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8日 星期一

中科四期 這樣叫轉型嗎?


‧朱淑娟/2012.5.28

今年三月國科會基於情勢變更宣布中科四期二林園區須重新檢討。所謂「檢討」必須回到原點去修正決策錯誤,但最後卻被限縮成「轉型」。當然要談轉型也可以,但那還是得回到原點依區域條件去談如何轉型。但最後國科會端出來的所謂轉型方案,只是把原預計引進園區的幾項產業加加減減,少了面板業、晶圓業已經四不像了還堅持要「科學園區」。請問國科會,這樣叫「轉型」嗎?

而國科會又是如何思考轉型這件事、又透過什麼形式讓社會參與轉型討論?國科會今天在彰化溪州、二林各舉辦一場「轉型公聽會」,從舉辦地點就可看出國科會的心態是什麼。二林是中科四期所在地,當地民代支持開發;但園區用水卻用到溪州水源頭,引發溪州農民反彈。在這兩個地方辦轉型公聽會,難道不知道會落得變成「搶水、反搶水公聽會」?何況還把一個國家上位政策討論,演成地方恩怨,製造人民對立。

果然一如預期,國科會提出一個取消面板、晶圓業的產業調整方案,還美其名是考量地方缺水以及地層下陷而取消耗水產業。請問四年前各部會在迎合馬總統政見,傾國家機器護航通過二林園區所有行政程序時,那個官員心中可曾想過彰化這個缺水又地層下陷的區域,可以引進這種高耗水產業?

難怪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在會場當著國科會副主委賀陳弘的面激動地說:「我們都是學者,坦白一點、誠實一點」。什麼是坦白、誠實?那就是國科會應承認當初只憑友達光電一個沒有法律效力的承諾就草率啟動中科四期是錯的,要不是友達拍拍屁股走人,各部會難道不是繼續矇著頭做下去,還會想要檢討什麼?如今面對當初那些決策的草率,「道歉」兩字都說不出口嗎?

而國科會不但把一個「中科四期轉型公聽會」演成「搶水、反搶水的公聽會」,也把轉型的思維只放在「用水量的加加減減」,提出一個每日用水量從16萬噸降為2萬噸的計畫,卻閉口不談面板業都已排除,有什麼理由園區面積還要維持631公頃、彰林超高壓變電系統還非蓋不可、那個2萬噸用水又是如何計算?

可憐溪州農民,以為只要說出支持中科四期二林園區轉型,園區用水量降低,就可以打動官員的心不會再來瓜分水圳用水。但結果卻是,國科會宣布,因為水利署還沒承諾給中期用水,所以還是要借用農民的水。水利署則是隔空喊話,如果只要2萬噸應該不必調用農業用水。區區2萬噸水就難倒水利署、國科會這些專家了嗎?

所以很抱歉,水圳當然不能停工。彰化農田水利會總幹事林永傳還當眾嗆農民,配合國家政策調用農水符合法令規定。溪州農民,情何以堪?

而可憐二林居民,在國科會的簡報檔中看到「預計可提供25000名就業機會」,就真的以為有了二林園區,子弟可以回鄉工作、家鄉可以繁榮。但二林園區從動工至今已三年,只有一家非高科技工廠進駐、且面積不到3公頃,請問國科會未來從哪裏找到什麼廠商放進這631公頃土地、又要如何促進25000名就業機會?事到如今還在騙二林居民。二林居民,又情何以堪?

話說回來,有誰會反對給二林人發展機會?政府、地方民代不要老是散播那種「工業繁榮地方」的謊言,老老實實給民眾一個「發展」的想像,什麼樣的發展最符合國土永續、經濟發展、以及當地民眾期望,難道只有蓋中科四期、或現在已經四不像的中科四期、甚至不追問科技產業是否依然榮景,這叫做「發展」?

不妨回過頭來看看彰化是什麼地方。台北大學副教授廖本全曾提到,彰南在國土規畫裏是農業適宜區,如果中科四期可以選址彰化二林,那表示國家不必有國土規畫。中興大興教授陳吉仲也提到,彰化農作物產值佔全國一成,是全國農家與農戶最多的地區。

如何掌握彰化的特殊條件以及優勢,提出對二林地區以及民眾最好的發展想像,應該是中科四期檢討與轉型該討論的主軸。然而,如今說這些或許為時已晚,看來國科會心意已定,然而台灣在經歷中科四期近三年來的紛紛擾擾後,再度錯過一個重新審視國土政策、區域發展、程序正義的大好時機,我想這才是最令人覺得可惜的。

3 則留言:

nt2000 提到...

最後一句
我想這才是最令所有關心國家發展的人民深深覺得扼腕痛心。

徐世榮 提到...

淑娟,

謝謝妳的鼓勵。誠如妳說的,的確是很可惜,國科會應該要帶頭,透過中科四期這個個案,好好檢討台灣的產業政策、及相關的行政程序作業(興辦事業計畫、土地徵收計畫、用水取水計畫、環境保護計畫等等),並在法律的嚴格要求下,由此來建立一個新的典範。

但是我們現在是在「前提」及「目標」皆已定的情況下,要我們來談轉型,這又能轉多少呢?前天下午賀陳副主委一開始說話,就清楚明白的說「中科四期沒人反對」,這真是睜眼說瞎話,我當天早上在溪洲講的,他根本是當成馬耳東風。

不論是日治時期或是國民政府初來台之時,彰化二林都是台灣農民運動的聖地,但是,如今他們要求開發,計較的是土地的價格是用「一甲一分的低價買賣」,還是「要像台北一樣,一坪一坪的高價賣出」;他們並因此要來剝奪溪洲農民的權益,此事發生在二林農民聖地,真是讓人遺憾萬分!

另外,再比較一下溪洲與二林的公共設施,二林真的落後嗎?在溪洲的公聽會,我們必須擠在廟前舉辦,場地狹小,大家熱成一團,麥克風又頻頻出狀況,讓我們發表意見時都必須用吼的。但是,下午二林的場次,我們在宏偉的演講聽及表演廳舉辦公聽會,裡面冷氣十足,坐久了還會冷,麥克風的音響也非常的好,兩相比較,真是天壤之別,若再加上外面四線道的筆直馬路,二林怎麼會是落後呢?當天發言說二林很落後的民意代表們,你們去看過溪洲嗎?

十多年前我做土地改革的研究,訪問過許多的長輩(如今大多已作古),那時就發現我們的祖先其實有一個很好的美德,許多被國民政府稱之為地主的人家都有留下家訓,那就是長輩會告誡後代子孫,「當我們有一碗飯可以吃時,也一定要讓我們的田佃(即佃農)有一碗飯可以吃」,這是農家的美德。但,今日的二林、及彰化地區的許多地方頭人,卻忘了這個美德,而是計較於土地一坪一坪的賣,這能不讓人感慨嗎?

世榮敬上

匿名 提到...

沒有人會反對地方的發展,我想這是前題!
如果一個地方百年來都一層不變,要說它好還是不好呢?也許它是提供大部份人的生活所需(農業經濟),但又有多少人真正在意、回頭來看待這些人的生活到底好不好?或是這個地方的年輕人無法在地方上深耕?這些年長者的期望?
單看一個地方有沒有冷氣或場地好不好,這未免狹隘了點,如果你是一個生活在都市的人,讓你在這地方生活待個幾年再來評論這檔事的差異。當然得先找的到一份工作再說。
我們要善待土地,也要善待這些人。
當然中科四期一路下來至今的結果要完全的檢討,利益的部份難免,無論是政府、廠商或人民,但總是要以大方向為目標考量,農業發展可以規劃,這不是滅農,但地方的發展不是只有農業(也不是所有都務農),要的只是改善地方經濟及人口嚴重外流情況,連帶交通建設這當然是好處,如何降低污染就要靠專家和政府的機制。
如果只是單純的考量不要污染,那麼什麼事都不要做,我想對地球是最好的!如果專家或環團只是這樣考量也未免太好當了,說來也只是假借農民之名來行一已之私的美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