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0日 星期五

漂流的記者

這是2011年3月27日我跟何榮幸在永和小小書店對談:
「從主流到獨立:記者的未來何去何從?」
沒想到這個題目如今已成為所有記者的生命之題

‧朱淑娟/2012.8.10

旺中事件後有同業關切為什麼我沒有寫點什麼表態,回想起來我之所以沒寫,是因為感觸沒那麼強烈,心中浮現的是:「你看你看,終於露出馬腳了。」直到聽到何榮幸請辭,那隱悔的情緒卻突然翻轉難以承受。我想,如果他真的離開了中時(而我私心期待的是蔡老闆道歉,榮幸可以留下來),那會是我們這些對中時以及主流媒體依然懷抱期望的人一場集體的陷落。

或許你覺得困惑,我這個獨立記者應該對主流媒體的陷落稱快才是,何來那麼多情緒。但其實不是這樣的。每當有人問我為什麼要做獨立媒體,我總回說:如果能好好待在主流媒體,我幹什麼要做獨立媒體?

因為選擇做獨立媒體是要付出代價的。你沒有同事可以分擔心情跟工作、你沒有固定收入、有時還要承受別人對你身份的質疑。或是習慣、或是刻意,久而久之你變成一個跟誰都不太熟的人。獨自扛著攝影機轉戰一個又一個街頭,累了、捲了,心中經常吶喊:「我到底在幹什麼、我到底在幹什麼啊
但是沒辦法,當主流媒體已經無法讓你好好做記者,而就像黃哲斌說的:「麻煩的是我們已愛上這一行。」於是,你也只能選擇繼續漂流。
因為沒有勇氣回到主流媒體,就對依然留在那裏、而且不斷嚐試突圍的何榮幸更加敬佩。記得2010年我以獨立記者身分獲得卓新獎時,何榮幸寫了一篇文章,除了恭喜我、也鼓勵主流媒體的朋友們,因為留下來需要更多的勇氣。

是那樣沒錯,何榮幸常說他是以「臥底」身分繼續留在中時,而他也成功地在艱難的環境裏不斷找到空間,那不只為他自己、更成為社會弱勢重要的支撐力量。因為他,許多人還願意翻開時報,因為那裏偶爾還能看到媒體該有的公平正義。

然而,那點空間是愈來愈小了。就在日前一場座談會中何榮幸談到自己十年來所做的專題,當年的豪情絲毫不減,但仔細觀察,報導的內容卻有了微妙的變化。過去他可以挑戰蚊子館、休耕等公共政策的荒唐,但如今題目卻是愈做愈溫馨,報導風格的改變或許另有力量,但你我心知肚明那點微妙變化的源頭。

而即使如此,你還是看到何榮幸的不輕易放棄。旺中事件後我沒有跟他談過他的想法,心中倒是經常想起他。輾轉聽中時朋友轉述,何榮幸認為這個事件已經踩到他的底線,他想試圖打動蔡老闆向社會道歉,否則他也只能離開。

或許你覺得那樣離開好帥、又落得英雄美名,但只有待過主流媒體且深深愛上那個媒體的人,才能夠明白那種分離代表什麼樣的斷裂。你切斷的不只是生計而已,而是你人生的一部份、更重要的是你失去了能夠再發出聲音的有力舞台。而且最致命的是,你覺得有愧於廣大社會對你的殷殷期待,總是這些細微的心思讓人頻頻回首不忍離去。

文末我想將昨天台北地方法院法官鄭昱仁對台塑六輕的忠告送給蔡老闆:「台塑提告中興大學教授莊秉潔的目的是為了回復名譽,如果能某種程度退讓、並主動宣示未來願意配合多做監測,可能回復名譽的機會更大。」

為此,我要呼籲蔡老闆,媒體出錯不可怕,可怕的是看不到自己的錯以及那背後代表的毀滅性意義,畢竟經營媒體跟一般生意不一樣,贏得收視的前提是信任。

----本文向何榮幸致意---

6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加油!!!

愛書 提到...

唉。旺中之橫霸,的確是台灣記者們的災難。

鄭至勤 提到...

這篇文章寫得真好,用台塑提告莊老師事件來提醒與對比,事情就更清楚了。淑娟加油,台灣媒體加油,台灣加油。

徐世榮 提到...

的確,「因為他,許多人還願意翻開時報,因為那裏偶爾還能看到媒體該有的公平正義。」
祝福何榮幸先生!

朱淑娟 shuchuan7@gmail.com 提到...

徐老師 至勤 大家 謝謝~~
台灣媒體真的要加油 就像徐老師也一直在為社會正義奔走 大家各就其位一起加油...

匿名 提到...

有錢人想的就是和多數人不一樣,商人辦報...,當然也很不一樣。媒體這個行業的工作條件,最近十年來惡化速度更明顯,與其為五斗米折腰,不如痛快追求更寬廣的空間。為何榮幸惋惜但也替他高興。

祝福何榮幸,也祝福其他還在媒體工作的人。畢竟,不論離去或留下,都需要很大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