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8日 星期三

何時光電廢水不再排入霄裡溪?


(圖: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朱淑娟/2012.11.28

28日上百位新竹縣新埔鎮居民北上經濟部、環保署抗議:「還我清淨霄裡溪!」再早一天環保團體地球公民基金會指控環保署明知霄裡溪民井驗出重金屬「鉬」超過飲用水管制標準,卻未公布。為免霄裡溪沿岸居民繼續受光電廢水危害,應從源頭要求友達、華映兩家公司立即停止將廢水排入霄裡溪。

霄裡溪檔案

霄裡溪是鳳山溪支流,全長16公里,上游在桃園縣龍潭鄉,中下游則流入新竹縣新埔鎮,2000年、2001年中華映管龍潭廠、友達光電龍潭渴望園區廠通過環評將工廠設在霄裡溪上游,並同意兩公司每日合計3萬噸廢水可排入霄裡溪,但如果未來霄裡溪做為飲用水源時,廢水排放口應設在取水口下游。

自此上游的龍潭鄉三和村、下游的新埔鎮居民經常發現溪流生物死亡,200312月發生華映廢水臭味引起學童不適居民圍廠抗議。隨後三和村錦鯉養殖場發現集體暴斃,民眾也傳出飲用井水後身體不適事件。

2007年新埔愛鄉協會抗議並檢舉兩公司違反環評承諾,將廢水排放口設於新竹縣內霄裡溪飲用水取水口上游,危及新埔鎮民健康,汙染霄裡溪兩岸農田灌溉用水。環保署要求兩公司提因應對策, 2009513日決議廢水改排桃園縣老街溪。

但此決議引發桃園縣反彈,自此兩縣各自展開河川保衛戰,都反對兩公司光電廢水排入各自境內河川。經濟部自來水公司在2012313日發出公文,指未來不再取用霄裡溪水源,於是廢水改排解套,至今持續排放入霄裡溪,沿岸居民持續承受風險。

環保署曾於20085月到200910月採樣水井,測出17種重金屬,其中14種為飲用水水質標準管制項目。部分水井測出微量屬於光電廢中才有的「鉬」、銦」,20097月飲用水水質標準增列這兩項物質,管制標準70ug/L

井水超標環保署隱匿? 環保署:都有告知新竹縣環保局

地球公民基金會台北辦公室主任李怡蒨表示,依環保署監測資,20112月、3月、4月,在新埔鎮巨埔里27號井、32號井有8次測到「鉬」超過管制標準,最高達到138ug/L,但環保署並未要求業者停止排放,而是出資每戶三萬元幫共用這兩口民井的民眾裝自來水。基金會認為這種處理方式本末倒置。

環保署水保處處長許永興強調並未隱匿,事實上在發現鉬超過標準後當年月立即找新竹縣政府、自來水公司開會,由環保署專案補助24戶裝設自來水。而除了那三個月,檢測都符合標準。至於那三個月為何鉬會超標,成因很多。

不過關於鉬檢測超標一事,環保署的確並未向公眾說明,而是在2012316日發布的新聞稿中強調:「99年到100年檢測『自來水淨水場水質』,多數符合飲用水標準」,避談水井超標之事,讓民眾以為飲用水都沒有問題。

友達已同意零排放全回收  但何時完成?

今年九月監察院要求環保署在三個月內針對霄裡溪事件提出解決方案,許永興表示,協調業者後友達光電已同意投入10~12億將廢水全回收到製程使用,最後剩下固體廢棄物汙泥載走,並已向桃園縣提出方案。但華映公司表示暫時有困難。

地球公民基金會台北辦公室主任李怡蒨回應,友達提出零排放是一件好事,但如果不是民眾一直追究,業者也不會願意花成本處理。另一方面友達雖已提出方案,但還要數年才能完成,而華映尚未同意,所以未來數年居民還是要繼續喝廢水,無法接受。她要求環保署、桃園縣政府應立即禁止業者排放廢水 入霄裡溪。

資訊公開  才能共創開發與環境雙贏

霄裡溪的問題反映出環評、行政決策、以及業者觀望的諸多問題,一開始就不應允許光電業者在重要的灌溉及飲用水河川上游設廠,至於廢水中存在什麼、排入河川對水質的影響、居民以及作物的風險是什麼,更不該不對居民公開資訊。

結果業者還違反環評結論將廢水排放口設在飲用水取水口上方,民眾發現問題,行政機關未立即處理,而是經過長時間的會議做成改排老街溪決議,把一條河川的問題丟給另一條河川,說是「兩害相權取其輕」,卻造成兩縣市的衝突。

最後找個理由說不在這裡取飲用水了,於是讓廢水繼續排入霄裡溪。清大化學系教受凌永健今年8月在一場會議中強調,霄裡溪是一個封閉型山谷,旁邊有人種稻、居民也當成飲用水源,即便這裏未公告為飲用水也不能改變這個事實。

霄裡溪事件經過十三年未解、突顯台灣發展高科技之餘,對於科技廢水之於環境危害、人民健康風險未等同重視。而在民眾壓力下環保署才要求友達承諾將廢水全回收,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因循苟且並非負責任的政府、企業應有的作為。

而從霄裡溪事件漫長的糾葛中,政府與企業都應從中得到教訓,隨著人民對資訊民主愈來愈強烈,唯有資訊公開並善盡社會責任,才能共創開發與環境雙贏。


1 則留言:

JMY 提到...

還好友達和華映兩家工廠背後的投資集團大概不會像台塑六輕相關投資集團的經營者(包括長庚醫療財團法人)敢不顧企業社會責任和形象縱容台化纖委請律師上法院告莊秉潔教授並巨額求償四千餘萬新台幣,不然恐怕連台灣環保署聘請的環評委員都不敢多說話了。

台灣經濟部欠缺人才且怠職協助推動台灣科技行業的再進步與發展,只能被動的配合並縱容業者以汙染環境的低廉製造行為求取企業之苟延生存,而讓台灣應有的競爭力不斷消失及大專院校每年訓練出來的大量人才亦無可發揮之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