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日 星期一

保留樂生是對人性的反省

侯孝賢、蔣勳、吳晟等 10位藝文界人士在樂生新(左)、舊(右)院區
中間已被開挖成一個大洞的位置簽名,呼籲政府重視樂生院走山
危機,並要求立即維護,保存樂生  

‧ 朱淑娟/2012.1.2

「我不敢確信我如果是八十年前的日本醫療單位,是否也會做出同樣的錯誤判斷,這個反省也包括我自己的人性反省。」日本政府對當初的樂生政策已道歉並賠償,台灣政府如果能保留樂生,是對於不尊重人權最好的反省。

藝術家蔣勳今天強調,保留樂生不只是因為她是古蹟或她的美而已,更重要的意義是長久以來人類對漢生病患的誤解,由於對醫學的無知,用殘酷手段隔離病患、強制結紮,已傷害到極大的人權。

他認為,捷運迴龍站跟樂生院區應是一個共構的價值體系,所有搭捷運到迴龍的人,都可以看到樂生在八、九十年前對人權的迫害而有所反省。這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樂生是從日治時代經過很多政策、很多人共同犯下的錯誤,保留樂生是要挽回我們人性的粗暴。


包容與尊重

台灣社會處處充滿對人權的打壓與踐踏,而更可怕的是這些打壓與踐踏,都以政治穩定、經濟發展之名,然而政治穩定、經濟發展所為何來?就是蔣勳講的:對人的包容與關懷。但我們卻常看到政府利用二元對立的操弄:例如:「保留樂生就沒有新莊捷運」、「保留濕地、就沒有經濟發展」等等。

而就像樂生青年聯盟何欣潔今天講的,政府在利用二元對立時還學會使用對方的語言,混淆民眾視聽。你說土地正義,他也說土地正義;你說土方回填,他也說土方回填,但相同語言下的作為卻是差之千里。

而事實上,只要多一點包容與尊重,很多情況都可以獲得平衡共存,都市計畫不必然不能讓想保留土地的人保留土地、樂生與捷運當然也可以共存。更何況如果不保留這些血淚斑斑的證據,我們又如何學會包容與尊重?

新莊捷運機廠工程造成樂生新、舊院區滑動

北市、新北市兩位市長今天宣佈捷運新莊線從元月五日起分段通車,然而五年前樂生青年聯盟就已經提出為了保留樂生院區,新莊線可以分段通車,當初政府斷然拒絕,如今卻證實可行。何欣潔今天說,不希望五年後樂生院垮下來後捷運局才考慮土方回填,「歷史不應再繼續荒謬地演下去。」

捷運新莊線迴龍機廠因選址在樂生院區周圍而計畫拆除樂生,2007年在爭議下決議保留部分院區,但卻在新、舊院區中間挖出一個巨大的凹洞,兩個院區幾乎都站在邊坡上,如今因地層滑動,機廠工程暫時停工。

停工了還繼續滑動

大地工程師王偉民表示,理論上停工後滑動會停止,但依過去18個月樂生青年每周量裂縫變化,發現還在繼續滑動中,「這在地質上是最危險的現象」。

他強調,如果停工了還不停止滑動,那滑動會加快,如沒有緊急措施,總有一天就整個垮了,這些都證明捷運局過去的判斷是錯的,應該要重新檢驗。而所謂「緊急措施」就是把土填回去,只要幾千萬就夠了,可以拯救樂生、新莊捷運。

然而日前捷運局已拒絕「回填土方」,表示可以用工程手段阻止滑動,就是還要繼續挖,但做一個架構去撐住兩邊滑動的力道,這樣有沒有用還不知道,但樂生的爭議恐怕不只工程思考而已。

院民:心情惶恐,但很無奈

何欣潔說,這兩個月為什麼又積極陳情,還花了10多萬元在報紙刊登廣告提醒各界關注,原因就是發現開挖邊陂地錨已拉到90噸。如果拉到110噸會失去彈性,到130噸就會斷裂,而110噸到130噸是不可逆的。

部分院民被強制搬遷到新院區,不願搬遷的暫時住在組合屋中,有的還住在舊院區,但在沒有維護情況下都已殘破不堪,又面臨走山危機。樂生保留自救會榮譽會長李添培說,現在心情惶惶恐恐,但是很無奈,「希望大家替我們講一下話,做一個公道這樣子。」

藝文界呼籲:土方回填 救樂生及捷運

侯孝賢、蔣勳、吳晟、朱天文、朱天心、鴻鴻、紀大偉、陳雪、張鐵志、台大外文系教授張小虹等10位藝文界人士今天走訪院區,發現不只舊院區多處已出現裂縫,就連新院區也有裂縫,新、舊院區都已出現走山危機。

蔣勳表示,如果走山已嚴重要還危及新院區200多病患,應提早因應。走山不只會發生在樂生或北二高,因此國家應有國土監測機制去因應。

導演侯孝賢說,樂生這麼漂亮的地方已全部毀壞,捷運局或新北市文化局卻都說要等捷運完工後再談維護,但等捷運完工這裏也不見了。他強調,保留樂生其實很簡單,捷運動工還是可以隨時做維護,這是最基本的概念。

詩人吳晟遠從彰化溪州趕來,他說,如果這個社會還不能講道理,那會是什麼社會?不論是對人權、文化、自然環境的尊重,都應終止過去的傷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