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8日 星期一

東山聖戰 十年滄桑 (3-3) 為正義找出路

公視【我們的島】

首播:2011.4.18(一) 22:00
重播:2011.4.23(六) 11:00

撰稿/朱淑娟
採訪/朱淑娟、林燕如、陳佳珣
攝影/陳慶鍾、葉鎮中、張光宗
剪輯/張光宗


一直在會場外守候的老農,等了十年,終於等到一個欣慰的答案。這10年來他們沒想過要放棄,而最可貴的是,他們不只悍衛自己的灌溉用水,而且還為了後代子孫以及數百萬人用水安全,悍衛烏山頭水庫,無私的表現更令人感動。

老農們笑了。「歡喜掩埋場輸了啦」,「有噢真歡喜噢,等到今天10年了,今天有一個結果,我就很歡喜了。」「今天來最歡喜ㄟ啦,受苦10冬,每次來都沒有一個結果,今天有一個結果,我心情有夠輕鬆啦。」

遲來的正義 賠上10年歲月

而同樣等了10年,等到一個環評被撤銷的結論,永揚公司對此相當不滿。行政機關拖延不作為,沒有即時面對環評書造假的爭議,讓業者以為還有機會,這對企業同樣也造成了傷害。

梁泉欽在環評會中表達,之前的台南縣政府永揚已建立10年的環評大會,永揚跟自救會一樣,並不預設立場能不能做,只希望有一個明快的答案。

公民參與聯盟召集人朱增宏說,這麼多農民、團體、包括開發單位投入這麼多資源,如一開始就讓問題呈現,就不需要走這麼長的路才能得到一個遲來的正義。而之所以有這樣的結果,他認為是公民參機制出了問題,等到問題出現了再來追討,就一直會出現同樣的問題,「這對台灣的社會力是很大的消耗。」

陳椒華說,我們真的要好好告訴這些環評委員,我們賦予他使命去做這些專業審查,一定要好好把關。另外,環評書不能放任開發單位去做,而是應由公正單位來做,「這樣會出很多問題」。

這個案子在一階環評就通過,而環評法的一階環評不需要舉行說明會,導致環評過了村民還不知情,這是環評法另一個荒唐之處。陳椒華說,環評法一定要修,在環評一開始就要辦說明會、要民眾參與,否則環評草率通過,事後花多少力氣,都很難阻擋開發案。


堅持與專業

台南環盟理事許立民,民國97年在報上看到環團要去發傳單搶救烏山頭水庫,當時想烏山頭水庫有什麼問題?一開始幫忙發傳單,發現當地抗議的聲音很弱勢,就想盡一點力量。

當進一步了解永揚案問題後,開始投入時間,學習地下水、斷層等知識,他說,「環保運動要成功還是要認真研究,更需要一個耕耘的過程」。

朱增宏表示,從永揚案看到很多程序的關卡發揮了關鍵的作用。例如前台南縣長蘇煥智沒把最後一張執照發出去,環保署也舉行專家會議,讓環保團體在專業的平台上有機會發揮,另外還有司法的判決。對環境運動而言,爭取包括行政、司法、監察的程序正義非常重要。

但有了這些平台並不表示就能成功,許立民舉例,台灣的環保運動最後都交給環境影響評估制度,環保團體如果無法提出相對的論述,針對環評書的癥結點跟專家學者互動討論,可能永遠只是口號式的呼喚。「口號的呼喚只能對有良知的人,只有用專業去擊敗對方專業的魔咒,才是最有力的抗爭點」。

永揚的專家會議最後之所以能得出一個讓許立民認為「小贏」的結果,就是因為環保團體有備而來,開發單位做一本報告、環保團體這邊也做一本報告,找出廠商不說、或刻意用技術誤導的數據。不只是質疑對方的資料,還主動提出證據告訴對方、告訴學者委員:「你錯了」

另外,朱增宏觀察,東山案能成功,陳椒華的廣結善緣也是關鍵。遇到問題不斷去尋求各種專家的協助。事實上這個案子能成功,背後有許許多多的人默默協助。正義會感染,陳椒華的無私付出很多人看在眼裏,也願意伸出援手。

為正義找出路

環保運動都是最弱勢的運動,都是沒有名字的人、一棒接一棒地傳承,許立民說,就在這個過程中大家通力合作,「這是讓我非常感動的地方」。

這個極弱勢的抗爭也能成功,對其他弱勢的運動有相當鼓舞的作用。只要你堅持、有專業、有紀律、團結,最後都可以成功、為正義找到一個出路。許立民說,「這是這個運動留給社會一個很好的故事」。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的確是聖戰

匿名 提到...

看了許多令人沮喪的報告後總算看到些愉快的結果
大家加油!!!

匿名 提到...

環評被撤銷,並不代表這事就結束了,最近永揚還去嶺南里長家,企圖游說他們入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