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1日 星期五

我要春耕 不要抗爭!


‧ 朱淑娟/2011.3.10 

春耕,正是農忙時節,後龍灣寶里、海寶里農民放下農作,今天上午搭兩部遊覽車來到台北,算算這兩年多已經來第12次了。上午剛從後龍出發時還只有幾滴雨,下午一點到了台北,雨卻嘩啦啦啦老實不客氣下了起來。

拿著抗議板子遮雨,順便擋擋帶來的地瓜、剛割下的麥穗、還有蘿蔔乾、菜頭裸…農民洪箱忍不住嘀咕起來:「如果讓這些老人家淋雨感冒,回家又要給他們的兒孫罵了。」頭綁黃色頭巾,雨就順著頭巾上「反對」兩個大字流了一頭一臉,心中默默許願:「老天爺啊,下次可不可以不要再來了啊…..」

今天營建署第三次審查後龍科技園區農地變更案,跟過去10幾次一樣,來聲援的台北人不少,而這也總是給灣寶農民大大的擁抱。農民洪箱蹲在營建署前拿著地瓜沾醬油就吃了起來,「這我們從小吃到大的,如果拿錢沾醬油可以吃嗎?」抱著剛剛從田裏收割的小麥,「我們灣寶是寶地,種什麼長什麼」。

營建署區委會讓農民進入會場表達意見,該說的話都說過了,洪箱忍不住指著苗栗縣政府官員:「你們政府說謊都不用繳稅金,『見笑』兩字你寫給我看看。」縣府說有跟農民溝通,洪箱說:「你們什麼時候跟我們溝通了?我們農民真可憐,土地不賣還要找很多理由跟你們講。」

「我只是個鄉下的歐巴桑,我的希望不大,我只想守著我子、我ㄤ,做田生活。」苗栗縣政府說灣寶的地貧脊,洪箱要問:「我們種花生、種地瓜、西瓜、最近連小麥都種出來了,這是假的嗎…..,台灣是寶地,為什麼要一直毀掉?」


她的先生張木村接著發言,苗栗縣政府說計畫區內的農作年產值只有683萬元,種植面積25.67公頃,「你知道每一公頃產值多少嗎?26.6萬,比一般水稻田每公頃21萬還多,你說我們高產值、還低產值?」

苗栗縣政府卻用總產值去除以現耕地加上休耕地,算出來每公頃產值只有4.5萬元,張木村說,「差得離譜不離譜?我覺得我們好像被一個詐騙集團用一個虛假的資料來騙各位。」

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說,地方政府總是用虛幻的發展,要來毀掉人們實實在在的生活。苗栗縣政府說有42家廠商進駐,「誰來告訴我那42家廠商是誰,為什麼他們的開發權益大於農民?」


「我們已經來第12次了,拜託不要再讓我們來了。」灣寶自救會會長陳幸雄說,「現在是春耕耶,不要再抗爭了,拜託拜託。」農委會水利局在這裏投資十多億,地主捐地才有現在的七米、八米農水路,「這種農地要去哪裏找?」

苗栗縣政府說灣寶的田是旱作區,陳幸雄聽了很火大,「那是他們沒水給我們才變成旱作區,而我們旱作區的西瓜全省有名耶。」他說,祖先留下來的血汗耕耘,子孫一定要用生命看顧,拒絕政客出賣後龍!

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理事主席陳秀枝提到,日前到香港參加和平婦女工作坊,要離開前她唱了一首歌:「母親是山,母親是海,母親是河,母親的名叫台灣,母親是良知,母親是正義,母親是你我的春天…」


歌才唱完,現場氣氛突然凝重起來,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接著陳秀枝之後站在會議室前,一開口就哽咽地說不出話來。他前一天晚上寫了「還社會弱勢者一個公道」的文章,洋洋灑灑三大張準備到會場發言。


嘆了幾口氣,文章寫的卻一個字都念不出來,終於說出的是:「看到大家愛鄉愛土、不願意跟土地分離,那份精神讓我非常非常感動,我要謝謝大家,謝謝大家站出來……。」


台北大學副教授廖本全事後說:「還好我沒有接著陳秀枝後面發言」。所以他在會場就很鎮定地說出:這是不對的事、也選了不對的地方,不合理、沒必要、不適當。「各位委員,後龍科技園區開發案應該到此結束了,終結這樣的開發案,這才是台灣社會肯定農鄉與農民的開始。」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文章中間寫產值的部份有少寫字嗎?怎麼有點看不懂??

匿名 提到...

應該是「......苗栗縣政府說計畫區內的農作年產值只有683『萬』(而不是『公頃』,種植面積25.67公頃......」接下文「每公頃產值26.6萬」。

匿名 提到...

建議結合苗栗縣當地的環保團体一起抗爭。

匿名 提到...

政府,一直就是一個最大型的「詐騙集團」,可以因官商勾結不問為土地耕作的原居民,就可以獵奪世代家族的土地。
看到徐老師、廖老師、.....,為土地、為農民發聲,為農民與環境站出來,官員們與政客們,你們還有臉在那裡說什麼!

吳仁邦

殺西米 提到...

劉政鴻~~說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