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9日 星期二

獨立記者的大未來

                                               
文‧朱淑娟2015.5.19

卓越新聞獎基金會16日在台北舉行「2015亞洲華文新聞專業論壇」,邀請中國、香港、馬來西亞、台灣四地新聞工作者從個人經驗討論媒體的未來發展,我則談6年來從主流媒體轉為獨立記者的經歷,寫下來跟大家分享。

相較於其他三國,台灣的媒體環境是最自由的,官方對於獨立記者也最友善。另一方面,當我們已經沒有太多採訪權的問題時,就應該更珍惜去建構完善的媒體環境,實踐記者責任。當天我說完後,一位香港同業跟我說,我的情況在香港絕對不可能存在,讓我更加覺得台灣媒體自由風氣的可貴。

20095月我離開聯合報成為獨立記者至今已滿六年,回想這段歷程,一個感覺就是「峰迴路轉、漸入佳境」。台灣自由的媒體風氣,造就獨立記者有更多發展的可能,各式各樣的獨立媒體已形成台灣另一股媒體力量。

直到現在還有很多人問我,為什麼有勇氣做獨立記者?我覺得也談不上勇氣,當初只是想「好好做一個記者」,報導取向不必受組織意志主導,時間、行動不必被拆解的支離破碎,可以全心全意做自己想做的報導。如果要在這些條件下做記者,其實也別無選擇,只有獨立記者這條路可走。

話說回來,記者工作貴在純粹,做不到純粹還不如不做,如果只想當記者是一個糊口的工作,那世上有太多比當記者更好的選擇。就在這樣的想法下,很自然我就做了獨立記者,只不過是隨意念而行罷了。

獨立,更能實現新聞價值

為什麼獨立更能實現新聞價值,關鍵在於時間、空間、思考、報導的獨立。主流媒體記者為什麼做不到這些,原因也在於組織的束縛。現今記者雜事很多,無法專心做報導。一直被換線,不斷在新領域開始,無法累積專業。加上記者分線方式的問題,無法全面關照議題。其他的問題還包括在組織意志下無法隨心所至,許多本來應有的討論都在追求爆點下被淹没了。

這六年來我以實際行動更加確認當初的想法,在享有絕對的自主權後,能夠做最忠於自己的報導。記者是一個層次很深的工作,專業知識當然是支撐報導影響力的關鍵,另外包括採訪的人際關係、形塑自己的工作模式等等,我做了16年記者,時時刻刻對自己的工作有新的發現跟體悟。

我所謂「峰迴路轉、漸入佳境」指的就是這個,不斷遇到問題,拆解問題、想辦法解決、然後不要輕易放棄,很多事情就會慢慢走過來。我最近特別覺得,記者工作要做到一定程度才會體會到這個工作的奧妙之處。

從主流到獨立,不變的新聞本質

從主流到獨立,新聞本質是不變的,都是希望忠實呈現新聞面貌、希望報導能發揮影響力改變不對的事、促進社會民主發展。我不覺得媒體應該被分為「新跟舊」、「主流跟非主流」,反而不同媒體之間應該存在更多的合作關係。

至於要做什麼樣的獨立記者,我覺得要看個人的特質,經營一個新平台是一種方法,但沒有那麼容易,加上我最想做的是報導,不是經營平台,於是決定專心在報導這件事上,然後將報導架構在各種不同的平台上。每個媒體的出刊時間不同,在合作議題的選擇與運用上就能保持彈性跟時效。

對我來說,跟商業媒體合作另一個重大的意義,是以非主流觀點去介入主流媒體,不但介入商業媒體經營者的觀點、同時也介入不同族群的讀者,透過這種形式的介入,我期待不同讀者能因此對事件有不同的觀看角度。

而在這樣的合作關係裏,獨立報導想要擁有主導權跟發言權,而不只是「接案」的話,就要證明自己的報導價值,唯有不斷增強自己的報導能力才能做到。

速食業跟手工業,誰有影響力?

主流媒體最大的問題是把新聞當成「速食業」,偏偏好的報導卻是一種耗時、耗力的「手工業」。但另一方面主流媒體的優勢在於快速反應新聞,造成影響力,因此所謂「新聞影響力」不是絕對一切為二,那是非常複雜的呈現。

例如我還是會每天看四大報的新聞,也愛看即時新聞,不但看網路、也看報紙,從中得到許多訊息跟線索,進而追蹤報導。線上記者也表示透過我的深入報導,更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雙方存在互相依存以及新聞互補的關係。

當然快不等於粗慥、慢也不表示精緻,關鍵還在於記者本身,一個平常就對議題深入了解的記者,就能把新聞處理的又快又準又深入。要培養這樣的能力,平常就要多看資料、多訪問不同觀點的專家,建立起自己的價值觀。

專業報導能力,是成為獨立記者的關鍵

那問題又來了, 很多記者嚮往做獨立記者,問題是要成為獨立記者必須具備某種程度的獨立報導能力,如果在主流媒體內無法養成這些能力,如何能做獨立記者?這是目前還在主流媒體工作的記者,要常常放在心中想的事情。

有同學問到如何評估自己可以開始做獨立記者?我建議可以為自己的工作生涯設定幾個階段,先在主流媒體熟悉採訪及報導模式,同時建立一個報導領域的人脈,等到能力提升到一定程度,就可以開始試著做獨立記者。

一種最簡單的評估方式是,看自己能否做到時間獨立、空間獨立、思考獨立、報導報立、影響力獨立、以及經濟獨立。不過很多事都是從工作中邊做邊學,想太多就無法開始,回想起來我覺得自己應該更早開始才對。

而你要相信,情況並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差,就像我一開始就說的,台灣自由的媒體風氣,造就獨立記者有更多發展的可能,而網路、臉書的發展又更添助力。我要說的是,如果你立志當記者,獨立記者是一個可以追求的目標。

沒那麼簡單、但也沒那麼難,隨心念而行,然後不要輕易放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