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0日 星期四

用我們各自的方法熱愛這片土地

洪箱、徐玉紅、陳文瑾三個經歷土地徵收的女子,惺惺相惜

文‧朱淑娟2016.6.30

29日晚上,台北突然下起大雨,天下文化出版社舉辦「走一條人少的路」簽書見面會,許多好朋友們遠道而來,有風雨來相會的感動,記者、農民、官員各種身分的人,分享他們用自己的方式熱愛這片土地。

後龍灣寶洪箱送給我一束她種的稻子,我也是後龍人,那束來自故鄉土地的稻子對我格外有意義。她說:生在台灣很好命,很有福報,但這些年來政治人物、財團卻輕易要把土地毀掉。以前阿公都說做一冬可以吃三冬,現在是做三冬吃不到一冬。我活到五、六十歲才開始學如何愛這塊土地、愛這裏的人。



洪箱:各守本分,大家就會很快樂

為了反對劉政鴻胡亂徵收(後龍科技園區案),我們搞了兩年多,農委會才說這是特定農業區不能徵收,難道他們一開始不知道?我很想告政府、告農委會,這真的是裝肖仔。灣寶很幸運有這麼多人幫忙才把土地保留下來,只要我們每個人守自己的本分,你做你的官、我做我的田,大家都很快樂。

桃園機場A7站自救會徐玉紅家,是土地徵收唯一保留下來的一戶,她形容抗爭走的也是一條人少的路,因為持續不放棄,最後內政部同意用專案讓售讓她原價買回自己的家,她家有一棟古厝本來在路邊,去年412日平移到100公尺自己的保留區內,79日將辦遷移活動,紀念這一段抗爭史。

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陳文瑾則分享,四年前得知家要被徵收時,求助無門寫了一封信給我,我回信跟她說可以找誰幫忙,最後協助的人愈來愈多,南鐵東移的土地徵收案也從一個原本封閉的地方事件,成為全國知名的案子。她們還在抗爭的路上,但不會放棄,會持續努力保有自己的家園。


夏珍:有處理公共政策能力的才是獨立記者

風傳媒總主筆夏珍說,台灣習慣了經濟發展,受不了沒有錢的日子。為了經濟發展我們什麼都可以犧牲,而且已經犧牲230年還要再犧牲下去。

一般人都會覺得,房子就拆了吧、路就蓋了吧,我們不想費力去爭執,因為傷害的土地、喝不到的水可能是別人的,我們太容易忽略這些。

對於獨立記者的觀察,她說,並不是你不在機構就叫做獨立記者,而是要對公共事務、公共政策、公共利益的問題有處理及調查能力。「淑娟在這一條寂寞的路上,還能走得如此正派、信心、陽光、健康真得很不容易。」


賴建信:用服務的心從事公職

經濟部水利署副署長賴建信說,我一直認為當公務人員是非常驕傲的事情,但任務很艱鉅。我一開始在清水鎮公所工作時,一天有位農民來申請補助,同事說這不是我的業務,那位農民就很落寞地離開了,但其實就是隔壁課的工作,我當時覺得公務員應該是服務業,而我也是這樣自我期許。

淑娟的書中談到水、空氣、土地,而我認為她是台灣環境議題的陽光,只要被她關注到的議題,絕對是有真相出來的。她所寫的每一篇報導,不只有批評,還會提出希望我們改善的地方,也溫暖了包括我個人在內的心。書中談到建構幸福水台灣的願景,期待她持續來監督我們。


田秋堇:我們正在經歷台灣的現代史

僑委會副委員長田秋堇提到她參與國光石化環評的心情。當時她的想法是,用死守四行倉庫的心情去守環評,本來一次要過的,讓你變兩次、三次。我跟我助理說,我們反國光石化的是游擊隊,要拉長戰線,讓國人有機會了解國光石化開發對健康及環境的傷害,讓部隊有機會集結。

我們身在很棒的網路時代,訊息可以很快散播出去,不像當年宜蘭反六輕,只能一張一張發傳單。我們正在經歷台灣的現代史,每個記錄者都非常重要。感謝所有真心對台灣的人。我相信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如果大家都跟我們一樣了解事實真相,他們就會跟我們做同樣的選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