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7日 星期六

李惠仁:為生命留下感動

‧朱淑娟/2012.7.7

「獨立媒體學院」今天(2012.7.7)由導演李惠仁以調查禽流感疫情完成的紀錄片「不能戳的秘密」為題,談獨立媒體如何做調查報導。他獨自挑戰國家機器、忍受別人指他不是專業、甚至身陷險境,但都無法阻止他追查真相的渴望。

最後終於戳破官方的謊言,面對社會如潮水的肯定,李惠仁說,媒體的存在就是要為社會說出真相,而個人也因為無悔地往前走,讓生命留下感動。

訊息的源頭

李惠仁認為,調查就像拼圖,目的是為了還原真相,讓事件回到應有的位置。而促使記者去做調查的第一步,就是要打破既有看事情的框架,且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特別是對於官員表面的說法要心存懷疑。

2003年起全球爆發許多病毒事件,台灣也在2004年首度爆發低病原禽流感,但病毒從哪裏來?官方從未明確交代。2006年傳出病毒已變成高病原禽流感,但農委會卻隱匿疫情。這些訊息都促使李惠仁想查明究竟出了什麼事。

他的養雞朋友告訴他,5萬隻雞一個月飼料就要100萬,這些投資可能要養2年才能打平,一旦雞隻死亡就可能傾家產,所以農民很擔心,於是就有經銷商來推銷疫苗,並宣稱打了疫苗才會有抗體。

尋求專業的支援

在追查疫情這段過程中,很多人質疑他不是禽流感專業,李惠仁於是尋求學者的協助,但對方要求不能曝光。李惠仁說,記者的消息來源永遠有兩類:可以曝光、跟不能曝光的。而保護消息來源是記者的天職。

20043月官方說病毒已滅了,但有朋友告知流感又來了,還說:「不信你去問學者」,李惠仁一問,果然很多老師都提到相同的疑點,直到2010年彰化又爆發 禽流感,農委會對外說是低病原,但此時李惠仁收到一分郵件,文件上明白寫著,官方實驗單位已驗出高病原禽流感。

即使文件在手但卻看不懂文字代表什麼意義,拿著去問學者才知道個中玄機。另一方面李惠仁也主動研究,到OIE(世界動物衛生組織)查如何診斷高病原禽流感,然後去印證官員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取得關鍵證據

接下來就要找到一個人證明他有在用疫苗,先從認識的人開始再把網絡擴散出去,先找到值得信任的獸醫把一些基本的內容弄清楚,然後有人建議他問經銷商,後來經銷商又建議他找疫苗業者,最後找到一位有使用疫苗的農民。

要指控國家機器隱匿疫情,就要確定自己拿到的資料是真的。他舉例,拿到一個會議紀錄時,他問了名單中的幾個人是否真的參與這場會議,確保這分資料沒有造假。沒有把握的訊息他建議不要用,例如他手邊拿到的一些官員的EMAIL,因無法判別真偽最後都捨去。

任何諸絲馬跡都去試

李惠仁強調,有些調查當時不知道未來會如何發展,但只要有任何諸絲馬跡都去試,例如他就透過文件上的傳真號碼找到屏東的某學者求證。

而當時的新聞事件中也透露許多訊息,包括:為何2次國安會議都在講禽流感、為何陳水扁總統要特地去通霄看養雞場

而實驗法的證據也很重要,因無法進行動物試驗,後來決定自己解剖雞隻。

新事證 新攻防

2011727日「不能戳的秘密」影片在新頭殼網站首播,隨後農委會立即舉行記者會,否認影片內容並表示對李惠仁保留法律追溯權。當時朋友擔心他:「你已盡了記者職責,接下來應由NGO接手」,但他認為:「我不做,所有事情都會給掩蓋下去」。201191621日出現新事證,他決定要有新攻防。

他發文給OIE七個參考實驗室,其中三個回應提供關鍵訊息。接下來市場上出現蛋價變化,他立即想到應與疫情有關,那年耶誕節展開中南部大調查,從死雞身上採集檢體。

20111225日他寄了死雞給農委會前防檢局局長許天來、前農委會主委陳武雄、農委會家畜衛生試驗所所長黃金城,另外保留一隻送到生技公司檢驗,結果驗出H5N2。而陳武雄也告知他收到的檢體驗出H5N2,事件急轉直下。

做好自我防護

關於寄檢體這件事,李惠仁說:「這是一個險路」,一定要做好自我保護的工作,例如官員可能告你恐嚇罪,因為你送可能有傳染病的雞,於是他隨信附說明文,同時將雞密封。這也可能被告偷竊罪,因為在養雞場附近偷雞,所以他只撿雞農丟到馬路上的雞。他也提醒任何跟官員的談話都要錄音存證。

接下來在20111228日他到北檢控告官員廢弛職務,提告後此案進入司法,同時也讓所有人知道他告了官員。

大量發函

20118月決定採大量發函策略,發給總統府、行政院。他強調,發文的目的是為了得到更多訊息,因為只要掛號給官府的文,對方就一定要回,而在這麼多回應中,不同承辦人會出現矛盾的答案,於是新事證就會出現。

登門踢館

接下來許天來拒絕受訪,李惠仁直接要求採訪陳武雄,後又指定許天來受訪。而只要是公聽會、記者會,他一定上門踢館。這當中也有消息人士通報,農委會甚至請了專業公關公司對他「危機處理」。

人生不要後悔沒做想做的事

一個記者無私的堅持,戳破了政府 「不能戳的秘密」。今天有同學問到他做這件事自己花錢、受盡壓力,為什麼還是想這麼做?

李惠仁先是笑笑:「有啦有啦卓新獎有獎金啦」,接著則收起笑容,他說:那年他剛好40歲,父親也卧病在床,想到如果一個人可以活80歲,自己都已經活一半了,「接下來我的人生要什麼?」

「如果人生的終點是總統府,那你現在走到景福門,接下來你要怎麼走?」他說自己不想直直往前,而是繞過弄巷去體會除了「康莊大道」以外的趣味,而只有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生命才會有真正的感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