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31日 星期四

政府挺廢水排河川 毒害小鎮13年

 2012年11月28日上百位霄裡溪沿岸居民再到經濟部、環保署抗議政府,
為了兩家工廠,犧牲數萬民眾飲水安全。(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原文刊登於2013.1.30出刊的《商業周刊》

文‧朱淑娟

兩百多年來新竹縣新埔鎮居民灌溉、飲用、抓魚摸蝦的霄裡溪,十三年前因桃園縣境內的友達、華映兩工廠光電廢水排入受到汙染,山河變色。

免於用水恐懼是基本人權,但這十三年來環保署、桃園縣、新竹縣這三個擁有行政權的機關卻無力解決人民的用水恐懼,在民眾持續抗爭下,日前兩家公司終於提出「廢水全回收」方案,預計二到三年內光電廢水不再排入霄裡溪。

這個晚了十三年的方案證明廢水有「不必排入河川」的方法,政府卻堅持「廢水總要有河川可排」導致人民無端受害。矽谷毒物聯盟資深顧問泰德史密斯(Ted Smith)感嘆:「台灣至今用十九世紀的法令在管廿一世紀的高科技廢水」。

變調的母親之河

從半山腰上的家往外看,冬雨過後的遠山罩著迷濛水霧,霄裡溪沿岸剛被雨水沖刷過的農田更顯翠綠。河的對岸是照東國小,早年還沒蓋鹿鳴橋時,朱增有、朱增宏兩兄弟上學都要踩著溪上石頭過河。沒課時就到溪裏玩水,雙手一捧就是魚蝦。朱家在此已超過百年,霄裡溪是孕育一代又一代的母親之河。

光陰如潺潺流水一去不回,四十年後朱增宏兩個唸小學的侄子來到霄裡溪邊的廣源記圳,穿著雨鞋踩在溪裏,學著先把土沙撥開找河裏的魚蝦,找了很久才發現幾個很小的石硯,一臉疑惑:「伯伯你們以前這邊真的有很多魚嗎?」

霄裡溪是鳳山溪支流,上游在桃園縣龍潭鄉,中下游則流入新竹縣新埔鎮巨埔里、鹿鳴里,最後注入鳳山溪,全長十六公里。霄裡溪是條淺溪,水量隨季節變化豐枯鮮明,不記得從何時開始,村民發現溪水卻常態性變多。
環評審查竟然同意把工廠設在灌溉、飲用的水源頭,對國土規畫、
環評審查的信任,都是重大的諷刺。 

後來才發現這突然變多的水來自霄裡溪上游中華映管龍潭廠、友達光電龍潭渴望園區廠,兩工廠分別於二○○○年、二○○二年通過環評量產,將每日合計三萬噸廢水排入霄裡溪,從上游的桃園縣跨界流入新竹縣新埔鎮。

自此桃園縣龍潭鄉三和村,新竹縣新埔鎮巨埔里、鹿鳴里經常發現溪流生物死亡,三和村一處養殖場錦鯉集體暴斃,民眾也傳出飲用井水後身體不適。

巨埔里悅茗茶莊老闆娘林沂臻平常抽地下水飲用,燒水泡茶時間很長,七、八年前開始出現過敏現象,皮膚癢、眼睛癢、鼻子及喉嚨不舒服。家中熱水器破洞,換新的不久又破,熱水器公司看過後說:「是不是你們家的水有問題?」

本來不信,後來整治河堤時發現當河段沒水時她家的水井也抽不到水,她才驚覺:「原來我們完全喝霄裡溪的水」。去年十二月自費健檢, 食道左邉已廿%硬化。嫁到巨埔里卅多年,她從未想過有一天連喝水都會出問題。

科技廢水為何排在水源頭?

巨埔里里長張清漢說,新埔鎮東面五個里一千八百多戶多數取地下水飲用,沿岸上千公頃農田也引溪水灌溉,甲級水體的霄裡溪下游更早已規畫做為新埔鎮自來水取水口,他不解:「為何把工廠設在水源頭?」

當時通過環評時附帶條件,未來霄裡溪如做為飲用水源,廢水排放口應設在自來水取水口下游。二○○七年居民檢舉兩公司違反環評承諾,反將排放口設在取水口上游,隨後環保署命兩公司提出因應對策, 經多次審查二○○九年五月
,環保署長沈世宏基於「兩害相權取其輕」決議廢水改排到桃園縣老街溪。

科技廢水人人怕,此決議引發桃園縣反彈,自此新竹縣、桃園縣展開河川保衛戰,都反對光電廢水排入各自境內河川。然而,兩公司位於桃園縣境內,桃園縣掌握廢水排放許可權,之後兩公司五度向桃園縣提出改排老街溪申請都被駁回。一個由環保署審查通過的環評結論竟被當成廢紙動彈不得。

就在爭議難解時,經濟部去年三月突然發出公文,指未來不再取用霄裡溪做為自來水,環保署自我解讀那個改排老街溪的環評結論就不必改排了,桃園縣順勢再發給友達五年排放許可,至今廢水持續排入霄裡溪,居民引爆更大抗爭。

母親之河變人人害怕的毒水

地球公民基金會主任李怡蒨表示,官方如此解套無法自圓其說,因為廢水汙染霄裡溪不只取水口,而是整個河段。事實上環保署從二○○八年起抽驗沿岸水井發現十七種重金屬,部分水井測出光電廢水才有的「鉬」、「銦」,從此居民不敢再喝霄裡溪水,為平息民怨,環保署以水車載自來水供居民使用。

前年二到四月環保署在新埔鎮巨埔里廿七號井、卅二號井有八次測到「鉬」超過管制標準。僅管環保署水保處處長許永興強調,發現鉬超過標準後立即補助廿四戶裝設自來水,目前檢測都符合標準,但居民對水的恐懼愈來愈深。

張清漢說:「環保署一直說採樣符合標準, 那你為什麼說水不能喝、還送水給我們、又免費幫民眾裝自來水?沿岸居民九十九%都沒有自來水,不是幫廿四戶接自來水就能解決。喝水的問題還好,我們的土地被汙染了怎麼辦?」

於是兩百多年來不曾出現的載水車穿梭在新埔鎮上,民眾能改用山泉水的就改用,無法改用的只好買水取代,但灌溉還是不得已要引用溪水。張清漢說,最近傳出這邊種的菜拿到龍潭、楊梅賣被質疑:「 你們新埔種的我們不要。」

廢水全回收  還有助於紓解水資源壓力

在新埔鎮民持續抗議下,監察院去年九月糾正環保署並要求三個月內提出解決方案,隨後環保署協調友達、華映提出廢水全回收方案。

友達光電副理李秀芬表示,友達龍潭廠一直全力保護環境,放流水一直符合法規外,友達也願以更高標準來自我要求。她強調,廢水全回收方案已研發多年,至今技術有所突破,正朝「系統正常運轉下,無放流水排入霄裡溪」的目標努力。

環保署水保處科長邱仁杰指出,這是國內第一次有業者提出廢水全回收、而且是回到製程用水的方案,過去多數業者最多只能回收八、九成,而且並未回到製程使用。從一連串業者的積極作為看來,他認為這個方案絕對是玩真的。

原來的流程是將含磷廢水經化學沉澱、再將廢水處理後直接排入霄裡溪。「廢水全回收方案」則是將廢水經三段濃縮蒸發後回收清水,乾燥後剩下百分之十的汙泥用車載走。邱仁杰預估友達這套設備約需十億元,比改排方案多出五、六億。只要通過環評審查就可動工,預計二到三年內廢水就不再排入霄裡溪。

全球水資源缺乏,新建水庫又到處被抗爭,長久來看廢水回收對企業也有利。沈世宏去年十二月十二日在立法院答詢時指出,友達目前每天用水兩萬噸,未來將減為四千七百噸。一旦台灣廢水回收技術可行,不但廢水不會再影響任何河川,而且也可能形成一種新興綠產業,兼顧環保與產業發展。

科技汙染的反思

光電廢水特性較複雜,含有多種有機汙染物、重金屬。環保署統計台灣有一百五十九家光電業者,廢水排放總量廿一萬噸,其中廿五家為自行排放約五點六萬噸,其餘納管廠商主要集中於三座科學園區,由園區廢水處理廠統一處理。

也就是說,到目前為止法令規定科技廢水只要處理到符合放流水標準就可排入河川,但政大公共行政系副教授杜文苓表示,國內只管制兩百九十八種毒性化學物質,永遠跟不上科技的日新月益,而且製造過程中還有很多衍生物質,沒有人能保證符合放流水標準的廢水排入河川,可以飲用、灌溉、且都不會有影響。

泰德史密斯前年底專程來台了解霄裡溪汙染,他表示,九八○年矽谷發現小孩天生疾病比例高,清查發現地下水與土壤汙染比例高,隨後推出「社區知情權法案」,規定工廠使用什麼化學物質、使用方法、儲存,社區有權知道。

他認為,最好的汙染控制就是要求工廠揭露使用物質、以及可能造成的風險。但杜文苓說這個觀念要在台灣推動卻困難重重,業者都以「機密」為由拒絕提供,她強調真正的機密應該是「配方」,不是「物質」。

李怡蒨表示,品牌商都有綠色供應商準則,要求接單生產廠商妥善處理廢水及廢棄物,政府不督促企業遵守綠色供應商準則,以為在幫企業、其實是在害企業。環保團體也會持續向蘋果電腦(Apple)等品牌商檢舉,要求負起監督之責。

霄裡溪事件促成各界對科技廢水管制的反思。例如過去環保署將光電、半導體等科技廢水跟「其他工業」適用同一標準,霄裡溪事件後環保署重新檢視,二○一○年十二月將「光電材料及元件製造業」分離出來單獨管制。雖然這個標準離真正保護人民及環境還很遠,但總算跨出科技廢水管制的第一步。

環境態度的改變 霄裡溪是觀察點

朱增宏認為,霄裡溪事件反映政府與民眾環境態度的不足。一開始就不應同意工廠蓋在河川上游這個環境敏感地區,發現有問題了改排老街溪也是錯的。他強調,廠商並非沒賺錢,政府應要求企業不要把汙染丟給別人去收拾。而如今證實業者有能力做到廢水全回收,也證實這樣的方向才有助於促進良善溝通。

友達的廢水全回收方案下周五(二月八日)將審查,通過後至少還要再等二、三年廢水才不會排入霄裡溪。朱增宏表示,如今政府基於民怨才要求廠商提出此方案,未來政府、企業是否能從根本改變環境態度,霄裡溪是一個重要的觀察點。

 霄裡溪大事記 
時間
事件
2000.5
2002.12
中華映管龍潭廠、友達光電龍潭渴望園區廠通過環評審查,合計3萬噸廢水排入霄裡溪
2003~
陸續發現沿岸溪流生物死亡,民眾傳出飲用井水後身體不適
2006.8
新竹縣農田水利會發文新埔鎮公所,廣源記圳右岸白米檢測汞含量超標
2008.3
新竹縣環保局發文新埔鎮公所,請轉知霄裡溪附近民眾勿直接飲用自來水
2008~
環保署抽驗沿岸水井發現17種重金屬,部分測出光電廢水才有的「鉬」、「銦」。環保署以水車供水、並免費幫24戶裝自來水
2009.5
環評決議廢水改排老街溪
2010.4
友達、華映向桃園縣申請改排五度被駁回
2012.3
經濟部指未來不再取用霄裡溪做為自來水,不必改排,桃園縣再發給友達五年排放許可
2012.12
友達、華映提出廢水全回收方案,環保署將於近日審查。至今廢水持續排入霄裡溪。

2 則留言:

咕咕咕 提到...

桃園縣政府 要稅金 不要廢水 自私自利 心態可議 以鄰為壑 別人小孩死不完 不管別人喝廢水 還是農田...

桃園縣府凌駕中央 自以為是 惡搞新竹縣 地方許可逾越中央環評

老街溪是法訂區域排水溝渠 上游很多工業區工廠排放廢水 這是事實 說要總量管制 也是 因應 就是不給華映友達排

好笑的是 在老街溪下游進行礫間瀑氣改善水質工程 這樣要做縣民的親水遊憩設施 這是件放流水不當用途 很荒謬的事 ?為工程? 污染處理過的清溪川?

個人對桃園縣府 深深不以為然 新埔人該告的優先對象 然新埔人皆知 未覺醒? 光是生氣 抗議 媒體..消費耗盡 等環評.等監察院.等訴願... 有用?

咕咕咕 提到...

必須再次提醒 這13年來 友達華映每一張放流廢水排放許可 都是桃園縣政府核發的 從頭一路錯到現在 從89不當招商 山坡地解編 二家工廠園區設立 未遵照環評結論 放流口設在新埔取水口上游 期間幾次許可變更展延換證 一樣核發排放宵裡溪承受水體 ...98年5月環評通過改排老街溪 之後環保署行政指導5件公文對桃園縣府"無效" 業者申請許可案退件5次... 監察院97.101糾正二次 到現在還是排宵裡溪 新埔人再不認清事實關鍵 圍堵抗爭陳情天王老子也枉然 桃園縣政府違法濫權 瀆職無疑 未見媒體苛責 中央機關忙於善後 卻成抗爭對象 我很想知道 問題在哪裡 中央環評效力無法駕馭地方 新埔人不敢告桃園縣 二家污染業者變成不是他的問題 告訴我 甚麼叫環境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