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9日 星期二

細懸浮微粒PM2.5太高 台灣肺腺癌發生率逐年上升


‧ 朱淑娟/2011.11.29

國光石化開發案在討論過程中,被質疑不應開發的理由之一,就是排放大量細懸浮微粒(PM2.5)危及全台民眾健康。透過國光石化案辯論,多數民眾才開始注意PM2.5與個人的切身影響,也驚覺台灣連PM2.5的空氣品質標準都沒訂

持續推動PM2.5標準立法的彰化醫界聯盟今天到總統府送邀請函,邀馬總統參加下月25日在台中舉行的「全國NGO PM2.5與健康對策高峰會」,要求馬總統兌現今年四月三日在彰化反國光石化餐會中回應管制PM2.5的承諾。聯盟另外也將邀請其他總統候選人到場,提出改善對策及時間表。


無法過濾的空氣

今天在送交邀請函前,醫師們穿著白袍在總統府旁、北一女中前舉行記者會,前彰化基督教醫院眼科主任黃敏生表示,台灣人生活水準愈來愈高,在家用過濾水質的機器,也很重視養生,但養生的同時,卻無法過濾或選擇空氣。

黃敏生提到,台灣吸菸人口下降,但肺腺癌發生率卻逐年上升,其中之一就是跟空氣中PM2.5太高有關。PM2.5細到只有頭髮直徑的28分之1,夾帶包括戴奧辛、重金屬等許多有害物質直接進入肺泡、血管循環中而引發過敏、氣喘、心血管等疾病。

超過35微克就有害

美國學者研究,每增加10微克的PM2.5,會增加4%~8%的癌症死亡率。黃敏生指出,世界衛生組織訂出PM2.5濃度日平均值15微克以下為良好,超過35微克即對人體有害,但台灣實際情況很多時候都超過60微克,對民眾健康影響大,他強調政府必須負起維護民眾健康的責任。

彰化基督教醫院小兒部主任錢建文指出,美國心臟醫學會明確指出PM2.5造成最主要的死因就是心血管疾病,對本來就有心血管疾病的老人影響更大,而如果小孩有氣喘,也會增加發生率、且加重發生時的嚴重度。

台灣年均值是美國2倍

世界各國愈來愈重視PM 2.5危害,美國在2006年將PM 2.5濃度標準,日平均值從65微克降到35微克 (年均值保持在15微克),我國鄰近的日本也在2009年公告與美國相當的標準,而且還在不斷檢討中。澳洲也已訂定標準,韓國則已加緊腳步研究,據了解不久就會訂出標準。

錢建文表示,台灣的年平均值約35微克,是美國的2倍,而美國甚至已在討論要把標準訂得更低。

馬總統旳PM 2.5管制 是真的、還是假的

台中生態學會秘畫長蔡智豪表示,政府不應只為追求GDP而犧牲空氣品質,要給民眾健康的空氣,光靠環保署無法達成,而是要重新檢討能源、產業、以及交通政策。然而環保署卻在日前通過排放PM 2.5汙染大戶的六輕擴廠計畫。

彰化醫界聯盟副總幹事林世賢強調,這已經違反馬總統停掉八輕的用意,「請馬總統要站出來講清楚,他的PM 2.5管制是真的、還是假的?」

環保署:已研擬完成草案 近期預告

針對以上醫界提出的訴求,環保署表示已研擬完成細懸浮微粒空氣品質標準草案,標準與美國、日本一致:年平均值15 µg/m3、24小時值35 µg/m3,將於近期預告,辦理公聽會後發布實施。

(註)粒狀汙染物是燃燒及工業生產所產生的微粒物,例如懸浮微粒、粒塵、黑煙等等,其中PM2.5 (微粒氣動粒徑小於2.5微米) 較PM10 (小於10微米) 更易深入肺部,對健康影更大。此外,工廠排放的氣狀硫氧化物、氮氧化物在大氣中也會經由光化學轉換作用而產生PM 2.5。

PM在大氣中會吸收及散射太陽光線,使得觀察的景物呈現朦朧感,降低能見度,有時白天會以為是霧。

2 則留言:

楊澤民 提到...

[環保署應在台灣公路主幹線增設"路側(Roadside)"空氣品質監測站]

台灣逾半數人口每天在交通擁擠的道路主幹線上運動、工作和生活,多數人民日常呼吸的空氣品質並非現今環保署以一般監測站所測得的空氣汙染指數所能真實呈現 - 台灣一般空氣監測站多選在距離交通主要幹線好幾條街距離之處(可能是學校、社區公園等)。為讓國人能正確判斷日常空氣汙染狀態並自我保護生命健康,環保署應考慮在台灣各地交通繁忙的公路主幹線兩側增設"路側(Roadside)"空氣監測站。事實上,已有一些科學研究報告顯示:在台灣交通主幹線"路側",石化燃燒所排放的多種"可致癌"污染物濃度和細懸浮微粒(PM2.5)濃度可能是好幾倍超過現今各地一般空污監測站量測之濃度!

交通主幹線"路側(Roadside)"細懸浮微粒(PM2.5)空污濃度及吸附於細懸浮粒子上的致癌物濃度到底有多高呢?將環保署每日發佈的PM2.5日平均濃度乘3,大概就是實際"路側"空汙濃度的保守估計了。另外還要提醒日常不得不行走於交通主幹線上的朋友們,常用的口罩是無法阻擋細懸浮微粒(小於2.5微米)進入肺泡及心血管器官的 - 一般醫用口罩只能阻擋空氣中大於3.5微米的懸浮汙染顆粒物。如果環保署要告訴我們目前政府各地量測的PM2.5污染濃度不算相當嚴重,再乘三倍呢?

朱淑娟 shuchuan7@gmail.com 提到...

楊博士說的沒錯 台灣的空氣品質測站設立位置的確有很大的問題 通常都是設在方便的地點 而不是設在應設的地方 所以有些物質過去沒有測到突然跑出來 都是因為增設測站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