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3日 星期三

《獨立媒體學院》不能沒有你!


獨立媒體學院招生!

這是一個獨立媒體的年代,也是一個媒體獨立的年代
守護我們的環境與農業, 不能沒有你
請加入獨立記者的行列!

共同發起人:朱淑娟 于立平 柯金源 陳順孝 黃哲斌 馮小非 蔣慧仙 汪文豪



‧朱淑娟/2012.5.23

或許很多朋友都知道了,今年五月我們發起成立《獨立媒體學院》;而我相信有更多朋友想問,在台灣大傳系所林立、媒體集團眾多的情形下,成立這個學院目的何在?我想試著說明並談談我們對媒體未來的想像。

這一陣子旺中事件搞得媒體圈烏煙瘴氣,但我除了不再吃旺旺仙貝以示小小的抗議外,倒很少說些什麼。我是這樣想的,旺中只不過是將這些年來我們對媒體的愛恨情仇做了了斷,而且也徹底把我們對主流媒體最後那點僅存的期望打得灰飛煙滅,宣告那個曾經屬於我們的美好年代已經結束。

而我也在想,當一個媒體舊時代已經結束、新時代的面貌還在混沌不明的現在,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去把那個混沌不明,塑造成一個比較屬於我們想望的模樣?

我們對媒體的「想望」又是什麼?我認為記者是一種「專門職業」,而且是可以做一輩子的職業。這個職業不只可以謀生,還可以透過文字或影像把公共事務傳播出去,監督政府施政、鋪陳社會良性對話、促進社會進步。

回想起來,我的人生如果有什麼可以被稱為美好的事情,那就是三年前我離開了主流媒體。這樣說好像有點怪怪的,但三年前的媒體環境已出現烏雲密佈的徵兆、而我還沒有很老、對記者這個行業也還充滿熱情,因緣際會斬斷過去,乘著噴射機(跟黃哲斌不同架)離開,成為獨立媒體記者。

而隨後的人生際遇就像中頭彩一樣,先是部落格《環境報導》獲得2009年華文部落格訊息觀點首獎,再來就是2010年獲得卓越新聞獎、曾虛白新聞獎等三個獎項。而我認為那年我以獨立媒體記者身分獲得台灣最重要的新聞獎項,那背後所代表的意義已經不是我個人得不得獎而已,而是台灣媒體生態的分水嶺。

那年自由時報的朋友訪問我時,我曾提到未來想成立「獨立媒體聯盟」。當時只單純想到,獨立媒體單兵作戰艱辛,時常有身分不被認同的焦慮,如果能成立聯盟,不但能讓獨立媒體記者資源共享、且可克服採訪時身分的困難。

這個承諾始終像一根釘子一樣放在心裏,而接下來在許多大學新聞系所的分享場合也發現,主流媒體的種種已讓原本想當記者而選擇唸新聞系的同學遲疑,每次在課堂上問:「想當記者的舉手?」發現舉手的人很少,偶爾舉起的手,也是慢慢的、迷惑的。而毫不遲疑的、堅定的手,這三年來我的印象並沒有。

而每次上課結束,一定會被同學問到:「我們沒有採訪經驗、也沒有經濟實力,如果我們一畢業就想跟你一樣成為獨立媒體記者,可以嗎?」

當時我認為要回答這個問題是困難的。因為不能否認,我之所以成為現在的我,的確是經過主流媒體的多年歷練,在那之間不論是專業或人脈都有了某種程度的累積,如今算是「翅膀硬了」,於是就自由自在做起獨立媒體記者。

不過我們那個年代有那個年代的幸運,報社支持你做好的報導,媒體記者之間也因良性競爭不時激盪出火花,採訪對象也感受到那股媒體壓力。整體而言,媒體、記者、受訪對象形成一種良性互動,那個互動有助於促進社會對話、監督政府施政、鼓勵民間團體發聲。直到如今我都覺得那真是一個美好的年代。

但現在呢?那美好的年代就像我的青春一樣一去不復返。媒體老闆經營理念的改變、置入式行銷的猖獗讓報導不再只是忠於真相;加上記者路線更替頻繁、無法突破時間與空間的採訪限制等等,導致一個記者在進入體制後很難累積專業。再加上傳統媒體種種價值觀的動搖,反而可能一點點消磨掉記者的熱情。

然後再反思我成為獨立媒體、與過去在傳統媒體兩者的工作差異,發現我之所以變成今天的我,不全然是過去10年在傳統媒體的根基,更大的因素是成為獨立媒體後因突破過去僵化的分線方式、區域限制,自己得以掌握並深入追蹤議題、不受版面限制,在這過程中自己的能力也有了明顯的進展。

同時我也觀察了差不多年紀、資歷的傳統媒體記者、獨立媒體記者的工作型態以及新聞表現,發現獨立媒體記者也跟我一樣,因突破了以上種種的干擾,於是得以深耕議題、促成影響力。而最重大的發現應該是,獨立媒體記者對於身為一個記者的使命、榮譽、以及熱情,遠遠超過傳統媒體記者。

於是我的想法改變了,那個要在一個媒體待得久才能慢慢累積專業的環境已經消失,一開始就從獨立媒體做起,或許反而還比較有機會累積專業。但另一方面我們不能迴避的問題是,要讓一個記者從零開始就做獨立媒體,不論是自信、技巧、能力的確有點為難,那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呢?

於是就有了《獨立媒體學院》的構想。如果我們能把多年來的採訪經驗毫無保留分享出來,然後再請各界專家教授相關專業知識,透過上課、實習、深度培訓等過程,或許至少能讓一個記者擁有行走江湖的基本功。

當然我不會天真以為,只要上完課然後大家就可以順利開始獨立媒體的生涯,就像我不會天真以為,獨立媒體可以立刻取代傳統媒體的力量。但整體情勢是明朗的,當傳統媒體不值得期待,台灣的媒體希望只能另起新路。


而凡事總要有個開始,穿越崎嶇道路,想望那逐漸明亮的美麗陽光。於是那一年,我們一起成為《獨立媒體記者》!       

9 則留言:

徐世榮 提到...

恭喜恭喜!佩服各位的視野與志氣!

FUNJOE 提到...

有沒有考慮在中部開課呀?

朱淑娟 shuchuan7@gmail.com 提到...

是有想說台北這場先辦,修正一些經驗後,再考慮到中南部辦.中南部的媒體資源較少,議題反而較多,是需要有更多媒體人投入,謝謝您的提醒.

昇翰楊 提到...

希望未來有南部開課的機會。

另外,覺的這個獨立媒體的立意很棒,會有基金會或者實體單位嗎?有機會也可成立捐款帳號,希望能透過小額捐款來支持真正發現台灣問題的獨立媒體....

朱淑娟 shuchuan7@gmail.com 提到...

楊先生您好:
非常謝謝您的鼓勵,因為第一期課的同學正在實習中,等到告一段落我們有在考慮到南部開課,另外也有在想一些計畫,主要是協助想投入獨立記者的朋友可以獨立作業.再次感謝您...

jocelynliu 提到...

老師請問下次開課大概是什麼時候?

朱淑娟 shuchuan7@gmail.com 提到...

這期學員還在採訪實習中,要等他們告一段落才會再考慮開課...也想先修正改進上一期的方式..如果再開,會再告訴大家噢....謝謝你

jiashan tsai 提到...

謝謝您這一篇文章,讓我更有信心好好作一個獨立記者!

朱淑娟 shuchuan7@gmail.com 提到...

for jiashan:
加油~~相信你會有一個美好的獨立媒體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