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6日 星期三

凱道月亮為證 還我土地正義


註:今年716農民將重回凱道,本文是去年717農民第一次來到凱道的報導,今天重新刊登,共同回憶一年前凱道上的大家。

‧ 朱淑娟/2010.7.17凱道報導

今天凱道上空的月特別明亮,映照總統府金碧輝煌。月映照大地,也映照凱道上守夜的農民。

來自全國六個縣市、九個反對土地被惡法徵收的上千農民站上凱道,素樸的怒吼憾動天地。人群從四面八方靠過來,只想說一句:「阿伯阿姨、阿公阿媽,繼續加油好嗎?」

每個年代都有農民運動,就數這次最特別,完全由農民及公民自發性連署,透過網路串連,拒絕政治人物站台、沒有大批警力、沒有氣笛叫囂,只有農民憨厚的臉龐,句句堅定:「還我土地正義,圈地惡法立即停止。」

今天,中華民國99年7月17日,台灣偉大的農民開創「新農民運動」。

農民提出三點訴求:
1、立即停止圖利財團的圈地行為
2、重新檢討農地資源的合理配置3、修訂土地徵收條例,還給農民永
      續生存未來。

竹南大埔炸開土地徵收的悶鍋

土地徵收並非始於今日,50來政府持續為了不同開發理由徵收民地、農地,農民也默默忍受。但今年6月9日當苗栗縣政府把怪手開進竹南大埔,剷除快要收割的稻穀,那個蓋住50年怒氣的悶鍋突然炸開了。

大埔農民反抗的勇氣,快速感染其他地區農民,苗栗縣後龍灣寶、新竹縣二重埔、新竹竹北璞玉計畫、台中后里、彰化二林相思寮、彰化田中反高鐵、桃園鐵路地下化、土城彈藥庫等地農民。原本不相識的農民站出來互相聲援。

不分族群農民在一起

原住民、客家人、閩南人、外省第二代,不同地區、不同族群的農民團結在一起,因為台灣是我們共同的家。農民的怒吼聲傳遍千里,也牽動許多民眾的心。今天凱道,看到許多學者、學生主動站出來聲援。當江一豪在台上高喊,「阿伯阿姨、阿公阿媽,繼續加油好嗎?」多少人熱淚盈眶。

能站在台上跟這麼多人說話,讓三鶯 部落的原住民顯得有些緊張與興奮。江一豪要求大家給他們一點時間,一一說出自己原住民的名字。

他們教大家「加油」的原住民語「薩茲任」。農民熱情回應,「薩茲任、薩茲任…」迴盪在凱道的上空。

希望會感染、希望更要相互扶持

灣寶的農民洪箱看到這麼多年輕人來聲援,心情有些激動,她說:「看到你們年輕人,我就覺得有希望」。站在一旁的環境行動網林仁惠則接口:「看到農民,才讓我們覺得有希望啊」。是的,希望會感染、希望更要相互扶持。

洪箱的先生張木村85年時反抗新竹科學園區的後龍基地,當時也是選中灣寶做為區位,後來因民眾抗爭,最後後龍基地停止。

他說,苗栗縣長劉政鴻當時還是立法委員,他承諾未來灣寶如有建設一定聽居民意見,話講一講,結果一上任就規畫後龍科技園區,突然一紙公文雙掛號就要地上查估,「這是不是賊仔政府?」

張木村因為身體不好,反後龍科技園區改由妻子洪箱接棒,兒子書銘大學畢業後,脫下皮鞋,滿心歡喜跟著下田耕作,家鄉的農田從此有了傳承。今天他們一家三口都來到了凱道,堅決反對世代的農地被徵收。

后里農民情義相挺

只要那裏需要聲援,就有台中縣后里鄉農民的身影。廖明田、陳欽全、馮詠淮他們是台灣最早公然站出來反抗政府的農民,第一個上告法院要求撤銷中科三期七星農場環評。

做夢都沒想到,農民竟然告贏環保署;做夢更沒想到,農民最後能夠期待的司法,竟然也無法阻止七星基地繼續汙染土地。

后里的問題不只中科七星農場而已,縣政府正在默默進行都市重劃,計畫中上千公頃農地將被徵收。情義相挺的事他們很早就做了,去年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居民抗議,總是默默幫著拿布條。大埔他們也去了、凱道當然不能不來。

馮詠淮說,選舉時政府都說人民是頭家,但現在呢?「怪手開進農家的田,大埔人民跟政府下跪求情,有用嗎?可憐啊,台灣人民要覺醒了。」

二林園區土地要被徵收的相思寮農民今天也來了,70多歲的楊玉洲阿伯、陳黃媛阿嬤、蔡閒花阿嬤,為了保護家園,環保署、營建署、行政院、總統府不不知來多少次了,淚流乾了、家還是保不住。

前些天縣府發公文要求他們年底搬家,楊玉洲阿伯今天說了不知已經說了多少遍的話:「辛辛苦苦打拼的家園,政府七俗八俗就要給我徵收去,農地是我們的命,土地被徵收我們就沒命了啊。」

陳黃媛阿嬤痛批:「我出生就住在相思寮,家沒了,不知道公媽要請到那裏去啊,政府連協調都沒有就要徵收土地,你看這款政府有惡嘸?」

「比土匪還要土匪,土匪搶我們,還會留一點,明天還有得吃,結果現在全都要給我們徵收去,叫我們按怎才好?」

一方有難、八方來助

農民挺農民,遠從台東來的徐蘭香說起稻胎的故事。徐蘭香在台東開發健康醋,她也參與許多環境運動,去年台東反核廢料公聽會時她遭到警方突襲被帶離現場,事後她也曾與前環保聯盟會長陳椒華到凱道聲討。

徐蘭香說,在窮困的50年代,人民種稻賣錢給小孩繳學費,自己只能吃蕃薯籤。而即便如此,也不願出賣稻胎青給日本人。

客家人堅持的信仰是有胎的東西不可以賣,但苗栗縣長劉政鴻卻在月黑風高的夜晚,在稻子在打胎的時候,竟然下手了,「這是割別人的性命,這是信仰的問題、祖先的問題、子孫的問題啊…我是一個台灣母親,絕對不容許有台灣人做出這種豬狗不如的事情....」。

走到凱道外圍,發現彰化環盟的蔡嘉陽、施月英都來了,為了阻止國光石化,他們幾乎天天台北、彰化兩頭跑,疲憊的臉龐、增加的白髮。

只有自己站出來,堅定的意志才能感動人。誰說環境運動沒希望?如何才能有希望?他們的努力讓許多人看到什麼是意志力。

再往外圍走,前主婦聯盟董事長顏美娟與動物社會研究會的朱增宏、玉敏坐在地上。半年前意外出了車禍,至今一不注意脊椎就會痛徹心扉。

她寡居10年,扶養一對子女長大,把「想為愛的人燒一餐好菜」的心情轉而奉獻社會,需要支持的地方就有她,捐錢、出力,就為了挺台灣。

唱翻凱道

反抗,不一定要悲傷、流淚。行動不便的樂生阿公阿嬷上台還要別人幫忙,他們抗爭五、六年,形容自己「有腳抗爭到沒腳」。

當「樂生那卡西」唱出「你敢賠得起?我們要繼續拼下去,最後才知輸贏...」多少人心都酸了。

土城彈藥庫拒絕農地變看守所,用更辛勤的耕作、更樂天的心情,宣告自己的決心。小陳說要唱翻凱道,一首「阮要決定自己的未來」唱得動人、更唱得感人:「人若有在做,甘勢天都有在看,不通當作我們是傻子,阮是從以前就一直住在這,阮要決定自己的未來....」。

劉麗蘭,一個老師,為了守護家鄉,書不教了改拿鋤頭。猶記得她在環評會上真情怒吼:「那顆樹跟著我長大,我對他有感情,你們知不知道啊…」。

「農村武裝青年」阿達當然也沒缺席,他帶著吉他從相思寮唱到后里、再到大埔、灣寶,還到環評會上唱「白海豚之歌」,跟國光總經理曹明怒目相視,他說那次徹底知道什麼是邪惡。或許環境議題很難引起共鳴,但阿達的歌聲卻能用最柔軟的方式,接近距離,吸引各方人的關注。

楊儒門、李建誠這兩位知名農運人士上台,大家以為他們會講出一番守護農村的大道理,沒想到兩人卻來一段數來寶,說出之前在網路流傳改編自「稟馬皇」的詞句:

「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樂無邊,誰知道劉政鴻他蠻橫不留情,勾結中央目無天,占我大屋奪我田,我爺爺跟他來翻臉,慘被他怪手來挖田……」。

青年學生站出來

這一陣子農民運動的參與不只農民而已,早有一批學生站出來,持續且堅定地站在農民這一邊。去年中科四期二林園區正在抗爭時,就發現二林農民身邊多了一些青年學生。

台大學生「小八」林樂昕是個戴著近視眼鏡、個頭小小的女生,站在人群中顯得靦靦。

如今小八不再只是站在二林農民身後扶著阿公阿媽的小女生,而是站在前頭高舉抗議標語的勇者。記得上月在中部科學園區舉行的友達股東會,她當著所有人的面質問友達董事長李焜耀:「相思寮農民不要搬家、相思寮救命。」一翻怒吼連李焜耀都不得不回頭直視她。

今天小八站上凱道,毫無畏懼,「我們要農地、要正義,希望大家給相思寮居民鼓勵,支持他們撐下去,相思寮加油!」

竹南大埔事件後,許多苗栗青年也站出來。清華大學學生陳為廷、台大學生傅偉哲今天站上凱道。他們長期在外生活求學,對家鄉幾乎一無所知,看不慣苗栗縣政府賤踐長輩的土地,讓他們站出來,「身為苗栗人我感到羞愧,對這個政府感到可恥。」他們號召所有苗栗青年回鄉保護家園。

學者的良心

一直以來,有一批學者始終站在弱勢農民這一邊。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台北大學副教授廖本全、世新大學助理教授蔡培慧、還有被大埔事件激出來的清華大學教授李丁讚,都讓人看到台灣社會學者的良心。

他們都是溫文儒雅的學者,但一個又一個不公不義的土地徵收卻讓他們「性情大變」。印象中即使罵人都斯文有禮的徐世榮,上月在竹東二重埔土地徵收公聽會上,他當眾怒斥大批警力,要求警方不應圍住農民:「新竹縣政自己宣布戒嚴了嗎?」連警察都被嚇到而坐下,他將人民與警方的權利翻轉過來,振奮了二重埔的農民。

徐世榮今天頭綁布條,擔任主持人。他說,土地是我們的,依憲法規定人民擁有財產權、生活權、工作權,「今天站上凱道,我們要要回憲法給我們的基本權利,不只為農民,也是為台灣的糧食、台灣人的公平利益打拼。」

徐世榮的妻兒、學生今天都來到現場,兒子用充滿崇拜的眼神看著他,會後也有學生還特別趨前向他表達敬意。徐世榮見證台灣學者的新典範。

而近年來的環境運動,不論中科、農村、國光石化,都有廖本全的身影。一次次貼近農民的聲音、一次次在國會在行政機關,為農民聲討正義。

他覺得農民今天不應該來,「是什麼樣的國家、什麼樣的社會,讓你們必須站在這裏?」但他又很謝謝農民今天來,「所有辛勤工作養育我們的農民今天來到台北,所有台北人都應該來跟他們道謝。」

「台灣社會真正的未來在農業,但我們看到政府正在毀滅我們的未來,你們能接受嗎?」廖本全說,所有的土地徵收都以公共利益之名,但卻看不到公共利益,「台灣社會還要繼續不公不義嗎?」

結束發言後,廖本全趕去參加一個談話節目,他不願離開農民,但只要是能為農民發聲的管道,他絕不放棄。

李丁讚說,如果不是政府做了太過份的事,善良的農民怎麼可能站出來?他說台灣農民在過去60年來就被不公平對待,「所謂犧牲農業培植工業」,有意降低穀價、提高稅收,青年才被迫離開農村。農業用水給了工業,農民現在被迫要休耕,「農民為什麼要休耕,這樣公平嗎?」

李丁讚的熱情感染了學生,許多到現場維持秩序的就是他的學生。清華大學,一個崇尚科學園區的學符,李丁讚站出來,對清大而言有重大意義。

而去年農再條例鬧得沸沸揚揚時,蔡培慧還是台大農推所博士班的學生,一個女子站出來號召四方之士組成「農村陣線」,影響近一年多來的農村運動。今天她促成這場凱道運動,登高一呼「還我土地正義」,全身散發生命力。

何時才能好好吃飯、安穩睡覺?


入夜的凱道,月光依然明媚,總統府更加金碧輝煌,微風吹過凱道,農民低頭吃了晚飯,鋪上防水布,包包當枕、斗笠蓋在臉上已經入睡。


後龍灣寶的畫家洪江波帶著小學剛畢業的大兒子靜靜躺在凱道,雖然鋪了隔水布,還是躲不掉土地冒起的陣陣熱氣。洪江波少小離家,這些年才回到家鄉。每天清晨,一家四口騎著單車繞著灣寶的西瓜田,那是神仙家庭的生活。

從台北搭海線火車,過了後龍溪就知道家快到了,「只想畫故鄉,大山腳下的家,怎麼可以被徵收啊。」

為了到台北抗議,經常清晨得起個大早,今天還要露宿凱道,他笑笑說,「何時才能安穩睡個好覺?」





謹以此文向凱道上勇敢的農民致敬






10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朱小姐
非常感謝您對於國光石化,,及大埔事件的詳細報導,,自從公視peope公民新聞報先披漏大埔事件,,之後公視多次報導這個事件,,自此我就一直非常注意他的發展,,同時開始注意到國光石化集中科四期等議題,,
由於這些事件在主流媒體幾乎沒有篇幅,,讓我覺得台灣的主流媒體已經喪失了理想性及功能,,以至於我必須在您的blog,漂浪 島嶼blog,台灣好生活電子報'苦勞網,公視網站才能全面的了解整個事件的發展與政府的態度
非常感謝您長期以來對環境的關注與詳細報導,,也替其他網民向您致敬

小地方 提到...

淑娟,謝謝這篇感人的報導,小地方借來轉載了!http://www.dfun.com.tw/?p=28982

The Star-Crossed Lovers 提到...

非常同意第一篇的匿名留言!

我還會留在地球 提到...

謝謝大家對環境議題的關心,記者能做的事就是紀錄,透過紀錄讓許多不被看見的事情被看見,進而有更多人關心,那是對一個記者最大的回報.

小非沒問題,謝謝轉載

匿名 提到...

淑娟:辛苦了~我將您這篇文章轉至好樣綠,希冀讓更多人看見

kuan miao 提到...

很棒的報導,借轉貼分享~!! 謝謝!

鐵山豬 提到...

感謝您的翔實報導。

很遺憾,剛聽到廣播新聞表示,行政院在今日邀集學者討論台灣農地土地徵收的問題。

民間代表提出:

1.要求修改土地徵收條例,並在修法完成前,應中止任何徵收案的進行。

2.苗栗大埔案撤銷。

惟行政院回應,大埔案以完成法定程序,無法撤銷負擔處分。而政府也無力在未修法前強制阻止地方新徵收案的發生。僅能承諾「儘速修法」。

現在這樣是真要官逼民反嗎?

匿名 提到...

行政院及內政部以大埔案已完成法定程序,無法撤銷是不負責任的說法,理由有三:
一、 內政部是同意通過苗栗大埔案的行政最高主管機關,擁有計畫審查及後續執行監督考核的權責。
二、 苗栗縣政府當初向內政部區委會申請擴大基地範圍是因為群創的擴廠需要所申請,但現在群創已沒有擴廠需求,原計劃目的已消失。
三、 當初劉縣長在內政部區委會承諾,會對徵收地農民給予從優從寬補償,如因補償金額不足時,同意向企業募款,獲得計畫通過的前提要件沒有兌現。
內政部已接受陳情並了解這些事證之後應該主動召開區委會,重新審查竹南大埔徵地計畫之合法性及必要性,因此內政部作為主管機關,回答停止徵地已無可能,是卸責之說。
相較吳揆及內政部的態度,與最近長庚的醫學中心資格差點被楊署長降級的做法形成強烈的對比,長庚醫院已經獲得評鑑成為醫學中心,也是經過評鑑委員的法定程序依法獲的資格的,而楊志良署長為何可以主張,長庚如不能解釋醫師與醫院存有僱傭關係(長庚以醫院與醫師為合夥關係規避健保費繳交),衛生署可以依法撤銷長庚醫學中心資格?
楊署長可以,江部長為何不行,同是行政院下轄部會,竟有二套標準。
相較於江部長的溫文儒雅,『顧全大局』,我們更加珍視楊署長的坦率真誠與維護正義的真性情。
二者差別為何?人若無求品自高啊!

Chyng 提到...

小豬姐姐~
好加在有妳寫啊!
不過,有一誤植廖「明」田啦,雖然他跟本全老師一樣都白頭毛:p

水瓶信 提到...

感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