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0日 星期四

《新媒體‧新可能》的港台對話

 獨立媒體(香港)11月15日舉辦第一屆「網路公民大獎頒獎典禮」
鼓勵更多人在網路上製作包括文字、影像、漫畫、評論
類型的公民報導。(朱淑娟/攝影)

原文刊登於《風傳媒》

‧朱淑娟2014.11.20

上周六,「獨立媒體(香港)」舉辦成立十年來第一次「網路公民大獎頒獎典禮」,並於會後進行一場《新媒體‧新可能》的港台對話。相較兩地,台灣獨立媒體已站穩腳步,需要的是繼續擴步往前。香港獨立媒體則要面對背後的政治陰影、以及政府的刻意打壓。相較台灣,未來香港獨立媒體的發展及挑戰顯得更加複雜。

然而不論情況多險惡,香港還是有一批獨立媒體願意為新聞自由而戰,事實也證明香港讀者對於獨立報導愈來愈殷切。例如在維持近兩個月的「佔中雨傘革命」期間,香港獨立媒體網每日流量從平常一萬成長五到十倍,成為重要的新聞提供者。

香港獨媒走過十年,為推動民主繼續走下去

但另一方面在辛勤產製新聞背後,還要防止各式各樣明的、暗的攻擊與打壓。多個獨立媒體網站在佔中期間都遭到嚴重的網路塞車攻擊。香港獨媒辦事處前年88日大白天遭歹徒闖入破壞,臉書頁更經常收到不明恐嚇信件。此外,政府單位也以「網路媒體不是媒體」的荒唐理由,至今拒絕獨立媒體的所有採訪。

2003年香港政府要將基本法 23條擅動罪入法,七一遊行50萬港人上街頭反對,當時香港獨媒以「推動香港民主和社會運動」為宗旨而設立。經過十年,一個從運動出發的媒體不斷調整腳步,不再只是運動型的媒體。香港獨媒編輯麥馬高說,做為一個媒體角色,必須站在公共利益的角度,呈現事件中各種不同聲音。

在這麼高的政治風險下,為什麼香港獨媒還願意繼續做下去?創辦人林藹雲說:「這個問題就像你問那些佔中的人,警察來了你為何還在這裏?因為香港人現在被逼得沒路走了,反而變得膽子很大,會想拼死了去幹。」

「佔中雨傘革命」後中共對於香港媒體打壓一定會愈來愈嚴重,香港獨媒已做好繼續走下去的準備,希望更多公民加入義工報導行列,同時分散風險,不把經營權集中在部分人身上,網站做好防火牆。同時小心謹慎不收來路不明的捐款,林藹雲說,「媒體首重公信力,一點不小心,官方就會窮其一切手段抹黑你。」

獨立報導已經成為可能

要建構一個更專業的獨立媒體網絡,需要更多專業記者投入,香港已有多位獨立記者從主流媒體出走,見證記者獨立性的價值,其中記者陳曉蕾就是一個例子。

她強調,記者是可以做一輩子的工作,但不可能在報館實現。當年紀漸長,報館不會讓你繼續在前線跑新聞。另一方面她認為記者最有價值的地方,是發掘重要、但還沒有人關注的事件,但媒體不會讓記者去做暫時看起來沒有新聞性的議題。過去她在雜誌社已經可以寫一萬字的報導,但她覺得這還不夠,有些議題需要一本書才能說清楚,為了突破種種侷限,2009年她離開主流媒體成為獨立記者。

她的做法是,主動做完一個採訪後,會找不同媒體合作發表,同時針對特定議題出書,在實現獨立報導同時,也能從這樣的合作方式得到收入。因此對她而言,媒體沒有新舊之分,「但做為一個專業記者,就要一直去找專業的路。」
 
不過陳曉蕾提到,她這種做法本身必須具備某種程度的獨立報導能力,而最令她擔心的是,目前在報館工作的記者並無法獲得培養這些能力的環境,導致年輕記者很失落而轉行。她不斷在思考如何幫助年輕記者去實踐他們的專業,例如是否要成立基金去建構支持網絡,或與年輕記者合作議題,把經驗傳遞給他們。

香港「主場新聞」今年七月突然關閉後,許多人都在思索另一個主場新聞,陳曉蕾說,重點是要支持更多記者出來做獨立報導,社會也應該給予更多支持。

台灣獨立媒體呈多元發展

台灣的政治環境跟香港不同,媒體有較自由的發展空間,但基於種種原因,主流媒體的表現離實現新聞價值還有很大的距離。而且即使表面上看來非政治的政策及立法,背後都有中國的影子,包括土地徵收、污染產業擴張、水源區為陸客開飯店等等議題,就需要獨立記者長時間的關注與報導,讓訊息完整且持續被揭露。

如今台灣有各種形式的獨立媒體出現,政府也已習慣獨立媒體的存在,且與主流媒體享有相同的採訪權,行政院日前也正式邀請公民記者採訪(這點請立法院加油),這都讓人對台灣未來獨立媒體的發展更加樂觀。

而獨立媒體這邊要做的,是提升專業報導能力、擴大影響力、開創一個更好的媒體環境,讓更多有志從事記者工作的人加入報導的行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