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9日 星期四

洪箱、蔡嘉陽勇奪《2011社運風雲人物》


‧ 朱淑娟/2011.12.29

《2011社運風雲人物選拔》今天揭曉,苗栗灣寶農民洪箱、彰化環保聯盟副理事長蔡嘉陽,分別入選今年社運風雲人物。洪箱今天得知自己得獎後表示,不論是內政部撤銷後龍科技園區時、或今天得獎,她都不覺得興奮,「因為這本來就是我的財產,我只想要過安靜的生活,政府卻讓我們這些本來應該在家的歐巴桑走上街頭,不覺得可恥嗎?」

洪箱因展現強大意志力成功捍衛灣寶良田不被徵收,她的主見、行動力也喚起農民當家做主的自覺,同時感染其他各地農民、社會人士勇於站出來為土地發聲,形成台灣新農民運動。最後逼得行政院不得不正視土地徵收惡法而主動修法,是推動台灣民主的畫時代人物。

洪箱獲獎有相當特殊的意義,她出身貧苦,沒念過很多書,就像任何在街頭巷尾都可能隨時擦身而過的平凡百姓,一生追求的不過簡單的溫飽生活而已,但政府的一紙公文就要取走她安身立命的根本。很多人選擇認命,但她選擇不放棄,誓死都要保護自己的土地。

而且她展現的無私、大氣也令人動容,很多人不知道,苗栗縣政府為了去除她的阻力,修正後龍科技開發案,將她的房子畫在徵收範圍外,也就是說,她不用這麼辛苦戰鬥,因為自己的房子已經不必被徵收了。但洪箱並沒有因為這樣就不管其他人,反而反得更用力。這就是民主精神。


蔡嘉陽則是以堅定策略打了一場全方位的戰爭,讓政府主動撤銷國光石化案。國光石化是近30年來台灣最重要的社會運動,在政府機器強力護行下,他能勇往直前,透過各種運動策略,讓社會各界主動加入保護海岸行動。

由社運人士何宗勳發起的《社運風雲人物選拔》今年是第二屆,經過媒體及社運人士推薦男性21位、女性17位,再各選出三位入圍:蔡嘉陽、廖本全、札西慈仁、施月英、蔡培慧、洪箱。最後各選出男女一位得獎人。

何宗勳表示,獲獎資格非常嚴格,必須具備於2011年積極活躍於社會運動者,而能在有限資源,發揮最大效果。同時,還要能為公義受苦,熱血、堅忍不拔、堅持理念、不妥協。有正義感、對抗邪惡勇氣,屬於創造性少數。而推動的議題能促進了社會的進步、國家的改變。


以下是今年4月14日營建署駁回苗栗縣政府後龍科技園區案時,當月我在《商業周刊》為洪箱所寫的文章,今日重刊與讀者分享、並向洪箱致敬。

‧朱淑娟

四月十四日,苗栗縣後龍鎮灣寶里清晨三點氣氛就擾動起來,農民洪箱跟著社區媽媽把昨天下午用月桃葉包好的粽子放進蒸籠。趁著空檔,把紅通通的紅龜粿放進竹簍、煮了綠豆地瓜湯,挑起扁擔把這些食物放進兩部遊覽車裏。五點整,車子在微亮的天色中緩緩向台北的方向行進。

今天又要到台北去抗議了。97年11月苗栗縣政府突然到家裏來辦土地改良物查估,洪箱才知道自己的家跟田已被畫進後龍科技園區預定地。「這是我認真打拼的財產,憑什麼給你?」她不只一次拿香問神明:「這還有天理嗎?」

苗栗縣政府開發的「後龍科技園區」位於苗栗縣後龍鎮及造橋鄉,距國道三號大山交流道約一百公尺,總計二百卅一公頃,其中特定農業區一百零三頃,百分之四十七是私有地,屬於灣寶里、海寶里農民所有。

今天內政部營建署區域計畫委員會審查「後龍科技園區農地變更案」。雖然在三月十日專案小組第三次審查時,農委會已表達不同意農地變更為工業使用,苗栗縣政府也無法說明徵收農地的正當性。預估今天區委會駁回此案的機會很大。但農民還是憂心忡忡,不知道自己的家是否真的可以保留下來。

八點多,到了內政部營建署前,陽光已灑遍廣場。農民把粽子、紅龜粿、綠豆地瓜湯搬下車,在營建署前整齊排成一列,「反對」的黃布條往額頭一綁,雙頰寫著「駁回」,用力喊出:「後龍科技,到此為止!」

貧困年代走來

在那貧困的年代,洪箱國中一年級就失學,托朋友介紹,十五歲隻身到桃園做女工。她到現在還記得,一天工資12元,一個月完全沒休假領六百元,其中500元要寄回家補貼家用。吃的、穿的、用的,就只有那剩下的100元,有時回後龍老家,還要硬生生擠出20元車資。

洪箱廿四歲嫁到張家,夫妻倆開過早餐店、賣過冰水、檳榔,空閒時還要種田,四個小孩從小就要幫忙農作,先生張木村因太勞累一度病倒。只要攢了一點錢,就把錢換成土地,她認為錢一下就花掉了,只有留著土地最實在。

洪箱扳開手指算了起來:「一塊、兩塊、總共買了四塊地」。這些地是她人生的血汗淚水,更是她的命,有人要拿走當然要跟他拼命。洪箱說:「就算最後保不住地,至少我可以跟我的子孫交代,我們真的拼過了啊。」

後龍靠海土地貧脊,九月風大,農地都是沙,番薯種不好,農民從外地載黏土攪拌砂土,把荒地變良田。灣寶愛鄉自救會會長陳幸雄說,六十三年農地重劃時,農民配合政策每甲地捐出一分六厘,經農委會劃為特定農業區,是花生、水稻、蕃薯等經濟作物的高適宜地區。

之後水利局農水路更新,從三米拓寬為七米,這是地主捐地的成果,陳幸雄說,「這種農水路要到那裏去找?」九十二年文建會、苗栗縣文化局遴選為社區總體營造單位,每年六月舉辦灣寶西瓜節,灣寶西瓜揚名全國,幫苗栗縣爭足了面子,「難道青青菜菜給他毀掉嗎?」

堅定抗爭

灣寶里的農民多數不贊成土地被徵收,但洪箱提議大家出來反對時,九成村民都說:「沒有用啦,縣政府要的東西,我們有什麼辦法?」四處請託,沒有任何地方民代肯出來幫他們說句話,而一個偏僻小地方農民的苦,也很難讓媒體發現。

「我就是不甘心!」洪箱、陳幸雄等人決定抗爭到底,組成「灣寶愛鄉自救會」。小老百姓站出來對付地方政府,許多農民還是有點害怕。洪箱說:「有事情我負責,要抓也是抓我」,有人願意出頭,村民也較願意出來一駁。

自救會一開始就知道要對抗自己的父母官,非展現強悍的意志力不可。於是不論到環保署、營建署、監察院、行政院或總統府抗議,聲明都相當強烈:「劉政鴻違法亂紀」、「科技園區滾出去」、「毀家滅庄天理不容!」

二○○九年三月九日,三百多位灣寶農民到環保署環評大會抗議,環保署決議退回重審,並要求苗栗縣政府應與民溝通。苗栗縣政府於五月廿三日在灣寶里北極宮舉行說明會。農民丟下採收一半的甘薯,戴著斗笠、赤著腳就趕到現場,拉開白布條,「黑心政客專欺農民、堅決反對科學園區」,會議宣告流會。

為了防止苗栗縣政府掩飾公聽會農民抗議聲,農民全程錄影並帶到台北營建署區委會場放映,委員才發現原來公聽會有這麼多地主反對,並不像苗栗縣政府講的多數地主同意。

然而抗爭也付出不小的代價。原本苗栗縣文化局年年補助灣寶西瓜節活動經費,二○○九年起就取消補助,而且連同一些里申請的小建設也取消。再早一點的二○○九年一月五日,洪箱因在田裏懸掛抗議布條,遭苗栗縣環保局以「影響觀瞻」,依廢棄物清理法罰款六千元。

勇往直前

抗爭快三年,地方小道消息不斷,只要聽到任何風吹草動,大家就擔心受怕,其間還傳出農委會對支持農民態度保留。而這些反而更激起大家的鬥志。

洪箱說,「我只是個鄉下的歐巴桑,我的希望不大,我只想守著我子、我丈夫,做田生活。」她很感慨:「這是什麼政府?我們農民真可憐,自己的土地不賣還要找很多理由跟你們講。」

每次抗爭,灣寶農民總動員,用心準備新聞資料、抗議布條、狂打電話拜託大家來幫他們的忙,連每次帶到抗議現場的灣寶美食都精心設計過。綠黨發言人潘瀚聲說,吃到灣寶的食物,大家感情就連在一起了。

網路力量大

剛開始也不知道如何抗爭,畫家洪江波、洪箱的大兒子張書銘拼命上網找資料,不但發文到相關機關去陳情,還上網緊盯環評會、區委員審查時間,一到開會時間,農民一定到場說出反對土地被徵收的心聲。

網路在灣寶抗爭路上發揮了關鍵的影響力。「波哥」洪江波,國中畢業到台北,十一年前回到故鄉,夫妻、兩個兒子過著安靜的田野生活。作畫之餘,自己種稻,自立品牌「波哥的米」。而他的家、田都在徵收範圍內。

為了打這場仗,波哥也不太作畫了,全心全意把在灣寶拍到的鳥、小麥、稻穗,透過網路、臉書、公民新聞平台傳出去,讓許多人感受到灣寶四季的脈動,也因此吸引更多人注意灣寶,學者、大學生也陸續站出來聲援灣寶農民。

八方來援

靜宜大學教授鍾丁茂最早站出來,後來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政大地政系系主任徐世榮、綠黨發言人潘瀚聲、主婦聯盟等人加入後,灣寶之役才逐漸從一個小地方的農民抗爭,演變成轟動全國的大事。

苗栗縣政府一再表示有七成五地主贊成,但灣寶農民拿著名冊挨家挨戶到地主家調查,一個章一個章蓋出來,結果有八成地主都反對。這個實實在在的證據,揭發苗栗縣政府的不實民調,也成為扳倒開發案的關鍵證據。

二○一○年七月廿日出現重大轉折,灣寶農民面見行政院長吳敦義時,吳公開表示加強保護優良農地,涉及農地變更的開發案應審慎評估必要性。農委會依政策指示發函內政部,「基於保護優良農地,原則不同意本案農業用地變更。」

依農業發展條例第十條規定,經辦竣農地重畫的特定農業區變更成工業區,應徵得農業主管機關同意,農委會這個文讓灣寶事件急轉直下。

革命成功

四月十四日區委員會經兩個小時討論,營建署副署長許文龍說明,基於特定農業區在區內佔了相當比例,農委會基於農糧安全反對變更,多數地主反對被徵收,「基於以上理由,委員認為此案區位選擇不洽當,不同意變更」。

得知開發案被駁回,陳幸雄牽著孫女的手喜極而泣,「真的很感動,希望台灣其他土地能像我們灣寶一樣保留下來。」洪箱哭著感謝大家的幫忙,「我們鄉下雖然不像都市這麼多采多姿,但我們真的很快樂」。

徐世榮很感謝灣寶農民勇敢站出來,為台灣許多地方帶來希望,樹立了典範。廖本全說,當台灣社會政治、經濟力量合流無所不能時,唯有社會力量的覺醒跟展現才能扭轉一切。「所有的掌聲都應該給天、地、以及大家。」

制度不改 不公義的土地徵收還會持續上演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助理教授蔡培慧認為,很多地方的土地徵收都不被看見,灣寶農民因團結跟自覺,讓社會了解有這麼不公義的事在發生。她認為農民在這段抗爭日子裏的努力,讓許多人重新認識這片土地,於是滙集一波又一波力量,贏得最後的勝利。

然而灣寶的成功只是個案,台灣各地還有許多民眾正在默默對抗土地徵收事件,包括中科三期后里、中科四期相思寮、竹東二重埔、竹北璞玉計畫、彰化田中高鐵自救會、桃園鐵路地下化自救會等等。

然而不是每個地方的人民都像灣寶這麼幸運,在因緣具足下把自己的家保留下來。未來唯有從制度面徹底改變,台灣才能真正終止不公義的土地徵收。

沒有留言: