問題。

因此,大家都應該站出來大聲譴責暴力,拒絕被威脅!

6 則留言:

徐世榮 提到...

這個不幸消息讓人心痛萬分,也感到非常憤怒!嚴厲譴責黑道暴力!
政府真是無能,既不能保護環境,也不能保護善良百姓,台灣當真是黑道治國?!

我還會留在地球 提到...

對 徐老師 大家絕不能縱容這種事發生

吳仁邦 提到...

環團的伙伴們,務必要更加堅強與堅持!

mellson 提到...

之前蠻野心足的那個老外在環保署開會上廁所也被揍過 @@ ....在環保署耶!

匿名 提到...

沉痛...

台南縣野鳥學會

Tsung-An Wu 提到...

什麼是德?
即根據天時地利人和的具體情況,做該做之事,不做不該做之事。也就是說,不該給的不給,不該得的不得,該給的給,該得的得,該做的做,不該做的不做,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不說,該...,不該...

什麼是“該”?對他人/物、對自己、對社會、對人類、對宇宙,對事物的發展進步,都有利或有益的事就是“該”。
台南縣野鳥學會理事長 吳宗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