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台大醫師許立民,始終站在弱勢的一邊


朱淑娟 2014.12.19

台大創傷醫學部主治醫師許立民,將接任台北市社會局局長,有人質疑他未具社工背景不符資格,但所謂「社工背景」指的是文憑、還是證書?這麼多年來,我跟許立民從採訪關係到變成好朋友,我看到的許立民是一個始終站在弱勢的一邊,在媒體沒有看到的地方,無私無我為他們爭取權利。如果所謂「社工背景」指的是這個人的品德跟行為的話,我認為許立民當社會局長,適才適所且當之無愧。

為嶺南里阿公阿嬤反掩埋場

第一次看到許立民是2009年在台南地方法院,環保團體提告「永揚掩埋場」業者偽造環評書,那天是開庭的日子。當時他在台南奇美醫院任職,我好奇為什麼一個醫生會跑來聲援,一問才知道前一年他在一個偶然的場合,看到台南市嶺南里一群阿公阿嬤發傳單,反對家鄉蓋垃圾掩埋場,為了支持這群老人家而決定站出來。

自此在許多關鍵場合,不論是抗爭、立法院公聽會、到環保署的專家會議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永揚案涉及許多地下水、斷層的專業,許立民卻可以在現場跟台灣知名的地下水、斷層專家辯論這些艱深的專業知識,這讓我覺得非常好奇。

後來他提到自己的經驗,他說自己是一個醫生,對斷層、地下水、環評法、行政訴訟這些知識完全不懂,剛開始一本又一本環評書及差異分析報告,每個字都認識,但就是看不懂,一看到斷層滲透係數就卡住,不知道地下水K值是怎麼算出來,什麼是裂帶、為什麼下雨地下水會上來,完全看不懂。

「但如果你參與運動連這些都看不懂,去環評大會就被電假的。」他說,業者有錢請專業的顧問公司,在環評會中會說 「K10-3很小,不會滲漏,你們不要擔心」,但你如果懂就知道,K值如果是10-3表示已經很嚴重了。

為了打這場仗,許立民才一點一點去學這些知識,找老師上課,跑法院,環評法從第一條開始看, 慢慢可以在會中挑戰顧問公司。他說,所謂「專業」不是侷限在你懂什麼、不懂什麼,例如唸大學,除了知識以外, 最重要是去學如何解決未知的問題。這些都讓我對這個醫生另眼相看。

永揚掩埋場最後在他跟許多人持續努力下提出許多專業事證,20101130日,台南高等法院判決業者偽造環評書有罪。2011413日,台南市長賴清德也撤銷環評結論,嶺南里的阿公阿嬤終於保住家鄉不受汙染。

為台南七股漁民反電磁波站出來

跟反永揚差不多同一個時間,我還看到許立民參與協助台南七股漁民反電磁波。民國83年中央氣象局核定「台灣地區都卜勒氣象雷達觀測網」,其中把原位於高雄壽山的雷達站遷到七股,七股氣象雷達站在民國9161日正式運作,但雷達站100公尺內就有民宅、魚塭,村民不論工作、生活都曝露在比背景值高的電磁波下,直到五年後村民健康出現異狀才開始抗爭。

許立民幫這群無助的漁民健檢並做研究,電磁波也不是一個醫生的專長,但他又發揮追討專業的精神,從一堆艱深的英文資料中找出電磁波危害的證據,提出國際癌症研究署(IARC)2002年基於小兒白血病研究,將極低頻電磁波列為「2B級可能致癌物」,緊接著在20115月提出手機重度使用者罹患腦部神經膠質瘤的風險增加40%,並將射頻電磁波也列入「2B級可能致癌物」。

最後不但20133月氣象局同意遷走氣象雷達,而且也促使環保署重新檢討電磁波風險規範,將「環境建議值」改稱「參考位準值」,明確定義這個值是「短期曝露效應」,並不是「長期曝露的安全值」。並提出「敏感地區新設非游離輻射長期曝露預防措施作業規範」草案,規範電力、電信設施與敏感點必須保有一定距離。這是國內電磁波制度的一次大變革,促使政府重視電磁波風險。

協助「苗栗苑裡反瘋車」

之後,他從台南到台大醫院任職,我也不時在新聞上看到他,例如反對美國牛肉進口、反對農委會水保局放寬集水區管制。然後有一天我看他出現在「苗栗苑裡反瘋車」的場合,我好奇問他怎麼會出來協助這件事?他說:有一天看到當地居民在寒冷的天氣中到能源局絕食抗議,「實在看不過去,不管不行」。而最後在多次奔走下,業者英華威也妥協拆除部份風車。

20135月許立民台大的同事曾御慈車禍身亡,之後他協助柯文哲成立酒駕防制基金會,我才知道他跟柯文哲在同一個部門。

今年6月自由經濟示範區爭議浮上台面,我又看到許立民出來發聲。他說,如果自經區內只做醫美、健檢,搭配觀光與購物行程,對國內醫療的影響就不大。但現在開放的還包括心導管與一般定期性關節置換手術、部分換腎換肝移植手術,加上「前店後廠」設計,未來區內病人一定會後送到台灣醫學中心就診。

而會到自經區看診的多是國內大老級的醫師,這些人有好的人脈,而且病人因為自費,將享有優先就醫權。如此一來,自經區與台灣醫療體系的聯通就會失控。因此衛福部強調,因為自費就不會占用健保資源的說法是令人存疑的。

我問他為什麼反對自經區,他說:「我很感謝有健保,讓我可以只專心在如何給病人最好的醫療。而一旦成立自經區國際醫療,又開放股份,可預期整個醫療觀念將走向商業化。」

有一天他跟我說:「我覺得醫生這個工作不錯」,我問為什麼,他說:「醫生的工作時間還蠻固定,那其他時間我就可以幫一些需要幫助的人。」我聽了很感動。

幫助柯文哲建立公民參與機制

柯文哲決定參與後,有一天我接到他的電話,表示想幫柯建立一個公民參與的機制,問我有什麼建議。記得那天我跟他約上午9點,見到他時看他有些倦意,一問才知道他昨晚值班,我問值班隔天不能休假嗎?他說,不行,醫院人力不夠,如果要休假醫院就無法運作。台灣的健保其實是建立在這群血汗醫生的身上。

而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幾天前我突然接到他寄來的信,問我柯要他去當社會局長,問我的看法。我立刻打電話給他:「那你的想法呢?」他說,他還是喜歡當一個單純的醫生,然後還可以四處聲援別人。

我回說:「去當社會局長你可以幫助更多人啊,不過你要考慮的是,對你個人而言,你會犧牲很多」,他聽了沒說什麼,然後說:「哦,我要去看診了。」

今天從報上看到他終於答應了,而我想,這樣一位具有高貴情操、願意為弱勢發聲、而且總是迎向挑戰的人,願意承擔更大的責任,我為台北市民感到高興。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願意為弱勢發聲~站在人民一邊~就可當社會局局長~請問這是什麼理論?專業知識?亂搞

Zephyrus West 提到...

臺北市政府社會局(簡稱臺北市社會局),1945年成立,是臺北市政府所屬的一級機關。
下有8科、5室及老人自費安養中心,全部共有14個單位。
有人民團體科、社會救助科、身心障礙者福利科、老人福利科、婦女福利及兒童托育科、兒童及少年福利科、綜合企劃科和社會工作科。
5室則有秘書室、資訊室、會計室、人事室和政風室。
附屬機關有浩然敬老院、陽明教養院、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新成立),以及市立松山、信義、大安、中山、中正、大同、萬華、文山、南港、內湖、士林、北投等十二個托兒所。

醫生、有社會救助的實際經驗、熱心、會管閒事

哪一點不能當社會局局長了.....

邱春華 提到...

說真的認識許醫師的 ,都會覺得台北撿到寶了 ,我是不甘古意老實又熱誠的他被污蔑 ,那些所謂專業有搞好台灣嗎?亂搞的圈圈去套在無能“馬幫”還差不多 ,別的不說但我們一定會捍衛許醫師的人格!想酸的去馬桶吐吧!

小魚 提到...

我第一次這麼想反駁你,我一直都很敬重你,也很喜歡看你的文章。但你這篇文章這跟說當社會局長的人很有愛心就好有何兩樣?許醫生做過很多好事也關心社會運動,當然好。可是這跟能不能當社會局長是兩回事!你認定的社工背景指的只是個人的品德跟行為。完全踐踏台灣全體社工以及社工學界數十年來的努力與累積,因為我們所學、所講、所苦思的在你眼裡都不重要,只要一個人有品德與良好行為就可以,其他社工在談的都不是重點。台灣的社工界是沒人了嗎?只能找許醫師來當?對於社會福利的想像?福利國家的了解?津貼補助的差異?各種福利服務的配送與背後的思維,社區福利發展、公辦民營、契約委外、社工勞動權益等理念或議題,許醫師懂嗎?過去這些年來他都沒有參與過發表過意見不是嗎?或許你認識他本人,你覺得他很夠格,看你這篇文章前我還不那麼反感,但你直接地挑名說出每個社工人心中的痛,我們就是被當作志工般的存在,社會局長只要有愛心就好。你知道朱立倫的社會局長找誰嗎?新北市婦女會會長!這根本就是樁腳,反映出政治人物對社會局長的想像就是這根本是個無足輕重的單位,隨便找個人都可以

邱春華 提到...

看來以後要修法~選總統的要有社工背景才行…不然就太隨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