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日 星期五

請問烏山頭是誰的水庫?政府無所謂、農民悍衛?

文‧朱淑娟 2009.5.1

「有不負責任的政府,才要百姓為了土地南北奔波。」嶺南村民為了反永揚垃圾場抗爭7年,出錢、出力、歷經苦行、靜坐,台北都不知道來幾次了。

農民陳伯伯說,人民生活已經夠苦了,放下農作到處抗爭,一趟車來台北也要花1、2萬元,「請問保護烏山頭水庫是誰的責任啊?」

陳伯伯表示,做官的人說話要算話,縣長都承諾有斷層通過垃圾場就要撤銷,一直拖下去,「對百姓敢會交代?」到時候水真的被汙染了,200萬人的健康,誰要負責?「連總統都擔不起。」

垃圾場來了,全村都要滅族

嶺南村長陳顯茂說,「我們是一群打不散的村民」,為土地打拼了6 、7年,就因為我們反對有正當理由,才能打拼下去。他說,水庫旁本來就不應該有垃圾場,這垃圾場距農民灌溉水才500公尺,垃圾場來了,「全村都要滅族」,許多老農睡到半夜都會起來哭。

盧伯伯說,笑死人,業者在環評時假造一條連接道路,「那塊是我的地耶」。陳顯茂說,以前村裏沒自來水時,都是到垃圾場附近一塊水池擔水回家用,怎麼會說地下20公尺沒水?「這些謊言立刻就被拆穿。」

政府有把人民當頭家嗎?

退休小學老師、嶺南村的媳婦洪龍鳳說,「政府很無能、政客很可惡、百姓很可憐」,明明違法這麼明顯,這業者為什麼這麼有力量,「橫材拿入灶」。政府有把人民當頭家嗎?縣長不負責任,還叫我們人民監督,大家都7、80歲了,有什麼能力監督?

洪龍鳳說,錯誤的環評書是學者做的,故意隱瞞真相,「這是專業殺人」,默默殺百姓、把土地一片片汙染掉。她說,地下水鑽深、斷層鑑定是政府要做的事,結果還叫百姓自己做。老農在縣府靜坐24天,寒流來了好冷,有誰出來問一下?

農民陳媽媽說,垃圾場來來,接下來大家要如何生活?「實在是不合理」,為了好山好水,大家捐錢、出力,去年柳丁一公斤才賣3塊多 ,至少還有土地可以種。垃圾場來了就全都種不成了。

陳媽媽說,「我們都老了,看不到了,但子孫怎麼辦呢?」

video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