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9日 星期五

國光石化海岸變遷評估,趕時間用猜的

朱淑娟/2010.7.8台北報導

國光石化提出的專家會議報告,一再被審查學者痛批專業不足、錯誤百出。繼前天「健康風險專家會議」報告差點被退件,今天的「海岸地形變遷模式模擬專家會議」又被批「沒有觀測、沒有事實、方法支離破碎、還把委員的問題當灰塵」。結論當然「不及格」,主席、台大環工所教授蔣本基決議再給國光石化一次「補考」機會。

時間太急、報告太爛

顧問公司今天也是滿復委曲,指調查時間太短,計畫主持人說:「從來做工作沒有這麼有壓力的,龐大計晝應有足夠時間…」。

現場專家學者一邊罵、一邊也對顧問公司表示同情,還幫著跟在場的國光石化總經理曹明說情,要求國光「絕對不能急」。

成功大學水工試驗所副所長高瑞棋表示,愈是龐大的開發案,需要的時間就愈長,不是三、五個月就要搞定,「不能先有結果再來找原因」。他還要求開發單位要有耐心,讓顧問公司多點時間,把研究做到最好。

中山大學海洋物理研究所教授劉祖乾也對著曹明說,「不能急的,急對你不利」,這是一個很難的案子。

國光總經理:這個區位是不得已的選擇

面對委員的咄咄逼人,國光石化總經理曹明坦承,「我們也知道這個地點不好」,最好是在屏東,但地方不同意,「不得已才選這個地方」。

雖然不是好地方,但如何預防改善我們也有方案。他說,無可否認會有漂砂,南側堤防留一個缺口,讓漂砂留在這個缺口,如果嚴重我們會自己買船打撈砂。

委員:國光只流於文字回答

4月中國光石化二階環評第一次審查後,環評委員提出300多項問題要求進一步釐清,隨後環保署決議將這些議題切割成五個子題舉行「專家會議」。包括:

海岸地形變遷模式模擬、中華白海豚、健康風險、水資源利用、溫室氣體。專家會議審查結束後,審查結論再併入環評專案小組討論。

海岸地形變遷模式模擬專家會議,主要討論:海岸水理輸沙模式、河口颱洪輸沙模式、海岸地形變遷數值模擬、工業區開發對海岸地形變遷影響分析、颱風波浪影響、濁水溪排洪影響等等。

環保署今天再次舉行國光石化「海岸地形變遷模式模擬專家會議」(第一次延續會議),上次會議中,審查委員認為從研究方法、模式模擬、到推論結果都有待商榷,結論補件再審,今天國光石化顧問公司提出修正報告。

不過,修正後的資料讓委員看了更火大,成大水利及海洋工程系教授郭金棟拒絕出席,以書面資料批國光對委員的問題流於文字回答,「這樣再開10次也沒用」。還有委員批國光回答問題太老大。

國家沒定標準所以不用評估?

委員問:「應補充風浪流、颱洪事件、極端氣候、短期及長期變遷等合理情境模擬」。國光回答:「因國內未就極端氣候研定量化規範,甚難納入考慮」。

高瑞棋忍不住痛批這種回答很老大,「你要先去算啊,那你為何不等政府規範出來再開發?先幹再說,因為政府沒定所以不用量化?不用做?」他認為,如果國光有迫切需求,就自己要先去做。

高瑞棋說,海岸工程非常有區域性,各地海洋動力不同,所以區域資料相對重要,不能把台北的拿來台南用,模擬與實驗相對重要,「我們開路給你走,但你的答覆卻是不願意走」。

隔離水道游積 天天疏浚也解決不了

委員問:「應研擬環境管理計畫或因應對策」。國光石化回答:「雖然開發區位南北測都可能淤積,若隔離水道保持暢通,尚能發揮泥砂運移散佈功能,避免集中淤積,必要時可辦理清淤」。

高瑞棋覺得這種回答太隨便,他說認為國光石化最基本的問題並沒有解決。最大問題就在隔離水道,隔離水道依經驗法則就是會淤積,不是「可能」。而且南北都會淤積,很難用疏浚方式解決,「不可能三、五個月可以做好,就算天天疏浚也沒辦法,這跟國家政策違背。」

漂砂問題不解決其他免談

另外,國光石化提到要養灘,高瑞棋表示,一次莫拉克颱風就可能全都衝掉,養灘也要有環評跟計畫,到時誰來賠?

「還有你在那裏疏浚,白海豚要怎麼通過?人都過不了了還說白海豚」。高瑞棋說,漂砂問題不解決其他都不要談了。他一再要求國光將隔離水道拉到外海,但 國光認為成本太高不願意,「區位一定要在這裏,只有多花錢」。

委員:我的問題像灰塵給彈掉

中山大學海洋物理研究所教授劉祖乾上次提到,有關國光開發議題,網路上可找到近30萬篇,但國光只用了兩篇、還是2000年的舊資料,要求國光多參考。

結果國光回答:這些研究論文很多未定論,為了實務並在可接受時程下評估影響,「應有所取捨,實難納百家之言後再評估」。劉祖乾啼笑皆非,「被教育的是我,好像實務的話就不需要科學。」

劉祖乾說,科學跟實務一體兩面,很多好的研究都是做實務來的,「我要你參考你說那不重要,我提的問題好像灰塵給彈掉,專家的意見都不如你們。」

本案最大問題:沒有觀測

劉祖乾指出,環境影響評估實務的基本磐就是要觀測,這案子最大缺點就在「沒有觀測」,特別是在泥砂方面。數值模擬只是工具,禰補觀測在時間、空間上的不足,研判還是要從觀測來,沒有觀測、沒有了解在地環境冒然就做數值模擬,那是沒有意義的。工具不當,就要用猜的,「方法支離破碎」。

劉祖乾說,大家浪費很多時間,因為沒有觀測,沒有事實。特別是漂砂,有了泥沙運動才能計算沉積物收支,造成的地型變化如何。

劉祖乾曾做過曾文溪口模擬,包括葛樂禮跟賀伯颱風,所以知道颱風、風場非常重要。結果國光回答:「颱風對區域的影響甚大且不可預期,將影響沉積物收支評估之可用性。」

國光將颱風影響排除在外,劉祖乾問,颱風影響只是短期影響嗎?記不記得八八風災時,一下子可能影響一輩子。他要求應把颱風影響放進去。

專家會議不能決定環評通過與否,只能對開發單位的資料審查提出建議,劉祖乾明確要求國光應做到下列給點指標,否則環評委員應退回開發案:

(記者註:專家會議委員至少可以決定,如果報告太差或評估認為對環境影響過大,應該有權駁回。只要有一個專家會議的資料被駁回,這個環評案還應該過嗎?如果不能,那舉辦專家會議的意義何在?)

一、做數值模擬前必須要有觀測資料的分析,至少要有流場調和分析
二、泥沙波浪場要有頻譜分析、跨頻譜分析,要有泥砂輸運公式
三、實測與模擬要對比
四、泥沙運動要在南北開放邊界加入泥砂通量
五、長時間模擬要說積分做法
六、河口模擬模式內部必須是海水
七、要考量颱風風場,建議四個颱風:敏督利、莫拉克、辛克樂、桃芝
八、水潮模擬的粒徑要依比例
九、觀測資料跟模擬結果要有綜合的解釋與研判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台灣有個地方的飄砂問題將近三十年未解,這個地方就是新竹的南寮漁港,當初因為選址錯誤,不但建港以來將近三十年,每隔幾年就要花費大筆經費去清理疏濬水道,否則漁船無法進出。
此外,也連帶影響漁港附近的港南海水浴場,當地在半世紀之前曾經是吸引民眾夏日戲水的海灘,如今已經因為漁港海堤影響原來的飄砂,反而形成海岸侵蝕,二河局十餘年前開始在港南堆置大批的消波塊仍無法改善海岸被侵蝕的現象。

台灣有很多開發案,不論大小,可以調查或評估的時間都相當有限,以環境生態的調查而言,好像沒有完整進行一年以上的案子,如果有的話,應該算是調查主持者的「福氣啦」。

匿名 提到...

明明就不是個設廠的好地點,為什麼還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傷害當地居民健康和地球環境的事情?並把當地邊疆世外桃源之地當成是二等的國土,想開發就盡量讓它通過開發,視當地之居民為二等之公民,任憑操弄者宰割?生命財產受到威脅而不自知;只為了滿足財團和無知民眾的經濟利益?至於環境永續經營的效益,完全拋諸腦後,僅唯利是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