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6日 星期三

陳光誠:從社會實現中,去尋找你的夢想


‧朱淑娟/ 2013.6.25

晚間,台灣大學法學院霖澤館大禮堂燈火通明,講台背面掛著大大的看板:「為自由奔走」。當只有小學學歷、靠著聽收音機自修取得律師執照的盲人陳光誠,走進台灣最高的法學院學府,期待許久的學生爆以熱烈掌聲。

這是陳光誠來台第一場校園座談,在進行30分鐘演講後與學生交流座談,他談到對中國大陸民主非常有信心,而只要民眾意識改變,社會就具備變革的基礎,他也鼓勵學生:「投入社會運動,從社會實現中去尋找你的夢想」。

整體而言,陳光誠今天的演講展現智慧、機智、落落大方,同時也讓人對他的觀感有些許改變。許多人或許認為他是比較是實踐型的律師,所以有「赤腳律師」的外號。但這場演講他談 到中國的民主卻讓人看到他在人權關懷的高度。

另外,在被問到紐約大學不再讓他留下來、以及對前總統陳水扁入獄的看法時,他的回答也很得體。他原本說:「陳水扁的問題等他離開台灣再談」,主持人追問是不是擔心什麼,他說:「這樣說是因為沒有得到充分資訊。」

他說很羨慕學生能在學校學習正統法律,當年他開始學法律時連一本法律書都沒有,只能從收音機憑記憶記下來。即使後來有機會念書,法律書在當時也很少,「大家很幸運,一定要珍惜。」

法律人主要的作用是捍衛法律規定並去實踐,否則法律不能為社會發揮作用,形同虛設。他以自身經歷為例,去年4月逃離前被非法拘禁兩年,這種非法拘禁在中國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但當權者就是可以這麼做。而 4 26日他逃走當晚12點,當權者知道佈下天羅地網沒能看住一個盲人時非常惱怒。 

隨後大批人帶著凶器翻牆進他大哥家,打開所有門,把他大哥從床上拉下來 戴上頭套帶走關了50多小時,那天晚上住在刑警隊附近的人都聽到酷刑。他提到,中國法律規定非法入侵民宅搶劫可判10年徒刑,但中共幹部就不受這種規定。

另一批人則留在家裏人搶劫,把他嫂子從床上拖下來毒打,他侄子陳可貴為了保護母親,忍無可忍拿菜刀反抗,後來報警,完全依法處理。但最後卻被依殺人罪起訴 ,家人為他請律師,當局也以各種藉口阻撓,申訴無門後被判入獄。

他強調,法律人的責任就是捍衛法律,原則不能妥協。一個不公正的社會秩序、一個法律不被尊重的社會狀態,對誰都不安全,即使你現在掌權都不例外。

他提到一個侓師在大陸那樣的情況下捍衛法律的艱辛。大陸律師即使拿到執照,每年也要重審一次,這表示如果你今年做了讓當權者不高興的事,明年就可能拿不到執照。政法委多的是手段,一旦你參與,主管律師的司法局就會帶著黨的命令去找這個律師,警告你不要去接案,否則明年的年檢就通不過。 

但即使這樣還是有律師敢接一些敏感案子。這時就派人到你家不給你出門,或是出了門半路有人給你栽贓陷害,拿東西塞你包包說你偷東西,過幾天說啊我們弄錯了 放人,但早已過了開庭時間。有的律師到現場卻被一些人打。另外司法局也會命令律師事務所辭退某律師,或直接給你吊銷執照。

包括他的代理律師在內的許多人都遇到同樣遭遇。權力濫用是一種常態,特別是政治犯,在專制下你不應該有司法會公正的想法。像劉曉波坐牢,他的妻子被限制行動,大家問她犯了什麼罪,結果當權的人回答,她犯了「劉曉波妻子罪」。

他說,法律人要維護社會公正、捍衛 法律尊嚴,這是你理應有的責任。

有學生問到在那麼困難的情況下還有毅力自修法律的動機。他說,當時是基於一種需要,因為生活中發生很多侵犯公民權的現象,大家都知道不符合道理但又不知該該找誰,他就告訴大家究竟侵犯了你什麼權利、要如何討回公道等等。

但民眾要問依據是什麼,他就去找然後拿出相關依據。也就是說,他學法律是先有問題再找答案,從實踐中去找規定,跟大家學好法律再去用有很大不同。

學生問到,如果能回中國接下來要做什麼,對自己角色認知又是什麼。他說,不管未來在哪裡都會用他的方式去推動人權。

他強調:「對於你信仰的原則都要堅持,不論你遇到什麼困難都不能動搖。而只要你堅持做正確事情,就不要擔心沒有收穫或白做,只要堅持做你就會得到你應該得到的。」而他的目標就是:「讓大陸走向民主」。

他也提到,任何一點一滴開始對大陸人權的關注都有助於大陸走向民主,例如他自己就是在一個機緣下讓他能有對外發聲的機會,因而改變了命運。有學生問到該用什麼方式去幫助,他說,沒有一個固定模式,只要你關心,你總會找到一個適合的辦法,任何關懷中國人權對台灣也相當重要。

而大陸民眾的覺醒也讓他對大陸走向民主充滿信心。以前找你喝個茶、吃個飯你就嚇壞了,現在很多人習以為常,這是做公民必經的過程吧(大笑)

而中國也愈來愈多人,最初是為自身權利站出來說反抗,但後來得知一個人的權利得不到保障不只是某官員的問題,而是不公正的體制造成的,就會走向群體。而隨著中國民眾覺醒, 當權者想迫害一個人要付出的政治代價愈來愈大。

而只要民眾意識改變,就讓社會具備變革的基礎,至於那一天變革,就是遲早的事情。為什麼還沒實現,「就缺你那把勁」。

他也提到台灣人權的可貴,例如這次來台灣媒體都很熱情,只有《新華社》睡著了。在台灣你不用擔心表達會受懲罰,而大陸目前還只能在網路上部分實現人權。

末了他鼓勵大家,「投入社會運動,從社會實現中,去尋找你的夢想。」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