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9日 星期六

反服貿學運 雜記


2014.3.28()19:00

很多人說在立法院前的學生不懂服貿是什麼,但這幾天我跟另一位記者朋友Apple 在現場隨機跟同學聊聊,很意外的是,隨便問都有驚奇的發現。學生不但知道、而且對這件事很有主見,更可貴的是,有的人是服貿簽訂的受益者,但卻覺得整體而言對台灣不好,所以他們願意站出來。

這些同學比那些登廣告贊頌服貿多好多好(其實是為自己)的企業家,例如童x、張x….之流強太多了。以下是一個隨機訪問的例子。

晚上7點,一位同學推著推車在立法院前發點心,他是靜宜大學觀光系四年級的學生。最近很多老師在現場上課,但他從來這裏後就一直在做志工服務,因為他說:「我就是因為讀過服貿協議後,所以才會決定要來。」

更可貴的是,他是唸觀光系的,服貿協議對他個人工作而言應該是好的,但他覺得這對台灣整體而言並不好,也對政府與中國簽訂的協議無法信任。

他今年畢業,這陣子都自己調課,沒有影響學業。他周六還要趕回台中去面試一個工作,然後可能還會再回來,無論如何未來還是會持續關注這件事。

2014.3.28(五)
鎂光灯照不到的 垃圾回收站

立法院外反服貿運動現場,各式各樣的志工團體提供後勤支持,讓這麼大的場子有秩序維持運轉。其中在青島東路,距離靜坐人群最遠、較少人經過的地方,有一個垃圾回收站。這麼多天下來人潮來來去去,但現場還能維持整潔,全都要歸功於這些同學默默的努力。

十多位男女同學,戴著口罩、簡單的塑膠手套,把剛剛同學從人群中收集來的垃圾袋打開,將裏頭的塑膠瓶、紙盒、鋁盒、寶麗龍取出,分別再放進不同的袋子。容器中還有食物殘渣的就倒進廚餘桶,剩下的一般垃圾則打包。
                        
同學低著頭,雙手迅速動作,幾乎沒什麼講話,才剛清好,垃圾包又進來。今天台北氣溫超過30度,現場有一股廚餘混雜垃圾的氣味。

一位同學說:「我們台北市是有環保的地方,如果沒有成立一個回收站,大家就會去找垃圾桶,這麼多天下來 一定會垃圾滿天飛,我們想要給大家一個乾淨的環境,所以就成立這個回收站。」

不過垃圾真的太多了,一位女同學交代我一定要寫出來提醒大家:「人手不夠
,請大家把自己的垃圾帶回家。」

除了資源回收站,現場還有許多小組織,例如醫生組成的醫療團隊,還有社工師組成的心理服務團隊。還有各式各樣的志工團隊。公民自願奉獻自己的專長,各自定位,這是實實在在公民的力量。

2014.3.27(四)
人民自動集結的力量

26日下午才在臉書po 我想要一個「Take action for Taiwan」的圖片,晚上11點手機就傳來一封信件,原來一位我不認識的同學余甫,傳來兩張他製作的圖片。藍天白雲、青山綠水之間,黑色字體「Take action for Taiwan」,看起來生命力十足,也充滿希望。

昨晚跟一位我的好朋友聊起,這次讓我最感動的是人民「自動到位、歸隊」的能力,沒有人動員、不必開會分配工作、沒有會議記錄、沒有人追蹤績效,然而大家從八方而來,默默做自己能做的事,不求回報...,醫療團隊、新聞系學生報導、修風管、打掃、送物資、各式各樣的志工、或只是到場坐著

於是在沒有組織下,自動形成了組織。

我朋友說,這就是台灣民主素養的最好證明,在政府領導人徹底失能,無力處理危機、無力對話的情況下,人民以自己的力量示範了台灣的民主。民主的未來還得靠我們自己(還有公務員),每個人更精進自己的能力、更無私做一些能讓我們土地更好的事,就從「Take action for Taiwan」開始!

2014.3.25(二) 23:00
苗栗後龍灣寶洪箱,在濟南路前的談話:

我今天白天要在田裏工作,做完後搭火車晚上9:10到台北,我們灣寶里的人,看到我們的學生給警察打很生氣,大家一定要我來跟大家說,我們不敢做的事謝謝你們年輕人幫我們做了。我們從小的教育就是「政府要做什麼我們也沒辦法,覺得不對的事也不敢出面」,你們的勇敢讓我們覺得很慚愧。

繼續,做你們覺得對的事情。但不要怕,你們不孤單,後面很多人給你們支持。台灣的未來是我們的,做我們應該做的事,大家加油!

2014.3.24(一) 15:00
暴力驅離之後,在立法院前訪問學生

學生:我們不是「你餵我什麼、就吃什麼」的世代
凌晨警方驅離行政院的民眾後,今天立法院前的同學人數依然很多,跟兩位記者朋友現場訪問了幾位同學,很難得他們並沒有因為昨晚警方的行動改變自己參與這場運動的看法。他們說:「一開始的主訴求就是在立法院這邊不要動,並沒想到攻其他機關,因此並不是一個事先策畫的行動。」

只因大家在立法院這麼多天,愈來愈絕望,有些比較激進的同學就認為,如果採用較激進的方式,可能政府會更快回應。昨天狀況發生後,一開始想要控制,但後來發現控制不了,能做的就是叫自己認識的同學快從行政院撤退回來。

對於佔領立法院,同學的看法都很正面,認為這是讓全台灣思考服貿、以及兩岸關係一個重要起點。同學說:「我們這個世代,不是你們餵給我們什麼、我們就吃什麼,還是會思考一下這個東西能不能吃。那天如果沒有那些同學衝進去,不論大人或學生現在都不知道服貿在做什麼,也不知道兩岸關係在變。」

至於接下來要怎麼辦,同學說,還是要堅持和平抗爭,希望不要有人受傷,政府沒有回應,但我們只能等,希望有「大人」能出來為這件事做個結尾。

2014.3.23 ()行政院
警力濫用與情況之不對等

關於323日晚上10:30324日凌晨00:10警察開始驅離前的這段緊張時刻,我剛好在現場,想描述一下現場的情況。我要強調的是,這段期間裏,其實現場人數一直都沒有很多,也沒做什麼很激烈的動作。跟幾位記者朋友討論後,大家也有相同的看法,覺得就算要驅離,應該也很容易,但沒想到最後卻是警察濫用了不必要的暴力,傷害人民及學生。

江宜樺說沒有暴力,我想問他:如果警察覺得自己不是使用暴力,為什麼三人擋一個記者,把人擋到牆角讓記者動彈不得,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嗎....

有一些事我覺得怪怪的。原本以為警察應該會封鎖住行政院忠孝東路、中山南路兩個路口。但到了現場卻發現拒馬卻放在兩個門之間,鎮暴警察在忠孝東路門的旁邊。也就是說,兩個門自由進出完全無阻,走到裏面廣場,發現圍坐在行政院大門前的人數並不多,多數的人在門外的忠孝東路上,還有為數不少的人在廣場外圍走動。

院內大廳入口處已管制不准進入,後方有警察看守。這一區有同學提醒大家:「會有危險,你要想清楚要跟我們一起承擔,否則請不要進入」。但在忠孝東路的門另有一位女生卻廣播請大家進入:「請往後門移動,那裏需要人。」

據事後訪問立法院這邊的同學,他們說當時一直在想辦法請同學離開行政院,他們不清楚是誰在現場指揮同學進入。

忠孝東路通往後門右邊的另一棟大樓二樓亮著燈,有幾個人影。後門警察很多,據說陣暴警察集結在後門。陸續有學生在通路上坐下來。

22:30清大學生衛揚在大門前舉行記者會,他提醒:「剛剛得到消息,行政院與總統府已開記者會,要求一定要驅離,有水車、鎮暴警察都已待命,據說11點會出動,希望大家不要驚慌,三個門都會有學生協助。」陸續有人上台說話。

22:50,坐在行政院廣場上的同學比剛才多了一些,現場有同學在喊:「有人要濕紙巾嗎?」問同學為什麼要濕紙巾,有同學回答:「聽說等下有催淚瓦斯」,我問:「催淚瓦斯用這個有用嗎?」冋學說:「至少是濕紙巾」。

23:00時,醫護人員成批從忠孝東路口出來,個個臉色凝重,我還在納悶為什麼他們要離開,事後今天看到醫生PO文,才知道原來他們被強制要求離開。

接下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譴責馬英九、江宜樺鎮壓無抵抗的人民!

2014.3.20 () 晚上七點,雨勢暫停

立法院兩側的青島東路、濟南路上,學生及人民已坐滿馬路,晚上十點現場宣布有三萬人到場。多位學者在發言時強調,服貿協議是一個不對等的協議,應該重啟談判。現場也開放人民登記開講,一位高中生說:「不要給我們貼標籤,我們來是要說,我們反對黑箱作業的服貿。」

18日以來,多位學者談最多的是立法院審查服貿協議的程序不正義,今天台大經濟系教授鄭秀玲更進一步說明服貿協議的實質問題。她說,我們自以為是已開發國家,但把中國當作開發中國家,導致簽訂了一個非常不對等的協議。

其中台灣單方面對中國開放、但中國卻沒有對台灣開放的項目中,最嚴重的是廣告業、電信業、以及所有的海陸空交通運輸服務業。中資經營台灣的廣告業會控制媒體,影響言論自由。中資經營電信業後,可以進入系統後門看到每個人的通訊資料 ,影響個人隱私。而全球沒有一個國家開放海陸空交通運輸服務、橋樑隧道、火車車站轉運站等這些涉及國家安全的項目,這三項她建議應排除在協議之外。

此外,未來中資企業進入台灣的都是大型的國營企業,而台灣有93萬家服務業,其中 99.7%都是中小企業,85%以上都是只有五個雇用人員的微型企業,即使開放大陸市場,這些中小企業也根本不可能到大陸發展。

鄭秀玲也提到協議中關於跨境提供服務的不對等,例如台灣開放給中國的批發零售服務業,除了武器、軍事用品等項目外幾乎都開放。政府說只開放64項,但其實光是批發零售就包括上千種產品、上千種服務業。

但中國卻不允許台灣跨境提供服務,這會逼得台灣的批發零售業要到中國設商業據點 ,不會在台灣提供就業機會。 

她認為服貿協議必須在以下三個前提下重啟談判:
一、中國已跟十個國家簽訂的服務貿易協議開放項目非常一致,請政府比照這些開放項目,檢視有那些是我們要爭取的。
二、屬於維護國家安全、言論自由的部分行業要排除在協議之外。
三、希望開放是逐期、逐年開放,有競爭力的服務業先開放,而不是全面開放。

台大新聞所副教授洪貞玲強調,不能在沒有尊嚴、沒有對等、甚至打壓台灣民主聲音、合理正當程序下,只為了維護執政者的政治目標所簽的協議。

清大社會學研究所副教授徐斯儉

大家在這邊佔領立法院是幫政府重啟談判,增加籌碼,馬總統如果真的為台灣利益著想,就該利用這個民氣,讓中國知道台灣社會的反彈,然後為台灣爭取更多利益。

但馬總統不這樣做,卻說人民是暴民,被政黨利用,但大家都看到了,這是人民自主的力量,民進黨只是跟著人民的腳步走而已。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
廖本全:直到國家屬於人民

各位在場的所有朋友們,我們一起加油!
我在這裏要第四次跟在場的朋友們致上我的敬意,謝謝大家, 謝謝!
各位現場的朋友們,也不要忘記為自己致上敬意,
我們身為公民, 我們永遠走在一起,好不好

我昨天、前天在學校上課,我一到教室先問我的學生:你們怎麼還在這裏?
各位朋友們,我今天來到這裏要告訴各位,原來你們都在這裏
各位,原來我們都在這裏

面對不正義的社會,我們要捍衛人民的基本權利
包括,財產權、工作權、生存權
還有,參與權、反對權、回復權

以前我們佔領內政部不算什麼,現在人民已經佔領立法院了
現在,在裏頭的年輕朋友為我們開一扇窗,我們就一起來開門,好不好
這是我們共同的承諾,好不好
退回服貿、 捍衛民主、堅持到底

政府的所作所為在向人民宣戰,告訴我們人民不是主人
人民屬於國家,所以國家可以對人民予取予求
我們今天在這裏是要告訴政府,
人民才是主人,國家屬於人民

我們要繼續努力
直到國家屬於人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