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8日 星期三

記者何須為老闆的言行辯護

‧ 朱淑娟/2012.2.8

旺旺中時老闆蔡衍明質疑六四屠殺報導不實等言論,學者發起拒看、拒投書中國時報運動,這些批評對蔡老闆未必受用,因為他志不在真相,反正「只是」扭曲一點歷史,六四亡魂也找不上他,但他呢卻可能因此得到一點政治甜頭。

我倒是經常想起中時的朋友們,記者當然不必為老闆的言行負責,但外界有意無意的冷嘲熱諷,恐怕讓記者們心中很不是滋味。然而今天媒體刊出中時編輯部主管出面幫老闆說一些言不由衷的辯駁,看了還真令人難過。可想而知,如果繼續待在這個媒體,未來還不知道要為這個老闆付出什麼。

我也待過像這樣的媒體,完全了解此時中時朋友們的心情,我猜多數人是這樣想的:這是老闆個人的言行與我何干?何況老闆換來換去一如政客來來去去,組織內的從業人員又能如何?更何況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幫老闆圓圓場也是無可厚非,只要堂堂正正勉力而為,外人又有什麼資格對我們指指點點?

我以前也是這樣想的。主管叫你寫編業,最初覺得無法接受,抗議無效後,就想啊煩透了每天被唸唸唸,快點寫完交差,然後快點回到正常的採訪。接下來看到報社經營困難,就慢慢也這麼想,報社這麼困難,幫忙做一點編業也是應該的,更何況只有報社還能生存,我也才能繼續當記者實現理想啊….

於是記者們在這樣的組織裏一點一點切割問題、一點一點接受集體說服,而當最初的想像被動搖時,連自己也無從察覺,然後就這樣一點、那樣一點,到最後不論是記者本身、或是媒體環境,都退讓到如今如此不堪的情境。最可怕的是,我們的記者們也變成比什麼行業都無聲、且順從的員工。

或許我比別人幸運,因為有人叫我走路,才讓我有機會回頭看到自己當初的無知與軟弱,而自己的人生又為了這個無知與軟弱付出了多麼可怕的代價。而回過頭來想,現在還在這樣媒體中的各位,你還想繼續付出你人生的代價嗎?

當然不配合、不幫老闆扯謊圓場,也是要付出代價的,但兩相比較兩個代價不論價值不同、高度也不同,說穿了大不了就是被撤換或是走路。

被撤換或是走路會怎樣?我在離開傳統媒體、實驗獨立媒體的三年裏,得到了這一生第一座卓越新聞獎、第一座曾虛白新聞獎、第一個華文部落格大獎,這些都是過去那個被裁裁剪剪的記者人生所不可求的。

這樣說不是要炫耀自己很行,只是想表達離開傳統媒體一點都不可怕(特別是有這種老闆的媒體),反而讓你可以百分之百實踐自己對記者這個行業的想像,然後在你最後的記者生涯留下一個美好的結果。

我不是要鼓勵你辭職、反叛,但至少記者不必、也沒有必要為老闆的言行辯護(自願獻身以示效忠者除外),我想這應該是身為記者的,最起碼的堅持。

9 則留言:

徐世榮 提到...

淑娟,佩服妳的志氣及勇氣,也為中時的記者深感難過,想不到一個財大氣粗的老闆就能如此毀掉一個媒體及許多人的尊嚴。徐世榮敬上

朱淑娟 shuchuan7@gmail.com 提到...

謝謝徐老師,有看到您參加昨天的記者會,有您們站出來,或許讓人較不會擔心王丹所說的:台灣正在香港化。我一直覺得台灣不會香港化,因為比起香港,台灣有更深的自覺以及對土地的認同。

hugo 提到...

淑娟,加油。我對你的表現與堅持非常欣賞。聽說你也被苗栗縣政府提出告訴,希望官司一切平安,我下周一也要去苗栗出庭了,我們互相鼓勵吧。

朱淑娟 shuchuan7@gmail.com 提到...

你為何要去出庭?什麼案子.苗栗縣政府只是來了一封胡說八道的律師文,很簡單就給回回去了,自知理虧所以並沒有後續動作.

關魚 提到...

我在談中時問題網摘的編按連結了小朱這篇囉~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20209/4771

朱淑娟 shuchuan7@gmail.com 提到...

好啊,關魚還好嗎,又一陣子沒見了哩

關魚 提到...

我很好啊,已經在花蓮當第二學期的小學老師了,詳見好生活報龍年公告~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blog/aboutfish/20120122/4741

廖本全 提到...

淑娟:
妳的文字又不同了,又準備帶我們升級了。
本全

朱淑娟 shuchuan7@gmail.com 提到...

本全老師 好久沒看到您的新文章了噢 剛要去您格子留言 您就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