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8日 星期四

沈世宏:潮寮國中校長嗅覺敏感度高

文‧朱淑娟 2009.1.8

潮寮空汙事件追查近四十天,環保署長沈世宏昨天首度鬆口,事過境遷,要針對特定那幾分鐘的汙染查出元凶 ,「就查不出來」。至於居民賠償,他建議環保署、工業局、縣政府先墊付。但如最後元凶查不出來,這筆錢恐怕還得全民埋單。

十二月三日環保署在事發後第一次發布新聞稿表示,「有決心找出汙 染源」,昨天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對環保署兩手一攤找不到元凶強烈不滿。但沈世宏強調,環保署第一時間就已介入,盡了最大努力,「有多少證據說多少話」,已公布的七家可疑業者對經常性的汙染很明確 ,應加強監控,「讓未來不再發生比找出元凶重要。」
沈世宏在立院被圍剿,一人舌戰全場,一度與立委涂醒哲對罵數十分鐘。涂醒哲拍桌痛批,「你找替死鬼,就像肚子痛隨便把一個器官割掉。」沈則回罵,「你斷章取義,化工廠你懂嗎?」

立委田秋堇表示,她問過前環保署長陳重信,陳也覺得沈世宏在處理潮寮事件犯了很多錯。陳重信認為,人命關天,第一時間應先把可疑工廠關閉,然後廿四小時進廠監測,再分析是何種物質造成民眾不舒服。但沈回答,「把工廠關起來更找不到證據。」

田秋堇說,「那你可以保證未來不再出事?」沈世宏說,「我不作保證,任何保證都是你講的爽而已。」沈語驚四座,把田秋堇給惹火,「這是國會,你講話注意一下。」沈隨即道歉,「這我要檢討。」

沈世宏頻頻失言,台下環保署官員個個灰頭土臉。他回答立委鍾紹和問題時竟說,類似汙染司空見慣,這次會引起關注,是因為潮寮國中校長這學期才來,她的嗅覺敏感度很高,他肯定校長積極的態度。鍾紹和說,「那署長你的意思是元凶是潮寮國中校長囉?」

立委侯彩鳳則批沈世宏對可疑的汙水處理廠、榮工廢棄物廠差別待遇,只叫榮工停工,未叫汙水廠停工,「如果元凶是汙水廠也不會請他停工嗎?」沈世宏回答,「你說的很對,除非把工業區關掉,否則汙水廠不能停工,有總比沒有好。」把侯彩鳳給氣得接不下話。

沈世宏雖然被盯得滿頭包,但當立委賴士葆問他,「你對自己處理事情滿意嗎?」沈連說兩聲,「是,是的。」

‧當天立法院質詢的「毛語錄」(沈世宏外號「小毛」)

1、檢舉獎金制度要建立,最好高到檢舉員工被Fire日子都還可以過,起碼500萬或1000萬。
2、當地經常性的汙染司空見慣,多數人都把窗戶關起來罵一罵就算了。但潮寮國中新校長嗅覺敏感度很高,才會引發關注。
3、大發工業區離學校這麼近,我去看了也嚇一跳。
4、汙水處理廠即使是元凶也不能關,有總比沒有好。
5、除了師生,其他人見怪不怪,不會去檢舉。
6、平常查得好就不會出事,都是一堆沒有好好做事的人。
7、我不作保證,是工廠要保證,任何保證只是你講的爽而已。

1 則留言:

賴孟辰 提到...

以目前全世界最先進的技術都不敢百分之百斷定污染源是哪家工廠。
污水處理廠如果關了,每天就會多出幾百噸的工業廢水,當然關不得。
除了說話比較直接以外,沈署長沒有做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