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5日 星期二

台積電不要忘了對台灣的責任

台積電到中國投資,除了增加商機,對台灣有什麼影響?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文‧朱淑娟2015.12.15

台積電7日宣布已向投審會遞件,在中國江蘇省南京市投資設立12吋晶圓廠與設計服務中心,並說明投資理由是「可就近協助客戶、增加商機」。在商言商,這個投資對公司一定是好事,但對台灣而言卻是禍福難料。

台積電的成功,當然是因為他的卓越,但也不要忘了,他的成功也是得之於這塊土地提供的養分。提醒台積電,到中國投資的理由絕對不應該只有「增加商機」。

今年我有兩次機會到台積電位於中部科學園區的15A廠訪問,對於這家公司所展現的紀律跟大氣印象非常深刻。其中一位主管在簡報時提到台積電與台灣的關係,則讓我覺得非常驚悚,我們究竟是如何走到「台灣不能沒有台積電」這一步?


取之於社會、創造經濟,兩者命運相連

這位主管提到兩者的緊密關係包括:台積電是台灣市值最高的公司, 約達3.578兆元,佔台灣總體上市上櫃公司12.8%。台積電也是台灣股民的最愛,投資人持股金額達8,291億,居上市公司之冠。

台積電也是台灣獲利最高的公司,去年稅後淨利2,639億元。台積電同時也是繳稅第一名,去年總計繳稅292.5億,占全國營利事業所得稅7.3%。從GDP的角度來講, 2014年台積電的經濟附加價值5,796億,占台灣總體GDP 3.6%

我也聽到其他主管說:台積電各項環保管制都優於法規,在新建廠找不到工人的情況下也不願意請外勞,只希望把工作留給台灣人。台積電也強調目前全球四萬多名員工, 90%以上在台灣。台積電跟台灣的關係非常密切,深知企業規模愈大,社會影響力就愈深,除了再繼續努力創造經濟附加價值之外,一定要致力於環境永續發展。當聽到這些時,對於台積電的企業責任實踐,真的非常感動。

種種情況來看,台積電對自己的努力、環保要求幾近無可挑剔。但他的成功卻是取之於許多外部成本而來,這些包括各種名目的獎勵優惠,還包括龐大的土地、水、電資源。或許台積電會說,一個能夠年繳300億稅金的企業,政府理當提供穩定的土地、水、電。但不要忘了,你也在這種種資源下為自己賺了相當多的錢。


大肚山廠環保抗爭,有因有果

但就在台積電宣布到中國投資的前幾天,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向來訪的馬總統抱怨,投資台灣的兩大隱憂,一是限電危機、二是環保團體抗爭。關於用電,其實台灣的電便宜到連台積電都覺得不合理,就算自己的備用電源貴三倍又如何。何況以政府對台積電的支援程度,限電怎樣也輪不到他,不知道這個抱怨從何而來。

至於環保團體抗爭,張忠謀這樣講就有失公平。他說的是科技部中科管理局為台積電晶圓十奈米廠開發的「中科大肚山園區」,當時在環評陷入膠著時,台積電一位廠長問我:「像台積電這種環保模範生,社會為什麼給我們這麼困難的處境?」

其實環保團體不是要為難台積電,而是他所要設廠的大肚山附近,空汙已經非常嚴重,我想經歷過11月台中海線區域多次空汙紫爆,相信大家對這個地區的空汙已經很有感覺。未來如果再加上台積電新廠的龐大用電量,空汙會更加嚴重。

當然這不是台積電的責任,而是區域汙染總量的問題,如果行政院、台中市政府要支持台積電設廠,就不能把環評責任丟給廠商自己去面對環保團體的抗爭,應該主動站出來協調,如果能把區域汙染降下來,有誰會反對台積電在此進駐?

但環保署長魏國彥、台中市長林佳龍在未提出減低區域汙染的情況下,就通過大肚山開發案,環保團體才會持續抗議至今。此事有因有果,張董事長應明查再發言。


台積電投資中國,究竟影響如何?

聽到台積電要到中國設廠,雖說這是企業的自由,但許多人對廠商只顧自己「增加商機」心中五味雜陳。而經濟部雖然說要審查,但看來也跟環評一樣,無論如何都會過。而事實上如果有利於企業跟台灣半導體發展,也沒有不過的道理。

但我們想聽經濟部認真且負責的評估,像台積電這種命運與台灣緊緊相連的公司,一旦到中國投資對台灣的利弊得失是如何,而不是告訴我們審查重點是「投資製程技術須落後該公司在台灣製程技術一個世代以上、關鍵技術保證不外流」這種把頭埋在沙裏、不負責任的廢話。

至於台積電,則要想一下自己對台灣的責任是什麼,對於這個傾國傾城成就你成功的土地及人民,到中國投資,除了「增加商機」以外,應該還有更好的理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