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7日 星期五

沈世宏:環評制度讓環保署「錯置戰場」

   攝影/林仁惠

‧朱淑娟 2012.12.7
延續昨天立法院公聽會中談到環評審查制度修正(主要有兩點:審查權從環保署轉到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取消環評審查的准駁權),今天在「環境基本法十週年論壇」中,環保署長沈世宏與多位法律界人士多所交鋒,不過顯然話不對焦。
到目前為止,各界唯一的共識是環評法有缺失必須改進,至於如何改,各界應提出完整論述(特別是環保團體這邊),未來才可能進行實質對話與討論。

沈世宏:環評制度讓環保署「錯置戰場」

環保署長沈世宏認為,現行環評制度讓環保署「錯置戰場」。他說:「我國環評制度有否決權、由環保署主審,等於剝奪了我的戰場;本來我應該跟環保團體站在一起,但現在變成對抗的敵人。環評本來是一個目的機關做開發許可時將環境放進去的一個程序。環評是風險評估,不是風險管理,環評法把我們的戰場搞亂了。」

「我放在一個不能表態的戰場,制度讓我要保持中立,大家都逼我表態,我能這樣做嗎?中科三期輸掉了,我為制度辯護,你說我為財團辯護。」

綜上,環保署的看法是取消否決權,至於審查權是否要留在環保署或交給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自審,似乎都可以接受。這點經濟部工業局也持類似意見。

經濟部:取消否決權

經濟部工業局永續發展組副組長陳良棟提到,環評審查是以環境影響為主要評估項目,但有了否決權,有些與政策相符的開發案但被否決。經濟部希望應檢討環評制度,環評審查應提出讓環境更友善的建議,經過討論如果真的達不到再否決。

陳良棟表示,環評審查交給目的事業機關自己做也不是很好,經濟部的想法還是由環保署審查並提出建議,再回到目的機關最後綜合考量環境面、 社會面。

王毓正:拿掉否決權 事後救濟怎麼辦?

成功大學法律系副教授王毓正表示,環評審查被否決的案子很少數,為這些少數案子去爭保留否決權,是對還不對,或是不如強化環評的民眾參與部分,例如取消環評委員的七位官派代表,或是檢討所謂專家,讓地方居民也可以是環評委員。

但他一直無法放心的是,取消否決權,只做出建議,等於沒有一個行政處分(審查結論),事後救濟如何做(例如訴訟)?「魔鬼藏在哪裏?是要好好檢討的。」

李建良:維持現有制度 且增加否決率

中研院法律研究所研究員李建良認為,環評在世界各國都沒有否決,但回到台灣遇到一個困難,台灣的主政者腦中如果沒有環境概念,拿掉的後果會如何呢?如今環評成為環境運動的主戰場,主要是這個審查機制有否決權(有一個行政處分),從這個角度來看,他認為維持目前制度,且應增加否決率。

另外針對沈世宏的敵人說,李建良回應:「看來環保署長寧願與環保團體為敵,也不願與另一邊的人為敵。」

陳椒華:不應冒然取消否決權

嘉南藥理科技大學副教授陳椒華說,下周一(121011)的產業會議,即將針對環評制度做出建議,環保署也預計依此結論提環評法修正案。

嘉南藥理科技大學副教授陳椒華表示,由於國土計畫法、溫室氣體減量法、濕地法、海岸法等上位計畫、以及空汙及水汙染總量管制未定,導致環評被賦予過多不必要的任務,才會出現許多矛盾衝突之處。因此,上位政策及規劃的確定,才是避免環評進退失據、裡外不是人的根本之計。

另外目前由環保署審查已出現許多缺失,如改由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可以做的較好嗎?她認為環評主管機關不宜更動,也不應冒然取消否決權。

7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在我聽來,原本環保署沈世宏此番談話:『我國環評制度有否決權、由環保署主審,等於剝奪了我的戰場;本來我應該跟環保團體站在一起,但現在變成對抗的敵人』是令人有感,也釋放了善意。

很可惜主持人中研院法律研究所研究員李建良當下立即回覆:『會是敵人是因為環保署都不否決。』這句話講的太不客觀,也太不理性,難道是環保署必需要否決掉所有案子,才算是和民間團體站在一起?

陸詩薇律師政令宣導說相較於陳椒華副教授具體的提問,也實在對解決問題毫無幫助,反而使兩邊提升對立的情緒,真不清楚這樣做有何好處?

或許如陳椒華副教授所提,產業會議即將召開,對於環評制度修法,環保團體這邊意見還很分岐,應有一個完整的討論並提出看法。這樣說可能不禮貌,但可不要送走一個拉尿的,迎來一個拉屎的!

匿名 提到...

如果環評審查取消否決權,只能做出建議,也就沒有了一個行政處分(審查結論),事後救濟如何做(例如訴訟)?
明明不能開發的開發案將無法阻擋,評審委員只能淪為背書的橡皮圖章,那哪還有人願意擔任評審委員,還有誰能為我國珍貴的稀有國土把關?誰願意背負禍留子孫的罪名呢?
令人不解的是__環保署長沈世宏說說的慷慨激昂:
"我國環評制度有否決權、由環保署主審,等於剝奪了我的戰場;本來我應該跟環保團體站在一起,但現在變成對抗的敵人。"
表面上署長好像想和環保團體站在一起,但是如果否決權拿掉了,如何能和人民站再一起?

匿名 提到...

就自己的理解來回覆2樓對否決權與人民站在一起的說法:

一、否決權的部分:
1.我想沈世宏所提否決權的困擾是因為環評均由環保署審,變成了
開發案否決全都由環保署行使。
2.環評如修正成由開發單位自己主導,這並不是代表環評審查中取消
否決開發機制,反倒讓開發單位正視環境衝擊,無法卸責。
3.希望『環評由環保署審做出建議』,這似乎是會議中經濟部的說法,
個人以為這樣離國際上環評制度又更遙遠了。

二、和人民站在一起的部分;
1.通常意識形態決定了看事情的角度,制度設計讓環保署站在最高的
位置,綜合公正判斷開發案,環保署能夠有單純環保的立場嗎?
2.工安事故、水資源分配、違建拆除....抗爭全部找上環保署,這難道
不是戰場混亂,還是只有環保署願意出來與大眾對話造成的?
3.『本來我應該跟環保團體站在一起...』不管是否如你說的為表面話
,但站在一起也要環保團體願意,不試試看,怎會知道真心為何?

匿名 提到...

政府一體,我想以台灣現況,不單是環評制度,若論其他,環保署仍難與環保團體站一起,不過,有嗅到沈署長的政治無奈!!張國龍就是選擇與環保團體一起,就選擇下台?!

朱淑娟 shuchuan7@gmail.com 提到...

現場署長講了一句話:「我們平常都不對話」倒是值得兩邊的人思考一下,雙方的確在不對話的情況下愈行愈遠.另外那天署長願意自己來(別的部會首長都閃一邊),我想是一個希望對話的表現.

而我覺得可以思考的是,在這種場合與談人一直逼問與談人(沈世宏)、主席的主持方式(立即否定沈世宏)是否洽當也可以討論...(先聲明無關禮貌)

匿名 提到...

環保署長的「錯置戰場」說,會不會是基本的「錯置觀念」?
環保署本來是為國家環境把關的中央政府機關,負責的業務就是風險管理。
「本來我應該跟環保團體站在一起,但現在變成對抗的敵人。」沈署長嘆息,還是角色期許的錯亂。
還原起來,本來環保署(不是沈署長)應該跟人民站在一起,和各種利益團體溝通。誰說每一個環保團體一定是正義的化身?管理者預設立場,就不能遵重科學的客觀。所以,環評委員會才會有不是科學人的官員坐在裡面,紊亂環評的獨立科學性。
國外風風雨雨的經驗累積,已經領悟出來,風險評估加風險管理,加上風險溝通,就是風險分析的架構。環保署盡做些違反風險分析的架構的事情,重覆國外已經走過的負面經驗,難怪我國學習曲線特別陡峭,成功路途顛簸漫長。

匿名 提到...

這樣講也不盡客觀
任何團體或個人不是都必須要有風險管理的概念嗎
我認為更精準的說,環保署所負責的是環境的風險管理
然現行環評制度卻給了環保署開不開發的否決權
這也難怪給了經濟搞不好的藉口

至於你說的環保署盡做些違反風險分析的架構的事情
這個指控說說嘴就算了
還是要有具體的指控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