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4日 星期二

健康風險評估官僚殺人

‧ 朱淑娟/2010.8.24

針對后里鄉的多份汙染檢測,都呈現后里因承受多重汙染,居民飽受健康威脅,對此任何人都應懷抱悲憫之心。然而環保署卻多次指中科三期健康風險評估「不需納入既存風險」、「降低致癌風險不是中科三期責任」。這種無視后里人生命安危、不存絲毫悲憫之心的言論,等於是官僚公然殺人。

環境影響評估評估什麼?難道不是評估一個新增的開發案對「整體」環境的影響?健康風險評估又評估什麼?難道不是評估一個新增的開發案對居民「整體」的健康風險?如果一個地區的環境汙染、居民的健康風險都已不可承受,任何些微的汙染都不忍再增加之,這才是環境影響評估、健康風險評估本有的精神。

后里本是農業之鄉,但境內卻有豐興鋼鐵廠、正隆紙廠、后里垃圾焚化爐等多重汙染。后里鄉民血液中戴奧辛、重金屬檢測顯示22%超過世界衛生組織標準。后里居民健康有惡化趨勢,后里鄉有18村,93到96年6月死亡人數1408人,因腫瘤、癌症死亡366人,佔25.99%。女性肝癌發生率35.22人,占全國319鄉鎮的第4位。

就連中部科學園區委託中國醫藥大學所作的「中科三期健康風險評估」,都指出后里的既存汙染高,導致居民的致癌風險在2.25E-05~2.10E-04之間,顯示居民承受的健康風險早已超過可接受範圍。

而台大教授詹長權的檢測報告也指出,后里地區空氣中鉛、砷濃度偏高,長期暴露在含鉛的環境中,小朋友智商發展受影響,成人則會增加心臟、腎臟、高血壓及尿毒症風險,砷更是一級致癌物。

當一個地區已陷入如此不勘的汙染及風險中,在汙染及風險都還未改善前,還應該讓新的汙染源再加入嗎?這是不辯自明的道理。

然而中科三期明知后里的汙染嚴重還執意在此設廠,進駐廠商友達董事長李焜耀之前在股東會還說出「友達讓后里更好」。而當各界要求中科三期健康風險評估應加計后里的既有汙染時,中科卻「技術性狡辯」,雖單獨評估了后里既有汙染及風險,卻不將這些與中科三期的汙染及風險一起計算。

而本應維護環境的環保署卻不斷發布新聞稿,指后里既有汙染不必納入中科三期的汙染、既有汙染不是中科三期的錯云云,好像后里的空氣可以自動分隔成兩邊、后里人也可以有兩個身體,各自承受「既有的」、「新增的」風險,而且兩個還不相干。這已經不只是「技術性狡辯」,而是連最後一點憐憫心都蕩然無存。

明後兩天,環保署將舉行中科三期七星基地的第8次環評專案小組審查、環評大會,急著讓中科三期補作環評過關。行政機關或可操弄環境影響評估、操弄健康風險評估。但願台灣還有有良知的環評委員,能正視后里的環境汙染、人民的苦難,要求后里的既有汙染應與中科三期新增的汙染一併計算,如此才能呈現后里「真正的風險」。

然後政府就可以提出整體改善措施,或許最後中科三期還是可以在汙染及風險可接受下落腳后里,何需把「加計新、舊汙染」當成毒蛇猛獸?

更何況環保署自己訂定的「健康風險評估技術規範」第二條指出:「應評估開發行為對居民健康之增量風險」。所謂「增量風險」指的應就是舊有與新加的總風險,絕非環保署、或主席李俊璋所言的不需納入舊風險。那是刻意扭曲「增量風險」的意義。

而無論法規如何訂,環保署站在環境保護立場、風險溝通立場,環評階段的風險評估都應納入汙染的背景值。

如果不考慮這些即通過環評,所有今日參與環評的官員、環評委員、學者,都要為未來后里環境、居民健康風險,負起行政、司法、及道德上的責任。

1 則留言:

敏玲 提到...

淑娟

就跟李俊璋說
如果他有兩個身體
借我一個吧

如果沒有
就別說那種鬼話

敏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