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0日 星期三

六輕4.7期擴建案引爆環評存廢爭議 《環保署棄守環評 等於自廢武功》


雲林居民到環保署前抗議,要求六輕正視工廠對環境、人民健康的危害
,汙染減量前不應繼續擴廠。(鐘聖雄‧攝影)

原文刊登於2012.10.10825《今周刊》

撰文‧朱淑娟

(前言)
環保署七月通過「六輕4.7期擴建案」,但台塑不滿將「油漆塗布」等五項揮發性有機物(VOCs)查核方式算入排放總量而向環保署提申覆,九月廿七日環評大會九比六駁回申覆案。

事後經濟部長施顏祥批環評不顧經濟,環保署長沈世宏則回嗆管環評「兩面不是人」,並拋出「環評交目的主管機關自審、並取消准駁權」議題,行政院近日將開會討論。然而一旦將環評交給開發優先的目的主管機關自審,還能堅守「減輕開發對環境不良影響」的初衷嗎?


六輕4.7期申覆案演變成對環評制度的討論也是始料未及。原本爭議焦點是過去六輕四期環評結論VOCs查核方式只列「排放管道」等七項,但實際上還包括「油漆塗佈」等五項未列。對民眾而言,吸到的空氣當然包含所有汙染排放,並不會自動切割只吸到那七項排放的汙染,因此加計所有排放量才符合實務。

但台塑的認知是,既然環評結論只列七項,總量就只能算那七項,一旦加計這五項VOCs排放量爆增一千四百公噸。以一一年為例,排放量從二三三九公噸增到三七三九公噸,距離核可的排放總量四三○二公噸只剩下五六三公噸,不利目前推動的擴廠計畫,台塑才會緊急提申覆。

九月廿七日環評大會中經濟部工業局民生工業組組長洪輝嵩強調,這一千四百公噸占了核定量四三○二公噸的百分之廿八,擠壓投資空間。而且過去並未納入這五項計算,如果未來想到什麼就加什麼,誰還敢來投資?

沈世宏表示,加計這五項排放並不是新處分,而是六輕該算未算的部分。更何況雲林縣的懸浮微粒、臭氧都已超過空氣品質標準,基於保障民眾健康,本來就不應任意擴廠。而六輕4.7期審查已通過,加計五項排放並不會影響投資。

環保署、經濟部在環評會上的這番對話,是台灣環評審查的典型之作。開發單位的主管機關為開發案辯護,環保單位則權衡開發對環境衝擊,要求提出減輕對策,否則不同意開發,目的是保護環境以及人民健康。

兩者角色清清楚楚,試想,如果六輕4.7期的環評審查由經濟部自己審,且審查只能做出建議,沒有通不通過的准駁權,會出現什麼審查結果?

我國環評制度 更具環保概念

站在環境保護立場,沈世宏這次做了對的事情,一方面要求六輕正視VOCs排放的嚴重性,另一方面又讓六輕4.7期在汙染減量後可以擴廠。但很遺憾面對事後經濟部反彈時,環保署不大聲悍衛自己的決定,而是像小孩子被駡後賭氣:「不然環評你們自己去審好了」,渾然忘了手中握的環評那把劍有多麼神聖。

環保署所謂的「環評應回歸先進國家精神」,指的是美國、德國環評制度是主管機關在既有的核照制度中多一個環評審查機制,並未另設環評主管機關審查,也沒有審查通不通過的「准駁權」。

一九九四年我國實施環評法,考量當時國內環保法規不完備、對程序觀念較薄弱,如比照美國由目的主管機關審查可能球員兼裁判,不足以取信於民。於是改由環保署成立公正的環評委員會,並給予「准駁權」,為環境雙重把關。

中研院法律研究所研究員李建良認為,「准駁權」設計本身就有「先環保、再經濟」的觀念,台灣特有的環評制度反而比其他國家更具環保概念。在環保愈來愈重要的現在,李建良說:「我反而支持這樣的制度」。

期待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負起環保責任?

所謂「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不只有經濟部,還有交通部、內政部、水利署等等,而且不只中央、還有地方。看看中科三期、四期、國光石化這些案子,這些機關在環評會上那一次說過反對開發的話?而環評委員會廿一位委員中有七位官派委員,平常不來審查,到了投票時又全員到期。

環保署認為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自己審環評,才能讓他們負起環保責任,成功大學法律系副教授王毓正說:「這是笑話,不要亂搞都已經不可期待了。」

現有環評問題才亟待解決

環保署提議將審查權丟給目的主管機關已經不是第一次,一○年中科三期環評鬧得沸沸揚揚時就提過一次,行政院開會後決定還是由環保署審查,因為行政院也知道,如果環評交給目的主管機關自審,並無法取信於民。

而環保署與其遇到問題就想丟掉環評審查權,倒不如回頭檢視現在的環評制度出了什麼問題、可以如何改進更善盡環境保護之責。

例如李建良認為,目前的「准駁」沒有明確依據,導致有些案審查過嚴、有的又過鬆,未來應建立明確的審查依據。另外一些國家支持的開發案,例如中科四期、三期,政府意志往往左右環評審查,讓環評淪為政策背書的工具。

而類似台東美麗灣事件,地方兼具環評與開發雙重角色,法院都判環評無效,台東縣政府還是護航到底。又如台南永揚掩埋場案,環評書造假環評委員不查就通過。另外環評的精神在程序正義、公民參與,但目前的參與往往流於形式。凡此種種都比把審查權丟給誰、要不要廢掉准駁權還更加亟待解決。

面對六輕4.7期申覆爭議,行政院該協調的是要求各部會各司其職,經濟不好經濟要負責、環保不好環保要負責,而不是相互怪來怪去模糊焦點。另外應給環評專業審查空間,才符合馬總統「環保救國、環境優先」的宣示。

而如果決議改由主管機關自審環評,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建議:「直接廢掉環評就好了,台灣從此不要再提『環境保護』這四個字。」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謝謝大姊的奉獻

只有一點,我看環評,非神聖的劍,而更像慈悲的母親,保護著孩子不被自己傷害,如同與孩子的約定,要看電視可以,可是要坐在椅子上而且不能看太久。

沈署長有著神聖的使命,即使最後可能被犧牲,
我們仍期盼署長能無悔的站在更高的位置,更大的承擔,以悲天憫人的慈悲心,守護著這土地與上面的生命

魏有慶

朱淑娟 shuchuan7@gmail.com 提到...

有慶你這個比喻真好,環評像土地慈悲的母親,跟土地與人民有著永續的約定,這樣看環評制度,就有了更開闊的看法與信念.

JMY 提到...

這次環保署環評大會審查台塑4.7期擴廠申覆案最後以投票表決(九比六)收場,我們不清楚代表行政掌權者意志的七張鐵票中,哪一個行政主管棄權(或是投了反對票了),而其他環評委員就全數投下反對台塑石化的申覆了。

個人不認同當個環保署的高官會有多少「兩面不是人」的煩惱,每個月高額拿取人民血汗納稅錢當俸祿,在台北市辦公大樓吹冷氣,和台灣廣大辛苦勞工相較,環保署的高級公僕都住在天堂裡!

如果環評會依法行政,依法尊重人民的環評參與權,而且不去刻意非常限制相對當事人(即將遭受環評審議影響其權利之當事人)只能發言3分鐘之後就須離開會場,或甚至(違反其訂定之旁聽要點)在未進入決議前,就敢公然違規驅逐旁聽民眾或相對當事人,不准他們旁聽環評委員和與會機關代表間的討論,這樣獨裁、限制相對法定當事人和旁聽者參與環評討論權利的環保署高官當然要幹得"好像"很辛苦,因為這樣的環保署只是行政掌權者和開發單位的奉命執行機關,根本不是能保障台灣環境和國民健康的環保署。

環保署不容那些將遭受影響的相對當事人或相關環團代表在環評審議會場充分參與討論,而只能執行掌政者意志的環保署高官是否能活得有尊嚴,就要看他們有無依法行政了,畢竟現行憲法和相關環評法規都應有明確保障民眾及相對當事人參與環評審議討論之權利。

2012/10/17 環保署召開環評大會時,環保署的官員竟甚至出面告訴與會民眾:只能逐一進場發言,而後就必須離開會場!連民眾希望聆聽專家學者討論的權利都可以被環保署的基層公僕(隨其己意)設計一些完全不符合行政程序法,就冀圖來限制人民在環評會議發言暨參與討論之權利,而應知法行法的環保署高官竟也樂於配合下屬之誤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