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6日 星期四

【被汙染的土地】 3-2:農地汙染何時了


朱淑娟/2010.5.6

工廠管理不善汙染土壤,連農地也無法倖免。全國有多達2000多處農田遭受工廠廢水汙染,問題就出在重金屬工廠緊鄰農地,導致灌溉水質受到工廠廢水汙染。只要工廠不遠離農地,鎘米事件永遠都無法斷絕。

雲林縣北港鎮溝皂里是一個典型的農村,但走進農村沒有稻穀香甜的味道,反而一股濃濃的刺鼻味迎面而來。走進一處空地,發現皮革廢棄物、廢液空桶堆置成一座座小山。綠油油的稻田延伸過去不是農舍,是三層樓高的廠房。

台南社大自然與環境學程經理晁瑞光,再度回到溝皂里採樣,他走過一個農舍,空氣中有一股刺鼻的味道,「我們剛從這邊走過來非常嗆。我們的疑問是這是農舍,工廠卻可以要做什麼就做什麼,東西可以這樣堆置。」

稻田邊的水圳已乾枯,推滿各種廢棄物,水圳原本水位的地方現出暗紅色的汙漬。農民正引地下水灌溉稻田,最接近出水口附近的稻梗已呈現黃色。    

晁瑞光說,一家皮革廠之前放了很多處理液在灌溉水的水圳上,環保局之前要求皮革廠把處理液拿走,但他看到當時放處理液的水圳下還有許多汙泥。

梨園無端受鉻汙染

37歲的蔡招欽,曾跟著父親在梨山種梨11年,回到溝皂里獨自經營5分地的梨園,梨園後方是皮革廠的廢水排水路,去年大雨來時廢水淹過梨園,後來發現果樹枯萎,檢驗後證實已遭受皮革廢水的鉻汙染。

「我們隔壁是皮工廠,剛開始量還滿少,影響不至於看得清楚,後來奇怪為什麼靠皮工廠那邊乾掉,請毒物所來,說有鉻。」

蔡招欽說,還沒驗出來之前他的生意就大受影響,「全北港都知道我們在種梨,大家風聲,你們的梨是喝皮仔水長大的,所以很難賣。」


農地上的工廠 汙染農田還製造空氣汙染

工廠除了汙染農田,空氣汙染也讓居民苦不堪言。溝皂里的東榮國小隔壁就是皮革工廠,帶著強烈酸腐味的白色皮革曝露在室外。到學校接孫女下課的蔡格忍不住抱怨起來。

「臭味很重,皮啊工廠我們這算算幾十間,附近這三四間最嚴重。」蔡格說,
空氣不好導致他經常咳嗽,不時要吃藥,而且因皮革工廠飄出的物質酸性很重,家中的冰箱、電視、冷氣機,很快壞,每個月都要修理。「他只想要賺錢,沒在顧附近住戶的生死,臭的臭、汙染的汙染。」

黃昏時,在村民趕路回家的必經路口,一說到臭味,大家都有吐不完的苦水。

蔡榮章說,「在上下班那個做化學的飄過來,晚上放臭氣下來,臭喔,你們來就知道,不是人在住的。」

洪游淑萍表示,「工廠流出來的水很髒,也都臭到受不了要打電話,放出來五點多就有覺得聞了很想吐。」

工廠廢水排放標準應提高

工廠廢水標準比灌溉用水寬鬆,把不符合灌溉水質的廢水排入渠道,是造成農田汙染的主要原因。環保署如果不能禁止工廠排放,就應該提高工廠廢水排放標準。

蔡鴻德說,未來農田水利應負起更積極的責任,要核准業者搭排前要去檢測,只要超過標準,立刻斷管,業者就拿不到水汙染排放許可證。

土汙法修正後增列「土地關係人」,土地關係人需盡到善良義務管理人的責任,才能免除相關整治責任。另外如果農田水利會同意搭排而造成汙染,就要負「潛在汙染責任人」的責任。

近年來爆發多起高科技廢水汙染灌溉水質事件,但高科技使用技術及原料日新月異,這些新興汙染物尚未納入管理,形同無法可管。

蔡鴻德說,未來關於新興汙染物,在未訂定管制標準前先依健康風險評估管制,再逐步訂定管制標準。例如,過去銦、鉬並未管制,霄裡溪汙染後,發現友達、華映廢水中含有這兩種物質,去年飲用水標準已納管。

工廠應遠離農地

環保團體認為,要根本解決農地汙染,唯有逐漸讓工廠遠離農地。不過上周立法院三讀通過「工廠管理輔導法修正案」,讓非法工廠有機會就地合法。未來如何管控農田汙染,恐怕將面臨更嚴苛的挑戰。

從中石化、溝皂里的案例可以看出,土壤一旦被汙染就無法恢復原狀,連帶影響廣大民眾飲食安全。包括加油站、地下油槽、垃圾場、非法棄置場、高科技工廠,都是造成土壤汙染的主要來源。

預防土壤汙染不能只停留在「事後整治」,應該從源頭管理做起,才能將汙染減到最低。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雲林縣環保局最近又驗出了另一筆溝皂里的農地受鉻重金屬污超標,近期即公告囉!
這些不肖的污染行為人仍不為所動!
希望農業單位,環保署,行生署能有所動作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