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7日 星期六

【都更條例全民開講】徐世榮:郝龍斌要為粗暴執法負最大責任


‧朱淑娟/2012.4.7

周末台北的晚上剛剛好的舒爽天氣,士林王家前繼續開講。今天(4.7)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在歌手胡德夫唱完「這是一個遙遠的路程」後說,王家受到不公平對待令人心痛,台北市長郝龍斌要負最大責任。但郝卻躲起來,把予頭指向要求中央釋憲,完全推卸責任,他要求郝龍斌應道歉。

徐世榮強調,「都市更新條例」這部法當然有問題,但其執行依據是依台北市政府訂定的「台北市都市更新自治條例」,如今不檢討這些自治法規實在大有問題。一個負責任的市長除要求中央釋憲,自己本身也可以提釋憲。

社會不應譴責弱勢者

今天是台北市政府強拆王家的第10天,徐世榮回憶當天:「這已變成弱肉強食的社會」。但事後很多人不但不幫弱者,更進一步譴責弱者。最近就一直有人把王家放在與建商平等的位置上,批評王家不參加說明會表態是錯的。

19501960年代美國都市更新也引起許多批評,如今「都更」兩字在美國已變成負面名詞,也少有人談了,取而代之的是「都市再生」、「都市再開發」。然而台灣政府卻變成堆土機,逼迫社會弱勢離開城市,還譴責犧牲者,落井下石。徐世榮說:「台灣社會竟然與1950年代的美國一樣,非常不公道。」

他拿著一本厚厚的地政法規說,法令這麼多、字又很小,不只這本,還有許多地方政府自訂法規,「然後把責任推給百姓,罵我們沒念書、不懂法令常識,這對嗎?」

徐世榮反問:「那一個法要求王家要參加公聽會?請建商提出證明。」

公共利益不應由少數人界定

「都市新更條例」第36條地方政府得代拆除條款,各界呼籲應修正,但該如何修正,徐世榮強調,這涉及「公共利益」的界定。然而事到如今,政府對於公共利益的界定還著重在比例的調整,但其根本是結構性問題,關鍵在於對「公共利益」的界定,政府掌握詮釋權,設了許多委員會,由少數人去界定。

徐世榮以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為例,一個「國家重大建設」壓下來,國科會提出興辦計劃,速通過環境影響評估審查、區域計畫審查、土地徵收委員會審查,然而這些審查委員有許多政府代表,只要再請幾位學者配合,很容易就會半數通過。「委員會都是騙人的,透過這種機制來決定公共利益。」

公共利益詮釋要回到人民手上

歐美國家如今已要求公共利益詮釋要有民眾參與,不能只有「說明會」,還要有「聽證會」,要有對話機、溝通,不能球員兼裁判。但台灣卻由建商舉辦公聽會,主席也是建商。土地徵收也一樣,例如苗栗大埔,政府要徵收土地卻自己辦說明會,「我從沒看過任何說明會後政府有說民眾反對而取消的。」

台北市政府事後成立「都市更新顧問小組」,自己主導的案子再自己組顧問小組,會公正嗎?而事實上,這些顧問至今提出的建議都是針對內政部的,沒有檢討自己,好像北市府一點錯都沒有。

徐世榮強調,公共利益要透嚴謹的程序來體現,且由居民共同參與討論這個地方未來要如何走、如何塑造、社區未來應包含什麼元素,才是所謂公共利益。「我們的公共政策決議機制停留在20世紀上半,落後人家五、六十年。」

計劃確定程序要落實

目前台灣政府的興辦計畫,並無程序可言。徐世榮提到,當時許多法學者引進行政程序法時,希望引進德國的「計畫確定程序」,當政府提出一個興辦計畫,應舉辦聽證、裁決聽證,結果行政程序法第五章「行政計畫」只剩下兩條。

其中第164條只訂了「前項行政計畫之擬訂、確定、修訂及廢棄之程序,由行政院另定之。」而直到現在都還沒有訂,雖然後來也提出了修法草案,但至今依舊不放過,可見我們的計畫程序跟七十年代一樣,程序只停留在跑程序,沒有實質內容,沒有真的要聽人民的聲音,只願聽建商的聲音、利益者的聲音。

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就是一個血淋淋的例子,政府隨便弄一個興辦計畫,用人民納稅錢500多億,土地徵收了、農地消失了,而當初這個為友達光電量身訂置的園區,現在友達不來了,興辦計畫之草率沒此為甚。

徐世榮強調,這並不符合公益社會、民主社會的要求。「大家站出來,不只是挺王家,同時也是挺我們自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