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0日 星期三

從雞蛋芬普尼事件 看食安的三個問題

基於人道、食安,養雞環境都應該積極改善,廢除格子籠。
(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17.8.29

今年7月荷蘭、比利時、韓國陸續爆發雞蛋含殺蟲劑芬普尼(fipronil)殘留事件,事後農委會主動普檢全國雞場,並盡可能回收問題雞蛋,態度值得肯定。不過這件事也曝露出食安管理的三大問題,如果不深切檢討改進,食安將永遠難安。

首當其衝就是農藥管理不當。還有,未及時停售雞蛋,導致問題雞蛋流入各大通路,一句「市面上的雞蛋都是安全的」立刻破功。而且在未提出健康風險評估前,就說「即使吃到芬普尼雞蛋風險也不高」,對食安的風險教育也過於馬虎。

另外蔡政府為了把關食安,在環保署成立的化學局,在這次芬普尼事件中卻沒有角色,因為這次的禍首是農藥,而農藥又不歸化學局管,當初期待從源頭控管食安的關切物質,從這件事看來也沒有達到設立化學局的目的。

七縣市檢出,顯示問題存在已久

一開始農委會、衛福部先各自抽驗市售雞蛋,都未檢出。之後農委會再採樣45個雞場,820日發現其中三個場的樣本芬普尼殘留不合格。

目前我國並未訂雞蛋芬普尼殘留標準,所謂不合格是以檢測的定量限值5ppb為基準,超過5ppb就算不合格、以下視同未檢出。歐盟也是以定量限值5ppb當做殘留標準,日韓、美國則有殘留標準,分別是20ppb30bbp

由於這次抽驗中標率高達6%,農委會不敢輕忽,決定全面檢測1450個雞場,五天內完成採樣、檢測,總計七縣市(台中、彰化、南投、嘉義、台南、高雄、屏東)44個雞場的雞蛋殘留超過標準。最高是彰化連成牧場153ppb,其餘在5ppb60ppb之間。這些雞場立刻採取移動管制,回收近130萬顆雞蛋。

從檢出範圍這麼大看來,雞蛋芬普尼殘留應該已存在一段時間,過去只因為沒檢測所以不知道。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認為,因為我國採取較高的標準,所以不合格率才會這麼高,如果用美國30ppb的標準來看,不合格就變少。

但檢測殘留量較低就表示比較沒問題嗎?農委會防檢局局長黃㯖昌說明,被驗出殘留最高的場,是因為剛噴過芬普尼農藥不久,檢出值才會這麼高,而其他檢出值較低的,是因為更早之前用的,檢測時已經衰減而已。檢測結果出爐後的問題雞蛋還有機會回收,但之前就不知道有多少流入消費市場了。

採樣到驗出未全面停售雞蛋,導致問題蛋回收困難

農委會強調有問題的蛋都已回收,但這怎麼可能?採樣、檢測、回收之間都有時差,如果不從採樣那個時間點開始就宣布禁售,問題雞蛋就不可能100%回收。而相較於其他也爆發芬普尼雞蛋事件的國家,我國的處理方式是最寬鬆的。

台北醫學大學前副校長邱弘毅8月初在南韓出差,他住的飯店連續三天沒有供應蛋,他好奇一問才知道,原來南韓在爆發芬普尼雞蛋事件後,為了消費安全,各大通路停止供應雞蛋,直到政府檢驗結果出爐再做處置。邱弘毅說:「農委會既然已經採樣了,結果出來之前應該先停售幾天,才能讓人民安心。」

邱弘毅表示,「食物絕對沒有零風險,都已經發生事情了,政府應該告訴人民如何減少攝人,例如平常就養成分散風險的習慣,不要吃同一個產地的產品,飲食要多樣化,即使吃到有問題的食物,量也不會太多,可惜並沒有這麼做。」

而移動管制的雞場何時可以解禁?農委會說,因為雞的代謝是13天,所以2周後請農民重新送驗,合格的雞蛋就可以上市。這個13天代謝是怎麼來的?其實是專家會議中,文化大學動物科學系教授王淑音提到,2011年澳洲一項針對鳥類的研究,驗出芬普尼 13天之後就檢測不到。她都已經強調這是鳥的研究,不是雞,農委會就直接以2周做為可重新送驗的時間,也不夠科學。

農藥流向、使用方式應建立管理機制

雞蛋為什麼會殘留芬普尼?芬普尼是一種用途很廣的殺蟲劑,可用於「農藥」,防治紅火蟻、水稻及玉米害蟲。還可用於「動物用藥」,為犬貓除蚤,但因為芬普尼具有殘留性,所以並未核准用於經濟動物。另外還可用於「環境用藥」,除蟑螂、螞蟻。禽舍不論消毒或除蚤,都不能使用農藥,只能用動物用藥。

這次被驗出殘留量最高的連成牧場,坦承用了「法台寶」(4.95%芬普尼水懸劑的農藥,稀釋一千倍)直接噴在雞的羽毛上。其他被檢出的牧場也是用含芬普尼農藥清洗雞舍或消毒環境。很清楚,這件事的源頭就是「農藥被非法流用」。

而農藥為何會被非法流用,就牽涉到農藥管理不善的問題。有賣藥者向農民推銷好用又便宜的農藥,農民買了農藥,自己在禽舍噴灑、消毒,有的還直接噴在雞的羽毛除蚤,雞啄羽毛時就把藥也吃進去,造成雞蛋殘留。

也就是說,目前禽舍的消毒都是農民自己做,不像環境用藥施作時必須由領有執照的業者施作,到底怎麼噴才安全也沒有一套標準方法。所以上周農委會舉行專家會議時,副主委黃金城才會說,未來禽舍消毒前必須先提出消毒計畫。

而目前,農藥、動物用藥、環境用藥由不同部會管理,也各有專法。芬普尼並非環保署公告310種毒性化學物質之一,農藥也不歸化學局管,如何從源頭管控芬普尼流向,這點化學局也使不上力。或許可考慮將芬普尼直接公告為第四種毒化物,未來製造、輸入、販賣、使用,就能有一套比較精準的管理方式。

三部會的訊息發布應該更一致

這次還出了一個差錯,食藥署18日搶先發布訊息,指已抽驗市售雞蛋10件,都未驗出芬普尼殘留,三天後農委會檢測牧場,卻接連驗到44個雞場超標。「我對政府處理食安有一點失望,都已經出過這麼多事了,SOP還沒建立起來,食藥署說市面上沒有、農委會抽檢說有,人民要相信誰?應該弄清楚了再統一發布,才能讓民眾安心。」台北醫學大學前副校長邱弘毅建議。

今年至今才8個月,雞蛋就已經發生三次風暴:禽流感、戴奧辛、芬普尼。我國大部分禽舍都採格子籠飼養,雞在擁擠的環境中,為了防止傳染疾病,就需要用更多藥。因此,比農藥管制更重要的,應該是雞的飼養方式,不論站在動物人道、或是食安立場,格子籠的飼養方式也應該盡早落日。


1 則留言:

YYC 提到...

放寬限值扼殺食安五環



 雞蛋驚傳殘留農藥芬普尼超標,一度造成市場動盪不安,使得消費大眾見「蛋」色變,詎料,政府改弦易轍決定大幅放寬殘留限值,面對政策滾動式改變,非但前後邏輯不通,並且交代不清不楚,同樣也讓全民霧煞煞,到底何故「自廢武功」?又為何自我打臉去扼殺食安五環?國人對於政府之信賴度不日漸滑落,「才怪!」

 衛福部「食品衛生安全與營養諮議會」與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農藥技術諮議會」召開聯席會議,茲因考量禽類飼料可能殘留農藥芬普尼,經與專家學者達成共識,將改訂定雞蛋殘留農藥芬普尼之容許限值,由原先的五ppb,放寬提高為十ppb。

 姑且不談理由夠不夠充分,光是一年內限值決策一變再變,純粹由政策角度來看,在在犯了「兵家大忌」,難怪得不到掌聲叫好,並洐生負面的社會觀感。

 固然政策推動一段時間後,執行滾動式檢討改進,立意良善且無可厚非,但在短短一年內,芬普尼限值由伊始的零檢出,到放寬為現行的五ppb,擬再放寬提高到十ppb,未免變動得太過頻繁,並讓蛋農無所適從而欲哭無淚了。

 根據聯合國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建議,芬普尼每人每日容許攝入量值(ADI)為○.○○○二mg/kg,因哺乳類動物可經由腸胃、糞便代謝,少量則由尿液排出,所以無論是五ppb或十ppb,都不會超過ADI的建議值。因此,站在專業醫師的立場,「當然還是希望殘留量越低越好」。臨床毒物科醫師則說,農委會所提供的數據,多為估算而欠缺實測,因此很難向外界充分說明,其結果頂多讓人「勉強接受」罷了。

 過去,既然國內絕大多數蛋農做得到零檢出標準,何故為少數不符標準的蛋農量身訂作,「從無到有」放寬至十ppb,還傳出「勉強接受」這樣的風涼話,簡直是拿國人健康「做功德」,又該如何自圓其說。

 食安五環決策理應嚴加把關源頭管理,最好促使雞蛋不含任何農藥殘留才對,那有愈規範愈寬鬆,甚至不僅不去打壓,反而蓄意縱容的道理,因此由衷建言蔡政府,切忌引發食而不安,人神共憤的後果。http://www.twtimes.com.tw/index.php?page=news&nid=685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