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0日 星期四

張翠容:站在現場 看見真相 (1)

(攝影/李瓊月)
‧朱淑娟/2012.9.18

香港資深記者張翠容18日應台北市大安社大之邀以「國際新聞現場的意義」為題,分享她長年在第三世界的採訪經驗,同時談到她做為一個獨立國際記者,所面臨的壓力、感動,進而在看到世界各式各樣的不幸後,更加堅定記者應該發布一些不是新聞熱點的、不受關注的、也不在我們視線內的,你要說出他們的故事。

在阿富汗,一位正在大學就讀新聞系的19歲青年告訴她:「你能想像一個沒有記者的社會嗎?」在那樣的國度還有年輕人願意堅守新聞為國家進步而戰,讓她深受感動,也更堅定她持續報導下去的動力,「這個世界太複雜,沒辦法停下來」。

出發 因為我想知道恐佈主義是怎麼一回事

阿拉伯革命後很多人對此產生恐懼,她認為那是距離產生的恐懼感,「愈恐懼就會愈看不清事實」。02年她想到中東採訪,有人勸她那裏很危險,但最後她還是去了,「你內心總有一些事很想做,不論別人如何勸,你都會去做。如果你在出發前就有這麼多問題,那你就不要去了。」 而就算有問題她也不會當一回事,「對我來講,我想知道恐佈主義是怎麼一回事」。

你不出去永遠都是問題,到了現場你一定會有答案。

誰是恐佈分子

一提到「恐佈分子」你腦中出現什麼畫面?張翠容的簡報檔中出現兩個笑容燦爛的大男孩,還有一個才22歲的美麗女子,她是人肉炸彈。

如果你沒到現場,你對新聞的理解就只能跟著別人的觀點講,而我希望能接近遠方的新聞人物,想了解這些恐佈分子的背景。「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他們是在什麼狀態下為什麼會採取這些激烈行動?我要好好寫出來讓讀者了解。」

為什麼你同情恐佈分子?

有一次她訪問《哈馬斯》一位重要人士,訪問間他接到一個電話,有人警告他如接受採訪,新聞登出來會被抓。結果那位人士並沒有立刻拒絕,反而說:「請問你還有多少問題,可不可問快一點?」這讓張翠容覺得他很有禮貌。

不過當她把這個事寫出來後,且表明她認為這位人士很有禮貌,卻接到香港領事館詢問:「妳是如何找到他們的?」她回答:「我說要保護消息來源」。領事館的人又追問:「妳還替恐佈分子講話?」

國際關係都是權力關係,記者報導國際事務會遇到許多壓力。一位CNN記者跟她說,有一次只多報了一下巴勒斯坦,就有以色列官方打到新聞總部抗議,要他們「中立、客觀」,否則要關閉CNN在耶路撒冷的辦事處,主編立刻派了記者到以色列做報導。

於是許多報導就無法順利刊出,一方面考慮自己的安全,另一方面也顧及受訪者的安全。特別是後者,她說:你要站在他們那一邊,因為他們並不知道跟你講話後會有什麼後果。「我寧願不要獨家,我去那裏也不是為了獨家,你要考慮他們。」

不要把問題看得太簡單

很多記者經常只看到新聞表相,卻沒看到後面的一些操作,例如選舉後面就有錢跟組織的問題,人民推動的革命,到時誰收割?

她認為,記者不應只是訊息的傳遞者,不能只滿足於「看到什麼寫什麼」,因為現場有很多事會影響你,看到什麼都要保留,不能百分之百相信,要不停質疑,去要看背後是怎麼一回事。好的記者更要去建立你自己不同的報導角度。

大家都說記者要客觀,但她認為那不表示你沒有看法。每個人都有立場,但記者的立場是建立在「事實」,我對這個事情有了了解,之後就有我的立場。如果在不了解前就有立場,這樣只會讓我們距離真相愈來愈遠。

「我不是百分之百客觀,但我要經常提醒自己不要太受情緒影響。」

國際報導要懂經濟─沉默的屠殺

許多記者只看到事件當時,但卻沒有繼續去觀察事後的發展,她以南亞海嘯後的重建為例,災後國際銀行就會來叫你如何做。災後人民憤怒、不知所措、重建又特別需要錢,於是你就會聽他的,「經濟手段變成殺人不見血、沉默的屠殺」。

怎麼辦?你只能用知識來武裝自己,否則大家都不了解,他們就很自由去做他們要做的事。跑國際新聞久了,對經濟力量特別有感觸,後來就下定決心看了很多經濟學的書。

不要相信專家

「現在我有一點了解了,於是就知道不要太相信專家」。因為很多專家的思維很主流,例如有專家會說歐債問題是因為歐洲福利太好,但根本不是,而是因為過去借錢太容易了。她舉例:如果你沒錢就不能過奢華生活,但如果有人要借錢給你,又說利息很低,那你就可以,但之後你要付出代價。

下一站去哪裏?張翠容預告:「我在非洲」。明年一月張翠容還會再來台北,那時她的新書即將出版,「過去一些在當時不能寫的,如今事過境遷,終於也將被看見了。」


(張翠容)

香港資深新聞工作者,
八十年代在英國完成高中及大學教育,
返港後進入香港中文大學進修社會學碩士,一九八六年畢業。
一九八九年移居加拿大,
九一年赴紐約遊學,採訪當地社區和中美關係新聞。
再度回到香港後,正式加入香港新聞行業,負責採訪政治新聞。
其後分別為英國BBC World Service等多家國際新聞機構報導亞洲地區及國際性事務。
亦曾擔任法國「無國界記者組織」的通訊員。現為知名的戰地獨立記者。

《張翠容來信補充》
阿雄、淑娟:
你們的效率讓我讚嘆,這麼快文章便出來了。
可能是我的國語不太好,現在想補充一下。
我仍然以追求真相為己任,這方面是記者無法放棄的。貼近現場的目的,是要賦予故事更多血肉,並好讓我
掌握以人為中心的觀點。即使站在你面前是個壞人,但我也會從人的角度去書寫他,這與同情與否無關。
希望我們兩岸同行在追尋理想的道途上,多互相扶持,讓人道精神洋溢在我們的工作中,除令讀者思考社會之餘,也把他們的心扉打開。
互勉!
翠容
2012年9月23日下午9:15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現場好像是在大安社大

朱淑娟 shuchuan7@gmail.com 提到...

噢噢 快來改 謝謝~~~

從小就想當記者的佳穎 提到...

我從小學就想當記者,正是因為讀了張翠容的《行過烽火大地》,當時年紀小,連巴爾幹在哪都不知道,對中東、中南美的印象也非常模糊,但對書中的人文情懷以及對報導的堅持非常感動,亦天真的想要成為一位戰地記者。年紀漸長,我的目標雖不是戰地記者,轉而想成為一位獨立記者,仍然將張翠容所展現的人文關懷與批判視為典範,您文中有提到她明年一月會再到台北,方便知道是什麼時間嗎?我真想一睹偶像的丰采><

朱淑娟 shuchuan7@gmail.com 提到...

佳穎好:翠容來時會是發表新書,到時我再通知你噢

陳恬緣 提到...

您好,請問近期張翠容女士會來台灣演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